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第60章 玉玺现,万岁呼
    第九中文网 www.9book.net 好看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袁家的人!”

    根本不需要想,林山便知道,这些人一定是袁家来人。

    这个东汉的庞然大物,终于有动作了么?

    他舔了舔嘴唇,摇动着火云扇,跃跃欲试。

    可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袁家既然出手,恐怕不仅仅是这点儿人。

    自己若是逼急了他们,再来一场大战……

    胜负暂且不提,他可没那个时间耽搁。

    “放人。”

    就在高顺也赶过去的时候,林山突然喊了一声:“住手,放他们离开。”

    战争停止,袁绍捂着心口,死死的盯着林山的面容:

    “张角,今日,我袁本初,记住了!”

    林山一言不发,记住又怎么样?

    我又不是张角,吓唬谁呢。

    当袁绍离开之后,看着如同毫不设防小姑娘一样的北宫,林山眼中终于露出了喜色:

    “半个时辰,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不许伤无辜,直奔皇宫,拿走,所有能拿走的东西,半个时辰后,此地集合!”

    “天师万岁!”

    众人欢呼出声,财帛动人心。

    整个天下最大的财富就在自己面前,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若被我知道,谁有奸丶淫行为……”

    林山脸颊突然一板:“杀无赦!”

    众人顿时清醒了许多,可还是非常兴奋。

    “去吧,半个时辰后还没回来的,就不等了。”

    他叹了口气,贪婪是原罪,也不知道半个时辰之后,有多少人会回来。

    众人散去,这一次,所有的武将都留在了林山身边,除了张辽徐晃等人,他这里还有三百黄巾力士。

    这些人也不知道被张角做了什么手脚,所有人都如同傀儡一样,只受天师令牌操控。

    林山高举天师令牌,长驱直入。

    不可能有什么抵挡。

    可当他来到皇宫之前的时候,发现半数皇宫,都燃起了熊熊大火。

    “天师,您来了。”

    张让等人早已等候多时,只见激动的看着张角,肥胖的身躯,竟然直接跪了下去:“天师,这是孝敬您老人家的……”

    张让一挥手,上百个木箱被抬了过来,一时间,金光闪闪,珠光宝气。

    而这还没完,做完了这一切,他那挤在一起的眼睛闪过一抹献媚:

    “还有一些咱家收藏起来的精兵良甲,请天师笑纳。”

    这回抬上来的箱子足足有上千具之多,每一个箱子打开,里面都有着一副通体银色的甲胄。

    甲胄之上,到处都刻着符文,密密麻麻的,看上去,极其恐怖。

    “这些甲胄都是经过仙家之力加持,秦皇留下来的宝藏,士卒穿上,当以一敌百,也是咱家最宝贵的财富之一,恭贺天师攻克洛阳,不日一统!”

    张让非常会做人。

    他知道,以自己的所作所为,无论是谁,杀了自己都只会万民称快。

    而现如今,张角得势,他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些珠宝金银倒也就罢了。

    张让这些年搜刮的财富,何止万亿,这些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但那些仙兵铠甲,确是真正的宝物。

    林山瞳孔一缩,他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这种收获。

    “这第三样宝物,是吾等合力偷出。”

    张让满脸红光,其他几个常事纷纷拜倒,只见一个女子,颤抖着拖着托盘,盈盈来到林山身边拜倒:

    “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女子跪在地上,一把掀开红色的盖头,张让等人,同时跪倒在地,毫不犹豫的山呼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到这一幕,林山目瞪口呆。

    这尼玛什么情况?

    而这时候,他才发现,有些刺眼。

    下意识的向着光源望去,只见那女子捧着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四四方方,通体碧玉的印玺。

    印玺之中,绿意盈盈,隐约间,仿佛有云雾生成。

    更可怕的是,看得久了,林山发现,那云雾中好像藏有一条神龙。

    见首不见尾,隐隐若现,甚至,他还勉强能够听到其中传来的一声声龙之咆哮。

    “这……”

    “玉玺。”

    张让匍匐在那里:“刘宏无道,致使民不聊生,天师不辞艰难,上体天心,下安黎民,今,当持国宝,传国玉玺,一统天下!”

    他激动的整个肥脸都颤抖着:“天师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是一阵阵万岁之音,听得林山有点儿飘飘然。

    他下意识的将那玉玺拿到手中。

    一瞬间,金光大作,只见那漆黑的天际,突然出现了一抹金光。

    与这玉玺遥相对应。

    紧接着,天际之上,隐隐间,便传来一声龙吼。

    那一刻,整个天地都寂静了下来。

    林山感觉自己仿佛得到了某种力量,这种力量并不能转化为实力,但却让他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

    这就是……帝王吗?

    林山目光威严,所过之处,所有人都垂下了头颅。

    可很快,蓝星系统的提示便让他清醒了过来:

    “这是假货。”

    “什么?”

    “这是假货,汉灵帝一直没有寻找到真品,否则,以玉玺之能,远在轩辕古剑之上,宿主此行,必死无疑。”

    林山满头大汗,这是假的?

    特么如此逼真,你在开玩笑嘛?

    可系统的话他不能不相信,这一前一后,终于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心思百转,一丝冷汗顺着鬓角,也滑落了下来。

    这是个祸害啊。

    玉玺是什么东西?

    有盗国之能。

    乃天下有野心的人,共同追逐的东西。

    别看他现在大破洛阳,可马上就会被打回原形,成为一个小小的偏远领主。

    在他消化完此行所得之前,别说与诸侯争锋,那种超级玩家联盟若是出手,他都必然会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

    这玩意是他能拥有的?

    别说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敢要。

    轩辕古剑他还可以忽悠别人,但玉玺这东西,哪怕有一点儿可能,所有人都将会不惜一切代价,从他手中抢夺过来。

    “不能要。”

    “不能留。”

    “可是……”

    林山杀了张让的心都有。

    他拿到玉玺的这个样子,估计已经被无数人看到了,等到将来,张角被杀的传言流传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林山把张角给斩了。

    到时候,大家难道就不会猜测,那传国玉玺和轩辕古剑都在何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林山能够与天下人为敌?

    可就算现在扔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

    林山心思百转,最终,似乎想到了什么,才勉强平静了下来。

    其实这件事不难解决。

    他眯缝着眼睛,冷笑着,到时候,他倒要看看,都有谁,觊觎这两件天下至宝。

    看着林山脸颊不住变幻,张让的心也是跟着上蹿下跳。

    什么情况?

    难道不应该欣喜若狂吗?

    这张天师,如此深的城府?

    “本座就收下了。”

    林山呵呵一笑,将玉玺包好,掩盖了它的光辉,眯缝着眼睛:“张常事,刘宏何在?”

    “他……”

    张让神色一变:“陛下,哦不,那狗皇帝已经自焚了。”

    “自焚?”

    林山瞳孔微缩:“给我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汉灵帝这个人非常重要。

    他这次出征洛阳,还有一个隐藏在心底里的秘密。

    他要当面问问汉灵帝,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说所谓的自焚,他根本不相信。

    汉灵帝逆天改命,甚至连他们都召唤过来了,最终,会自杀?

    开什么玩笑?

    “还有,陈勇也给我找来,快!”

    几个武将四散而去,召集正在搜刮的黄巾军,开始寻找汉灵帝的下落。

    林山却没有继续搜刮下去的意思。

    此行得到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就算这里还有无数宝物,他带不走也没有用。

    半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至,一具穿着龙袍,被烧得焦糊的尸体,也被人抬了过来。

    “汉灵帝?”

    林山瞳孔一缩,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

    身高没有任何差别,又穿着水火不侵的龙袍……

    但他就是觉得那人没死。

    “把龙袍拔下来!”

    林山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反正他现在是张角,张辽脸色一变:

    “恩主,灵帝乃先皇,虽胜不辱,请恩主三思。”

    徐晃大大咧咧的表示无所谓,李白负手而立,根本不把这个时代的人物放在眼中,而高顺则沉默以对,他才是林山真正的人,自然不会多言。

    “正是。”

    秦琼虽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他却同样肃然开口:“仁君不辱敌,恩主得势,当保持本心。”

    林山沉默了片刻:“扒开!”

    “你……”

    秦琼脸色一变:“恩主如此行为……”

    说完,他摇了摇头,转身就走,虽然有着系统的束缚,可以他的性子,竟然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显然,林山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

    而张辽则犹豫了许久,微微一叹:“在下已经帮助恩主攻破皇宫,还请恩主放我离去。”

    “走吧。”

    林山叹了口气,知道张辽对自己的印象已经差到了几点。

    人家可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招揽张辽了。

    但他却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汉灵帝的生死,对他,对整个天下来说,都太重要了!

    “动手!”

    黄巾力士才不管那些,三下五除二的将汉灵帝扒了个精光,林山看向张让:

    “可是本人?”

    张让脸颊不断的抖动,仔细观察了很久,才勉强点了点头:“陛下左肋有一颗拇指大小的黑痣,绝不会错。”

    在龙袍的保护下,汉灵帝的身躯并没有被灼烧,所以看的很清楚。

    林山皱着眉头:“真的死了?怎么可能?”

    时间无多,他脸色难看的一挥手:“算了,撤军。”

    “什么?”

    众人瞪着眼睛,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

    尤其是张让,一脸骇然:“撤,撤到哪儿去?”

    “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你以为本座喜欢当皇帝?呵呵,你们留下为陛下守丧吧。”

    林山对这货没有任何好感。

    天下大乱,根本原因便是十常侍和外戚夺权,这种死太监,坑一个少一个。

    “不,不……天师,你带上我啊……”

    张让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着林山的脚步,抱住了他的大腿:

    “天师,不要扔下咱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