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第77章 悍妇
    第九中文网 www.9book.net 好看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场面又诡异的沉寂了下来,林山早就发现一旁的甄宓很不自在,微微叹了口气:“此事与甄姑娘无关,先让她离开吧。”

    “不行!”

    袁熙瞪着眼睛:“爹,这事儿……”

    啪!

    袁绍一个嘴巴扇了过去,根本不给袁熙说话的机会,脸颊抽了好几下,才忍着怒火,露出一丝难看的笑意:

    “林领主说的不错,何必为难一个姑娘,甄宓,你先走吧。”

    “爹?你打我?”

    “打你都是轻的!”

    袁绍打在手里,疼在心中,他袁家,竟被一个毛头小子欺负到头上了。

    可没办法。

    瓷器没必要和瓦片碰撞。

    要说林山真正让人忌惮的其实只有轩辕古剑。

    但这不代表他无敌了。

    袁绍之所以会如此表现,更大程度上是因为,不愿意被张让抓住痛脚。

    没看连大将军何进都走了么。..

    “滚回家去!”

    “我不走!”

    袁熙脾气也上来了,可还未等袁绍怒斥,便听到林山幽幽的说道:

    “袁将军,我知道你护子心切,但有些事,还是当面说明白的好。”

    袁绍脸色一变,脸颊也终于冰冷了下来:

    “林领主,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大概清楚了,都是袁家教导无方,此事,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眯着眼睛:“但,有些事儿你知我知,不必深究了吧?”

    “威胁我?”

    林山轻笑了一声:“若我一定要深究呢?”

    “想要在洛阳立威?”

    袁绍竟毫不退让,他呵呵一笑:“怕是你找错人了。”

    说到这儿,他冷眼看向甄宓:“还有你,告诉你父亲,婚事我袁家同意了,明日便完婚!”

    袁绍也是有脾气的,他冷笑了一声:

    “真以为你不开口,别人就找不到玉玺了?”

    说到这儿,他一幅衣袖:“我已经请人出面卜算,正好,咱们在这里打官司,外面的人找玉玺,等到找出玉玺下落的时候……”

    他眯着眼睛:“你可以好好想一想,丢掉玉玺是何等大罪,到时,你纵有滔天之功,亦无法恕罪!”

    袁绍已经将所有事情都摆在了明面上,甚至当着张让的面,也毫不退缩。

    这就是他们袁家的底气。

    但林山却听出了他的声色内敛。

    以袁家的傲气,若真有十足的把握会和自己在这里啰嗦?

    张让脸色阴晴不定,见林山不为所动,才缓缓松了口气:

    “咱家还没死,袁公子难道要恃强凌弱?”

    袁绍见没有吓唬住林山,眉头越皱越深。

    这货哪儿来的底气?

    他沉默不语,似乎在等待什么。

    而张让见他不说话,脸颊上又多了一丝游移不定,他不确定的看向林山,只见林山眯缝着眼睛,竟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很快,整个衙门,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显然,大家都在等结果。

    这是一场博弈。

    袁家的人脉无穷,林山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玉玺也必定在洛阳之中,若是被袁绍找到,纵然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林山也是有口难言,除非他真的打算反叛,否则,丢掉玉玺再动用轩辕古剑……

    那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

    “快回去吧,安心。”

    林山看到一旁甄宓被气的浑身发抖,叹了口气:“这件事我是不允许连累到你的。”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就在此时,一个目光狠厉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她一进门,便死死的盯着甄宓:

    “小贱人,谁给你的胆子?”

    甄宓浑身一颤,竟不由得缓缓跪下:“大娘?”

    “哼,贱人的女儿也是贱人!”

    那女人话语间竟显得很是刻薄,可说完这句话,她便调整了表情,满面笑容的看向袁绍:

    “袁将军,小女不懂事,可别和她一般见识啊。”

    袁绍嘴角露出了嘲讽似的笑容:

    “原来是亲家母。”

    “嗯?”

    那女人先是一怔,旋即大喜:“您……您答应这桩婚事了?”

    “哈哈。”

    袁绍哈哈一笑,眯缝着眼睛看向林山,缓缓说道:

    “当然,你我两家本就有婚约在身,只是因为一些小事,才解除罢了,现在,重归于好,亲上加亲,也是小儿的福气。”

    他看向袁熙:“熙儿,还不快来拜见岳母。”

    “哼!”

    袁熙冷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皱着眉头:“见过……岳母。”

    “好好好。”

    那美妇丝毫没有感觉到被侮辱的意思,惊喜交加:“熙儿一表人才,甄宓,你嫁过去之后,一定要好生服侍啊。”

    “呵呵,亲家母放心。”

    袁绍呵呵一笑:“我们也是很喜欢宓儿的,她虽然嫁给我小儿为妾,但我们袁家,是不会有所偏见的。”

    “什么?”

    那美妇的笑容僵硬在脸颊之上:“妾?”

    “怎么?不愿意?”

    袁绍脸颊一沉,那美妇连忙点头:“愿意,愿意,能够成为袁二公子的妾室,也是我们甄宓的福气!”

    “我……”

    这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子女的根本没法反抗。

    虽然甄宓不是这女人亲生。

    但作为妾室生女,她的娘亲只有一个……

    那便是甄家的大妇。

    她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年代,妾室是没有一点儿权力的,连挣扎都不可能。

    “我不愿!”

    可甄宓还是没忍住反驳出声,那美妇脸色突然变了,一步上前,在公堂之上,一巴掌便扇了下去。

    甄宓也不躲避,只是那遮掩着脸颊的面纱,不知何时已经掉落,柔美的俏脸上,带着倔强的神色。

    “哼!”

    看到这一幕,中年美妇更是生气,手中的巴掌又加了几分力。

    可就在她刚刚要扇到甄宓脸上的时候,林山的手掌,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知何时,这货的一只胳膊,竟然挣脱了绳索的捆绑。

    “嗯?”

    中年美妇脸色一变,终于看向林山:“你是何人?”

    可很快,她似乎就反应了过来:“你就是那个勾搭这小贱人的野种?”

    啪!

    林山一巴掌扇了回去,五根手指印直接留在了中年美妇的脸颊之上,他冷着脸,眯着眼:

    “欠抽!”

    “小畜生你敢打我?”

    啪!

    林山又是一巴掌下去,任凭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打你怎么了?”

    “你敢在公堂之上打我?”

    美妇的两个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还没有完全肿起来,可说话间,已经开始漏风。

    “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

    林山竟然又是一巴掌下去,那啪的一声脆响,让躺在地上撞死的官老爷差点儿哭了。

    小爷你早这么霸道,我哪敢这么对你?

    “你……你……”

    中年美妇见林山还有动手的意思,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这是公堂,你敢打人?袁公子,他……打人!”

    “打你了怎么着?”

    林山嘿嘿一笑:“别跟我讲道理,以后记住,看你一次,我打你一次,滚出去!”

    “你敢威胁我?”

    美妇气的半死,也不去想,为什么这时候连袁绍都没有开口阻拦,张牙舞爪的向林山抓了过去。

    这一次林山没有动手,只见管亥大喝了一声,身上的绳索寸寸断裂,一脚踹出,那美妇直接倒飞了出去。

    “林山!”

    甄宓震惊之下,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住手!”

    “不要再打了!”

    林山叹了口气,这年代的人,上下尊卑分的太清楚。

    这女人明明不是甄宓的亲生娘亲,张口一句小贱人,闭口一句小贱人,甚至不惜牺牲她的所有,嫁给别人当妾,也要攀上袁家这富贵之门。

    林山能够从甄宓那绝美的眸子里,看出对中年美妇的愤恨。

    林山更是知道,甄宓的个人能力有多么强。

    可她还是站出来阻止了自己。

    “小贱人,用不着你来求情。”

    管亥那一脚并不重,甚至可以说非常轻,中年美妇连内伤都没有,她挣扎的站了起来:

    “小野种,你完了,不管你是谁,从今天开始,整个大汉,都没有你容身之处。”

    “放肆!”

    张让眯着小眼睛,袁绍他也不是特别愿意死磕,但这个中年美妇,区区一个边陲富商的妻子还敢如此嘚瑟?

    “林领主打你,是给你面子!”

    他一幅衣袖:“要不是咱家怕脏了手,早就抽你了!”

    “你个老太监多管闲事,好好好,袁公子,你都看到了,这是在打你的脸!”

    中年美妇暴怒出声,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连袁绍都是嘴角抽搐,一脸的懵逼。

    骂林山也就算了,可你骂张让……

    这他可罩不住。

    “嘎嘎!”

    张让怪笑出声,一双小眼睛,阴冷的盯着中年美妇:“你完了,你们家都完了,九族内,不会再有活口!”

    甄宓一个哆嗦,直接跪在地上:“张常侍恕罪,家母不知您身份……”

    张让眉头一皱:“小姑娘,本来咱家是看你可怜的,可这贱妇出言不逊,咱家若是忍着,岂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敢威胁咱家了?”

    说到这儿,他瞥了一眼袁绍。

    打狗看主人,这就是在打袁绍的脸。

    侧面在支持林山。

    可林山自己也是很无语。

    这女人简直是疯狗。

    你惹张让干什么?

    甄家九族死不死他不在乎,但甄宓……

    甄宓一脸绝望,而那中年美妇这时候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张常侍?”

    她张着嘴巴,浑身上下,再无一丝力气,直接瘫软在那里:“张常侍,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