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第78章 反目?
    第九中文网 www.9book.net 好看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

    对于张让这等人物来说,没事儿诛个九族根本算不得什么。

    中年美妇敢如此侮辱他。

    这已经不仅仅是林山的问题了。

    这是看不起他张让!

    区区一个商贾,敢和他这么说话?

    自古便是民不与官斗,何况是张让这等存在。

    “嘿嘿。”

    他阴沉的笑出声来,看向袁绍:

    “这就是你的亲家?”

    袁绍叹了口气,张让这是在打自己脸。

    可人家有那个资格。

    尤其是汉灵帝不在之后,在这洛阳城,三教九流,都有张让的人,除了何进,就算是他们袁家,也还差了不少。

    “算不上。”

    林山有玉玺,有轩辕古剑,但却不被他放在眼中,张让什么都没有,占着理,他完全不敢得罪。

    “没有婚书,就算有,也不过是一个偏妾而已,张常侍你随意处置!”

    “嘿。”

    张让眯缝着小眼睛,嘿然一笑:“滚回去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不……”

    中年美妇尖叫了一声:“袁,袁公子,你不能抛弃我们。”

    “滚!”

    袁绍怒斥了一声,他对这美妇恼怒到了极点,没事儿你挑衅张让做什么?

    “我……”

    她浑身颤抖,一股腥臊的味道,竟然从双腿间传了出来,袁绍脸色更是难看:“来人啊,拖出去!”

    “大娘!”

    甄宓神色哀伤,这就是没有地位的下场,对这个要毁掉甄家的大娘,没有任何好感。

    可她是甄家的女儿,必须维护甄家的面子。

    她强撑着浑身的无力之感,扶起了那美妇,任凭她如何挣扎撒泼,甚至一双玉臂,都被那女人挠出了血痕也不放手。

    “离开这里,找爹商量,不要给甄家丢人了!”

    那中年美妇尖叫了一声:“你,你个小贱人,都赖你,还有脸提甄家?”

    啪!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甄宓一巴掌扇了下去。

    那女人也蒙了。

    “大娘,我百年甄家,脸面一朝都被你丢尽了!”

    甄宓紧咬粉唇,费力的拖着那中年美妇,一步一步离开了官府。

    直到走出门外,那一直显得很坚强的眸子,才泪如雨下。

    大难临头。

    被张让针对,谁能保护她们?

    “好了。”

    官府之中,张让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

    “你们的事儿赶紧解决。”

    袁绍皱着眉头,仍然不开口,他在等待,直到某一刻,有家丁跑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的脸色才变得难看了起来。

    “没找到?”

    “怎么可能,请的那人不是说可卜上下五百年么?怎么连玉玺的位置都卜算不到?”

    “滚出去!”

    袁绍一脚将那家丁踹了出去,在看林山的时候,才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林领主,好手段。”

    “不值一提。”

    林山眯缝着眼睛,心中却暗暗叹了口气,本来他是想直接站定立场。

    可现在么……

    事情有变。

    “说吧,怎么能放过我儿子。”

    见袁熙要争辩什么,袁绍大怒,一脚踹在了他膝盖上:“跪下。”

    袁熙不自觉的跪倒在地,袁绍叹了口气:“杀人不过头点地,林领主,不要太过分。”

    “算了。”

    林山自己震断了绳索,他看向地上的那位装死的大官人:

    “都是他挑拨离间,怎么处理,袁兄看着办吧。”

    袁绍一怔,没想到林山竟然如此好说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此人罪无可恕,我以为……”

    那大官人一下子蹦了起来:“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我再也不敢了,林,林大人,袁大人,放我一马,我绝对……”

    “呵呵。”

    袁绍打断了他的话,所谓投桃报李,林山站住了道理,又有玉玺和轩辕古剑的底牌,就算玉玺被自己的人找到了,这种要求都不过分。

    何况,现在林山占据上风,自己袁家既然承担不起玉玺丢失的罪责,那么……再无礼的要求,他们都要答应。

    可林山非但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如此作态,让袁绍心里不解的同时,竟生出了一丝感激之心。

    至于说这大官人,自然是政治妥协的牺牲品。

    “我会让太尉,严查此人。”

    太尉是谁啊?

    那是当朝三公,他的叔叔……

    “袁公子饶命,饶命啊。”

    那大官人吓得面如米糠,浑身抖,可袁绍却只是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了?”

    离开了官府,张让邀请林山和他同行,他的表情看上去不太满意:

    “你还是太年轻啊,这种机会不抓住,以后恐怕就很难有了。”

    林山没有说话,只见张让眯缝着眼睛:“玉玺呢?”

    “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哦?”

    张让脸色有些不快:“你打算什么时候进献出来?”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终于和善了许多,靠在稍显颠簸的马车车厢里,轻笑了一声:

    “这可不是小事,玉玺重现,振我大汉军心,另外,你的功劳,也是不容抹杀的。”

    张让先把这事儿定了调子,然后意有所指的说道:

    “不过,你毕竟未入朝堂,由你之手进献,未必会被人重视。”

    林山当然明白张让的意思。

    实际上来之前,他便打算用这假玉玺做敲门砖。

    暂时让这老太监当自己的靠山。

    等到站稳了脚跟,在另谋出路。

    “在下也是如此想法,若是有中常侍你来进献,想必更有分量。”

    “呵呵呵。”

    张让一张肥脸差点儿笑成了菊花:

    “这怎么好,这怎么好。”

    “非您不可。”

    林山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儿恶心,但现在,他确实只有张让这一条路可以走。

    “这……”

    张让叹了口气:“咱家就不辜负你的一片好心了。”

    说到这儿,他微微一笑:“论功行赏的时候,咱家不会忘记你功劳的。”

    林山眉头一皱。

    这老货要空手套白狼?

    “唔,只不过,你无官无职,护送玉玺到洛阳的功劳虽重的,但也不至于官拜骠骑,此事难办啊。”

    张让目光灼灼的看着林山手指上的那木纹戒指,眼中的贪婪,几乎无法掩饰。

    “贪得无厌。”

    林山有些后悔自己曾经的想法了。

    这老太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睿智。

    而且听这货的意思是,等到上交玉玺之后,才会为自己办事……

    到时候,以这老货的性格,恐怕不行啊。

    “呵呵。”

    可林山仍旧没有作,他轻笑了一声:“在下毕竟为先帝报了血仇,没有功劳,也有些苦劳吧?”

    “那倒是。”

    张让脸颊一沉:“不过,这功劳如何,最终,还不是由上面的人来决定?”

    只见这老太监一脸傲色,差点儿就说自己是上面的人了。

    林山不动声色的试探道:“张常侍,那甄宓与我有恩,不知可否网开一面?”

    “年轻人贪恋女色没问题,但不能误了大事。”

    张让脸上的不快越来越浓:

    “他得罪了咱家,此事传扬出去,咱家哪还有脸为你秉功?哼,到时候,恐怕天下人都要看咱家的笑话,小林领主,你不会希望咱家被人嘲笑吧?”

    林山心中冷,这老货的言外之意是……

    如果放过甄宓,那么,自己的功劳就没了。

    还真特么是不要脸啊。

    甄宓他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件事说到底是因他而起,而且,若不是甄宓耗尽了天赋能力,虚弱至此,只要她肯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未必不会有人愿意施以援手。

    “这老货自私自利,若是将玉玺给了他,救不了甄宓不说,而且,那所谓的承诺,恐怕也只是空中楼阁,失算啊。”

    林山千算万算,没想到张让竟然贪婪到这种程度。

    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将来弄不好功劳没有,还会反咬自己一口。

    “在下这便去城郊将那玉玺拿来,献给常侍。”

    对这老太监彻底失望的林山笑呵呵的说道:

    “以后,还请中常侍多加照顾。”

    “好说,好说。”

    张让咧着大嘴:“朝廷不会忘了有功之臣,咱家对自己人也是很好的,呵呵,小林领主若是舍得那轩辕古剑,怕是,不日便会成为骠骑将军啊。”

    林山心中杀机大作,可表面上却笑的更加开心了:

    “宝物有德者居之,小子无福无德,怎会贪留?”

    “哦?”

    张让大喜,没想到林山真的愿意,他连连拍着林山的肩膀:

    “有前途,哎呀,骠骑将军也不是你的终点啊,以后,在洛阳,有事就找咱家,这地界,还没有咱家办不成的事儿。”

    林山嘿嘿一笑:“还真有点儿事儿麻烦您。”

    张让一怔,这货听不懂话。

    不知道自己只是客气一下?

    不过,看在宝物的份上,如果事儿不大,给办了也无所谓。

    “什么事儿啊?”

    “铠甲。”

    “铠甲?”

    “您也知道,我有个领地,在下生财无道,士卒们连铠甲兵器都没有,想从张常侍这里借点儿铠甲,暂时用一下。”

    “嗯?”

    张让脸色微变:“借铠甲?”

    “您有所不知,我那领地,终日受人威胁,若非和刘州牧有交情,恐怕早就被人攻破了,但求人不如求己啊。”

    张让沉默不语,林山低声说道:“我毕竟是您的人,总让别人保护,您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呵呵。”

    张让冷笑了一声,显然不满到了极点。

    这小子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连自己的东西都敢讨要?

    他打内心里给林山判了死刑,等拿到了宝物,没有用了,直接一脚踢开,到时候,什么铠甲兵器,谁还记得?

    “可以,咱家这就回去协调调度。”

    “这个……有点儿急。”

    林山仍旧显得非常恭敬:“最好是现在。”

    “什么?”

    张让死死的盯着林山:“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林山面无表情:“在下只是想要一些自保之力而已。”

    “呵,呵呵呵。”

    张让的笑声非常诡异,直勾勾的盯着林山半天,最终才点了点头:

    “好,好好,后生可畏,咱家带你去挑选一些,嘿嘿,自保之力,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