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第82章 新局面
    第九中文网 www.9book.net 好看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玉玺呢?”

    张让阴测测的看着林山:“交出玉玺,放过他们一次也无妨!”

    此刻,张让对林山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轩辕古剑虽强,但林山只有一人,他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子。

    但玉玺,必须先拿到手。

    “玉玺啊……”

    林山拉长了声音,只见管亥提着一个布兜,不知何时,竟突破了士卒的封锁,一跃而上,来到了林山的身边。

    “这就是你们要的玉玺。”

    林山将布兜打开,玉玺的光芒,顿时四射而出。

    他手中拖着玉玺,目光,却看向了袁绍。

    “好!”

    张让小眼睛里露出了慑人的光芒:“交上来,呈交上来!”

    “不妥。”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袁绍突然开口,只见他大步上前,那些封锁法场的士卒,根本不敢阻拦,任凭他一步一步,走到林山身边:

    “林兄辛苦了。”

    林山呵呵一笑,他知道,袁绍终于做出了抉择,毫不犹豫的说道:

    “运送玉玺算什么辛苦,若非中郎将最开始便识破了张角的阴谋,找到了玉玺交到了我的手中,我怎么会如此轻易获得?”

    “哈哈。”

    袁绍哈哈大笑:“也不完全是我的功劳嘛!”

    这一刻,众人早就看傻眼了。

    这玉玺是袁绍找到的?

    他又交给了林山?

    然后林山又将玉玺拿回了荆州?

    现在又送回了洛阳?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脑回路好像不够了。

    前些日子还势同水火的两人,今日竟亲密无间的站在了一起。

    “我明白了!”

    曹操身边,荀彧眼神大亮:“袁家终于还是不甘心了么?”

    曹操神色阴霾:“原来如此,怪不得,他有恃无恐!”

    “艹,传说竟然是真的,那玉玺真的在林山手里。”

    “这个挂逼,太无耻了,连大汉玉玺都能拿到手。”

    “他怎么和袁绍搅在了一起,玩家不是一直不被这些原住民待见吗?”

    看到玉玺的瞬间,玩家们也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堂而皇之的与张让这种权势最大的原住民对抗。

    这不科学啊。

    这特么还是玩家了么。

    “中郎将不用谦虚,此事,你当居功。”

    “呵呵。”

    袁绍心情大为畅快。

    至于说儿子的事儿,早就被他忘了一干二净,比之玉玺,一万个甄宓都不值一提。

    只见他伸手接过玉玺,眼中的贪婪之色一闪,最终又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这东西,他现在还不能据为己有。

    “张常侍,这玉玺,不能交给你。”

    此时的张让,早已面如猪肝,他一张脸气的通红,浑身上下都在颤抖,死死的盯着袁绍和林山两人。

    这俩货把自己耍了!

    “不错。”

    就在此时,两位穿着华贵的老汉走了出来,其中一人,面容与袁绍极为相似,而另外一个,也有几分相同。

    说话的那人正是袁绍的叔叔,袁家的家主,太尉袁隗。

    只见他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一字一顿的说道:

    “玉玺,乃传国重器,先帝已古,新帝未生,当交由太傅……”

    他看向身边的那人。

    那人正是袁绍的父亲,太傅袁逢。

    “待新君登基,再交由其掌控,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他声音沙哑,但却带着无比的威严。

    三公之二,两位同时现身,他们虽然手中兵权不多,但却代表了天下的士人。

    每一句话的重量,都难以想象。

    这惊人的变故,以最快的度,传向洛阳所有人的耳中。

    袁家的这两位,要与张让对抗了么……

    他们不是一直在勉强保持中立么?

    如此的话,大将军何进文武大权在手,纵是十常侍,也毫无生机。

    “哼!”

    张让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通体冰寒,冷哼了一声,竟出奇的,没有说话。

    只是那阴冷的目光,已经寒若冰霜,若非有这两位震慑,恐怕真的要暴起杀人了。

    “有功,不能不赏,有过,不能不罚!”

    袁隗那双老眼,竟带着慑人的光芒,环视了一圈:

    “甄家冲撞张常侍,罪无可恕。”

    众人大惊,这货,难道要调转枪头,开始攻击甄家?

    这……他到底是什么立场?

    林山面色不变,缓缓转过身去看向甄宓,微不可查的点头点头,似让她安心。

    “诛九族有些过分,但诛三族倒也勉强。”

    张让神色阴霾,这老家伙既然投靠了大将军,那么,不可能给自己留面子。

    “但……”

    袁隗一顿:“寻找玉玺之时,甄家出力不少,此乃大功,不可抹杀,老朽以为,功过相抵,当恕无罪,亦不加功!”

    张让死死的盯着他,脸颊顿时黑了。

    现在玉玺在他们手中,他们说功劳是谁的,那就是谁的。

    谁能反驳?

    要说最让张让愤恨的人还是林山,可任凭他目光如刀,林山就是岿然不动,他笑眯眯的站在那里,时不时的,还向张让点头示意,似乎大家都很熟悉的样子。

    “老朽于尚书台和几位大人仔细就此事讨论了一番,认为,甄家,当无罪释放!”

    张让哈哈大笑,他实际上心中已经有些绝望。

    袁家虽然表面上一直都是依附大将军何进,可暗地里却两不想帮,现如今……站在了台面之上,他张让,再无胜算。

    既然如此……

    张让眼中狠厉之色一闪:“不行!”

    “甄家必须诛九族,即刻行刑,我看谁敢挡我!”

    他又扔出一块令牌,可林山眼疾手快,直接将那令牌接住了。

    张让气的浑身抖:

    “给我杀,斩杀甄家,诛九族,还有这小子,杀无赦!”

    士卒们慌乱不堪,但却已经有了动手的迹象,可林山和袁家的人却都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只见袁隗呵呵一笑:

    “张常侍稍等。”

    他拱了拱手:“还有一事,虽然,这玉玺是我袁家找到的,但若没有林领主斩杀张角,我们也不可能破掉张角的障眼法,得到此宝,再者说,林领主为陛下报了大仇,此功,不可不赏,林领主为天下人除掉大害,此功,不可不计!”

    袁隗声音越来越高:

    “老夫以为,林领主乃当世栋梁,汉室之未来,待新帝登基,定可辅佐新帝,一扫乾坤,重振我大汉声威!”

    张让嘿嘿冷笑:“尚书台你们把持,但军队,可不是你们能够完全说了算的,尤其是这骠骑将军的任命,我不点头,谁能任命?”

    “张常侍。”

    袁隗轻叹了一声:“你还不懂么?”

    “什么?”

    “难道要我找大将军去点头?”

    “嗯?”

    张让一怔,旋即瞪圆了眼睛,林山还是第一次现,他那小眼睛竟然可以瞪的这么大。

    显然,袁隗的话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其他人也都是一片哗然。

    大将军何进没点头?

    那……这是谁的决定?

    什么情况?

    袁家要做什么?

    洛阳八禁卫,袁绍掌控一支,这也是袁家唯一掌控的一个军队,而张让则掌控三支……大将军何进掌控四支。

    而大臣们呢。

    袁家则占据位,他们掌控了八成的话语权,大将军一成,十常侍一成。

    但大臣们的话在乱世之中,不是特别管用,尤其是张角这么一闹,现如今,各地烽烟战起,几乎都是半独立的状态。

    兵权,才是最主要的东西。

    可谁也不敢再给袁家兵权了。

    这兵政相合,天下何人能治?

    袁家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依附在大将军那里,却保持着中立的状态。

    “此事,大将军还不知道?”

    “还未来得及通知。”

    袁隗也是三公之一,论品级不在大将军何进之下,只是实力不如罢了,所以,说是通知也不为过。

    张让眯缝着小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突然大笑了起来:

    “骠骑将军按理说……应当外放,镇守边疆,但咱家以为,洛阳新君更需人手辅佐。”

    “不错。”

    袁隗心领神会,理所当然的说道:“上军主将蹇硕为国捐躯,兵无将统,蹇硕乃张常侍门下弟子,如今,这上军主将,当由张常侍指派。”

    张让脸颊上的阴霾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狂喜之色。

    上军校尉原本被他掌控,也是他最大的砝码,可蹇硕身死之后,何进便将上军据为己有,现如今,早已脱离了他的控制。

    可若是林山去了呢?

    是否归他管不重要。

    削弱大将军的实力,才是真正要紧的。

    这一刻,真正对洛阳局势有所了解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西园八校尉以上军为尊。

    实力最强。

    也是何进能够在黄巾之乱后,压制张让的根本。

    难道要变天了?

    这袁家,也不甘心臣服了么?

    他们要自己站出来?

    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望向了那场中笑眯眯的林山。

    如果他真的升任骠骑将军,那边是新贵!

    洛阳新贵!

    所有势力,都要争相拉拢的存在。

    “我看……”

    张让试探着说道:“林领主倒很适合这个职位啊。”

    “哈哈。”

    袁隗哈哈大笑:“英雄所见略同!”

    张让终于相信袁隗的话。

    这种在天下人面前的承诺,已经不可能不作数。

    那么……袁隗要支持林山,这是真正要站在台面上的意思了么?

    很多人浑身一震。

    不经意间,洛阳好像要进入了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