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乱世王者 > 正文 第118章 归来
    第九中文网 www.9book.net 好看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苍洱城这边士卒质量虽然高不少,但真正见过血,强大的士卒都已经被抽调到洛阳,确如陈奎所言,此时此刻,是苍洱城最虚弱的时候。

    但苍洱城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有城墙的防御,自身并没有多大伤亡,更多的其实是滚木雷石和箭矢的消耗。

    一个时辰的激战,陈奎并没有太大的进展,这也让苍洱城的士卒们恢复了一些信心,士气大涨。

    眼看这种情形,玩家们也从激动中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生出了后悔的心思。

    这样下去,就算有仙兵在,苍洱城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攻打下来的啊。

    “这林山简直就是个疯子,他得多没安全感,把城墙建的这么厚。”

    “这么多高级别的箭塔,他哪儿来的后裔之箭?”

    “滚木雷石好像用不完一样,这苍洱城还真是有钱啊。”

    眼看大家士气低沉,陈奎脸色有些难看:

    “诸位无需担忧,区区城墙,看我破它!”

    “什么?”

    众人一怔,只见陈奎珍重的取出一张黄纸,黄纸上刻画着奇异的线条,仔细看去,这竟然是张符篆。

    那符篆被陈奎持在手中,金光闪闪,极其引人注目。

    “这是?”

    “此乃南华老仙钦此仙符,最克坚城,本以为无需动用,但现在么……”

    陈奎咬着牙:

    “看来留不住了。”

    “此物有何功用?”

    杨天林目光奇特,作为天火盟的分盟盟主,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与这陈奎接触之后,他现,自己竟然什么都不懂。

    “诸位应该听说过,那一日,张角一剑劈开洛阳,这才使得天下大乱,我这符篆,虽然奈何不得那种坚城,但破开区区苍洱,还是没有问题的。”

    说完,陈奎便一把将符篆撕开,只见他手中金光大作,一根十余丈的重戟,赫然悬浮在天地之间,金光闪闪,带着无穷的威压。

    “给我破!”

    陈奎一指点出,重戟轰然砸下,夹杂着滔天之威,对苍洱军来说,犹如末日降临。

    “这……这是什么?”

    “快跑!”

    “天罚!”

    “完了……”

    轰!

    金光重戟带着万钧之力,一戟之威,便使得整座城池都震颤不已,坚固无比的城墙,寸寸塌陷,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呵呵。”

    陈奎背负着双手,淡然一笑:

    “我这破城符如何?”

    “天威!”

    杨天林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开始怀疑,这货是不是也开挂了。

    这种力量,已经越了他能够想象的层次。

    也让所有玩家对这款游戏,有了新的认知。

    “杀进去!”

    随着陈奎一声令下,五百仙兵再一次动了。

    这次,前方没有阻拦,五百仙兵势如破竹,竟无人可挡。

    而玩家们也都嗷嗷的叫了起来。

    他们兴奋的指挥着自己的军队,紧随其后。

    这一幕,让胡彪脸颊都白了:

    “挡住,挡住啊。”

    “护我苍洱!”

    十级兵种的强悍,根本不是普通士卒可以抵御的,再加上仙兵不死不灭,短短的一盏茶时间,便彻底攻入了苍洱城内。

    一时间,整个苍洱城,都混乱了起来。

    “哈哈,男的都杀了,女的,诸位随意!”

    陈奎哈哈大笑,策马上前,诸位玩家也都是紧随其后,在无穷尽的大军之下,苍洱城,就好像是大海里的孤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苍洱城的抵抗仍旧没有崩溃的迹象,可杨天林却已经不耐烦了:

    “诸位,看我五星名将,木鹿大王之威!”

    这货显然也不想一直让陈奎专美于前,只见他身后走出一人,那人手中双刀叮铃作响,仿佛跳大神一样,在原地不断的舞动,一声声兽吼,无数妖兽虚影凭空浮现,须臾间,便将苍洱军的阵型搅乱。

    形成了屠杀之势!

    “武性木鹿大王?好强!”

    “杨盟主果然非凡,竟然还有这等武将。”

    “哈哈,此战再无悬念!”

    玩家们惊喜莫名,有木鹿大王参与,这一战,显然简单了不少。

    “完了。”

    看到这一幕,胡彪单膝跪在城头之上:

    “主公,先生,胡彪有负重托啊!”

    就在整个苍洱城都绝望的时候,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胡彪耳边响起:

    “废物。”

    “什么?”

    胡彪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披着五颜六色袍子,脸颊涂抹的极其怪异的怪人俯视着自己:

    “一群土鸡瓦狗,就给你吓成这样了?”

    “木木鹿大人?”

    看到来人,胡彪狂喜:“您终于来了。”

    “哼!”

    这货正是被小白虎收复的木鹿大王,他阴冷的注视着城头下自己的分身,脸颊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我这分身还是很强的嘛。”

    胡彪嘴角抽搐,只见木鹿大王一跃而下,竟直接从城头之上,跳到了敌军的包围圈中:

    “谁给你们攻打苍洱城的勇气?”

    “木鹿大王?”

    看到木鹿大王出现,杨天林不惊反喜:

    “又能得到武魂了,这苍洱城果然是宝地!”

    “就凭你这刚刚培养到两星的木鹿大王还想和我斗?”

    杨天林冷笑了一声:“木鹿,杀了他!”

    他的木鹿大王分身显得有些僵硬,行走非常迟缓,脸颊上,带着绝望之色:

    “主公,您坑我。”

    “什么?”

    杨天林一怔:“快过来啊!”

    “您坑死我了!”

    真正的木鹿大王哈哈大笑:“这分身培养的不错,本座喜欢!”

    只见他双刀飞舞,那漫天的妖兽虚影同时一震,紧接着,便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倒戈相向。

    “这是真正的木鹿大王,快叫你的木鹿大王分身逃!”

    陈奎脸色难看,惊叫了一声,杨天林还没反应过来,便见自家的木鹿大王跪在了苍洱城的木鹿大王脚下,一脸的悲伤之色。

    “吸!”

    真正的木鹿大王将手按在那赝品的头顶,一股股力量,顺着他的手臂,钻入四肢百骸,使得他本尊的实力,越恐怖了。

    “很好很好。”

    木鹿大王不再管那已经死去多时的分身,兴奋的手舞足蹈:

    “还有么?再来两个!”

    杨天林快哭了,这时候,他终于响起某些林山开挂的传说,一脸的崩溃:

    “我……我杀了你!”

    “嗯?”

    木鹿大王顿时怒了,一吹口哨,黑色的巨鹰从天而降,那遮天蔽日的翅膀,让冲进来的士卒们,都变得混乱了起来。

    “杀!”

    陈奎没有害怕,他冷笑了一声,自己有仙兵,再强的历史名将又如何?

    五百仙兵不畏生死,一瞬间便被那黑鹰斩杀数十,可这些仙兵也在黑鹰身上留下了痕迹。

    “嗯?”

    木鹿大王皱着眉头,一刀挥下,两个想要偷袭他的历史名将分身便被斩杀,他冷笑了一声,腰间的铃铛叮铃作响,一只只巨鸟,俯冲而下。

    与此同时,苍洱城外,也有无数妖兽毒蝎出现,与玩家们的军队疯狂的厮杀了起来。

    尤其是那恐怖的巨象,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巨大的象脚踩在地上,直接震得周遭上百影子军队溃灭,只是它一头,几个呼吸,便使得上千士卒命丧黄泉。

    城内,两者陷入了僵持之中。

    玩家的军队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真正的主力就是那五百仙兵。

    死而复生,源源不绝,看上去势均力敌,可实际上,那黑鹰的创伤却越来越重,这样持续下去,要不了多久,就算是木鹿大王也要饮恨于此。

    “呵!”

    陈奎在仙兵的保护下毫无伤,他看着木鹿大王:

    “良禽择木而栖,本城主与仙人为友,你还不投降?”

    “仙人?哪位?”

    “当然是南华老仙!”

    “哦,原来是那个老家伙啊,等我家主人长大了,一口就给它吃了……”

    “你!”

    陈奎瞪圆了眼睛,他以为这货说的是林山:

    “冥顽不灵,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他是真的喜欢木鹿大王。

    有这个人在身边,他才能够真正拥有越别人的本钱。

    “就凭你们?”

    木鹿大王冷笑了一声:“痴人说梦!”

    “很好!”

    陈奎决定先将他打服了再说,仙兵分出一半,一部分抗衡黑鹰与那些鸟兽,一部分,则过来围攻木鹿大王。

    这样一来,木鹿大王便感觉有些独木难支了,随着越来越多玩家的涌入,他虽然拖延了很长的时间,可落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木鹿大王,我看你不像是死忠之人,还在等什么?”

    木鹿大王有些阴沉的脸颊突然变得兴奋了起来:

    “哈哈,来了。”

    “什么?”

    “你们是在找死!”

    就在此时,林山的声音,突然传入众人的耳中。

    人的名,树的影。

    当看到林山在管亥,周仓两人的护卫下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的攻势都停了下来,甚至有不少玩家城主,都开始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林,林山?”

    陈奎脸色大变:“你……你怎么回来了!”

    “呵。”

    林山的笑容中满是杀机:

    “我的仁慈,给了你们多余的想法,是我的错。”

    “林……林城主,这是误会。”

    有玩家陪笑出声,更多的玩家,竟然纷纷附喝了起来。

    在大理。

    林山的名字,简直就是一座大山。

    “误会啊,一定有赔偿,一定让您满意。”

    “我们这就走,这就离开……”

    “都是这个人逼我们的,我们真的不想与你为敌!”

    陈奎脸色难看:

    “怕什么?林山你来的正好,今日,你我之间,也该清算一下了。”

    “是啊。”

    林山面带杀机:

    “今天,谁也不用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