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海声的视线太显眼, 黎晓想忽视都没法。

    她有些疑惑地挑眉, “看我做什么?”她反应了过来,“你的生意和我有关?谁找你的?”

    如果是认识她的,却越过她这个熟人, 去找别的玄学大师……黎晓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黎南觉他们的脸, 不会是他们吧?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笑意却没抵达眼底,“是我父亲他们吧。”

    吕海声不得不承认, 这位大小姐脑子的确很活络,他只是看她一眼,她就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点点头,坦然承认, “对方通过别人联系到我们这边,说他们被恶鬼纠缠, 饱受噩梦困扰。”

    他补充了一句,“开价还挺高的, 一百万。”从价格来看,对方是很想快点解决这问题了。

    苍溟长长的睫毛垂下,无所谓的神态中显出几分的无辜,“拒绝了。”

    黎晓楞了一下, 见吕海声真的要拨打电话回去拒绝,连忙说道:“拒绝干嘛, 送上门的钱, 不要白不要。”

    她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苍溟说道:“你知不知道今年物价又上涨了?我家附近房价在半年内就已经涨了15%了。难得有这样人傻钱多的肥羊, 不好好宰一笔,你对得起指望你养家糊口的手下吗?”

    苍溟被训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看着黎晓。

    吕海声则是心有戚戚焉地点头。黎晓的话真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黎晓继续说道:“你啊,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咱们这行业,就是典型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吕海声咳嗽了一声,表情微妙,“那个肥羊,是你爸。”

    黎晓理直气壮说道:“那又如何,亲父女明算账!”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败光黎南觉的家产。尤其是在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原主以后,黎南觉他们在她心中的仇恨值便再次UP了。

    “他们几个人之所以会做噩梦,是因为被那些鬼魂的怨念给缠上了。既然他们之前拿了曾律年给的好处,替他承担点业力也是应该的。那么浓的怨念,可不是普通的玄学大师消除得了。区区一百万,就想请你出马,真是太小瞧你的身价了!”

    其实如果黎南觉他们拿钱让黎晓出面,黎晓也不是不能帮他们。

    吕海声叹为观止:黎晓和黎南觉的关系,可见是非常差了。他就没见过这么积极地想要坑自己亲爹的人。但联想到自己在网上看到的那些过往,他又可以理解黎晓的心情。

    作为妖,他本身也是快意恩仇的类型,有仇当然得报。

    苍溟乖巧地问道:“那我应该定价多少。”5.2.格.格.党.最新章节

    黎晓轻哼一声,“当然是一人一百万了。”

    吕海声:“……”他输了!他之前只想着涨价一半。

    “一人一百万定金。等解决了以后,再把尾款付了,尾款和定金一样。”

    苍溟默默地看吕海声,吕海声扶额,“……我这就打电话去。”

    过了一会儿,吕海声挂了电话,默默看黎晓,“他们说考虑看看。我觉得,他们大概要去找别人了。”

    黎晓有恃无恐,“没事,其他人解决不了这事的。他们迟早得再回头找你们。现在是他们有求于你们。”

    苍溟嗯了一声,说道:“到时候钱分你一半。”

    钱这东西,谁会不嫌多!尤其是从黎南觉那边坑来的钱,花起来都格外神清气爽。

    黎晓眼睛亮了起来,嘴角翘了翘,“好说,下次我们继续合作。”要不,等苍溟除掉怨念以后,她要不要多多挑衅黎千菲他们,让他们主动送上门,过来别墅这里找虐,这样就可以继续怨念缠身,继续花钱驱灵。

    这就叫做可持续发展地薅羊毛。

    黎晓越想越觉得这十分具有操作性,简直想为自己的灵光一闪点个赞,她其实挺有赚钱天赋的。

    她自我陶醉了一回后,想起了一事,说道:“对了,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下,方便联络。”

    苍溟转头看吕海声,“我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吕海声:“……我这就给你办一张卡。”他侧过身对黎晓说道:“到时候我直接把号码发给你。”

    他之前就有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黎晓了。

    说起来,老大之前明明都不用手机的,说手机铃声容易打扰他睡觉。

    他狐疑的眼神不由落在黎晓身上,琢磨了起来。难道是看人小姑娘好看,所以就愿意了吗?说起来,老大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来着,是不是快到了?

    吕海声发现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发散,连忙压下这十分大不敬的想法。

    黎晓这次过来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过几天还能赚点外快,她心情也好了不少。当然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知道黎南觉他们这些天受噩梦困扰完全没法休息好。

    知道他们过得不好,她就开心了!

    “那我先回去了。”

    苍溟说道:“多谢你把那功法送来。你想炼制法器可以再找我。”

    黎晓没想到苍溟并没有将他的提醒算作报酬里。她脸上笑意加深,“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离开苍溟的住所,却没马上回别墅,而是让孙瑞送她去华舞公司。

    *****

    “怎么了?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这可不像你。”

    艾雯泡了杯咖啡,又给黎晓冲了水果茶。黎晓从小就不爱喝咖啡这些,只喜欢喝酸甜可口的水果茶。在人前她多少会装出大小姐的形象,人后就怎么喜欢怎么来。艾雯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一向把黎晓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办公室中也常年放着黎晓喜欢吃的东西。

    黎晓抿了一口水果茶,放下杯子,有些纠结地问:“我失忆以后,你好像都没怎么问我怎么变化这么多。”

    5.2.格.格.党.最新章节

    之前她一直避免去想这个问题,在她心中,她迟早是要回去的,肯定会将身体还回去的。

    艾雯慈爱地望着她,“虽然你不记得很多事,但你其实没有什么变。”

    比如紧张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抿嘴唇,挺直胸,装出一副很有自信的模样。

    喜欢听别人夸她,性格有点小自恋,还很逞强,不肯让别人操心她。

    黎晓因为没有记忆,一直以为她们差别很大的。弄了半天,之所以没人询问,是因为前后性格没差别?

    艾雯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那些道术玄学,但你想说的话,总有一天肯定会告诉我们的。”

    黎晓不知道说什么,便转移话题,“妈妈她现在还好吗?”

    艾雯脸上露出笑意,“你妈妈她恢复情况不错,她准备过段时间出国去旅游散散心 。”

    曼秦的心情当然好了,看到黎南觉和展嘉荫他们破事一箩筐,焦头烂额的样子,曼秦每天胃口都很好,看着他们的新闻,吃饭都可以多吃一碗……正黎千行和他那些下属,目前是没有被放出来的希望,也不必担心他们发现妈妈还活着的事情。

    她想起了这事,嘴角勾了勾,“黎千行快开庭了,应该就是月底的事情。等开庭以后,他的罪名也会定下来。”

    虽然黎南觉一直拼命活动,但根本起不到效果。像黎千行这样目无法纪,又确确实实能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的人,上头当然得多盯着点了。

    艾雯的心情顿时更好了。

    黎晓和艾雯聊完天,又知道妈妈的一些近况,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回家后,麻雀精趴在键盘上,一副要断气了的样子。

    黎晓将它拎了起来,“你这是要以键盘为席吗?”

    麻雀精:“我,我今天写了一万字!”

    黎晓夸它,“那是很厉害了。”等下她就去给它打赏一波。

    她问道:“你说,我们穿越之前的经历,会不会只是一场梦?”

    麻雀精义正言辞道:“怎么可能是梦!你就算做梦,也是做自己天降横财成为亿万富翁的梦,怎么可能做自己辛苦驱鬼,却连个道观都修不起的穷酸梦呢。”

    黎晓被这话戳得心口都在疼,忍不住捂住胸口。这只吃软饭的麻雀精,有脸说她穷酸!!!

    “其实我们不回去也挺好的,不然还得辛苦赚钱把道观翻修了。”对麻雀精来说,这个世界它熟悉的那些朋友都还在,所以它其实没有什么执念。

    黎晓眼睛眯起,这只麻雀果然不能要了,要是油炸了当下酒菜吧,她冷漠脸拎起麻雀精,丢了出去。

    很好,全垒打!

    ****

    十月十六号。

    黎南觉最后还是将苍溟给请了过来。虽然苍溟开的价格很高,但架不住他找的其他大师,还真做不到让他们恢复。四个人,加起来八百万。这笔钱他还是出得起的。

    没错,司机同样也在被驱鬼的范畴内。毕竟这司机也算是他的下属,被他牵连了,才会这样。若他继续做噩梦,黎南觉也不放心让他开车,一不小心出了事故就不好了。

    他目光落向面前这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少年,心中不免有些没底。他真的能帮他们吗?

    曲莲更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真的能行吗?不是骗子吗?”眼角眉梢都表现出“嫌弃”两个字。

    黎千菲盯着苍溟的脸,耳朵有点热。这位玄学大师好看得不像话,同权一森的冷酷霸道,是不同的风格,同样让人脸红心跳。

    5.2.格.格.党.最新章节

    自从权一森知道内情以后,就直接把她拉黑名单了,她现在甚至看不到对方。对权一森,她多少也有点死心了,只能物色别的豪门子弟。

    但在见到这位大师后,她又生出了新的想法。

    要是这位水平真的厉害,若能让对方喜欢上她,说不定可以帮她转运,让她重新拥有好运气。妈妈当时带着两个孩子,都能让曾叔叔对她死心塌地,没道理她一个白富美做不到。

    她嗔怪道:“奶奶,人不可貌相,大师能让那么多人推荐,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她面对苍溟时,露出了信赖又仰慕的笑容,“我和爸爸,就拜托你了。”

    苍溟淡淡道:“其实不相信也没事,我正好回去补眠。”

    他补充了一句,“不过定金我不会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