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 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正在吃蛋糕的黎晓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不解地看着说这话的表弟徐旭峰。她怎么不容易了?她这两天刷新闻刷得心情可好了。

    尤其是在知道任卲唐已经被带走以后,更是高兴得当天晚上多吃一碗饭。

    展嘉荫要是知道自己的舔狗进去陪她,会不会很高兴?

    当然了, 在看到黎家的股票再创历史新低, 她就更开心了。幸亏她股份脱手得快, 不然到现在身家又要缩水了。感谢接盘的任家,任家真是好人啊。说起来, 黎南觉在短短三个月内,名下资产从原来的千亿,缩水到现在的几百亿,看样子今年是要跌下富豪榜了, 简直惨绝人寰,闻者流泪, 见者伤心。尤其是那嘉南娱乐公司,看样子是要倒闭了。黎晓忍不住为渣爸留下了鳄鱼的眼泪。

    徐旭峰说道:“你现在生活的环境, 实在太水深火热了。”随时都可能被他们算计。

    黎晓思考了一下,觉得这表弟眼神不太好。现在水深火热的明明是黎南觉和任卲唐他们吧?她每天掐对方,其乐无穷。

    “我一定会好好将公司做大,做你和姐姐的靠山。”徐旭峰不知道脑补了什么, 一脸斗志昂扬。

    黎晓笑了笑,“你加油!不要亏了我的投资钱。”

    她旁边, 表姐徐柔正在看短信, 脸色不太好看。

    徐旭峰皱眉, “姐,不会又是二姑给你发信息吧。你别管她,她眼里除了钱,就没别的了,只会让你忍忍忍。”

    徐柔显然不愿多谈这事,“好了,她也是长辈,我们尊敬点应该的。你放心,我不会听她的。”

    徐旭峰眉毛这才舒展开来。

    黎晓思考了一下,她口中的二姑,她得喊一声二姨来着,也没怎么听艾雯提起过,应该关系不怎么样。她也不是那种非要追根究底的人。徐柔不想说,那就不说了呗。

    她吃完点心,让徐旭峰顺便开车载她去任家。

    徐旭峰有些紧张,“去任家做什么?要不要我再多喊几个人?”

    显而易见,因为任卲唐的缘故,任家已经被他当做龙潭虎穴了。

    黎晓拿出一张借条,“我听说任卲唐被带走了,他要是被关了的话,我怎么找他拿钱?”

    所以这笔债当然要和任家讨回来。

    徐旭峰嘴角抽了抽,他不知道任卲唐是什么心态,居然还给黎晓写借条了。

    黎晓嘴角勾了勾,“放心,任家要脸面的,不会出什么事情。”

    对于任家,她当然没什么好感了。说实话,任卲唐行事会那么无所顾忌,还不是任家纵容出来的。以前任卲唐利用家族权势打压徐家,也没见任家出面阻止啊。要不是这回任卲唐直播的事情闹得太大,任家根本压不下来,哪里可能会将任卲唐给逐出家族。

    黎晓与其说是上门讨钱,不如说是下他们家的面子。她从来就没打算和任家处好关系,说不定任家已经把这笔债记在她头上了。

    徐旭峰说道:“我陪你进去!”

    黎晓这点倒无所谓。她从口袋中掏出了几张符,递给徐柔,“你们两分一分,平时带身上。”对于自己人,她还是挺大方的。徐柔和徐旭峰明显就被她分类为自己人了。

    她绘制的这些,也都是一些防身用的符咒,以防万一。

    徐柔虽然不太相信这些,但毕竟是妹妹的一片好意。她笑了笑,将符咒分了,放进自己的钱包里。

    黎晓并没有任老爷子的电话,她之前是通过蒋朝帮忙联系上对方的的。

    当她抵达任家大宅时,停车场停放着一辆红色法拉利,张扬洋气,同周围低调的车形成鲜明对比。她刚下车,就看到一道窈窕身影款款走来。

    黎晓楞了一下,那不是任卲唐之前的约会对象苏兰清吗?她怎么也来了?

    苏兰清见到她,也微微一愣,大红的嘴唇抿出微笑的弧度,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坐进那辆红色法拉利里,扬长而去。

    黎晓到了大门口,门自动打开,有管家将她领了进去。

    黎晓也是头一次见到任老爷子,她职业病犯了,忍不住开始看起他的面相。

    从面相来看,是个性格强硬固执的人。咦,他一个月之内,会有血光之灾,不过于性命无碍就是了。

    任老爷声音低沉,有种不怒自威的味道。

    "黎晓,你很不错。"

    想也知道,这话绝对是反讽。

    黎晓露出甜甜的笑,"我也觉得我很好,我妈教得好。"

    任老爷子被噎了一下,他刚刚被上门讨钱的苏兰清给气了一回(他没想到卲唐居然找苏兰清借钱,而苏兰清也大摇大摆地上门要债,全然不顾两家的情面),如今连黎晓这个晚辈,也不把他看眼中。虽然说卲唐被带走是咎由自取,但他不信这里头没这丫头的手笔。他也看了一些关于黎晓的资料,这丫头很邪门。

    黎晓拿出借条,说道:"这是你孙子欠我的钱。"

    任老爷子神色不动,"卲唐已经不是任家人了。"

    黎晓哦了一声,笑容依旧,"那我就把借条上传上去吧,说不定哪个任卲唐的好朋友,会看不过眼帮他还了呢。"

    任老爷子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年轻人胆量大是好事,但小心夜路走多了碰到鬼。"

    这是威胁吧,这绝对是在威胁她吧。

    黎晓冷笑一声,"我最擅长的就是揍鬼。"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任老爷子原本那如山一般的气势收了起来,他拿出支票,给黎晓当场开了一千万。

    黎晓接过支票后,将借条撕了,她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一出门,她就将支票转手给了徐旭峰,"正好拿来投资公司。"她对开车的徐旭峰说道:"等以后你公司做大了,你还能跑到那老头子面前,敬他一杯,说这里面有他们任家的功劳,好好感谢他一番。"

    徐旭峰眼皮跳了跳:那个老头绝对会被气死吧。

    不过想象一下那场景,还真的挺解气的。一时之间,徐旭峰充满了奋斗的动力!

    *****

    10月26日。

    黎晓看着铺满床的礼服,她今天穿哪件比较好呢。今天是黎千菲的成年礼,也算得上对方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了。黎南觉在半年前就开始为她和黎千行筹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黎千行到现在还没被放出来,再过几天就要开庭了。

    黎千菲本人,也从原本众星捧月的锦鲤,沦为人人避之不及的扫把星,加上黎家现在这种情况,原本答应要过来的贵族富豪们,更是一个个找借口推了。

    宴席的地址,更是从原本的国宾馆改成了家里,更是只招待少数的朋友。

    不过黎晓觉得,在黎千菲做了那么多事后,黎南觉还愿意给她举办成年礼,已经很难得了。

    她最后选了一件天蓝色的裙子,换了上去,又让化妆师给她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后,拿着一个盒子,出发去黎家大宅。

    盒子里,可是装着她要送给黎千菲的礼物。

    ……

    曲莲不满地环视着装饰得充满浪漫气息的庭院,说道:"真是太给她脸面了。我看就不该给她举办这什么成年礼。家里现在这么多事情,她还有闲工夫庆祝。去年黎晓不也没有举办成年礼吗?"

    曲莲对于黎千菲这个孙女已经厌恶到不行。因为她和任卲唐合谋算计黎晓,结果反而害得展嘉荫被抓的事情昭告全天下,公司股票下跌,若不是南觉和她加起来股份不少,他们早被赶下台了。

    黎南觉脸上没有半点的消息,"之前已经答应过了,不好取消。"

    曲莲深呼吸一口气,说道:"我看你还是找个时间和嘉荫离婚得了,不然咱们家要被他们给带累了。"

    等明年这时候,她就会有六个孙子孙女,这六个中,总不可能一个孙子都没有。展嘉荫生的龙凤胎便失去了价值。

    黎南觉皱眉,"这时候离婚的话,我们的风评会更差,外界会说我们趋炎附势。"

    他对展嘉荫的爱,在这一次次的事件中已经被磨光了,两人之间曾经浓情蜜意的爱情成了一场笑话。只是他还不能离婚,他现在在这当口抛弃展嘉荫,外界还不知道会说的多难听。

    他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曲莲看了看手机,原本紧皱成一团的脸笑得跟朵菊花一样,"她们快到了。也该让千菲见一见她们了,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

    不远处,身着淡粉色小礼服的黎千菲望着奶奶和爸爸,神色有些黯然。他们两位都板着脸,一点喜庆意思都没有。

    今天的成年礼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虽然有不少气球鲜花,装饰得挺浪漫的,但全部成本加起来,只怕五十万都没有,寒酸得要命,同最初千万级别的可谓是天壤之别。

    她安慰自己,好歹她的成年礼还是举办了,不比黎晓,连个成年礼都没有。

    不知道爸爸今天邀请了哪些人过来,因为名单是爸爸拟的,所以黎千菲并不清楚。

    她走到门口,准备亲自去接待。现在的她和之前不一样,没有任性的资本了。

    只是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什么人。

    黎千菲眉毛皱了起来,难道今天邀请的人很少吗?

    过了几分钟,她总算看到人了。第一位来的是一个身材丰满的女子,她穿着平底鞋,身上是宽松的裙子,旁边还有一个中年女子搀扶着她,她的手放在肚子上,似乎很小心肚子。

    黎千菲并不曾见过这女人,不过她还是扬起笑脸,热络说道:"多谢您今晚抽出时间来参加我的成年礼。"

    她心中猜测应该是哪个富商的老婆,只是这气质,有点俗艳了点。

    女子愣了愣,眼波流转,"是千菲吧,初次见面,我是你郑姨。"她低下头,对着肚子的孩子说道:"乖宝,和你姐姐打个招呼。"

    黎千菲楞了一下,却听到奶奶的声音。

    "和她打什么招呼,别让我的乖孙被她霉运给传染了。快进来坐里面,别在门口站着。"

    黎千菲仿佛被一道雷给劈了,忽然之间,所有的声音远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