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源山。

    黎南觉看着白雾, 眉头皱了起来。这雾气让他分外不舒坦,呆的久了,甚至头有些晕。

    “来, 含这叶片, 人会舒服一点。”

    黎南觉接过叶子,放在舌头下, 一股类似薄荷的味道充满了口腔, 让他整个人精神一振, 他感激道:“多谢沈大师。”

    这段时间, 他和沈大师常常聊天, 两人关系也越来越好,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沈大师说过, 他也曾经有个女儿,被孤魂野鬼害死, 所以他一向最痛恨这种事,这回才会路见不平,主动联系上他们, 甚至不打算收取钱财。

    这份高风亮节的姿态, 更是打消了黎南觉心中最后一缕的疑惑,甚至让他对自己之前还怀疑沈大师而感到微微的愧疚。

    “她什么时候会到来?”

    沈铭说道:“不知道,看情况。”他觉得,黎晓同黎南觉关系就算再糟糕, 应该也不至于会眼睁睁看着他出事, 所以她肯定会过来的。

    黎南觉叹了口气, “是我不够关心她,我该早就发现的,而不是拖到现在,我,对不起曼秦,我没保护好我们两的女儿。”他脸上流露出愧疚混合着自责的表情。

    沈铭既然想要对付黎晓,自然也了解了他家中情况,知道徐曼秦是黎南觉的前妻。他觉得黎南觉这个人,挺有意思的。一方面在不爱了的情况下,能够不顾过往情谊,狠心地对付自己的前妻和前妻娘家,让徐家家破人亡。如今却又摆出了一副愧疚后悔的样子,他到底是多情呢还是无情呢?

    黎南觉这些话平时都只能在自己心中憋着,无法倾诉给别人听。即使是善解人意的林朝夕,他也不会告诉她。在依赖信任他的林朝夕面前,他不愿暴露出自己任何的阴暗面。然而沈大师就不一样了,他们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都失去了女儿。更何况对方有种如浴春风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曼秦已经死了,我却连她最后的心愿都没法达成。”

    曼秦死前最惦记的就是他和黎晓了。

    沈铭咦了一声,“你说你前妻死了?”

    黎南觉点点头,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徐曼秦她以前虽然做过恶毒的事情,但在知道展嘉荫的真正面目以后,会不会她也是被陷害的呢?

    沈铭说道:“但是我看你的夫妻宫,你前妻依旧在这世上,生命无忧。”

    黎南觉仿佛被雷劈中,身体都僵住了,他死死地看着沈铭,“你说什么?她没死?可是我曾见过她的尸体……”

    他明明见过的。徐曼秦被火烧的都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忽的他心中一跳——那场大火,来的太过突然。当时他看到尸体,不忍看曼秦的惨状,只让人尽快安葬下去。会不会,她的死亡是假的?

    是那妖怪做的吗?

    她做这个,是不是担心被曼秦给发现自己是冒牌货?

    黎南觉自认为自己摸清了那妖怪的想法,咬牙切齿道:“我前妻应该也是落到那妖怪的手中,希望道长能帮我们一把。”

    沈铭点点头,“我一定竭尽所能。”

    他心中微微摇头,等吞了黎晓的魂魄,他早就走了,怎么可能还陪这傻瓜玩?若不是不想增加后续麻烦,他还真想看到这男人在知道真相后的嘴脸啊。

    忽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尽管声音很轻,但沈铭敏锐的五感依旧察觉到了。他手握着自己的法杖,表情凝重——有人来了,而且气息还不止一道。

    难道是黎晓?她还找了其他帮手吗?

    无所谓,这个阵法是针对黎晓布置的,就算她做了再多的准备,只要踏入其中,那就插翅难飞。

    在他的警惕目光下,很快的,草丛被拨开,与此同时,几个穿着警服的人窜了出来,他们手中的枪对准沈铭。

    “束手就擒,你这个绑匪。”

    忽然被当做绑匪的沈铭:????

    他表情顿时僵硬了,这是什么情况?

    ****

    黎南觉和沈铭在当天晚上返回黎家宅子,两人神色木然,都有种心力交瘁的疲倦感,即使是一贯仙风道骨的沈铭,都维持不住自己的高人姿态了。他们被那几个警察从仙源山带了回去做笔录,弄了好久,现在才被放了出来。

    当时被当做绑架嫌疑犯的沈铭,为了脱罪,只能编造一个他将绑匪打炮,成功解救黎南觉,两人却在山中迷路的故事。

    不管怎么样,终于应付过去了。

    沈铭歇息在客房中,表情都扭曲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黎晓在知道这件事以后,居然没有单身过来救黎南觉,而是跑去报警?

    对,她一个玄学大师,居然求助于国家机关!一般的玄学大师,不是应该自己过来救人好彰显本事吗?她怎么就没点天才该有的傲气呢?

    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就因为这可笑的原因毁于一旦,沈铭都要气笑了。他只能重新再列新的计划,至少现在没法利用黎南觉将黎晓引过去,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黎晓对黎南觉的感情实在一般,不然也不至于连亲自过来都懒得。

    那么该找谁呢?

    总不能又弄出一个绑架案,短短几天之内,黎晓身边就出现几起绑架案的话,就算对方再粗心,肯定也会心生怀疑。所以还是得从长计议。

    在黎晓这边跌了个跟头的沈铭,花了更多的心力去调查黎晓。

    黎晓本人独来独往,让她上心的人并不多。她在学校中关系最好的是一个叫做蒋甜甜的女孩子。

    只是当他打算对蒋甜甜下手时,却意外发现蒋甜甜是蒋朝的女儿,身边还有不少保镖,要是绑架她,会惊动许多人,于是只能暂时作罢。他可不想在事情结束以后,被到处通缉。他想要光明正大地活着,而不是像阴沟里的老鼠躲躲藏藏的。艾雯也同样这个道理,艾雯作为金牌经纪人,手中或多或少也有些人脉和能量。

    除了蒋甜甜和艾雯,黎晓身边还有一个叫做黎雀的女孩子,她将那女孩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照顾,形影不离的,他无法在不惊动黎晓的情况下,将黎雀带走,只能pass。

    最后沈铭的目光落在苍溟这个名字上。

    按照资料上说的,这位也是一个玄学大师,而且黎晓和他关系暧昧,甚至送了他几套房子。从这点上来看,黎晓对他还是挺喜欢的。或许可以从他下手。当然了,绑架这个理由肯定不行。

    他念头在头脑中翻转了几圈,便有了答案。

    他也可以先将苍溟给引过去,就用斗法的名义。倘若黎晓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受了伤,肯定坐不住,会过来帮他,到时候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沈铭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出发寻找苍溟。

    ****

    两个小时以后。

    “咳咳咳……”

    沈铭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脸色灰败。

    他没想到苍溟居然那么强,强大他在他面前,甚至走不过一回合。对方只是轻飘飘地挥了挥袖子,他便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要被剥夺走,五脏内腑当场受了重创。若不是他及时激发身上最后一枚破空符,破开虚空离开,现在未必还有这条命在。想到破空符,他眼中闪过心疼。这符咒他不会炼制,是他从一处洞穴中找到的,如今他已经用掉了身上最后一枚了。

    苍溟,到底是谁?

    他眼中浮现出惊惧的神色。他活了几百年,虽然神魂越发虚弱,但许多所谓的天师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将苍溟引过来,在他绝对的强大实力面前,便成了一个十分可笑的计划。只怕他根本没命将他引来。S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尊大神?而他居然如此低调,不曾利用自己强大的实力谋取利益,而是单纯地赚一点小钱。

    是因为他谋划着更大的利益才如此低调的吗?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将他卷进这件事中,最好能隐瞒住他,以免让他成为黎晓的助力,那他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他坐了下来,吞下了一颗黑色的果子,好疗养身上的伤势。

    好一会儿,他捂住自己的胸口,或许他应该改变方案。

    他知道有一些妖族,擅长变形,他完全可以威逼利诱其中一个,变成苍溟的模样,打着告白的旗号,将黎晓引到这里来。恰好,他还真知道S市这边有一个狐狸精,在这方面很有些天赋。

    三天以后,沈铭终于得到了关于这只狐狸精的所有信息。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是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的。

    当看完完完整整的调查内容,他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真是让他意想不到,这狐狸精居然还和黎晓是情敌的关系。这只狐狸精辛璐璐爱慕那人类男子权一森,甚至变出和黎晓有几分相似的容貌,和权一森交往,宁愿放下自尊,当黎晓的替身,结果最后还是被权一森毫不留情地甩了,权一森还为此离开华国。以魅惑之术闻名的狐狸精,却输给了区区一个人类,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只狐狸精,甚至还在百货商场和黎晓争风吃醋,买下了所有黎晓看上的东西,两人关系之恶劣可见一斑。

    想来这只狐狸精辛璐璐,应该十分愿意配合他行动才是。

    他原本还想着威逼利诱,有了这一层关系,这事便十拿九稳了。他脸上浮现出势在必得的笑意。

    “咳咳咳……”

    他又开始了每天例行的咳嗽,每一日,他的身体都会越来越脆弱,这也是他着急着吞服黎晓魂魄的原因。至于普通人的魂魄,根本没有作用。

    等他神魂恢复,他就可以去寻找那件传说中的神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