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穿成炮灰女配她女儿[穿书]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黎南觉胸口被怒气所充满,大步离开办公室,  当他进入电梯里,  正要按一楼时,  电梯里多了一个人,  是黎晓。

    黎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同徐曼秦有几分的相似。

    黎南觉刚刚被徐曼秦讽刺了一顿,再看黎晓,不免觉得刺眼。若是以前,  他肯定是要狠狠训斥一顿了,  但现在的话,  他还真有些不敢。黎晓神神鬼鬼的手段太多了,  让人防不胜防。加上她性格睚眦必报,  要是被她记仇,真一怒之下跑去破坏了黎家风水就不好了。

    他转过头,  索性眼不见为净。

    黎晓看了看他的脸,  说道:“我看你面相,  你的儿子应该快出生了。”

    黎南觉微微皱眉,  林朝夕的预产期也就是在这个月了。是儿子吗?想到这里,他心情不自觉好了起来。虽然他还有黎千行这个儿子,  但是按照他对展嘉荫和千菲的感情,等他从牢里出来,只怕要和他结成仇人,这个儿子可以当做没有。如今林朝夕这一胎安安稳稳的,他也算是后继有人。

    作为一个男人,  他当然也有传宗接代的想法。尤其是这孩子,还是他现在十分喜欢的林朝夕为他生下来的,意义当然不一样了。

    黎晓瞥见他放松的神态,嘴角的笑意,心中嗤笑一声:呵,男人!

    她没有告诉黎南觉的是,看他的面相,破产也就是这个月的事情了,甚至还有牢狱之灾。只希望黎南觉如今捧在手掌心的林朝夕到时候会愿意和他共患难,这一对锁死好了。黎南觉又没有给她钱,她何必提醒他呢。

    她声音转冷,“下次你和曲莲若是再敢来骚扰我妈,就不只是鬼打墙了,我让你们天天鬼打墙,天天撞鬼。”

    黎南觉后背一凉,有种被许多双看不见的眼睛注视着的感觉。待到电梯到一楼,他匆匆忙忙离开。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想着和徐曼秦复合的事情,无论是徐曼秦和黎晓,两人都没有这个意思。

    被其他人逼着做这事的时候,他心中有百般不乐意。但是现在被她们母女两弃若敝屣,免不了有些不愉。

    他压下了自己复杂的心情,连忙回去。徐曼秦这边行不通,他只能再去寻找其他的助力。他脑海中飘过了许多名字,这些都是以前关系不错的生意朋友,但在他失势以后,他们对他的态度也冷淡了下来。

    尽管如此,他仍然想要试一试。曾经站在山顶遍览风光的他,又怎么能容许自己跌落尘土里。徐曼秦一个女人能做到的,他未必不能。

    他坐上车,还没到家,就收到了曲莲的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南觉啊,朝夕她动了胎气,现在已经送到医院里了。”

    黎南觉心情慌乱,记下了母亲所说的医院地址,让司机换路。朝夕好好的,怎么就动胎气了?是不是有人给她气受?

    他心急如焚,恨不能马上飞到医院里。偏偏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必经的那几条路况拥挤。等他终于抵达医院时,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林朝夕也早就被送了进去。

    “妈,朝夕她怎么了?”

    曲莲脸上闪过懊恼的神色,“都是她那婶婶,也不知道她婶婶和她说了什么,把她气得动胎气,我连忙让人把她送过来。”原本曲莲特地花钱找高人,挑选了一个八字很好的生辰,准备到那时候就送林朝夕去剖腹产,这样她的孙子一出生就能注定大富大贵,偏偏被林朝夕的婶婶给破坏了,弄得她一肚子气。

    尤其是林朝夕的婶婶还是她特地请过来陪她说话的,如今出了这事,有种自己被打脸打肿了的感觉。

    黎南觉原本就看那从小虐待林朝夕的夫妻不顺眼,如今又出了这件事。他冷笑一声,走到角落里,打了个电话给助理。

    那对夫妻最看重的不就是他们的儿子吗?那他就让人打断他们儿子的腿,看他们还有没有心情整天欺负朝夕。

    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做这种事触犯了法律,只认为他这是在保护自己的女人。谁欺负他的女人,他就要让对方付出代价来。

    在吩咐完以后,他胸口的气才平顺了许多看,然后继续等待着林朝夕的情况。

    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林朝夕这一胎生得十分不顺,最后还是剖腹产,才成功生下一个5.6斤的男孩。

    曲莲知道自己有金孙了,嘴都要咧到眼角了。

    太好了!他们黎家有后了!

    虽然黎南觉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大富豪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花笔钱找几个看护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等到林朝夕恢复得比较好时,并且稍微整理了自己的仪表,黎南觉便和她说说话,安慰她。

    “你这次辛苦了,朝夕。”

    以前徐曼秦生黎晓的时候,黎南觉在外面出差,回来以后,见到的便是恢复的差不多的徐曼秦,所以还真不知道女人生孩子如此辛苦。至于展嘉荫,等他真正见到孩子,孩子都大了。林朝夕生的这个孩子,是他唯一看着出生的,在感情上也有些不同。

    林朝夕露出柔弱的笑容,“不辛苦,为了你都是值得的。”

    黎南觉问道:“你婶婶和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林朝夕脸色一僵。她婶婶又拿她高中时候的事情威胁她,让她把名下一套房子给她。

    当时婶婶还振振有词,“你现在攀上有钱人,名下最少也有两套房子吧,分你弟弟一套怎么了?”

    她当时害怕被别人听到,又气愤婶婶贪得无厌,于是就动了胎气。但这真正的原因肯定不能对黎南觉说的。

    她低下头,“我婶婶听说你要和你前妻复婚,所以让我多抓紧你。我不喜欢听她说这些,我和你在一起,并不是为了钱。我也不想看到你为了我牺牲那么多。”

    黎南觉听到她关怀备至的话,心里一阵柔软。他想要亲林朝夕,但是在靠近时,嗅到了她身上的气味,他甚至能够看到她皮肤上的斑,脸上的毛孔。于是他的身子僵了僵,头不易察觉地往回缩。

    女子生孩子,就算恢复得再好,也不可能在两三天内就重新变成小仙女。

    “你放心,我不会和她在一起的。我不需要她的帮忙,也能够白手起家。”

    明明是徐曼秦不要黎南觉,从他口中,就成了他不需要徐曼秦。他说的振振有词,真诚实感的,连他自己都要相信了。

    林朝夕眼皮抽了抽——白手起家的话,还不知道得用掉多少钱。再说,黎南觉已经不是年轻人了,也不一定还有年轻时的拼劲。

    “你真的不用顾虑我,我不会打扰你们,我也不会跑到她面前扎她眼的。”她努力说服黎南觉,别浪费时间金钱,有大腿不抱,还要等到过年吗?

    黎南觉语气斩钉截铁,“不用,我不想用这种方式。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他都这样说了,林朝夕还能说什么呢,她也怕自己说太多,反而触怒黎南觉。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她对黎南觉性格也是有些了解。

    黎南觉掏出了一个盒子,取出盒子里的戒指,套在她手上,深情地看着她,“等你出月子后,我们再补办一个婚礼。”

    因为没有以前那么阔绰,黎南觉买的戒指是两克拉的,花了他三十万。

    换做是普通人,三十万的钻戒已经是天价了。但林朝夕却忍不住和徐曼秦、展嘉荫做对比。黎南觉和徐曼秦结婚时,可谓是金童玉女,强强结合,送给徐曼秦的钻戒是好几千万的巨大钻戒。他和展嘉荫再婚时,是人人歆羡的世纪婚礼,钻戒同样是著名设计师的作品,全球仅有的一枚,价值近亿。

    如今轮到她了,就是穷酸的三十万。

    明明心中十分憋屈,林朝夕还得露出一副她好感动她好喜欢的模样,硬着头皮收下了这份礼物。从钻戒她也能猜出,她就算和黎南觉结婚,只怕婚礼也要十分寒酸了。她费尽心思攀附上黎南觉,甚至连辛苦考上的名牌大学都放弃了,却只得到这些,不免有些郁闷。

    唯一让她高兴的是,黎南觉和她许诺了,到时候还要再给她和儿子好几套房子,绝不会让她吃亏的。

    于是她才刚生下孩子没多久的她,就打起精神奉承黎南觉,那叫一个小意温柔。

    先前在徐曼秦这边狠狠受打击的黎南觉简直要沉溺在她的温柔乡中,这几天都陪着林朝夕,两人你情我浓的。

    至于曲莲,她现在有了孙子,都只顾着盯孙子,和盯其他六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对于两人感情好,也就没说什么。

    黎南觉原本想着在林朝夕月子后就重整旗鼓,好好拼搏事业,为自己的儿子重新赚一份家当。可惜他的满腔雄心,注定要在现实面前碰的灰飞烟灭。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五月十号这天,当他准备陪能够下床的林朝夕散步活动一下时,两位便衣警察来了。

    “黎南觉,请跟我们走一趟,做一下笔录。”

    那警察拿出了证件,大有他不肯走,就上手铐的意思。

    黎南觉愣了愣,脑子一片空白,他有些艰难地开口,“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难道是因为公司的账本?可是之前不是已经惩罚过了吗?

    还是说,他的助理事情没办妥,被发现了?

    那便衣警察嘴里吐出了两个名字,黎南觉如遭雷劈,整个人直接木了。那是他之前经常送钱的两位领导……他们居然栽了?

    他露出惨然的笑容,“不用了,我自己走。”

    整个人的精神气直接被打没了。

    或许这一次,真的爬不起来了吧。

    林朝夕眼睁睁地看着黎南觉被带走,整个人都要不好了。黎南觉前两天还说要将五套房子写在她和孩子名下,现在还能作数吗?她辛苦了这么久,难道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