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源策曾经无数次地猜想着黎晓在知道这件事以后可能会有的反应。

    是会怒火冲天地准备报仇, 还是会因为受到欺骗而悲伤难耐, 唯独没料到的是她居然笑得一脸开心, 一脸毫不在意。

    等等, 她是真的觉得这种事情无所谓的吗?

    张源策有些茫然,原本筹备好的一肚子安慰的话,硬生生给吞了回去。面对笑容灿烂,完全不见半点阴霾的黎晓, 他实在没法摆出深情的模样去安慰她。人家一副不需要安慰的模样。

    黎晓还在那边看着照片, 感慨道:“小龙长得真好看, 看这五官,和苍溟那么像,长大以后完全不用担心他会长歪掉,肯定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有这样的儿子,走出去真拉风啊。哎, 说不定我以后还能成为国民好婆婆呢, 会有一群人在我微博下留言,喊我国民婆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张源策:“……”。

    他无话可说。

    黎晓这人有毒啊!怎么会有人像她这样, 上赶着想要去当人家的后妈,而且还美滋滋的, 一副她赚大发了的样子。而且从她的眼神和语气来看,她说这些话, 全然都是发自内心的, 没有半点的勉强。她是真心认为这是好事情的。苍溟到底是踩到什么狗屎运, 居然能让黎晓喜欢上他?

    他又是嫉妒, 又是不甘心。那些负面的情绪如同野草不断蔓延开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吞下了想要骂人的冲动,竭尽全力压下身体里不断涌动的戾气和烦躁,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说着担忧的话。

    “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容易养熟,万一他长大以后不肯孝顺你怎么办?”

    黎晓瞥了他一眼,心中觉得很好笑。这人还操心到她的晚年了?

    她面上却漫不经心说道:“没关系,我有钱啊。我钱那么多,到时候找一百个助理晚年照顾我都没问题。”

    她补充了一句,“反正我出得起。”

    “他不肯孝顺我的话,我遗产正好捐赠给国家,拿去修建希望小学也挺好的。”

    话都被她给说完了,张源策还能说什么呢。

    “万一苍溟变心呢?”他只能扯着这点发难,却也觉得自己这个借口干巴巴的。

    黎晓笑了笑,“那样的话,我还可以找别的小鲜肉,那也挺好的。”

    她瞥了张源策一眼,“你关心这么多做什么?”

    张源策迟疑了一下,深深地看着她,“我,我只是不希望你过的不幸福。”

    “我现在的生活,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怎么看也不可能不幸福。”

    张源策看着她如花一般的面容,心中一动,已经脱口而出:“因为我喜欢你。”

    黎晓不仅有钱能资助她,还长得一张令人惊艳心动的脸。如果是她的话,即使他将来飞黄腾达了,也愿意继续和她在一起。

    是的,他是喜欢她的。他忽然确定了这点。

    黎晓嗤笑道:“别跟我说,是一见钟情?”

    她语气玩味,“在我揭穿了你的身世以后,还能继续喜欢我?你当我是傻子吗?”

    张源策脸色青一块白一块,勉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即使你不说,张夫人迟早也会说的。”他没想到自己名义上的母亲居然会那么能忍。

    黎晓说道:“按照你的话,也和苍溟没关系啊,但你还是紧盯着他不放,随时想要咬上一口。”“你选择我,只是因为我有钱,和官方关系好,而且还懂玄学吧。你一开始的目标难道不是顾小姐和周小姐吗?”

    顾小姐和周小姐,都是原本经常点张源策的客人。张源策先前同她们很是暧昧,哄得这两个背后有点势力的白富美都想出手帮他。然而这段时间,在有了黎晓这个目标以后,张源策便和那两位小姐渐渐疏远了,让两位小姐黯然神伤。最后还是周天安慰了她们,成功让这两位白富美化悲愤为动力,化身成为工作狂。

    嗯,没错,这些都是周天告诉她的。

    他和张源策是同事,加上他还是妖,在有心的情况下,还是能找到不少线索的。黎晓当时离开那会所时就拿了他的联络方式,和他一问张源策的事情,周天立即将收集到的资料都送过来了。

    张源策的脸色都白了,嘴唇同样失去了血色,他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不知道,黎晓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黎晓看他这怂样,也懒得再和他说下去,感觉和他继续说,那是在浪费时间。

    她站起身,说道:“其实我不太明白你想法。虽然你身世被揭穿了,但你先前攒的钱都还在,你前二十年所受到的精英教育也不是假的,这些都是你的资本。”

    “你明明比很多人拥有许多看不见的财富,偏偏想要走捷径,非要靠女人。何必呢?”

    一般人,就算缺钱,也不会跑去牛郎店啊——周天那种没学历,观点和世俗人类有壁的妖就不算了。但张源策,却主动去当牛郎,这个操作就很迷了。

    她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我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忽悠你的。”

    “小龙不是苍溟的儿子,是他弟弟。你的消息来源有误啊。”

    她说完这句话以后,便干脆地离开。只留下张源策坐在位置上。

    屋里的冷气打得很足,让他浑身发冷。

    他心中甚至涌现出强烈的不安:他不知道黎晓和苍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不会对付他,会不会让他在华国这片土地呆不下去?他越是脑补,身子就抖得越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起头,正准备离开这里,却看到他的对面,原本黎晓坐着的那个位置,多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那男人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手摩挲着杯子。

    “你很害怕吗?”

    张源策皱眉,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下一秒,那陌生人的一句话,让他定在原地。

    “如果我给你足以媲美他们的力量呢?”

    张源策冷笑一声,这种低级的骗术,还想骗他不成?但不知为何,他的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无法挪开。

    那男子深呼吸一口气,仿佛陷入了某种狂热中。

    “我早该知道的,这里灵气这么充沛,必然是有真龙盘旋。”

    “我居然这么晚才发现。”

    他的脸上闪过狂热的神色。

    *****

    “这是太虚镜碎片,你要给我?”

    黎晓望向苍溟。

    苍溟嘴角勾了勾,“嗯,这是属于你的。”

    黎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再次确认,“这可是神器碎片,很厉害的哦?能让人修行一日千里的宝贝哦。”

    像她,拿了太虚镜以后,就跟吃了补药一样,修行蹭蹭蹭地往上冒。尤其是苍溟手头的这片,比她 之前所拿到的那两片都要大!她甚至怀疑,这一片,会不会就是太虚镜的核心?

    即使是平时性格疏朗的黎晓,在这时候,都忍不住要患得患失了一把。

    “还给你的。”苍溟语气坚决。

    还?

    这个字眼让黎晓脸色多了一抹深思,在苍溟的眼中,这块太虚镜原本就属于她的吗?

    她垂下眼睑,虽然她和太虚镜是十分契合没错,但这份契合,也能推到她修行的功法上,她以前也没想那么多。

    或许,她可以做个试验先。

    她收下这片太虚镜碎片,说道:“我也不说谢谢了,反正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完全可以跟我说。”

    “好。”

    苍溟想了想,说道:“其实你帮小龙进入娱乐圈,已经是帮我了。”嗯,没有黎晓这一层关系,他也没法认识那圈子里其他人。

    黎晓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他们两人之间,互相帮助的次数不少,都说不清是谁欠谁了。

    她和苍溟说了几句话,便赶紧先回去,准备拿孙瑞做个试验。

    ……

    孙瑞看着漂浮在面前的破碎金片,有些茫然,“这是什么?”

    黎晓说道:“把你的神识探入这碎片里,看看你能看到什么。”

    孙瑞听话地照做,五分钟以后,重新睁开眼。

    黎晓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出来的吗?她以前进入太虚镜碎片里,最少也得花几个小时。

    孙瑞说道:“就进入一处陌生的地方,然后我走没几步路,就被踢出来了。”

    他语气还有点委屈。委屈过后,则是兴奋。

    “师傅,这是不是小说中提到过的那种小千世界?”

    黎晓微微颔首,“你可以理解成这样。”

    她忍不住再次问道:“你进去时,没见到一条大道吗?”

    “马路吗?”

    黎晓:“……”

    得,看来孙瑞是真的没看到。她又拿出了之前的两个碎片,让孙瑞尝试,皆是如此。

    黎晓这下可以确定了,太虚镜果然偏心!

    这是在偏心她呢!只有她能接触到里面那条大道。

    难道她前世是太虚镜的主人?哇,那她也太牛逼了吧!

    黎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第三块太虚碎片里,到底会是什么记忆,感觉像是在进行某种扮演游戏一样。

    别这次的记忆里,还有苍溟,那她会很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她将神识探入碎片里,很快就看到了一条大道。比起之前那两块碎片,这次的大道,更长更宽广。

    她刚碰触到大道,便感受到了熟悉的吸引力。

    又来了!

    这次的晕眩,似乎比之前来的更厉害,等黎晓回过神来时,发现她站在山顶。下面则有一队官兵走过,看那服装,仿佛是明朝期间。拍戏过程中,她好歹也做了点功课,对于华国的一些古代服饰有所了解。更别提她妈还是徐曼秦,时不时就给她科普一些。

    坐在最领头的高头骏马上的,是一个羽扇纶巾的古代男子。

    黎晓心中一动,直接施展幻术,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