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成人了。倘若她的猜测没错,那清平观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倒霉了,将自己最大的敌人捧为观主,对她言听计从。清平观以前的观主要是底下有知,怕不是要气得当场诈尸了。

    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她的猜测,需要再验证一下。

    黎晓对他们说道:“你们几个先在这里呆着,我会解决掉这事的。”

    ****

    从太虚镜里出来以后,黎晓用幻术弄出了几个僵尸出现在林子中,慢悠悠地逛着。

    僵尸出现没几分钟,黎晓便接到了陈真人的电话,表示他们发现僵尸的踪迹了。

    黎晓唇角勾了勾,她所幻化出来的僵尸,已经和其他道士们打成一团了。其中这里是清平观的地盘,所以他家的道士也是来的最多的。以黎晓现在的本事,能够幻形出来的僵尸,实力着实不弱。这些道士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拿不下他们。若不是黎晓不想伤了他们,只是做戏,这些道士们早就要被咬上一口了。

    当然了,柯清秋例外,她本来就是她招待的重点。三个僵尸围绕着她,正好堵住了她每一个离开的口。

    柯清秋冷不防被抓了一下,手臂上直接就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线。她心中的火气蹭蹭往上冒,让她又是焦急又是愤怒。

    这几个僵尸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来的为什么不是那家红僵?

    最过分的是,实力最厉害的这几个僵尸都围着她打,简直让她吐血!她和他们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难道是红僵一家派遣过来的?

    她一个走神,另一只手再次被抓到,两只手上传递过来的痛楚险些让她握不住手中的剑。清平观其他道士们见她这里情况危急,想要过来帮她,偏偏这些僵尸不知道是不是变异了,不怕闪电,不怕火,难缠得要命,被僵尸们缠住的他们,还真有心无力。

    尸毒发作,柯清秋手中的剑落到了地上,一只僵尸以闪电般的速度出现在她身后,就要咬向她的脖子。

    柯清秋眸中闪过眸中决断——不能坐以待毙了!

    大不了,到时候将在场看到的人全都杀了。

    下一秒,她的体内出现了一面铜镜,铜镜一照,她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

    “镜妖!”

    柯清秋的师伯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那面铜镜的模样,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他的师祖便是死在那面铜镜下。他死死地盯着柯清秋——清秋身体里为什么会出现镜妖?

    某种荒谬的猜想浮现了出来,让他浑身发冷。若不是这里的僵尸都是黎晓幻化出来的,不会真正伤人,以他现在心神不宁的状态,早就死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柯清秋。

    柯清秋露出了一抹笑,笑容如同他们记忆中温和可亲,吐出的话语却是那样冷酷无情,“既然都看到了,那就请你们去死吧。”

    她露出了怜悯的表情,“放心吧,我会告诉外面的人,你们是为了抵御僵尸,保护村民而死的。”

    陈真人微微皱眉,他身上的符咒,在刚刚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他只希望黎晓能够尽快赶来。

    下一刻,黎晓清脆的声音响起。

    “想杀他们,我允许了吗?”

    柯清秋脸色一变,猛地转过头,看到空气中浮现出那道令她厌恶的身影。她冷笑一声,甚至不屑再遮掩,“区区一个人类……”

    “像你这样的人类,居然妄图攀附青龙大人!”

    黎晓:???

    这画风,怎么一秒转变成争风吃醋了?柯清秋,果然知道苍溟的真正身份。别告诉她,她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因为苍溟?还有,她什么时候攀附苍溟了?她怎么不知道?

    黎晓呵呵一笑,“就算现在是人类,弄死你也没问题。”

    她打了个响指,现场所有的僵尸瞬间消失在面前。她之所以弄出这些僵尸,只是单纯想要逼出柯清秋的底牌罢了,事实证明,这一招还是挺有效果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柯清秋。

    陈真人放下了自己的法杖,忽然觉得很安心。不愧是黎晓,一个响指就解决掉僵尸,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术法,到时候可以和她讨教一下。大家都以为黎晓是用某种手段解决僵尸,没有想到过,那些僵尸只是幻术。

    柯清秋抿了抿唇,铜镜直接飞向黎晓所在。比起其他人,黎晓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她以前在因缘巧合之下,曾经见过太虚镜,甚至还因此开了灵智。她的本体受其影响,也有几分迷惑心智的能力。

    她仿佛看到了黎晓在幻术中痛苦挣扎的模样,不由露出了自得的笑意。

    下一秒,她却感觉到自己同本体失去了联络,她瞪大了眼睛。看到那面铜镜落在黎晓手中,然后黎晓手轻轻一抚,铜镜便四分五裂。她看起来是那么轻松,仿佛毁掉这面铜镜,只是如同拍掉身上尘土一样的简单。

    “不——”

    柯清秋痛苦的哀嚎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