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是栀子花香 > 第十四章 他居然还好这一口
    千栀的面部表情微微凝住,紧跟着眉尖也轻轻地蹙了蹙。

    但也只是转瞬即逝,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这碗面不仅仅是味道寡淡,有些甚至夹生,嚼起来说软也不软,半生不熟。

    如此细微的面部表情的变化,没能瞒过宋祁深。

    他望着千栀的神色,小姑娘没有马上开口说好吃,味道也就是不怎么样了。

    宋祁深上身前倾,而后挑起筷子,试探性地挑了一根尝,身子顿了顿,过了半晌,他再次开口,语气显得格外的云淡风轻,“哥哥这是失误。”

    末了,他补充了句,尾音稍扬,“下次再给你做。”

    千栀望了宋祁深良久,杏眸定定地望了他好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笑得两眼弯弯,眸中藏了星,很亮。

    一层厨房间向外延伸至大理石的餐桌,侧边落地窗透亮而进的光线铺开洁白。

    女孩的小脸儿沐浴在明辉之中,皎洁干净,明艳的侧脸被镀了层绒一般,好看得不像话。

    “你笑什么?”宋祁深挑眉望了过来。

    千栀单手执起筷子,轻轻朝空中点了点,语气很轻,“这个叫失误啊?”

    “你好像,连盐都没放。”千栀反问过后,自我肯定地回复了一句。

    然后她低垂着头,筷子朝碗里拨了拨,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想继续吃。

    左右还算清淡,不是什么浓油赤酱的味道,勉强还算是凑合。

    其实看宋祁深这般反应,千栀先前心底冒出来的小芽儿,此时此刻,有了更确切的猜测。

    他所说的会,大概与常人的不太一样吧:  )

    可能他自己觉得能吃就行。

    而千栀自己的理解在于,会做饭应该在做的很好吃之类的范畴以内。

    宋祁深桃花眼敛着,压根没有回应千栀的质疑,静默之中,便是他抬臂越过来的双手想要将她面前的那碗面拨过来,“先别吃了,我们等会儿吃点别的。”

    千栀连忙倾身向前,护住这碗面,眨了眨眼,语气带了点试探,“这是你第一次做吗?我给你捧捧场?”

    宋祁深抬眸看了看千栀,好半晌,才不紧不慢地吐出这么一句,“第一次做面。”

    千栀尽力憋着笑,应了声,“嗯。”

    “其实之前叫的外卖,也不算不健康,都是评价比较好的一些酒店,你要是不习惯,下次我们换一家。”宋祁深拿起手机,开始准备点单了。

    “没事儿,其实那些也挺好吃的,就是不要经常”千栀话说到这儿,顿了顿,莫名卡了壳儿。

    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在学校里也经常外卖,思及此,千栀有点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

    宋祁深本来垂着眼,看她说着说着没了声儿,抬头望了过去,“还要李嫂过来吗?”

    思绪回笼,千栀再次拒绝了,“不用,我们俩也不经常在这边,周末凑活凑活过吧,以后有空了,我们俩也可以一起学。”

    仔细想来,宋祁深一直叫的外卖,从外包装上看来就价格不菲。

    顺便薅薅他的毛儿,其实也不算吃亏。

    但他口味很专一,没怎么变过。

    千栀说着,顺带拨了拨碗里的面,还没有所动作,面碗就被宋祁深移开。

    “你最近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最近没有特别的,我都可以啊。”千栀对吃的要求还行,不算高。

    而且现在显而易见的是,她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

    女孩双手撑在餐桌上,手肘曲着,侧脸望向窗外,辗转之间,初冬撇去,严凉携着寒叱的风,冬天是真的彻彻底底地要覆盖着整座城市了。

    “一定要说一个喜欢的呢?”宋祁深不依不挠,继续追问。

    千栀思绪被莫名打乱,收回视线,只暗戳戳地腹诽了一句,随口应了声,“大饼吧。”

    宋祁深语气莫名起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她,“你确定?”

    “确定啊。”千栀就不信,他还能当时当即,就地甩个大饼出来。

    宋祁深明晰的指关节反扣,在大理石的桌面上轻轻地敲了敲,发出清脆的两声,“今天不行,等以后吧。”?

    千栀:

    ·

    重新叫了餐以后,饭食按着午饭的点送了过来。

    千栀吃完以后,开始有点泛困,别人都是春困秋乏,她好像除了这个以外,另外附赠了夏休冬眠。

    宋祁深口中虽说着婚假,但估计也是硬生生挤出来的时间,上午他悠闲了半晌,下午就又进了书房。

    因为晚上还要返校,千栀也没想着睡了,窝在客厅里,开始看院里老师给的文件。

    这次报名参加设计比赛的人,被老师特地拉进了一个群,不过全部禁言,没有互相交流的场景出现。

    老师只是在里面投放点往年金银铜三种级别奖项的作品图,以及注意事项,鼓励一番,就放任自流了。

    傍晚降临的时候,宋祁深才从书房出来,辗转上了楼。

    千栀正在拨弄外接阳台上种的一颗仙人掌,估计也是太清闲了没事干。

    宋祁深抬腿迈了过来,“晚上我有点事,让夏助理送你回去好了。”

    千栀听到他的动静,这才慢悠悠地起了身,“当然可以啊。”

    冬日暖阳将人晒得像只懒洋洋的猫,女孩微眯着眼,转头迎上他的视线。

    “下次哥哥亲自送你。”宋祁深敛眸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要是之后身体有任何不舒服,得及时和我说。”

    千栀以为这个话题已经算是翻篇了,没想到还能再次被宋祁深提起。

    昨晚总共来了两回,刚开始都生涩,而后就好像琢磨出了点味道。

    总之,不算累,也不算不舒服。

    “真的还好。”千栀没有答应他,自顾自说下去。

    宋祁深身形颀长,本就比她高了不少,听到小姑娘细细糯糯的嗓音,视线自然落了下来。

    肌肤胜雪,面庞的轮廓擦着阳光的边,几欲透明。

    秀挺小巧的鼻尖儿上,晕开淡淡的粉,和耳廓那边的通红相映着。

    宋祁深没拆穿她在这件事上格外的赧意,只是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她头。

    ·

    夏助理来得很准时,一如既往得不苟言笑。

    不说话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往外面冒一个字,冷气直逼。

    但如果一旦要是开了口,也能口若悬河,唠叨个不停。

    千栀紧跟着他来到南苑楼底的私人车库,识趣地没去叨扰他。

    但是她转而一想,快要到圣诞节了,应该得给宋祁深准备点东西。

    万事,总要有个仪式感。

    “哎,夏助理。”千栀唤了他一声。

    夏助理应声停住,“怎么了太太?”

    “别喊我太太了啊,就喊我栀栀吧。”千栀锲而不舍地纠正他。

    夏助理这会儿倒是听进去了,但他很快反驳了这个说法,“这样喊恐怕不太妥当。”

    “我周围人都是这么喊我的,怎么不妥了?”千栀转而一想,觉得自己和他也算不上过分熟稔,只好改腔应道,“那就喊小千吧。”

    “好的。”夏助理回答完了继续朝前走去。

    千栀继续跟着他走,“你们宋总,平常喜欢什么样的礼物啊?”

    夏助理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您选的,他大概都会喜欢。”

    千栀没把这番客套恭维话放到心里去,“你和我说真的,他总得有个喜好吧。”

    然而她话音刚落,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脚步一顿,登时打了个转儿。

    千栀步子向后迈了几步,又绕了回去,视线所及之处——

    一辆崭新的、骚粉色的、格外靓丽的超跑停在一众黑灰色的豪车中。

    格格不入,十分显眼。

    颜色亮闪,车膜还没卸下来,涤着崭新的味道。

    千栀的嗓音里带了点疑惑,“那辆粉色的车是什么情况啊?”

    宋祁深私人车库里的车有多么多,她早在第一天来南苑的时候就见识过了,一般都是低调不已,奢华至极的款式。

    但远远没想到,今天居然还多出了一款这样的颜色。

    夏助理抬头望了过来,身形一顿,暗自想到办事人的不力,清了清嗓子,“这个”

    这个还真不好说,现在也不能说。

    “这是他刚买的吗?”

    夏助理稳了稳心神,“嗯,具体的我不了解,大概是宋总最近的新欢吧。”

    新欢。

    骚粉色的新欢。

    千栀罕见地沉默了。

    别的不说她没想到

    宋祁深居然还好这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