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是栀子花香 > 第十五章 酒店
    千栀视线落在车库里那辆骚粉色的车上,打量了很久。

    一个倏然涌上来的想法在脑海里酝酿了会儿,还未成型,便被夏助理礼貌的提醒给打断。

    她回过神来,脚步没多做停留,连忙跟了上去。

    回到京大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本就深冬凐寒,天空墨色褪去,黑得很快。

    低调加长的车身隐在夜色中,缓缓地停在了校门口,千栀抬眼望了望窗外,京大宿舍区楼下没有多少人在走动。

    她刚解开安全带,想要下车,被夏助理唤住。

    “太太,宋总怕您晚上会饿,特地让我准备了点心。”

    “啊?”千栀指尖扣在车把上,动作顿住,扭头看了过去。

    她还想纠正夏助理的称呼,末了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夏助理一时半会儿估计是改不过来了,她提醒了这么多次,他就没有一次是叫对的。

    夏助理先行下了车,绕到副驾驶的座位,帮千栀拉开了车门。随后,他才倾身打开后车厢的门,探进去,拎了一个棕色木质的方盒出来。

    不算大,但足足有三层。

    千栀随意瞥了眼,而后登时有点窘,“这么多吗?”

    夏助理一张冰块儿脸难得面色温和了下,“对,拿去吧,需要我帮您送上去吗?”

    千栀单手接了过来以后,另一只手连忙在空中挥了挥,和夏助理道谢,“没事儿,不用不用,谢谢你了啊夏助理。”

    夏助理微微颔首:“应该的。”-

    千栀就拎着这么三层回到了宿舍,其实她晚饭吃得比较饱,到了现在也不饿。

    宿舍里今天比较神奇,除了舒和不在,其他两位都安安分分地坐在了座位上,头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盒子被放在桌上,嗑出清脆的一声响,才把两人从讨论中吸引过来。

    “回来了?”唐啾啾和裴樱同时转过头来。

    千栀拉开椅子,将包裹着的暖绒围巾去掉,“对,这里有吃的,分给你们点儿,我太撑了现在。”

    唐啾啾连忙探了过来,“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三层??”

    等到她看到盒子上的标签和深印镌刻好的一行小字,顿了顿,蓦地发出一声感叹,“大手笔了,我有点害怕,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儿了。”

    千栀眨了眨眼,“有吃的就不错了,你话怎么能这么多呢?“

    裴樱自制力强,一点儿没碰,朝着千栀揽揽手,“你群里消息看了没?”

    “什么消息啊?”千栀拨开椅子坐了下来,在唐啾啾吃东西的档口,拍了张点心的认证照。

    “班里活动时间定好了呀,下下周末聚餐,到时候还有轰趴,两天都有安排,那个时间点你不是要回家?”

    千栀抿了抿唇,认真地想了想,“这样的吗,也是,那我下周再回去一趟好了。”

    裴樱笑起来,“你啊你。”

    千栀没再耽搁,划开手机屏幕,找到宋祁深,直接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钱钱爱千千:我下下周末,班级聚会,大概去不了南苑了。】

    宋祁深回复得很快。

    【q:两天都不回来了?】

    千栀盯着他发来的那句话,目光定格在“回来”这两个字上。

    她莫名很喜欢这个词,像是家一样的地方。

    【钱钱爱千千:对啊,所以我下周就回来~】

    【q:到时候去接你?】

    【钱钱爱千千:好呀。】

    千栀发完这句,转而去问裴樱,“小裴,你上次说的那个很好玩的地方在哪儿来着?”

    那个地方裴樱才过去没多久,靠近鄞城边沿往外的地方,着实算不上太远。

    听她的反馈和发过的一些照片,风景相当不错,还有新开发的娱乐小项目。

    裴樱闻言应了声,“怎么了,你想去?”

    “对,我请别人一起去。”

    千栀想着请宋祁深出去玩两天好了,左右没事干,新证又拿上手,总得有点儿新花样,也有点新婚的样子。

    不然她回南苑就是日常犯困,循环颠倒,总是犯懒。

    裴樱促狭地挑挑眉,“和你当初说的那位五先生?”

    千栀点点头,她其实还没把领证的事告诉室友,不过也不是刻意不说,主要是她们也没主动提起过。

    再者,她也想等到之后寒假去挪威看望好宋老爷子,也举办好婚礼,再回来好好邀请大家吃顿饭。

    在她心中,有了婚礼,才算是明面上的最圆满。

    现阶段,裴樱只会以为是她的未婚夫亦或者是相亲对象之类的。

    不过也大差不差了,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干脆我直接把酒店也推荐给你好了。”裴樱蓦地来了这么一句,而后解释道,“这样你也不用费心太多,去那边好好玩就是了,上次攻略的路线我也还留着呢,也可以发给你。”

    千栀忙着看景点和一些在那附近游玩的场所,也就没细想裴樱话中的语气,直接点头嗯了声。

    后来千栀想,如果她提前知道了裴樱推荐的,是那样的酒店房间。

    那么她一定不会答应:  )

    ·

    千栀复又去问了宋祁深有没有空,如果他要忙工作的话,那么一切就相当于打水漂。

    她直接表明了来意,本来是想着被拒绝了也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没想到宋祁深连半分犹豫也无,直接就应了声好。

    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里,千栀跟着裴樱之前的攻略,稍微做了点计划。

    周五宋祁深来接她,两人直接准备驾车去那个目的地,但当初他应是应得好,等到真的赶到京大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不少。

    千栀坐在宿舍区侧门边的座椅上等人,这边覆着的都是四季常青的樟树,遮掩下的沥青马路,则是单行道,宋祁深从公司赶过来,沿着这条道过来,会比较方便。

    “嘀——”鸣笛的声音在空中划开寂静,千栀抬头,刚好宋祁深摇下了车窗。

    她起身三两步跑上去,还没坐稳,就听到宋祁深略带疲倦的声音响起,“我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没事啊。”千栀利落地关上车门,刚要去捞自己的安全带,宋祁深倾身俯压,连带着胸膛贴近的温热递过来,晕着好闻的松柏香,干净冽然。

    她任由他动作,抬眼觑见宋祁深眉眼之间聚敛的倦意,“其实就是晚上的小活动没了,我们可以先去酒店,明天再开始玩。”

    话音刚落,宋祁深帮她系好安全带,从她身前抬起头,也没说话,好整以暇地望了她好一会儿。

    千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她从宋祁深的眼神中,愣是硬生生地读出点“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意味来。

    “就是,我们玩的这个项目,明天去也可以,我是看你看你好像今天挺累的。”千栀起初声音还正常,辩解的途中,慢慢就小声了下去。

    她意思还真没传达错,这些个娱乐项目就是囤在一天里,也能玩够。她当初定计划,就是为了能够安利分配时间,不至于太累。

    “那要哥哥说实话吗?”宋祁深转头正视前方,利落地打方向盘。

    千栀侧过脸来,觑他线条流畅的侧脸,“什么实话?”

    “其实我今晚并不是很累。”

    车子缓缓开出去的时候,他也不咸不淡地往侧边撂了个眼神过来。

    千栀愣怔了一瞬,突然觉得宋祁深意有所指。

    ·

    因为是靠近鄞城与其他城市交界的地方,从京大开车过去,也就花了两个多小时。

    到达临庄山园的时候,天已经彻底地黑了下来。

    裴樱推荐的那家酒店地理位置还算不错,直接傍着山,打开地图导航,很快就找到了具体的方位。

    因为酒店是裴樱介绍的,还有回头客打折的业务,千栀直接加了老板的微信,付好了钱。

    登记,认证,拿房卡。

    一系列的转悠,小姑娘动作一气呵成。

    反倒是宋祁深,一直在她旁边守着,没有多说一句话。

    直到两人上了电梯,宋祁深才敛眸看过来,“我这算是傍上你了?”

    “也不算是傍吧,我爸妈给我的卡,现在也是你的卡了。”

    宋祁深闲散地伸出手,在千栀的小脸蛋儿揪了揪,“这个就不用了,到时候我的也给你。”

    “我足够花了,不需要你的。”

    两人推拒来推拒去,从上了电梯,一路延伸到走廊,再到房间门前,这个话题就没换过。

    “打住啊——我要开门了。”千栀没忍住,暗戳戳地瞪了他一眼。

    宋祁深现在放松下来,紧跟在她身后,倒还有一种乐此不疲的感觉。

    随着“咔哒”一声解了锁,千栀收回房卡,推开门,往里去。

    她摸黑开了墙壁侧面的灯座,一鼓作气全部给摁了亮。

    随着整间屋子的骤明,整个房间的全景也被人收入眼中。

    桃花心状的大床,挂满绸带的蕾丝床帘,还有随着推门而进开始微微晃动的风铃。

    更别提——

    深粉色的光线泄下来,昏暗又迷离。

    还没走进去,房内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便蔓延开来。

    直观,直白,又直接。

    千栀就算是再怎么没接触过,见到眼下的情景,也明白过来了。

    这好像就不是什么正经的!酒店房间!!

    思绪再回过来,她才终于想起身后还有个宋祁深。

    千栀试探性地半扭着脑袋,往后看去,迎面撞上宋祁深垂眼探过来的视线。

    他半倚在门框旁边,桃花眼敛着,眸中波光流转,就这么看着她,神色似笑非笑。

    千栀刚想给自己辩解,下一秒,他不疾不徐地开了口。

    语气带着点促狭——

    “原来我们栀栀,喜欢这种风格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