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是栀子花香 > 第23章 就这么喜欢
    千栀望了望眼前的饼, 无语凝噎了好一会儿。

    “我当时就随口一说的,你还真记着了啊?”之前她到底怎么想到的, 千栀不甚明晰,记不太清楚了, 但是也没有忘记就是了。

    她大抵也就说了句想吃大饼之类的,怎么听应该是比较敷衍的话, 应付应付就够了。

    没想到。

    宋祁深不仅当了真,放在了心上, 还真的做了出来。

    看着此时此刻宋祁深不置可否的表情, 千栀视线不可控地往右侧了侧, 瞅了瞅从刚开始,就一直杵在一旁的大厨。

    大厨脸庞圆润,身宽体胖, 活像个报喜的福娃。

    看千栀望了过来,他小眼微微一眯,咧开憨厚十足的微笑。

    女孩的视线又落入这一盆饼中。

    与其说是盆, 不如说是圆盘。

    这位大厨被拎过来做饼, 估计也询问了对象是谁,喜好如何。

    毕竟这个圆形的盘子底缀有卡通的图案,还怪讨喜的。

    “所以你还特地揪了一位师傅过来吗?”千栀用筷子夹了一块饼,动作顿了顿,先放到了宋祁深的碗里。

    “我做的, 估计你也不爱吃。”宋祁深语气自得, 听不出什么不自在。

    千栀手中的筷子收了回来, 抬眸定定地望向他。

    可能大概也不是她不爱吃,而是他压根不会做。

    除了上次做面,千栀就从未见过宋祁深进过厨房,在这方面,他有很大的可能是新手小白。

    不过自己想想就算了,她也没往心里去。

    千栀啃了口饼,又酥又脆,里面夹了千层,搓了葱油的带馅儿面皮,特别得香。

    “好吃吗?”宋祁深抬眼望过来,见千栀连连啃了好几口,问她。

    “嗯,你也吃。”千栀啃的途中没看他,点点头应了一句以后,内心里都在感慨这饼的味道。

    外观看起来其实和小吃街边的没什么两样,可偏偏就是格外得酥和香。

    千栀鲜少有这么认真吃饭的时候,脸都要埋进碗里了。

    宋祁深也有些意外,看她一道额外的眼神也没抛过来,他手背直接反过来,而后用指关节抵着大理石的桌面,轻轻地敲了敲,发出“笃笃”两声。

    “就这么喜欢?”

    宋祁深本意就是想有效改善一下伙食,平常吃外卖久了,他自己是习惯了。

    但在宋氏大楼工作和忙的时候,他还有李嫂时不时的照顾。

    而小姑娘还没毕业,在宋祁深看来年龄也还算小,总得要吃点她自己喜欢的。

    宋祁深在国外上学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同胞朋友,其中就有家世显赫的沈家人。

    因着这层往来的关系,宋氏近段时间直接入股了沈氏集团旗下所隶属的华安庭成大酒店。

    而这次也是刚好凑了巧,宋祁深只是开口提了提,沈氏那边的人直接让华安庭成挑了位国宴御厨过来,专门到家里来做饭。

    现在想想,这个决定并没有让人不满意的地方。

    起码千栀看起来比之前胃口好很多。

    “是挺喜欢的,这位大厨做的,比我爷爷奶奶做的,都要好吃。”千栀说着,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思绪逐渐飘远开来。

    陆家那边,外祖父母辈的,自千栀有记忆起,就不在人世了,自然不曾记得味道。

    而千父千母当初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也没怎么进过厨房。平常忙碌就算了,陆婉亭又一直追随着千闫,无暇分开身。

    因此,千栀只记得小城中,爷爷奶奶自家庭院里,槐花配着绿豆糕,锅盔大饼儿配着米酒酿蛋的幸福味道。

    大概对那时候的回忆都自动带有厚重的童年滤镜,千栀自那以后,自认为再也没遇到更好吃的了。

    却不曾想,今天这位大厨在厨房里鼓捣鼓捣出来的,还颇有一番滋味。

    不带情怀的说实话,不愧是所谓的大厨。

    千栀之前就瞥见他厨师服上的绶带颜色,以及酒店特有的标绘了,名副其实总归没错。

    “那既然这样,以后就让张厨经常过来。”宋祁深听了千栀的话,过了好半晌,才提出这么句提议来。

    千栀应声望了过去,“经常吗?”

    她之前没让李嫂过来,就是觉得多一个人相处不得劲。

    千栀有时候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如果说在同路并行中,一个人的出现她可以摆平,那么再多一个人,也仅仅是多那么一位人,她都会手忙脚乱,而这些和同龄的大学室友,完全是两个概念。

    如何平衡,都是需要花费心思和精力去钻研的,而她大多数的时候话很少,嘴拙,又爱脑补。

    千栀做不到两面都保持稳定,干脆在一开始就不给这个前提。

    张大厨迎上她犹豫不决的视线,笑得一脸开朗,“这个太太尽管放心,宋总这边工资福利还是结够的,我也不吃亏。”

    “我平日里做完饭就走,也不会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张大厨看千栀还在沉默,径自笑了笑,又补了这么一句。

    听到他最后的那句话,千栀手中的筷子差点没滑下去,“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沉默的档口,是在想,既然实在是要做饭,可以周末间隔着过来,不必经常赶到南苑这边。

    然而她当即反驳了回去,人张大厨并没有往心里去,仍然固执己见,“厨房里还煨的有汤,我先去忙了,你们随意慢用。”

    说着,他就复又钻进了厨房里。

    千栀看着张大厨的身影没入移门内,抬眸看了眼从一开始就好整以暇地坐在对面,连句话也不帮她讲的宋祁深。

    而后,恶狠狠地瞪了他眼。

    这带气十足的一瞥,竟是让宋祁深心情好了不止一倍。

    像是蹿过了电一般,酥中点麻。

    他好像格外喜欢看千栀这般的小模样。

    脾性渐长,也证明了某些东西在日益中渐渐地生根发芽,有所转变。

    —

    在南苑消磨了整整一段周末的时光,也同时探索了一些烙馅饼儿的方式,千栀再次返校的时候,还有点儿蔫。

    周日那天她再怎么赖床好像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宋祁深终于尽数展现了领证以来他未曾展示过的——上位者独有的压迫气势。

    半分不肯退让,特别强硬。

    这样以来还不够,更是直接把她从被褥上拎了起来,让她跟着他,绕着整条傍着半山的沿海公路晨跑。

    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千栀几乎都想打算找个借口不回南苑了。

    但是蔫总归是一时的,她回学校没多久,就从班长林峋那里拿到了进入全国设计大赛复赛的名单。

    虽然心里冥冥觉得复赛才是最后的角逐,但是再次得知初赛通过以后,千栀难免高兴了会儿。

    复赛不仅拼实力,还要拼灵感和恰到好处的运气,千栀想着想着,觉得自己只要把平常里上的课认真听讲以后,再过一遍,理论上的通关,应该就是差不多了。

    具体到实践,还是得靠以往有的经验和临场发挥。

    千栀回去学校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宋祁深也得返回宋氏。

    现在而言,两人独处时候的模式,还有点儿像周末情侣的味道。

    一周聚一次,每次再隔开新的一周。

    —

    其实这周的时候,宋祁深算是挽留了一下千栀,没让她周末晚上就回学校。

    只是提议着让她周一早上再走。

    左右千栀周末晚没课,周一的课也不算太早,她在宋祁深的建议之下,想了想,也就真的点头答应了。

    不过答应之余,千栀提出周一早要点出发。

    宋祁深送完她回京大以后,其实还很早。

    但他又回了趟南苑去拿文件,这样一来,宋祁深再出发去宋氏的时候,跟平时比起来,还是有点晚了。

    专属电梯直达宋氏大楼的顶层以后,夏助理早已恭候多时,直接迎了上来。

    他刚想汇报有关接下来会议召开的通知,抬眸看了眼自家老板,登时愣在原地。

    瞳仁也随之剧烈地晃了晃。

    宋祁深毫无察觉,一派云淡风轻,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

    不过夏助理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当即稳了稳心神,一边跟着宋祁深走,一边尽职地开始汇报,“上午董事会要召开会议,有关城南基建那块地的购入还有待商榷。中午小林总和小周总预约了时间,说是要您请吃饭。下午有财经周报的记者过来做采访,大概率会直接上整个版面的头条。”

    夏助理这样一口气下来完全都不带喘的。顿了顿,他继续说道,“那么,中午和下午的要推掉吗?”

    宋祁深直接推开办公室的大门,边走边脱大衣,“不用。”

    他的大衣外套在此时此刻褪去之后,里面的衬衫相比较之前的半遮半掩,就更加完全地显现出来了。

    夏助理礼貌地觑了那么一眼,自觉地移开了眼神。

    宋祁深见夏助理略有不自在的模样,蓦地想起之前千栀有关跑车的误会。

    “夏助理,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粉色新欢这种事?”

    夏助理听此,一张冰山脸难得透露出了点后悔。

    “当时太太不知道怎么的,在地下车库里就注意到了那辆车。我觉得既然是惊喜,就不能过早透露,话题稍微往偏处一带,太太单纯,可能是误会了吧。”

    “不过还是拉车的人办事不力,直接将车罩都取下来了,这里也确实是我的错。”夏助理分析得格外清晰,认错也快。

    宋祁深往后懒散地靠在办公桌的边沿上,两条大长腿随意地搁着,闻言轻嗤了声,却没有责怪夏助理的意思。

    “惊喜?对于我来说,惊吓还差不多。也不知道你脑子怎么抽的,我开粉色的超跑?”

    识时务者为俊杰,夏助理在这种时刻,识趣地没接话。

    从宋总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对于粉色的不屑与排斥。

    这个夏助理比较能理解,粉色之于大多数而言,男生,就只是一个比较受女生喜爱的颜色而已,此外再无其他。

    可是

    要说是不屑和排斥,奇怪的点又来了。

    宋总他今天穿的那件——

    粉、色、衬、衫。

    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夏助理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之前的弯弯绕绕来。

    但是出于一位高级特助的职业本能,他并没有要深入干涉到宋祁深私事的意思。

    宋祁深稍稍在办公室里休整了一番,直接就出发去了会议室。

    宋氏才交接不久,董事会成员仍未大换血,多半是一些年纪较长的中老年人。

    里面偏向于宋祁深这一派的,其实并不多。但根据以往仅有的那几次攀谈,他们对于宋氏之前这个在国外常待的太子爷,印象还算不错。

    做事严谨,舒张有度,颇有主导者的大家风范。

    然而等到今天会议室被推开以后,这些董事会成员不约而同地撂过去那么一眼,就纷纷地愣在了当地。

    以往那位只穿黑白灰,衬衫被熨贴得无比挺括,没有一丝皱痕的出众青年。

    今天竟然穿了件,闪亮的粉色衬衫:  )——

    作者有话要说:

    宋花蝴蝶——上线!别翩翩起舞,飞太远啊!(尔康手

    今天25字照例有红包儿,啊不管不准忘了秃头,没有评论的宠爱那秃头也就没有生发的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