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是栀子花香 > 章节目录 第76章 Gardenia
    因为心里揣着这件事儿, 千栀这个周末都没怎么休息好。

    她还挺怕那名女生在哪个小角落里无端造谣,无事生非。

    毕竟那人都能在酒宴上嚣张得格外明目张胆, 谁能保证她不会在千栀看不见的地方继续传播谣言呢。

    千栀思来想去,也觉得自己和那位女生无冤无仇,近一年来都没什么交集,那为什么她的语气就能那么笃定。

    甚至于,十分的理直气壮。

    仿佛自己说的,就是真的那般。

    当时那一桌上其他人虽然都是帮她的,保不齐一环传一环,最后传成了什么样。

    如果要说低调, 早知道就连酒宴都不办了。

    但事实上, 她顺着宋祁深的意思, 也想给自己盖个结婚的章。

    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局面,千栀再一次得懊恼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不过京大的论坛里倒是一派清明, 并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或许是宋祁深做了点什么, 他在那之后,给夏助理打了好几个电话。

    最起码的, 现在还没有传散开来。

    但道歉, 她是一定会要回来的。

    不管以什么手段, 千栀都会讨要回来。

    千栀心里一直在想这件事,哀叹都轮了好几波。

    这样的状态, 就连宋祁深说要给她买最新款的小猪佩奇, 都弥补不回来。

    直到星期天晚上

    唐啾啾找上了门来。

    啾啾爱吃糖怎么回事啊栀栀, 我今天好像听到了你的八卦

    千栀担心的事情, 好像发生了。

    钱钱爱千千什么八卦

    啾啾爱吃糖很奇怪,就是莫名传起来的,好像是有关于你家那位的

    钱钱爱千千嗯我清楚了,对了啾啾你有截图吗,方便的话传给我,我要取证。

    啾啾爱吃糖这就是奇怪的点,不是在网络上传开的,就是院里的人私下里说说这样。

    京大的论坛里,也不能发恶意中伤或者是径自揣测的帖子,一经证实就会被管理员删掉。

    还好有这项规矩,不然看那女生的举措,下一步估计还要闹到网上去。

    钱钱爱千千其实我觉得有点无语了,真的,我长这么大,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人

    啾啾爱吃糖对啊听声音就知道怎么可能是秃头啊嘿嘿其实我私下问过林峋,他说长得还行,我寻思着吧,男人之间还行的意思,就肯定是很优秀了。

    钱钱爱千千明天我去找一下那名女生,这两天我已经找好律师团队了,你也辛苦了

    啾啾爱吃糖辛苦什么啊,这事说来也荒唐,怎么谣言突然就传成这样你心情还好吗

    钱钱爱千千还行吧,早知道我就不过明天我就回学校啦。

    聊完以后,千栀打开了自己平日里不怎么用的京大论坛,发现有几个小帖子在谈论这件事儿了,管理员估计还没来得及删。

    她想了想,动作利落地截了图,直接发给了夏助理。

    顺便戳进发帖人的主楼里,将用户名也悉数记载了下来。

    其实千栀的心思也很好猜,就是说谁都不能说她的孔雀。

    这踩到底线,又直击命门的事情,让千栀未曾崛起的小宇宙都爆发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宋祁深洗漱完,看她还在想那件事,径自压了过来。

    偌大的被褥之间,他牢牢占据着怀里的小姑娘。

    啜了口她的耳垂以后,薄唇还未离开,一直在她的后颈间徘徊,气息像是在烈日的沙砾中滚着一般碾过,很热。

    “还在想这件事”

    “嗯”千栀被他蓦然的靠近弄得酥了一片,小小地嘤了声。

    这个周末,宋祁深特意全程陪着她。

    “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你还要不高兴到什么时候”

    “那不是现在还没解决嘛。”

    千栀听宋祁深这样说,径自反驳道。

    她的打算是回校就去找洛菲,顺便在院系的群里澄清,反正两人之前结婚证她有拍照片,她要在洛菲道歉完以后,直接公开。

    “之后你就会很高兴了。”宋祁深双手撑在她两侧,前身微抬,蓦地笑起来。

    千栀努了努嘴,“你可别笑话我了,我觉得我能够郁闷好久。”

    不过当时她和洛菲的对峙,事后回想起来,堪称精彩。

    千栀从小到大,还没这么样儿和人吵过架。

    她鲜少讨厌什么人,就连从小就不对付的秦衿,她都觉得是胡闹闹的类型。

    偏偏洛菲这人,肆意的揣测,好像有点过了头。

    别的不说,怎么就能把人想得那么不堪

    千栀心中又怜爱了一番被迫秃头的某只孔雀,突然觉得他有点小可怜。

    这次是因为她考虑不周,才让他摊上了这么个称号。

    思及此,千栀小手扒拉着上去,绕到宋祁深的后颈,而后带了点儿劲儿,将人用力地往下摁。

    宋祁深一时不察,被千栀偷袭成功,也就顺势按着小姑娘的力道低下头来。

    千栀这样以后,改为双手捧着他的脸。

    她痴痴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而后“啵”的一下亲了上去。

    不轻不响的一声,转瞬即逝。

    宋祁深到底心性是个比较稳的,情绪稍恍惚了瞬,很快反客为主,掌握了主动权。

    “偷亲我”他挑挑眉,手下的动作也紧跟着附了上去,轻轻地捻着。

    千栀小脸儿“唰”地红了,偏偏又软津津的,招人怜爱。

    “我这不是偷亲啊亲自己家老公怎么能算偷呢。”

    女孩小声地辩解,估计也是越说越有道理,到了后来,格外有了底气似的。

    她做出来之前都不曾做过的事儿,直接在此摁着宋祁深的脸,接连亲了好几口。

    宋祁深面上贴着她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还夹杂着沾染上的润润的感觉。

    他拧了拧她的小脸儿,声音低沉的能滴水,黑眸像是寂静的夜,“喊谁老公再喊一遍。”

    千栀被他这样如同虎豹一样的眼神盯着,像是被钉子钉住一般,浑身动弹不得,热得几乎能化了。

    他看起来风光霁月,但此时此刻被尽数撩起的狂放,是那么的直接。对于床间事的热忱,宋祁深从来都没掩饰过。

    初夏的南苑,风声细碎,带着这个季节独有的生机盎然。而两人衣衫单薄,相依相近,如同细火慢炖,煨着的瓦罐,渐渐地烫了起来。

    “我想睡觉了。”千栀开始转移话题。

    其实那天酒宴上,和洛菲对峙的时候,她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就是“我老公”。

    但现在这个时候,独处的小夫妻

    千栀有点儿羞。

    宋祁深没给她继续沉思的机会,径自撩起她睡裙的下摆,“想也没用,你总得再多喊几次。”

    烙完了馅饼儿以后,千栀觉得嗓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干涸如沙漠,磨着沙砾一般的涩。

    刚刚被逼迫着唤了无数声的“老公”,导致她现在看到这两个词,都有点生理性记忆了。

    “记得订个闹钟啊,我明天还要回学校呢。”

    “嗯,我喊你就是了。”

    千栀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捞过来,想看看时间。

    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宋祁深听似带着笑,实则暗含威胁的语气在背后幽幽地响起。

    “还玩手机现在开始好好睡觉。”

    哦。

    可是刚刚不让她睡,还说着想睡觉也没用的人是谁

    千栀暗自嘀咕,“看个时间而已很快的。”

    话说是这么说,当她看完以后,又习惯性地刷了刷微博。

    至于论坛,她已经截图了,明天就去解决,现在则是干脆就眼不见为净。

    宋祁深一直在她身后等着,千栀莫名不敢造次。

    当她刚想关掉手机屏幕,准备好好入睡的时候,手抖着没拿稳,手机从手心中掉落,直接砸中她的脸。

    猝不及防,痛意瞬间炸开来。

    千栀小脸儿皱成一团,吃痛的声音隐隐憋过来,“唔”

    宋祁深停顿几秒,很快凑上来,先把手机移开,而后用指尖去探她的脸。

    与预想中不同的是,宋祁深没有来揉,就只是拧了拧。

    但即便是轻微的拧,也足够让刚才那股痛意蔓延开来。

    “让你还玩。”

    语气也没带关心的成分在,千栀想了想,觉得他就是纯粹地在使坏,想着要看好戏。

    千栀面颊隐隐作痛,伸手打掉他拧着的手,“我就看个时间哪儿玩了”

    宋祁深也没戳穿她,“好了,真得睡了,之前不是那么贪睡,为什么现在每天这么精神”

    “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因为,现在每天睁眼,都能看见他吧。

    宋祁深捞过千栀的手机,刚想着放置床头的凹槽里,手指不经意划过千栀的屏幕,虽然不能够解锁,但是屏幕骤然亮了亮。

    他不经意地一瞥,视线随之顿了顿。

    屏幕上面是一位很陌生的男人,灯光聚敛之下,桃花眼熠熠生辉。

    啧,看起来就长得挺花的。

    千栀已经好好地窝在他怀里,准备抱着他的劲腰去睡了。

    别的不说,宋祁深那块地方摸起来,还还挺舒服的。

    千栀嘴角偷偷地翘起来,而后又觉得莫名羞赧。

    她之前明明完全不是这样的。

    跟他待得久了以后,好像人也变得稍稍色了点。

    千栀没等来宋祁深关灯,却等来了他淡淡的声音,“你手机屏保上的男人是谁”

    这居高临上,暗地隐藏翻涌着的滔天不爽,让宋祁深这句话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什么男人是谁。

    宋祁深就差没说狗男人是谁了。

    千栀回想了一下屏保,“怎么啦”

    她抬眸,只来得及瞥见宋祁深微抿着的唇线,笔直成一条线,下颌线崩得紧紧的。

    他没再说话,也正好给了她思考的契机。

    千栀的屏保其实一直没换人,换的都是那人各种各样的造型和发色。

    她初入大学的时候,也曾迷恋过偶像男团,但也没有到疯狂的程度,就是单纯喜欢那张脸。

    国内顶级流量男团的组合成员宁薛初,刚好就是千栀喜欢的那类颜值,妖孽型。

    现在她虽然不会再去看演唱会之类的,但却还记得刷刷爱豆的生图,做成聊天背景什么的。

    宋祁深这样问了,千栀缓缓解释,“一个爱豆明星,怎么了他姑且算是我偶像吧。”

    “你偶像你偶像难道不是小猪佩奇。”宋祁深用了肯定句。

    千栀没忍住,拧了他一下,“你才偶像是猪呢。”

    “换掉。”他淡淡道。

    “为什么啊我不要。”女孩小声反抗。

    “你那么喜欢小猪佩奇,都没做成屏保,这玩意儿成天出现在你的屏幕上”

    所谓的那个“男人”在宋祁深这儿又变成了“这玩意儿”。

    “长得好看啊。”千栀呆愣愣来了这么一句。

    宋祁深也没继续深究,只是动静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做了什么。

    随后千栀看到,他将自己的手机捞了过来,继而修长的指尖在上面点了点。

    紧接着,是音频播放的声音。

    细微绵长。

    听起来,像是打起了鼾。

    千栀不明所以,抬眸望着他。

    宋祁深嘴角微勾,慢慢逼近,“呆宝再听听看呢,这声音是不是很熟悉”

    千栀又听了会儿,突然明白过来。

    “你你怎么会有我的这个”

    那是她的打呼声

    宋祁深刻意将声音调大,“不小心听见了,就录了下来。”

    那时候他只觉得可爱,现在觉得,还真是用到了关键处。

    千栀小脸儿慢慢胀红,但好像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只是小声呐呐道。

    “不小心听见了你也不能录下来啊。”

    宋祁深置若罔闻,复又揪起之前的话题,“你去把屏保换掉。”

    “”

    “不换也可以,到时候请你室友吃饭的时候”

    宋祁深刻意停顿。

    “”

    千栀视死如归,“换,换,换还不行吗。”

    宋祁深轻笑起来,奖赏似的在她唇上亲了口,小姑娘浑身软哒哒的,闻起来香香糯糯,还有清甜的栀子花香,他声音低了下去,“要一直这么乖。”

    “可是换什么啊”

    她小声嘀咕,宁薛初她用了有三年了,乍一换,还有点不习惯。

    “你把手机拿过来。”

    千栀乖乖地递过去,心里暗自揣测,莫不是什么小猪佩奇。

    紧接着,她听到“咔嚓”一下的拍摄声响。

    没过多久,宋祁深将手机递还回来。

    千栀蓦地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当她垂眼看向手中屏幕的时候,那股预感愈发强烈。

    屏保上显示的,赫然是宋祁深完美的睡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