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是栀子花香 > 章节目录 第89章 番外10
    宋祁深视线定在了上面, 足足有好几秒, 未曾移开。

    而他手中的屏幕, 也很快便灭了下去,灰暗一片。

    千栀还没意识到自己给宋祁深的备注已经掉了马,只觉得他神情怪异,从他手中将手机拿了过来,并问道,“怎么啦”

    宋祁深本来是侧过身来睨她的样子, 他停顿半晌, 而后不信邪地拿起自己的手机, 再次拨开了微信千栀那一栏的通讯录,紧接着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千栀手中的手机应声“嗡嗡”了两下, 随即屏幕再次亮了起来。

    他刚刚的疑惑与猜测,在此时此刻,终于落下了帷幕。

    也有了答案。

    宋祁深眯了眯眼,终于问了出来,“我还没问过你呢,你给我的微信备注是什么”

    乍一提到这个话题,千栀有点懵。

    继而听到他说什么微信备注的事儿, 她下意识反驳, “我没有”

    “我说你什么了么,你就没有”宋祁深缓缓开口, 将小姑娘的反应全部收入眼下, 而后他又说道, “这么激动的啊。”

    这次的语气中,带着点狐疑。

    “反正我没有。”千栀一副心虚的样子。

    “你没有什么”宋祁深语气很淡,就好像是随口聊起天气那般。

    千栀瞄了他一眼,觉得应该是没有被发现,只是清了清嗓子,径自说道,“我没有给你什么乱七八糟的备注,就很普通的那种。”

    “嗯。”宋祁深听完以后,状似不经意地来了这么句,“所以那个宋孔雀是给谁的备注”

    “”

    千栀沉默了。

    似是怕她没听清楚,宋祁深一字一句道,“后面还跟了个绿鸟的表情包。”

    千栀面色蓦然胀红,开始支支吾吾,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脸色,“你你看到啦”

    宋祁深抿唇,没说话,只是略略挑起眉,回应了千栀的疑问。

    两人便在这深夜里,互相望着对方。

    空气中有一瞬的凝滞。

    “你看到的那个什么孔雀什么绿鸟的是我给我一个朋友备注的。”

    宋祁深看千栀这般小局促的样子,轻嗤了声,完全不信她的满篇鬼话,“怎么,所以你那位朋友刚好也姓宋”

    他这样质疑完还不够,“我怎么不知道,你朋友里还有我不认识的,姓宋的啊。”

    千栀看了他半晌,在宋祁深进一步的攻击之下,登时觉得手中的手机是个烫手山芋,她真的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是有朋友的。”女孩小声呐呐。

    “谁”宋祁深缓缓眯着眼,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

    “宋宋小宝”千栀胡诌完以后,还抽空偷瞄了他一眼。

    宋祁深真是又气又笑,“千栀。”

    “嗯”

    宋祁深对她的语气,从来没有这样过。

    心情好的时候,他多半是喊她“乖宝”“呆宝”“栀栀”之类的,对外也是“我太太”“我夫人”。

    这样全名喊她,在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过。

    “你真以为我很好骗是吧”宋祁深危险逼近,“你怎么不干脆说是宋丹丹呢”

    他翻身而上,用手扦住女孩的下巴,“给我这样备注是什么意思”

    千栀在他另一只手的攻陷下,很快就缴械了。

    女孩径自挣扎了会儿,无果以后,还是想着为自己挽回,“就就是爱称啊”

    “谁家爱称搞动物的”宋祁深仍然是不信。

    饶是他想了半晌,也没琢磨出其中的意思来。

    千栀为何喊他孔雀为何又在孔雀后面配个绿鸟

    无论如何。

    这都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他也不急。

    这长夜漫漫,宋祁深不信套不出小姑娘的话来。

    “你不想说也行。”宋祁深嘴角勾出迷人的弧度,转瞬即逝,“明天我让夏助理帮你请假好了。”

    “欸”千栀完全没反应过来。

    “看这情况,你明天也去不成工厂了。”宋祁深说着,开始利落地解睡衣的纽扣。

    涉及到工厂方面,千栀不敢有所懈怠。

    小姑娘头一掘,什么“哥哥”“老公”都冒出来了,还说出了以往未曾说出的一些情话。

    但即便这样,宋祁深也没放过她。

    最后,女孩到底是抵抗不过宋祁深的手段和花样,千栀还是如实招了。

    得知这是一种“骚气”的象征。

    向来运筹帷幄的男人,有一瞬的迟疑了。

    被自己的小媳妇儿这样明确地说出来,感觉很神奇。

    原来在千栀的心中,她就是这样想他的

    宋祁深径自揣摩了会儿,只当她是夸赞他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今晚必须得坐实这个事实。”宋祁深揣摩完,语气幽然。

    本来以为他会放过自己的千栀,彻彻底底地傻眼了。

    最后的最后,这个被写入千栀人生十大事件之一的掉马之夜,终结于千栀的某种“委曲求全”。

    而不仅仅是微信备注被改成了亲亲老公,连带着千栀手机的聊天背景,以及朋友圈的封面图,都一一地被宋祁深逼着,给换成了他本人。

    时间缓缓地走着,但终归是在流逝着。

    鄞城撇去夏末,迎来了初秋。

    随着杏叶的泛黄,千栀携带着自己的团队,再次前往世界香水之都,进行全球调香师的会晤大赛。

    这次调香师的会晤,也有不少中国人,但多半是从小就进行有关方面学习的华裔,亦或者是已经定居国外,为国际大牌所服务的人。

    千栀算是半路出家,但实力不容小觑。

    这次的学习交流和团队比拼,她也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才来前往的。

    aer crane上市新推的四季香水,便是她们品牌的主打。

    而这次能有什么成果,不仅仅是团队自身在牵挂,国内的香水市场,也在关注着这颗冉冉上升的新星。

    这颗新星以不可思议地程度走红起来,并且有望在世界的会晤大赛上脱颖而出。

    aer crane作为国内唯一参加此次会晤大赛的香水设计室,早在比赛前,就已经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也一直被网友所密切关注着。

    毕竟,倘若能获奖,那么由专业评委会所评定的优秀团队主创人,将会获得此次大赛各大品牌招商的推广。

    这就是无上的荣誉了。

    这次前来主持的,是世界首席调香师之一的in,他算是浪漫的代表人,界内的鼻祖。

    在见到亚太地区的参选者的时候,他看着千栀,竟是罕见地赞叹了一句。

    而后在互相交流香水款式的时候,in又停留驻足了许久。

    千栀也没错过这个机会,一一地向他介绍了香水的灵感,设计的来源,以及调香过程中所做的创新。

    in起初只是赞叹她的美貌,继而被她的讲解所深深吸引。

    “gardenia,你算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非常棒的年轻人。”in笑起来,“你和你的团队,让我见识到了,来自东方的美丽和实力。”

    “这几款香水的诠释,非常有东方的味道,底蕴深厚,另外我很感兴趣的是你亲自为香水做的题记和尾记,这些看起来都很有故事。”

    千栀落落大方,“不瞒您说,这些灵感的来源,有一部分,是来自我的丈夫,这些故事,都和他有关。””你看起来如此的年轻,居然已经结婚了。”世界首席调香师in难得调侃了一句,“想必,他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男性。”

    千栀但笑不语。

    现场直播的记者没有错过这些夸赞,于是乎,在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的时候,一则新闻悄然传进了国内。

    来自东方的最美丽面孔实力与美貌兼并的调香师gardenia

    此举消息一出,网络热闹了会儿。

    众网友刷到此条以后,被深深吸引住的,是记者抓拍的配图。

    照片里,女孩身着清新的浅色连衣裙,明眸皓齿,瓷肌星眸。

    她杏眸含水,像是三月的江南,雨雾初霁。但眼神却坚定又清澈,里面迸发的,全然是自信和笃定。

    更让人难以坚信的是,这么年轻漂亮,堪比女星的脸蛋,居然是近期悄然红起来的aer crane的主创人。

    她这么年轻,这么貌美,却足够努力。

    有着专业的团队,和已经上市,好评不断的自创品牌。

    强大、优秀,以及,漂亮得不像话。

    网上一时沸腾,aer crane的官方微博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粉丝,就连千栀的个人账号,评论下也挤满了表白。

    相比于国内的热闹,现场的比拼算不上紧张,可以说是十分轻松。

    专业评委会的专业评委,会依据每个团队呈现上来的作品,进行专业的评判。

    这算是其中一部分的分值。

    而另一部分的分值,则需要千栀亲自上台,依据主办方给予的一段话,说出自己的理解,并现场调试和这段文字相符合的味道。

    今年的题目看似简单,实则十分刁难人。

    从道理上来说,依据各地区的参赛情况,主办方准备了和各自国家相匹配的文字。

    这便是众人各自所熟悉的传统习俗。

    但就是这些传统习俗,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因为有时候越熟悉,便越难以下手。

    轮到千栀,便是一段中药的文言文,取自本草纲目。

    文字不难理解,味道也可以描述,作为调香师,描述各大花草茶木的味道,是最基本的,也是考验基本功的一种方式。

    但要是现场调试出来符合文这段文字所描述出来的香气,便是难点所在。

    千栀也没慌张,她从小浸染于自家爷爷的中药房,对于这次,她决定拿出自己所熟悉的味道荷香普洱。

    荷叶的清甜与涩意,普洱的回味无穷,几相碰撞,经过香水的现场调试,幽然又绵延。

    令人心旷神怡。

    当天比赛结束之际,国内的热搜又炸了。

    为国争光的千栀,为国内调香以及香水设计,在国际上有关于此的历史上,划下了重重的一笔。

    宋祁深远跨印度洋,亲自发来了贺电。

    “恭喜了,千调香师。”

    “托您的福啦”

    “你的来源都是我,那么我也想问”宋祁深刻意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

    “嗯”千栀疑惑起来。

    “你设计比赛的那幅孔雀图,是不是也是关于我的”

    电话那头没有回复,只有女孩憋笑的声音,混在庆祝的热闹里。

    “对啊。”千栀承认地很快,“可是你好像,还把你自己,挂在了主卧里,和办公室里”

    其实不止,他还定制了孔雀花纹的床单。

    宋祁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