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她有个克妻的夫君(重生) > 53.新媳妇敬茶
    顾夭一股脑儿的爬了起来,虽然从前不知道祖母是什么模样,但是她如今却明白,在齐国公府,大概这个祖母,比那个所谓的婆母还要麻烦。

    “我有点害怕。”顾夭哆哆嗦嗦的开口,她努力回忆上辈子的新婚第二天是怎么个光景。

    那时候的杨翠花还没有那么过分,所以敬茶的时候也没有怎么为难她。

    只不过现在……

    “老太太不会为难我吧?”顾夭疑惑的开口。

    凤洹不愿一大早提起这件事情破坏好心情,把顾夭从被子里扯了出来,“你怕什么,横竖还有我在,我定然不会让那老太太为难你的。”

    顾夭这才放心下来,门外伺候的人已经等了很久,顾夭穿好衣裳等着芍药给她上妆,芍药和水莲两人对着凤洹行礼,恭恭敬敬的喊着世子,少夫人。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顾夭还是有一些恍惚的。

    可这种情绪飞快的被她自己忽略掉了,现在不是上辈子!

    她嫁的人也不是苏岩弘那个渣男!

    “我们走吧。”凤洹牵着顾夭的手,顾夭看着那双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上面,凤洹牢牢的握住。

    “不要害怕,不管怎么样,都还有我在。”凤洹的声音有着安抚的作用,顾夭冷静的点头。

    “我其实也没有害怕,我只是没有祖母,不知道祖母到底是…什么个情况。”顾夭有些心疼的看着凤洹,听他说的时候,大概就可以明白了,这个祖母其实并不怎么样。

    “不过是个老太太罢了,你对她恭敬些就好,至于能不能相处,这个就不要强求了,她大概和很多人,都是不能相处的。”凤洹说到这里颇为厌烦的皱起眉头,他说的倒也不是什么假话。

    毕竟他娘那么温和的性子,都和祖母相处不好。

    更何况是别人。

    顾夭使劲的点头,“我都听你的。”

    凤洹浅浅的笑了起来,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到了岳老太太的屋子里头,岳老太太一大早就起床了,就在等凤洹带着顾夭过来。

    她一边期待着,一边冷笑着,就想看看这所谓的丞相府嫡女到底是什么光景,“曼娘,人来了没有?”

    岳老太太问身边的国公夫人。

    那是她的侄女,闺名唤做李青曼。

    这会儿李青曼笑了起来,“娘您不要这么着急,人家年轻小夫妻,起晚了是很正常的事儿,更何况这会儿时辰还早。”

    李青曼的暗示岳老太太怎么会不懂?她颇为厌恶的皱起眉头,“不知廉耻。”

    于是,在顾夭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时候,就被这所谓的婆母,暗暗的摆了一道。

    等到顾夭和凤洹出现,看到岳老太太的时候,老太太对她的脸色就更加的差了。看的顾夭简直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老太太。

    顾夭和凤洹两个人跪在地上给岳老太太敬茶,可偏偏这个老太太看着凤洹对顾夭呵护备至的模样,更是厌恶不已。

    轻浮!

    顾夭恭恭敬敬的把茶端到岳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也没接过,只是看了顾夭两眼,怎么看,怎么讨厌。

    “祖母。”凤洹轻轻的喊了一声,岳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不情不愿的接过,然后递给顾夭一个红包,顾夭也不在意,欢天喜地的接过。

    轮到李青曼的时候,李青曼压根就没打算去为难顾夭,她在这个府里虽然是齐国公夫人,但是其中的心酸,只有李青曼自己清楚。

    于是给李青曼敬茶的时候轻轻松松的过关了,岳老太太的脸色很差,喊了凤洹和顾夭两人一起吃早饭,只不过自己是食难下咽,反观另外两个人,吃吃喝喝的,压根就没把她当成是一回事,顾夭的心情还挺好的,眉开眼笑的。

    她凭什么可以心情这般的好?

    岳老太太看到这一幕更是生气,“洹儿媳妇在家里也是这么没有规矩的吗?”

    老太太发了难,顾夭庆幸自己这会儿没有吃馒头,不然估摸着又要被噎到,顾夭心说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真不知道这老太太为何好端端的过来鸡蛋里面挑骨头。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凤洹。

    凤洹给她碟子里放了一块糕点,“祖母是关心你,让你吃饭的时候小心一些,不要噎到。”

    顾夭睁大眼睛看着颠倒黑白的凤洹,心说分明就是这个老太太在这里挑衅,但是凤洹明显打算颠倒黑白,顾夭自然也是不能拆台的,“多谢祖母的关心。”

    岳老太太这一拳就好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要多么的不舒服就有多么不舒服,偏偏顾夭还说了一句话,“父亲说,吃饭的时候要保持开朗的心情,不然很容易消化不良的。”

    声音平淡的解释,可听在岳老太太的耳朵里,就是各种不舒服,她冷冷的一笑,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洹儿媳妇这是在说老身脾气大?”

    顾夭:“……”

    原来她说的话还有这个意思?她不过是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而已,这不是怕消化不良吗。

    “祖母您误会了,我没有说您脾气大,您脾气挺好的,不大。”顾夭却是越解释越惹人误会,到了最后更是气的岳老太太早饭都不吃了,直接撂挑子走人。

    看得人面面相觑。

    顾夭无奈的看着凤洹,“我,说错什么了吗?”

    凤洹忍笑,揉了揉顾夭的手掌,“没事,我们吃我们的,你吃饱了没有?”

    顾夭摇头,索性也不去理会岳老太太,自顾自的开始吃饭,这可是苦了李青曼,她虽然心中也是不待见顾夭和凤洹的,但是如今她的两个孩子羽翼未丰,根本就抗衡不了凤洹,更何况齐国公十分的偏心……

    于是李青曼也不能现在就把人给得罪了,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她不跟去,岂不是要得罪了婆母?

    权衡再三,李青曼让凤洹和顾夭两人好好的吃饭,她去看看岳老太太。

    凤洹不甚在意,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若是每一次祖母罢筷,他也要跟着挨饿,岂不是要饿死?

    凤洹不在意的事情,顾夭更加不会在意,这老太太见面就对她没有好脸色,顾夭心里头就和明镜似的,“她就这么讨厌我?”

    “连累你了。”凤洹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然后默默的想着,“这大概就是,恨屋及乌。”

    顾夭点头,心中也是明白的,“你说的没错,果然是一个很麻烦的老太太。

    两人因为心中早已有数,所以岳老太太的离席也没有给他们两个造成很大的困扰,这两人还是欢天喜地的吃完,自顾自的离开了。

    内室里头,岳老太太靠在软榻上生闷气,李青曼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婆婆,您还在生气吗?”

    岳老太太这会儿看谁都不顺眼,直接就把气撒到了李青曼的身上,“怎么?连你也觉得老身爱生气?”

    “媳妇不是这个意思,媳妇是说,娘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小丫头惹得自己心情不好,横竖都只是一个小丫头。”李青曼伏低做小,虽然从前是侄女,但是嫁了人之后就是人儿媳妇。

    婆母是什么性子的人,她当然再清楚不过,可国公府里头,齐国公是靠不住的,他所有的心思都在玉清郡主那个死人和她生的孩子身上,哪里会看到她生的两个孩子?

    就算她对齐国公再是温柔小意,两个孩子再是聪明伶俐。

    齐国公的心里还是看不到的。

    所以李青曼才会这般的妒忌。

    “呵,一个臭丫头。”岳老太太对顾夭的定位就是这般了,在李青曼的好说歹说之下,好歹是吃了一点东西。

    只能说,女人无论是什么年龄,什么时候都是需要人哄着的。

    不管是什么人哄她。

    顾夭回到住处的时候打了几个哈欠,昨晚折腾的太晚,早上又起得太早,这会儿可怜的很,“我有些困了。”

    “那要不要休息休息?”凤洹建议道。

    “不用了。”顾夭不停的打着哈欠,“不合规矩。”

    她如今眼泪汪汪的模样,看的凤洹有些心疼,“无碍,无论符不符合规矩,祖母都是瞧你我不顺眼,何必为了这些死规矩委屈自己?”

    凤洹的声音很有安抚作用,顾夭点了点头,也不矫情,直接就往软榻上面一滚,凤洹打算去看书,却被顾夭拉住了袖子,“夫君……”

    她轻轻的喊了一声,这一声夫君直接把凤洹喊的魂儿都没了。

    “怎么了?”他停下了脚步,看着顾夭,“你那里不舒服吗?”

    “……”顾夭心说她看起来就这么柔弱吗?她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凤洹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你想听什么故事?”

    “恩,你说的都可以。”顾夭不过是不愿意凤洹独自一人去看书,前世她见到的多了,他总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书房里面,然后一待就是一整天,什么人都不见,难受的时候会对着她的画像絮絮叨叨的。

    顾夭听了许多,但是可以记住的却不多了。

    如今她和凤洹成亲,自然不愿凤洹再独自一人。

    “恩…我在西北的时候……”凤洹就如同哄一个孩子一般的哄着妻子,温柔缠绵的声音传来,顾夭原本就困倦,这会儿更是如此。

    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