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皇帝义妹不好当 > 28.第028章
    “我教你玩儿。”

    他的声音极为好听, 犹如仙乐, 呼出的热气就扫过她的耳畔, 暖暖的, 叫她忍不住红了脸。

    对面的陆芳婷见势不对, 想要逃跑,却听陆承安厉喝了一声, “站住!”

    陆芳婷立在原地浑身一抖。

    “鞭炮都没放完,你想去哪儿?”陆承安对着陆芳婷哼了一声,陆芳婷哪里还敢动, 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

    陆承安握着苏慧芸的手, 抓了几个甩炮在手上, 直接对准陆芳婷的脚下扔了过去,陆承安可是练过武的,又准又狠, 啪啪啪的声响不断地在陆芳婷的脚下炸响, 吓得陆芳婷哇哇哇地大叫。

    先前陆芳婷欺负苏慧芸, 打的就是定王爷、定王妃和陆承安都进宫不在王府的主意, 反正她借着玩儿的机会, 拿甩炮吓唬了苏慧芸, 苏慧芸还不能把她怎么样,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承安会提前回来, 正好还看到了她欺负苏慧芸的那一幕, 现在陆承安要帮苏慧芸报复回来, 她还不能动,只能生受着,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刚才陆芳婷朝苏慧芸扔了几个甩炮,陆承安就以十倍的报复扔回去,直到把陆芳婷吓得尖叫连连,哭得可怜巴巴,才同意放她走。

    “开心吗?”陆承安帮了苏慧芸的忙,伸手刮了一下苏慧芸的鼻子。

    苏慧芸看陆承安一眼,噗嗤一声笑了。

    陆承安看着她的笑脸,心下一动,拉起她的手道:“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苏慧芸问。

    “跟我来!”说着陆承安就拉起苏慧芸的手跑起来。

    陆承安带苏慧芸去了定王府里的摘星楼,所谓摘星楼就是站在楼上能够摘得到天上的星星的意思。故而摘星楼是定王府里最高的地方,足足有七层楼那么高。

    其实定王府是前朝的誉王府邸,当初誉王深受前朝皇帝的宠爱,修建这座摘星楼的时候也是花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后来前朝覆灭,誉王府保存还算完好,□□就一直没有赏人,直到定王爷出宫建府,□□才把誉王府改成定王府赏给定王爷,定王爷便在原有的王府基础上整修了一番,反正定王府人口也不是很多,也就将就住了。

    “好高啊!”

    站在摘星楼的最顶楼上,一抬手仿佛就能摸天空,放眼眺望远方,除了能把整个定王府尽收眼底,还能看到定王府外许多地方,比如往左边看过去就是禁卫森森的皇宫,能看到那边的红墙灰瓦,飞檐斗拱,灯火辉煌,气势恢宏。

    往右边看去是京城里最繁华热闹的朱雀街,像打造首饰最有名的玲珑阁、卖蜜饯等小吃最有名的果香园、吃饭必去的食为天、能把神仙都醉倒的神仙楼、观景交友谈诗作画的登文楼等等。

    然后再往旁边望去,是京城里最有名的烟花柳巷之地,怡红院、逍遥阁、万花楼、迎春院、红袖阁等。

    再往前望出去就能看到京城的城墙了,有兵士在那儿把手。

    苏慧芸站在摘星楼上,望着城墙的方向,心想着出了城门一路往西南走,骑马一路不停歇,有个几天就能回到川州了吧。

    “快看,快看!”

    身旁忽然传来陆承安的声音,他伸手拉了拉她,把她打着转了一个方向,也就是在那刹那间,无数的烟火升天而起,闪烁着五彩缤纷的亮光,美得像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地释放着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也照亮了陆承安和苏慧芸的眼睛。

    “好美。”苏慧芸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感叹,真的太美了,比刚才在院子里放的烟火美了不知道多少倍,灿烂了不知道多少倍。

    “喜欢吗?”陆承安转头看向她,黑色的瞳孔里映出苏慧芸欢笑的模样。

    “喜欢。”苏慧芸欢喜的大喊,她已经知道,这是陆承安特意为她准备的烟火,真的太喜欢了,太漂亮太美丽了,这是她看过的最美丽灿烂的烟火了,她黑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烟火绽放的光芒,甚至比烟火还要亮得多,美得多。

    陆承安嘴角边的笑意越来越深,低头凝视着苏慧芸的笑脸,只觉得她的笑容有一种让人满足的魔力,让他空寂多年的心都在这一刻填满了,沉甸甸的美好。

    “太好看了,好美好美,都不想让这一刻结束。”烟火足足放了两刻多钟才结束,但苏慧芸还是觉得没看够,贪心地想再放久一点儿。

    陆承安伸手摸摸她头,笑着道:“没看够,我明年多准备一些,再带你来看。”

    他这是临时准备的,能找来这些烟火已经是快把京城现有的烟火都买光了,他事先并不知道能从宫里提前出来,要不然他早先就做好了准备,也不会让她被陆芳婷诓了去,明年他会准备得充足一些,陪她过一个更好的除夕夜。

    “你怎么会先从宫里回来的?宫里的宴会结束了吗?”苏慧芸知道皇宫的宫宴又不比普通人家的宴席,时间应该比较长,可她记得定王爷和定王妃还有陆承安进宫并没有多久,这会儿就回来了,在大年夜里,提前结束宫宴,必定是有事发生。

    果然如苏慧芸猜测的那样,陆承安道:“皇帝前些日子新得了一个魏美人,十分宠爱,今日在宫宴上,魏美人突然晕倒了,经过太医诊断,魏美人是怀了身孕,已经有一月多余,只是胎像不稳,需要好生调养,皇帝紧张魏美人和她肚子里的龙种,便提前结束了宫宴,让众人先出宫了。”

    原来是这样。

    苏慧芸点点头。

    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生起了新的疑虑,在她的记忆里,上辈子皇帝好像没有什么魏美人,也没有什么新晋美人怀孕的事。这辈子却突然冒出个魏美人来,还怀上了龙种,跟她上辈子的情形很不一样,难道是她的重生也连带着其他许多事也跟着改变了?

    当然也可能不是她重生的这件小事引起的变化,她自认自己也没有搅动局势变化的能力,这很可能是其他力量的改变才改变的,毕竟她重生回来,已经发生了许多与上辈子不同的事了,既然都不是同一世了,有些改变和不可预料的事似乎也能够接受。

    只不过这样后宫局势一变化,只怕也会影响朝堂的局势跟着变化,各方势力的角逐一直十分激烈,成王败寇,通往九五之尊的位置是血腥又残酷的,这辈子陆承昊还能不能像上辈子一样当皇帝都很难说了。

    说实在的,苏慧芸竟非常强烈的希望,陆承昊这辈子最好不要再当什么皇帝了,他就当一个闲散王爷,每天抱她的各色美人,过好他的逍遥日子,不要再来招惹她了,她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

    只不过苏慧芸却也是知道的,陆承昊是个极有野心的人,而且他办事能力确实也在几个皇子中是数一数二,这样的人又哪里会因为局势的变化就轻言放弃?就算他突然大彻大悟愿意放开一切,他背后的各种势力也不可能让他就这么撒手不管的,哪怕是推着他往前,他都必须要往前,不成功便成仁,他的人生是从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的。

    可悲,可叹!

    苏慧芸轻轻地摇了摇头。

    “摇头做什么?”她的这个小动作却也没有逃过陆承安的眼睛,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猜测她都想到了些什么。

    苏慧芸笑了笑,半真半假的道:“魏美人有了身孕,皇帝一定很高兴吧,宫里肯定很热闹。”

    “是啊,宫里非常热闹。”陆承安当时就在宫宴上,亲眼看到魏美人晕倒,皇帝急诏太医前来诊脉,当太医宣布魏美人怀孕之后,皇帝是有多欢喜,旁边诸位妃嫔的脸色就有多精彩,以及几个皇子、王爷的表情,真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简直如同大戏演到高、潮处,热闹非凡啊。

    “你说魏美人这胎怀的是公主还是皇子?”苏慧芸好奇的问。公主和皇子差别是很大的,代表的意义也不同,将会引发的变化也不同。

    陆承安看了她一眼,拉她到旁边的榻上坐下,又给她倒了一杯热茶,才淡淡地道:“让我说,魏美人肯定怀的是一个皇子。”

    “皇子?还肯定?”苏慧芸惊了,难道他还能有预知能力不成?现在魏美人才怀孕,他就断言是皇子,哪怕是宫里最厉害的妇科圣手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吧。

    “万一魏美人怀的是公主,等十个月之后生下来的也是公主呢?”苏慧芸偏头看着他道。

    陆承安笑了笑,“那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看看魏美人到底怀的是儿子还是公主?”

    苏慧芸心算了一下,这个打赌的胜算是100和0,要么赢了,要么就输了,她当然是希望自己能赢的。

    “好啊,打赌就打赌,你想赌什么?”苏慧芸抬起下巴望向陆承安。

    陆承安的琉璃一样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缓缓地弯腰凑到苏慧芸的面前,弯起手指在她嫩白光滑的脸颊上勾了一下,薄唇往上慢慢翘起,呼出的热气拂过她的眉眼,“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