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青白色玫瑰红 > 67.第67章
    许母头皮发麻, 眯着眼睛, “高公子说的是什么话, 再怎么说, 许暖白也是我的女儿, 若是她有什么闪失,于我又有什么好处?”

    她一顿, 然后快速转移话题,“明天下午你一个人到指定地点来,带上离婚协议书, 还有……”

    高衍城没有等许暖白母亲说完话, 直接应允下来。

    “好, 明天下午。”

    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许暖白的母亲看着自己被挂断的手机,哂笑一声, 盯着许暖白脸面上的巴掌印, “高衍城, 对你竟然是真心的。。”

    许暖白闭上眼睛, “怕是你想得太多, 高衍城对于我, 从来都不是爱情。”

    “不论你信或者不信。”

    许暖白的母亲淡笑不语。

    几分钟之后,周栩栩从仓库的门外走进来,手中还夹着一样东西, 看起来心情极好。

    许暖白的母亲见到周栩栩, 笑着说道, “高衍城同意离婚了,拿到东西,你想怎么做,还不是你的事情。”

    周栩栩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异样。

    她在昏暗的灯光中咬住了下唇,“是么,衍城答应了?”

    说着,复杂的眸光转向许暖白,忽而蹲下身去,抬起来了许暖白的下颌。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

    “衍城对你,竟然不惜到这种地步,明明知道明天是一个火坑,还是心甘情愿的往里面。”

    “倒是弄的我像是一个恶毒女配,拆散了你们这对有情人。”

    周栩栩笑着说着,“可惜啊可惜,你们再宿命鸳鸯,也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了。”

    这样说着,她将手中的一张纸放在了许暖白的面前。

    许暖白淡扫一眼,“这是什么?”

    “放弃继承协议。”

    周栩栩的眉眼中带着些笑意,人缓慢往下,贴着许暖白的脸,她的发丝,阴测测的说着,“许暖白,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我大姑父的女儿”

    “可那又能够怎么样,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你主动签下这个放弃放弃财产协议,这样的话,还能少吃一点苦头。”

    “我要是不肯呢?”

    “那就别逼我们对你用狠。”

    闹了半天,还是对于周家的那点家底念念不忘。

    许暖白算是明白了。

    她的眼眶中含着隐隐约约的笑意,像是桃花开在了眼角,带着一丝丝的暖意。

    慢吞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

    “周栩栩,我没有想到,你的眼皮子,浅薄至此。”

    这样说着,看着放在眼前的财产协议,冷冷的笑了一声,“放开我,我签。”

    周栩栩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

    “你……”

    “我说,我签,签就是了。”

    不就是一个财产协议,在许暖白的眼里,周家的任何东西,都不是她想要的,对此,她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许暖白嘲弄的盯着周栩栩,然后在对方半信半疑的朝着她的方向甩过来一根笔的时候,她非常坚定的拿了过来,然后财产协议上面落款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要不要再按上一个手印?”

    周栩栩的脸色又阴沉了起来。

    好像今天被绑架的人从来不是许暖白,而是她一般,自己也跟许暖白刷的团团转。

    这样不对。

    周栩栩检查了一下许暖白的签名,然后想也不想的,将签名纸拿给站在一边的下属。

    “你还算是识相。”

    毕竟她的目的很简单,她想要让许暖白不好过,签订周家的财产协议是一方面,让许暖白坦白罪行是一方面,要是能够在高衍城的面前,上演一场强、奸戏码的话……

    周栩栩的眸光转向了靠在一边,因为流血不止而面色苍白的青年身上,神色中隐隐约约的流露出鄙夷的神色来。

    周栩栩冷着声音,“看好他们。”

    许暖白的母亲跟在周栩栩的身后两步,“周小姐……那个青年……”

    “哦,他们啊……”听见了许暖白母亲跟在身后的脚步声,周栩栩停了停脚步,然后说道,“今天算许暖白好运,那小子还真是一个傻小子,不过明天,一定要抢在高衍城到来之前给那小子下药。”

    “明天,可是有一场大戏要看。”

    周栩栩只是随随便便的想一想,眼眸都亮了。

    仓库里面,终于只剩下许暖白和青年两个人。

    许暖白人由于刚刚松绑过,再次被绑起来时,留了个心眼,让她自己没有被绑的这么紧。

    她小心翼翼的朝着青年的房间挪动。

    “许……许小姐……”

    许暖白立刻做了一个噤声的表情,然后压低声音,对着青年开口,“先别说话,听我说完。”

    “一会儿我会帮你解绑。”

    “我算了算,差不多看守咱们的有三波人,平均每两个小时换一趟班,换班的时长大概10分钟。”

    “如果我没猜错,这里是位于小镇旁边‘无名山’山顶废弃仓库。”

    许暖白艰难的伸着手指,缓慢的将手中的一样东西放在了青年的手中。

    拿到那样东西的一瞬间,青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这个是钥匙?”

    “你是从什么地方……”

    许暖白稍稍的敛了敛眉眼。

    那串钥匙就挂在周栩栩的裤兜外沿之处,刚刚签订协议的时候,她故意让周栩栩过来确认签名,就是为了方便将钥匙拿走。

    “先别管这么多。”许暖白小声说着,“不论如何,今天晚上我肯定是跑不掉了,但是你还可以。”

    “等他们换班的时候,我提醒你,你直接开门往外跑,先别直接回家,而是跑到山头旁边的一出小山洞里面。”

    青年的神情中带着一丝丝的着急,“那……那你要怎么办?”

    “放心。”

    许暖白哪怕心中极为不确定,但是为了安抚这个青年,还是露出来笃信的神情来,“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因为他们还等着让我去引出高衍城啊。”

    青年的眼眶中隐隐约约温热的液体,在旋转着,他尽力隐忍,却还是忍不住的让眼泪砸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滚烫滚烫,像是一滴从心头中迸溅出的血滴。

    他眨了眨了眼睛。

    声音都喑哑了。

    “许暖白,对不起,如果我要是再厉害一点。”

    许暖白摇了摇头,“别自责,现在我们的希望,都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要是能够今天晚上逃掉的话……”

    “我等着你带着救兵来找我。”

    青年由于了半晌,最终还是盯着许暖白,眼眸中闪过深深的东西,然后头一低,狠狠的点了下去。

    “不论如何,我都会让你平安的走出这间仓库。”

    这不是作为爱慕者的吹水,而是作为男子汉的承诺。

    许暖白微微勾唇,余光扫了一眼仓库的门口,忽而发现门口已经没有了来回走动的身影,眉头一敛,抽走了青年身上的最后一根绳子。

    “就是现在,走吧。”

    青年深深的看了许暖白一眼,然后猝然捂着自己的手腕,转身朝着仓库门口而去。

    如许暖白所说,他非常顺利的走出了仓库的门,然后独自一个人,朝着许暖白指过的路上,用最快的速度跑去。

    正在这时,忽而听见从身后传来一声叫喊声,“快追!那小子跑了!”

    青年心理惊慌,翻了好几个山头,然后躲到了一个小小的山洞里面,看着几个追他的人拿着手电筒晃来晃去,人更是妥帖的藏好。

    他这才稍稍送了一口气,见到人已经走了,这才从小山洞中钻出来,一脚深一脚浅的朝着山下走去。

    正是这时,忽而感觉到有一道有力的手臂扒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狠狠的,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唇。

    青年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发出唔咛一声,人就被拖到了某处树干旁边。

    夜晚的风又凉了几分。

    许暖白昏昏沉沉的靠在房间的柱子上面,抓了一件衣服盖在自己的身上,就当今天晚上的棉被了。

    忽而听见从门外传来一声巨大的铁门撞击上,像是一声挣扎的闷哼。

    许暖白骤然起身。

    然后被周栩栩拉住了胸前的衣服。

    她惊讶的抬头,正好对上了周栩栩恼火的面容。

    人晃晃悠悠的踉跄了一步,这才站定在原地,护着自己的肚子,后退了一步,直到完全拉开跟周栩栩的距离。

    “贱人!”她听见周栩栩从唇角中挤出这样一句话,然后气急败坏的盯着许暖白,神色中带着一丝丝的狼狈与通红。

    看起来,倒像是没有怎么休息好。

    对于这一声指控,许暖白并不恼火,只是优哉游哉的伸了一个懒腰,虽然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孩子,不能够伸的过于强烈,只好小心翼翼的抬了抬自己的手掌,放在了脑袋之后。

    打了一个呵欠,许暖白定睛看向周栩栩。

    “哦?大晚上的,周小姐还有什么事情么?虽然我只是一个人质,可总有人质的权利吧。”

    周栩栩阴沉的盯着许暖白,然后颤抖着伸出自己的手臂,指向许暖白身边空了的地方。

    “他呢?”

    许暖白装傻,“谁?”

    “今天跟你一起被绑来的青年!”周栩栩气的脸色煞白,“许暖白,是我低估了你,我没有想到,你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够将人放出去。”

    “什么时候,偷走我的钥匙的?”

    周栩栩咬牙切齿的盯着许暖白。

    “你、还、真是……不得不防备。”

    “现在他人呢?他没有回家,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果不其然,周栩栩早已经派人去青年家里附近去盯梢了。

    她心中了然,但是却不说实话,故作惊讶,“咦?他没有回家么?”

    “我连他什么时候跑出去,怎么跑出去的,都不知道。”

    “不过他要是没有回家的话,”许暖白做出深思的样子来,“那就很有可能还没有来得及下山吧。”

    她的眼中藏着一丝丝的狡黠,“反正这块山头也就只有这么大一点点的地方,你们要是真的想要知道的话,搜搜看不就清楚了么?”

    “把整座山都搜的干干净净,还能够找到他的所在地么?”

    周栩栩又是气的扬起手掌,想要狠狠的给这张漂亮脸蛋一个巴掌。

    手上高高的举过的头顶,还没有来得及动,忽而听见从外面传来一个凌乱的脚步声,像是着急了一般,急匆匆的跑过来。

    “周,周小姐,外面上来了一堆人……”

    他忌讳的看了一眼周栩栩,“我们的人都已经被制服了,他们手里有枪,现在,这个地方,只剩下……只剩下咱们几个人了……”

    周栩栩眼前顿时昏黑。

    转向许暖白时,脸色阴鸷,“所以,是你把那个青年送去通风报信了?”

    他们约定好了让高衍城明天下午过来,但是却不是这个仓库,而是临时搭建的另外一处。

    那里是一个陷阱。

    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高衍城就带着人找到了这边。

    “怎么办,他们说,在山脚下面听到了警车的声音!”

    很快,他们就听见了从门外传来的强烈的敲门声。

    像是有人轮着大锤,一次又一次的砸向仓库的门。

    “周……周小姐……”这些绑匪们,多半半路出来混,从来都是拿钱做事,却不想真的站在警方对立面,一个个慌乱了阵脚,询问周栩栩。

    “周……周小姐,怎么办?那位先生……”

    周栩栩的眸光阴沉着,戾气顺着眼眶中流露出来,洒在还算是漂亮的脸蛋上,她微微抬了抬自己的下颌,然后盯着许暖白。

    “慌什么?”

    “可……可是……”

    不光光是跟着周栩栩的几个人,甚至连许暖白的母亲也在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在大厅中走来走去,捏着自己的太阳穴。

    许暖白依旧很冷静。

    冷静的看着他们这群人自乱阵脚。

    “许暖白,果然还是不能轻看你。”周栩栩盯着许暖白的脸,“你早就知道了,高衍城会提前找到这里来,对不对?”

    许暖白面无表情的错过周栩栩的对视,沉着声音,缓慢的开口,“算是,猜到了。”

    高衍城究竟是怎么样找到她这里来的,他在的这段时间内,许暖白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想来想去,只能够想到打给杜郁崇的那个没有怎么说话的电话。

    如果一个电话能够让高衍城找到这个小镇,那么也足以让高衍城找到这个仓库。

    若是再有一个人出门报信引路的话。

    许暖白只是在赌,她赌赢了。

    “你真的以为你赢了么?”

    在仓库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的一瞬间,周栩栩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寒光,然后拉过许暖白的衣服,将人钳制在自己的手臂中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中多了一把尖刃,那东西对准了许暖白的脖颈,只消稍稍用力,就有血迹顺着许暖白的脖颈留下来。

    原本白皙的脖颈之间,瞬间血流成注。

    周栩栩红着眼睛,用刀刃比着许暖白的脖颈,对着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大吼,“别过来!”

    紧着放轻声音。

    高大的身影缓慢的朝着两个人的方向走过去,每走一步,都在调动周栩栩即将冲到临界点的情绪。

    她盯着高衍城的身影,轻轻的笑着,“衍城,我没有想到,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就赢了。”

    “想要你这个小妻子么?”

    周栩栩狰狞的笑,脸上褪去了烟尘粉末,此刻的她,比任何时候的周栩栩都像是寻常人。

    疯狂的寻常人。

    许暖白一声不吭。

    利刃割进了她的脖颈里,凉意顺着伤口蔓延到全身各处,鼻翼之间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一瞬间,她想到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她的手指缓慢的往下,抚蹭上自己的肚子,那里的孩子已经成了形,如果没有这几天的事情,他或许能够呱呱落地,长大成人。

    她的视线转向高衍城。

    那个走在最开头的男人。

    可惜高衍城并没有看他,而是同样沉着神色,他的头发在额前蜷缩着,一根有一根,上面似乎还沾染些许水汽。

    “你放开她。”

    “放开她?让我放开她,谁来放开我?”

    “你来么?高衍城!”

    周栩栩的声音,变成了根根利刃,在这小小的空间中徘徊着,响彻每个人的鼓膜。

    “让我放开她,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周栩栩心一狠,然后使了一个眼色,半是笑着,半是哭,“我知道你喜欢她。”

    “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件事情,但是我可以逼你做出选择。”

    高衍城沉着眸子,声音冷静极了,“周栩栩,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你是一个明星,站在聚光灯之下的人。”

    周栩栩不听。

    “明星又怎么样,我想要的人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得不到。这样的噱头,我宁可没有。”

    “别废话了,现在来做一个选择。”

    周栩栩的眸光中闪过疯狂,盯着许暖白的肚子,然后用刀刃贴着她的肚子对着高衍城说道。

    “许暖白,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如果只能够留一个的话,你选择留下哪个?”

    许暖白顿时皱起来了自己的眉头,看向高衍城。

    这样的选择,高衍城曾经做下过一次,在生下周周的时候。

    “何必问他呢?”

    在现场的沉默中,许暖白冷笑一声,“你想要我的性命,和我孩子的性命,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愿意不愿意为了我肚子的孩子,贡献我的生命呢?”

    周栩栩的眸光疯狂又残忍,她手中的刀刃又超着许暖白的脖颈处深了一些。

    因为吃疼,许暖白的脸色苍白。

    “没有跟你说话,你闭嘴!”

    说着,继续看向高衍城,“选啊,高衍城,她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你要哪个?”

    高衍城沉着眸光,紧俏的盯着周栩栩。

    “我想要知道,你如何分开他们两个人?”

    周栩栩笑着,“这件事情,你大可以放心,我早已经想好了。”

    “如果你选择许暖白,那我现在将刀刃插进她的肚子里,保证她的性命无忧。”

    “如果你选择孩子,那就干脆,先将她的孩子取出来,再杀了她。”

    许暖白的母亲站在一边,隐隐发抖。

    她没有想到,高衍城的到来,成为了引发周栩栩疯狂的最后一根□□。

    “高衍城,你选啊,许暖白,还是孩子?”

    许暖白微微的眯着眼睛,抬着眼皮,扫高衍城

    高衍城会选择孩子。

    她知道。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高衍城会有的选择。

    在高衍城沉着声音的一瞬间,许暖白忽而一把握住了周栩栩的手腕,狠狠的用脚跟踩在了周栩栩的脚面上。

    趁着周栩栩呼疼的一瞬间,打上了周栩栩的手腕,逼迫周栩栩的刀刃远离她的脖颈。

    那一瞬间,许暖白从周栩栩的钳制中挣脱了出来,然后踉跄着朝着高衍城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