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青梅吃不厌 > 60.第六十口
    “嗯?”

    “我好喜欢你啊。”

    “……”

    陆慕溢的身体顿时一僵, 久久都没能动弹。

    这一刻, 石破天惊, 冰雪消融。

    全身的血液都在此刻凝住, 为下一刻的滚烫埋下伏笔。

    他以极缓极缓的速度眨了下眼睛, 怀疑着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啊……”陆慕溢怔愣了好一会儿后,才稍稍回过神来, 呆呆地看着立默,问:“喜欢……谁?”

    立默从陆慕溢的怀抱里离开,不满地撅起嘴, 把目光移到别处, 别扭道:“我家那条狗。”

    闻言, 陆慕溢骤然泻出一口气来,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嚣张地跳跃着。

    他的嘴角大幅度扬起,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笑, 少年的青春阳光跃然脸上, 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明媚笑意。

    “他也喜欢你。”他说, 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润好听, 字字如珍珠, 掉落在立默的心盘。

    立默恍惚地眨了眨眼。

    这是种什么感觉呢?

    是寂静时春天的鸟语花香, 是口干时夏天的冰镇西瓜,是燥热时秋天的清凉微风,是寒冷时冬天的温暖太阳。

    心底暗暗渴望着的事, 它突然变成了现实。

    立默觉得难以置信。

    她没期待着陆慕溢能作出什么回应, 甚至没期待他能听到自己带着细微的哭腔说出来的这句话。

    她只是在那一刻, 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很合适,光线很温柔,怀抱很温暖,连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刚刚好。

    然后,本能地想要说出来罢了。

    现在,她的整颗心都浸泡在这巨大的惊喜中,让她来不及思考她和陆慕溢之间,会因为这句“我喜欢你”变成什么样子。

    “谁?哪种喜欢?”良久之后,立默的理智稍微被拉回来了些,她轻声问道。

    陆慕溢缓缓挑起了眉,眼里晕着浓浓的笑意,几秒后,他微微垂下眼帘,嘴角的笑容温暖又羞涩,开口时的声音清冽极了:“你家那条帅到炸裂的狗。”

    “想让你做他……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做另一半的那种喜欢。”像是觉得说得不够好,陆慕溢又这样补充了一句。

    立默没再说话,微微别开头,视线胡乱地移动着,就是不去直视陆慕溢的眼睛。

    陆慕溢轻笑了声,伸出手抱住立默的脸蛋,将她的脸移正,逼迫她看向他,而后温柔地开口:“害什么羞?喜欢我多正常的事儿啊。”

    立默:“……”

    “让我再抱抱?”陆慕溢对着立默温柔又暧昧地眨了眨眼。

    此刻大脑反应有点儿迟钝的立默:“……”

    见立默没拒绝,陆慕溢轻轻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她。

    “刚才为什么哭?”他问。

    立默在他的怀里动了动,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位置,回答道:“没什么。”

    本来只是有点感伤而已,他一问,反倒哭了。

    说出来都觉得丢人。

    “那……为什么又和林度在一起?”陆慕溢还是没有忘掉刚才的事,话里带着浓郁的酸味。

    “你别想多了。”立默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缓缓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因为我帅。”陆慕溢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你必须喜欢我。”

    “……”立默有点无语,过了几秒才开口继续说:“是因为在我陷入黑暗境地的时候,你带着光出现。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变成和你一样优秀的人。是你拯救了我。”

    “现在,他和当时的我一样。所以,我也想和你一样,试着去鼓励他,让他看开点。”

    陆慕溢听着听着,嘴角的笑容开始凝结,他微不可察地皱起了眉头,“意思就是,你现在要去拯救别人?”

    “我哪够格,我只是说出我想说的话罢了。”立默说。

    陆慕溢有点郁闷:“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也因此喜欢上你?”

    立默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眼里笑意弥漫,嘴角扬得高高的,“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啊。”

    “……”

    陆慕溢怔了下,而后伸出舌头舔着唇缓慢地绕了一圈。

    他的内心早已躁动不安,砰砰砰地放起了烟花,却还在试图做出一副见惯不惊的平静老司机模样。

    十多秒后,他终究还是绷不住那张脸,垂下眼笑得明朗又纯粹,还不由自主地把立默直起来的头往他的怀里按。

    突然被自己喜欢多年的女孩表白,开始无所顾忌地抱着她,还被她撩得找不到魂。

    这一趟,回来得也太值了。

    不知道那一晚两人到底有没有吃火锅。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家的。

    也不知道他们在屋外腻歪了多长时间。

    只知道,彼此眼前的这个人,不一样了。

    但他们没有提做男女朋友的事。

    对于互相陪伴多年的青梅竹马,那样的一个名分似乎无足轻重。

    不管你是我的谁,我依然对你好。

    我依然对你最最最最好。

    即使是在多年后,立默也未曾后悔在这一晚突然表露了心声。

    青梅竹马总是有自己固定的相处模式,若不是凭借这一时的冲动,一句喜欢恐怕又要等待好多年。

    即使是在多年后,陆慕溢想起这一晚立默的那句“我好喜欢你啊”,心脏也还是跳得飞快。

    伴随而来的是,通常是后悔。

    悔自己不够直接,不够勇敢,还不如那晚红着眼眶的娇俏小姑娘。

    -

    几天后。

    陆慕溢和立默在房间里玩双人小游戏。

    万年不变的黄金矿工。

    两人玩得起劲,直到朱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才察觉到有人进了屋。

    陆慕溢和立默同时看了眼两人挨着坐的大腿,又对视了一眼,而后飞快地起身,站得离对方远远的。

    他俩看向门口的朱玉,笑得尴尬又勉强。

    “你们俩别玩了,赶快收拾收拾,待会儿……”朱玉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孩。

    她的视线在陆慕溢和立默的身上梭巡一圈,突然笑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是我来了,又不是小溢他爸。”

    在陆少隆面前,陆慕溢和立默都不敢太放肆,也是现在这副生怕被挑刺的样子。

    陆慕溢和立默配合朱玉笑了几下,笑容依然带着几分僵硬。

    朱玉也懒得去想这俩孩子怎么一下子这么不对劲,继续说刚才没说完的话:“你俩收拾收拾,待会儿默默妈妈就要来咱们家了。”

    陆慕溢和立默皆是一怔,两人的视线再次在空中交汇,带着些许的不确定和困惑。

    朱玉的眼神有细微的变化,古怪地看了两人几眼后,又开口道:“小溢,我手机好像出问题了,你过来帮我看看。”

    说完后她就走了,房间里只剩下陆慕溢和立默两个人。

    之前被遗忘的事,又在这一刻被想起。

    那些不太好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

    立默微卷的眼睫不停地轻颤着,面上却没什么波澜。

    陆慕溢凝神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开口道:“跟你妈妈好好聊一聊吧。”

    立默瞳孔微张,抬眸对上他温柔的目光。

    “乖,听话。”陆慕溢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低醇,让立默莫名安心了很多。

    “嗯。”

    陆慕溢去了朱玉的房间。

    朱玉正在收拾衣柜,床上稀稀散散摆着几条小清新碎花裙。

    “妈,你手机出什么问题了?”陆慕溢问。

    朱玉从衣柜里探出头来,瞧了陆慕溢一眼,而后将衣柜门缓缓关上,笑着对他说:“没什么问题。”

    “……”陆慕溢有点莫名其妙,“那你叫我来……”

    朱玉嗔怪地看他一眼,走去把门关上,再回头对上陆慕溢疑惑的目光,说话的语气沉重了点:“你姜姨都告诉我了。”

    “什么?”陆慕溢有些不解。

    “是你劝她回来的。”朱玉微微扬起唇角,目露欣慰,“我儿子真棒。”

    陆慕溢怔了一瞬,略显迟钝地眨了眨眼。

    只听朱玉又说:“你姜姨说,是你告诉她,不要因为害怕失去,就放弃那一点儿幸福的可能。她说她活了几十年,还没你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活得通透。”

    她上前几步,走到陆慕溢的面前,将手放在他的宽肩上,重重地拍了拍,“不愧是我儿子。”

    陆慕溢垂眸看着朱玉放在他肩上的手,缓缓地勾起了唇,笑容里带着点小孩子的稚气,“妈,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朱玉细长的眉微挑起,直直地对上陆慕溢的目光,语重心长道:“你知道的,你姜姨也是个可怜人,先是丧父,借着又丧夫,现在只有默默这一个女儿。妈妈希望你好好劝劝默默,让她和她妈妈一起去韩国,给你姜姨……幸福的可能。”

    “这样默默也有可能得到丢失多年的母爱吧。”

    陆慕溢总算明白了朱玉找他来房间的目的。

    他把她话里的每个字都细细体会了一遍,心里无限翻腾。

    良久之后,他郑重地点了点头,眼里带着笃定。

    “去找默默吧,给她说说。”

    “嗯。”

    陆慕溢又去了立默的房间。

    她坐在书桌旁,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笔记本,正慢慢翻阅着。

    陆慕溢轻声轻脚地走进去,偷偷瞅了眼笔记本上的内容,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略显稚嫩。

    他想起这是立默小时候常用的日记本。

    察觉到异样的气息洒在脖颈处,立默缓缓抬起头,意料之中地和陆慕溢深深对视了一眼。

    “朱姨的手机这么快就修好了?”她问。

    陆慕溢:“嗯,没什么大问题。”

    立默点点头,又转过头继续翻阅自己的日记,目光从上移到下,很是平静。

    陆慕溢在旁边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试探:“你……去韩国吗?”

    立默翻页的动作一僵,迟钝地转头看他,眼里满是疑惑,“嗯?”

    “去吧。”陆慕溢说话时有细微的哽咽,声音低不可闻:“和你妈妈一起。”

    可立默听得很清楚,她极缓极缓地眨了下眼。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只有空调运转的机器声在耳畔响着。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眸子里皆是被尽力压制着的冲动与狂热。

    半饷之后。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立默嘴唇发着抖,声音也颤抖得很明显:“是假的吗?”

    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离开。

    “真的。”陆慕溢低垂下眼帘,躲开立默灼热的视线,语气真挚:“所以才会希望你去韩国,更深入地去学你喜欢的东西,和你的妈妈待在一起。”

    然后得到这么多年来你从不敢在人前表露出期待却在内心深深渴望着的的母爱。

    立默眸色渐深,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无力感啃噬着她的灵魂。

    陆慕溢是在真心地为她做打算,她能感受到他的用心。

    她自己想去韩国吗?想。

    想待在陆慕溢身边吗?更想。

    所以放弃了前者。

    立默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道:“可是……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想和你一起放学回家,想和你一起吃零食看电视。

    想和你一起经历所有零星的细碎的快乐,然后拼凑成一段完整的美好时光。

    陆慕溢笑了下,微凉的手指按在立默的后颈上,“我们家默默,要做自由的鸟,怎么能被我给捆绑在这了呢?”

    细微的凉意从脖颈处传来,清晰至极,立默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压抑着自己的呼吸。

    她想了想,犹豫着开口道:“可是我也有自己的巢啊。”

    谁会想离开自己的巢呢。

    “去吧,把跆拳道学得更牛,然后保护我。”陆慕溢话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立默小声嘀咕道:“都离开了还怎么保护你……”

    陆慕溢脑袋一偏,抬手把立默的脑袋往外推了下,埋怨道:“笨蛋,谁让你离开了?”

    “嗯?”立默不明所以。

    “我是让你去看看,去学学。”陆慕溢语气里带上了点不满,“但是不准去看那什么欧巴,大叔小叔什么的。”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但是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你总得回到我身边的。

    我的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