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很感动, 但是她看的清楚, 中原中也断片断的很彻底, 几乎一点记忆都没有。

    所以……她转头就顺着“标记”将那三个搭讪的人处理了。

    因为能力的缘故, 凛甚至不用指尖沾染分毫血, 只要随意地下一个“去自杀”的暗示就够了。

    她对恶意的感知极其敏感,虽说因为能力被压制住了不会直接听到外人的心声到头脑爆炸, 但对于安全方面的自卫能力依旧保持着最高的水准。

    这三个人,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将她侮辱后,若是还活着就卖掉, 卖不出去就分尸丢海里, 他们甚至连哪些地方的监控有问题, 路线全部都一清二楚。

    毕竟是惯犯。

    用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凛赤着脚走到凉台上,因为被铺上了一层毛绒地毯, 所以踩上去没有分毫的凉意, 只夜风撩起了她的裙摆, 将在浴室待久了有些头晕脑胀的热气散掉。

    毛巾顺着她的发丝滑落到地面上, 她将手搭在围栏上, 垂着眼安静得不说话。

    远程操控——对于解除了两层压制的凛来说, 已经可以达到比较精细的程度了。

    她甚至可以“看到”那三人正身躯麻木,意识却清醒得异常,如同僵尸般颤抖地将刀刃刺入自己的口中, 为了让他们更加了解到过去他们所伤害的那些女孩子的绝望, 她特意精心地将他们的痛觉放大了百倍。

    但不管再怎么做, 被侮辱致死尸体被灌了水泥抛在海里的那个少女,也不会得到救赎。

    没有人会得到救赎。

    说到底,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在凛的眼中都没有丝毫隐私可言。

    随着年岁的增长,她的能力也同样以惊人的幅度增长着,若是不压制的话,一瞬间挤入她脑中的声音会让她的大脑瞬间崩溃,也就是说——她的身体会崩坏。

    而为了保持她如今依旧是一位“正常”而“普通”的“人类”这个事实,她不得不将那异常的能力压制住……连她的闺蜜(对方拒绝承认)齐木君都说她这个程度挺惨的_(:з」∠)_.

    冷风将因为使用能力产生的密密麻麻如同砂纸摩擦般的感觉同眼尾丝线般的戾气一同带走,凛抬了抬眼,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般扭过头,对面楼栋低一层的住户中原中也正在凉台吸着烟。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视线,转过头来,刚好看到穿着一身睡裙的少女冲着他挥了挥看起来细的几乎随手就可以拧断的手臂,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喊了一声:“中原先生——晚安!”

    中原中也咳嗽了几声,干巴巴地“哦”了一声。

    公平的夜风,同样吹走了他身上的烟味。

    ……

    …………

    凛一大早上…呃。

    其实还是没有很早,因为更早的中原中也先生,在她刚起床打开落地窗的时候,就已经一跃而下和速度与激情一样冲去上班了。

    咳,这真是太忙了。

    慢悠悠地走到公司的凛,还没进门就眼神懵然地被堆在门口的无数白蔷薇花束给阻止了。

    因为,太多了。

    即使看上去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搬进去了些,但现在已经过去了打卡的点,也就是说搬了好一会儿但是还有这么多。

    凛算了算,就算全拿来丢浴池里泡澡,在花败掉之前也用不完。

    ——更何况她在横滨这边的房子没有浴池。

    日本,好小啊。

    ……咳咳,现在不是算这个的时候,凛有些苦恼地看着门口堆积起来和花海似的,困惑地看向了旁边的“始作俑者”之一,太宰治。

    “嗯……就算是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盛况呢,不愧是BOSS。”太宰治语气听上去满是真诚,但是无疑让凛心情更复杂更羞耻了。

    “我自己拿几束回去,其余的拿去送给港黑吧?”凛自认为想出了一个惊艳卓绝的点子,让太宰治顿了一瞬间,用极其诡异打量的眼神看着她。

    太宰治想了想,觉得这个主意有些……绝妙,于是他笑着点头:“你认真的吗?可以啊。”

    “那就这样做吧……”

    “老板老板,你要不要先和花合张照repo一下?”

    凛:“……有必要吗?”

    “有啊——!!!”员工ABCDE…震声。

    终于在将门口的花束处理完之后,凛松了口气进入了公司,却马上发现另外一件让她心头一梗的事情。

    她的第二任梦想挚友,织田作之助先生的书,打样完成马上要发表了。

    “啊,凛啊。”织田作之助这个时候还在和旁边一个人说跳跃角度的问题,看到她用茫然且悲愤的表情看着自己,“那个……怎么了?”

    “没事织田作,她只是酸了。”太宰治风轻云淡。

    凛挥手洒热泪:“……呜,怎么这么快我的第二任梦想挚友就要离我而去了!太快了吧?我这才只做完一个游戏啊,DLC都还没出啊!”

    “找下一任吧。”

    这还没过几天,就莫名又被新一任梦想挚友抛弃了的谢尔特小姐,决定疗养一段时间,安慰自己弱小可怜的受伤心灵。

    “说起来BOSS啊,你说的那个《Assassin》的游戏,里面的比起暗杀者,更像是侠客吧?”太宰治看着电脑上那排列出来的模型,他长期混迹在织田作之助的旁边,对此更是有了解。

    员工们对他感官极其复杂。

    要说聪明,这个人是真的是金字塔上的人,基本上……想设个反派的话,照着他随口说的话往上套模子,不懂的问他,虽然他的眼神带着漠然,但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理。

    简单来说,就是挺黑的。

    先前太宰治去找凛的时候,旁边算是和织田作之助说话说的比较多的员工随口问了一句他的身世,结果旁边这个人想了想,非常坦率直接说了“他原来是港黑的干部,跳槽过来的。”差点没把员工同学吓个半死。

    如果要说以前被凛叫来当模板的大部分都是沉默寡言,只一心一意听命令的那种刽子手,反而让员工们虽然知道事实,但心里其实没什么真实感——因为太乖了。

    对,这些人基本上就是凛说一句做一句,绝对不多做,也绝对不会少做,乖巧的就像是被她提着线的木偶。

    但如果说是太宰治的话……他虽然看起来好像有收敛,但浑身上下还是带着股尖刺般的突兀感。

    不过他们的BOSS好像对这习以为常,或者她感觉不到分毫这样的危险感。

    也正是因为凛的态度,让旁边的员工们多次以为是他们自己的幻视错觉。

    而就在他们觉得可能这真的就完完整整是他们错觉的时候,太宰治又若有若无地在看到他们写的一个政黑交锋剧情的时候勾了勾嘴角,轻笑了声,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笑话。

    员工们:……才他妈不是错觉啊!这个人就是问题很大啊!

    “侠客人设比较吸粉?”凛顿了顿,飘来这样一句,“反正就算穿着一身白衣刺杀,只要把所有人都杀光没人知道也就是暗杀吧。”

    太宰治眼神顿了顿,神色露出了几分赞同。

    “BOSS的想法,真不错呢。”

    员工们:……?是,是吗???这是什么硬核无双暗杀?

    原本只对太宰治有点阴影,但如今忽然感觉这和这个人如此之融洽的老板,看上去问题也不小,虽然他们两个外表都很有欺骗性,但若是还要在这里加上一个比较等级的话——凛胜利了!

    没错,看起来比起走在路上的青春JK,更像是在玫瑰花园中喝着下午茶般的贵族小姐,就算是她说出什么“没有面包吃就吃蛋糕呀?”这种话都不会有违和!

    凛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员工到底对自己加了几十层滤镜,她只是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就是这样想的。

    不光有她原来玩过游戏的要素,还有她现实中,也是这样做的。

    “嗯?你们怎么那副表情?”凛手搭在腰上,露出了些许撒娇般的不满,她挑了挑眉,“难道你们玩游戏或者看动画的时候,看到主角因为心软,将有些反派或者一时的隐患放过了没有斩草除根,在看到后面的剧情时,不会有一股很强的憋屈感吗?”

    员工们被她说的一愣。

    太宰治…第一次听见把大部分人眼里残酷的“斩草除根”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宛如玩笑。

    “但是按照老板你的说法来,很多剧本第一集就结束了啊!”他们下意识地认同了凛的说法,但还是有些僵硬地解释了下去。

    “难道你就一个反派吗?”凛不以为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群居动物之间关系亲密非常,一个人的利益必定牵连着无数人的利益,只要你想,就做得出来。”

    哑口无言。

    一直在织田作之助旁边挑试着角度,好不容易卡在一个点的员工默默地转过头来:“BOSS,我觉得您特别适合当这样的反派。”

    太宰治认同地点了点头,脸上带了几分赞赏。

    凛嘴角一抽:“你们又想卖老板!这样不可以的,不行的,整天想着卖老板,这工作室迟早没前途的……还有太宰你点什么头,这样算的话森先生也完全可以啊。”

    “但是对于玩家而言,反派是BOSS你这样的贵族少女比看着人模人样的萝莉控医生要好吧?”

    太宰先生一针见血!

    “不要,不是因为我对反派有意见,但是……反派会输啊!”凛沉重且严肃地说道,“BOSS我是不会输的,谢尔特家的人绝不败北。”

    “您只是在意这个吗?!”

    “这怎么能叫只是呢?胜败多重要啊?胜者书写历史好吗——!一定要卖一个的话,那就卖太宰吧反正他长得也好看,也特别适合这种角色!”

    “诶——BOSS好过分。”太宰治撇着嘴拖长音实力拒绝,“我也不想输啊。”

    员工们:“……”

    你们是小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