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形容仰望星空派是怎样的味道——总而言之,当那块神秘的奶油派贴上舌面、无法言喻的味道在味蕾上炸开的时候,卷丹只觉得眼前一黑。

    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熟悉的饲育屋的饲育场。

    时值傍晚,华灯初上。

    她的手还按在门上,仍然维持着一个刚刚推开门的动作。胡帕飘在她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摸了摸后脑勺。

    身后的饲育屋内是火焰鸡和大狼犬熟悉的叫声,眼前一群口袋妖怪们正从遥远的地方朝她飞奔过来。

    它们迎着夕阳,影子拉得很长。

    所有的这一切都仿佛在遗憾地告诉她——

    你的任务失败了。

    你被一块奇怪的食物毒死了。

    ——虽然很抱歉,但那个世界已经回不去了。

    卷丹眨了眨眼,仰起脸来,望着晚霞叹了口气。

    【The end】

    ……

    假的哦。

    砂藤力道和八百万百作为npc的任务是,至少让一名食客吃下他们做的仰望星空派。

    可是说实话……正常的游戏npc们都在忙着蹲买食物的游戏主角、等着挑战她,没有人会去自己掏钱买食物。

    更不要说这种一看就是黑暗料理的了。

    两个人几乎都要绝望了——直到卷丹出现。

    “……对不起。”八百万百捂脸,“如果我们没有完全按照菜谱制作这道食物就好了……也许它还能稍微好吃一点。”

    卷丹已经灌掉了一整杯甜牛奶,听到她这样说,转过脸来笑了笑。

    “没关系的。”卷丹说,“这已经算是很简单的任务了。”跟之前的华丽大赛比的话。

    她又顿了顿,才接着道:“不过我不应该喝牛奶的……更腥了。”

    八百万百的伤感情绪被她一句话逗得散了个干净,哭笑不得,从旁边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抹掉了嘴唇上方的牛奶胡子。

    队伍再次扩充。

    如今这个庞大的队伍终于有了分头行动的可能性——卷丹带着八百万百,饭田天哉和砂藤力道带着五只口袋妖怪,两个小组各走一边,探索整个紫堇市、寻找其他可能身陷于此的A班同学。卷丹千叮咛万嘱咐每只口袋妖怪身边至少要保证有一名人类存在,结果转头还没走过两个转角,突然感觉亚克诺姆拉了拉她的发尾。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两个人分别和队伍分散了。

    卷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和八百万百在自行车店里找到了不知跑去想干什么的爆豪胜己,又在紫堇顶层的花园里找到了不知为何对着几个npc小孩子发呆的轰焦冻。

    那小孩追着他的土狼犬跑,很开心的样子。

    “我的行为造成麻烦了吗?”轰焦冻从那小孩身上移开视线,“……抱歉。我本来打算从空中花园向下望,这样找人应该会方便一些。但是……”

    火稚鸡的身高不太够。

    卷丹:“……”

    闻者落泪啊。

    在环路的东北角,一名不良少女模样的npc叫住卷丹,一副威胁的样子,问她:“你喜欢口袋妖怪吗?”

    卷丹笑着答:“喜欢。”

    不良少女追问:“你真的喜欢口袋妖怪吗?”

    卷丹答:“我真的喜欢。”

    不良少女:“保证?”

    卷丹:“我保证。”

    她却不松口,继续问道:“你能发誓你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的口袋妖怪们吗?”

    卷丹张了张嘴,突然沉默了。

    “……嗯。”片刻后她才轻声说,“我发誓,非常非常喜欢。”

    不良少女这才收起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气势,往她手里塞了一支宝可尾草,说:“你看,我也确实很喜欢口袋妖怪。”

    npc大概只是按照剧情问了这么几个问题,但看起来——

    卷丹捏着那根宝可尾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垂落的发丝挡住了她半张脸。

    亚克诺姆翘起了尾巴,有些不安似的甩了甩。它仍然趴在卷丹的肩头,但看起来随时都想飞起来绕着她转两圈的样子。

    近乎直觉一般,雄英三人的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安。

    完成了剧情对话的不良少女npc还站在卷丹的面前,垂下视线来盯着她的发顶。而卷丹就这么沉默着,紧紧地攥着那支宝可尾草,一言不发。

    就在爆豪胜己按捺不住,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打破这份沉默的时候,卷丹突然抬起了脸。

    “谢谢。”她的表情看上去完全没有异常,“我收下了。”

    不良少女很敷衍地点点头。

    卷丹招呼着几人离开,一切如常。但当他们离开npc的视线的时候,卷丹突然停下了脚步。

    亚克诺姆又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尾巴。

    “我会好好完成任务的。”卷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三个人听,“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我答应了的,就一定会完成。”

    八百万百按了按胸口——她总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些压抑的情绪。

    卷丹蹲下来,像是用逗猫棒一样,在爆豪纹熊和火冰鸡的面前挥了挥宝可尾草。

    大概是猫科动物的爆豪纹熊一条前爪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应该是想要抬起脚爪来去抓它,却又生生遏制住了这股冲动。

    “但是,完成任务之后——等你们恢复正常,并且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以后,”卷丹语气很温柔地继续道,“我一定会追过去亲手把你们揍一顿的。”

    她眯眼笑了一下。

    “说好了哦。”

    爆豪胜己:“……哦个鬼啊?!谁跟你说好了!”

    紫堇市的搜索结束,倒也不完全算是无功而返——几人得知水舰团即将向烟囱山进发。

    “那么我们只要追上去把他们揍一顿就行了吧?”上鸣电气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和坏人的正面交锋!我开始兴奋了!”

    “不,我们去117番道路。”卷丹看着路牌,很镇定地做出了否认,“这边——”

    她顿了顿。

    爆豪胜己“哦——”了一声:“你开饲育屋的地方,对吧。”

    卷丹:“……”哦个鬼啊。

    她仿佛解释一般强调:“穿过117番道路之后可以到达绿荫镇,绿荫镇与116番道路相邻。我们经过卡纳兹市的时候并没有去过116番道路,刚好……可以顺路去一趟。”

    难得卷丹有一定要去的地方,几个人惊讶之余又多了点好奇。早知道她的副业是经营饲育屋,但具体是怎样水平的饲育屋,总还是要亲眼去看一看的。

    怀着这样的心情,几人随她来到了——

    “……”

    “我记得你说你很穷来着?”

    ——眼前挂了牌的“饲育屋”只是一间普通的小矮楼,但在矮楼之外,有一片被护栏圈起来的广袤土地。

    仅是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就有草原和森林两种地貌。距离护栏很远的地方,一个至少有百米见方的湖泊坐落在草原中央,许多他们叫不出品种的口袋妖怪在湖边嬉闹。

    “这片地吗?……当然是属于饲育屋范围的。为了适应各类口袋妖怪对生活环境的需求,里面有模拟各类地貌的景观。”

    卷丹双手按着护栏,很自豪的样子:“至少在我经营的时候,它是整个世界上最专业而高档的饲育屋。”

    姑且当她这句话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还是很穷?”

    卷丹被问得抓了抓头发。

    “非要说的话,”她顿了顿,“大概正是因为……我买下了这片土地吧。”

    在卷丹接手之前,117番道路上的饲育屋是由一对老夫妇经营的。

    由卷丹接手之后,这对老夫妇拿着巨额转让费,转头便去了哪里逍遥自在……或者去什么地方又开了一家饲育屋养老。

    总之是小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而接手了这地方的卷丹,则是地位直降,从亲亲好主人变成了一名,铲屎官。

    千里铲屎官看着那熟悉的草场还有点感慨万千。虽然不太理解为什么没能在饲育屋外见到本该在护栏外晒太阳看守饲育场的老爷子,但她还是满怀期待地推开门,对着门内扬起了一个笑容——

    “主人,你终于来了!欢迎回来!”

    ——然后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