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林锦旭反应迅速, 看到有车冲出来就立刻踩下了刹车, 这才没有和对方的车子撞在一起。但尽管如此, 他难免有些生气, 心想对面的司机是怎么开车的!这么突然冲出来也不按喇叭, 他都要以为对方是故意的了!

    而下一秒,他的猜测就变成了现实, 因为从对面车子里走下来的人,正是肖念玉。

    林锦旭的愤怒不由又加重了一层,他也不下车, 只是打开车窗对朝自己走来的肖念玉说:“你挡到路了, 请你把车开走, 我还有事情要办。”

    但肖念玉自然不会乖乖听话,她红着眼眶看着林锦旭,委屈道:“你现在对我一定要这么生分吗?见到我, 连叫我一声‘念玉’都不愿意了吗?”

    林锦旭并不看她, 只是平静地说道:“因为我觉得我跟你真的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 请你离开吧。还有, 以后请你不要再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 会伤害到别人。”

    肖念玉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坠, 她扒着林锦旭的车窗,哽咽道:“锦旭,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 我也的确有做错的地方。但为了你我会改的呀,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 你真的舍得以后再也不理我吗?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林锦旭无奈道:“以前是以前,可是肖念玉,我现在真的已经完全放下了,你叫我怎么可能给你机会?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请你向前看,不要再拘泥于过去。更何况你觉得你现在来找我的目的,真的单纯吗?真的是发现你其实是爱我的想挽回吗?真的不是因为你家里的生意马上要支撑不住了吗?是不是在你的印象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好骗的冤大头,你一有事就可以找我买单?”

    肖念玉愣了一下,她完全没想到林锦旭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尖锐,简直就是直接打了她的脸,说她是个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拜金女。她不禁恼羞成怒,忍不住说道:“那沈诗婳又能比我好多少?她不也是看中你有钱,这些年才巴着你不放手的吗?是,我承认我家里现在有困难,可即便如此,我也比她优秀过得比她好!我不明白我哪里就比不上这个没见识的穷酸女人了!”

    林锦旭冷冷瞪着她,说:“就凭你刚刚说的这些话,你就根本比不上她。肖念玉,你根本就不明白,一个人是否优秀是否善良,和他的出身没有直接关系。我现在只是对你无感而已,但你如果还要诋毁诗婳,就别怪我厌恶你了。”

    说完这些,林锦旭就踩下了油门,转动方向盘,绕过了肖念玉卡在前方的车,毫不留情地快速朝远方驶去。

    肖念玉满脸泪痕地看着那远去的车子,握紧拳头带着不甘心与嫉妒地喊着:“我就是比她强!她沈诗婳算个什么玩意儿,连给我提鞋都不配!林锦旭你给我听着,我一定要把你抢回来!”

    听着那女人在背后的疯狂嘶喊,林锦旭只觉得脑仁一阵阵发疼,连忙关上了车窗,加快了行驶速度。他叹了口气,怎么都没想到当年那个知书达理的大小姐肖念玉,会变成如今这个歇斯底里的疯癫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走后,她会不会接着去骚扰他的父母?他还是给家里安排几个保镖比较好。

    不过再多的烦恼,都没办法消弭他此刻的期盼心情。一想到他很快就能在B市见到心爱的诗婳,林锦旭就觉得心头一阵温暖。

    但现实远没有他想象当中的那么顺利。到达B市三天之后,林锦旭依旧没能收到关于诗婳的消息,私人侦探换了好几个,可是却连关于她一星半点的消息都找不到,林锦旭都快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在B市生活着了。

    就在林锦旭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侦探忽然给他带来了消息:“林先生,我查到沈小姐在一个多月前,曾经给莫氏企业投过简历,而这家企业最近在B市设立了分公司。我想,或许你可以去那里打听打听消息。”

    林锦旭听了正要激动,又听到对方补充道:“不过林先生,我需要提醒您一点。莫氏企业的老板莫朗是个很厉害的商人,如果这段时间阻碍咱们找寻沈小姐的人是他的话,那您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林锦旭听了原本有些不以为意,莫氏企业的名头他是听过的,也知道这个叫莫朗的男人很有经商手腕,据说现在的莫氏是他大学毕业后白手起家辛苦建立起来的。可他林锦旭并不觉得自己就比这个男人差了,不过如果真的像侦探所说,是莫朗在阻碍他,那他又为什么要帮诗婳?

    难道说,诗婳才离开自己没多久,就有别的男人看上她了?

    想到这里,林锦旭不由紧张起来。他连忙在网上查找关于莫朗的资料,当他看到那家伙的照片后,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不妙,这个莫朗长得好像……有点帅啊!虽然比他林锦旭还差一些,但也算能看的了,年纪也和自己差不多!可恶,难道这家伙真的看上诗婳了?

    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个莫朗早就结婚了,林锦旭正想松一口气,但转念一想顿时更不安了!这家伙结婚了又怎么样,现在生意场上找小三的富商多了去了,说不定这个莫朗就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诗婳要真的被他盯上那可怎么办!

    林锦旭越想越不安,索性直接离开了住的酒店,朝着诗婳可能在的那家公司奔去。

    ·

    同一时刻,诗婳正在办公间内认真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儿,有个同事走过来问她:“诗婳,你知不知道顾老板去哪儿了呀,我有个策划案要让她过目呢,但我看她下午一直不在。”

    诗婳解释道:“中午吃饭的时候老板跟我说,下午她要去机场接个人,不然你再等等,她应该快回来了。”

    那位同事点点头离开了。没过多久,公司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欢呼声,紧接着员工们一个接一个都跑了出去,诗婳不由跟着站了起来,好奇地问身边的同事:“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答案就揭晓了。只见顾沁拉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进了公司里,对方穿着一件米白色风衣配咖色高领毛衣,身材颀长下巴瘦削,长相很是帅气,不过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冷峻的气场,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顾沁却大咧咧牵着冷峻男子的手,笑着对大家说:“来来来,见见我的上级,他才是莫氏的大BOSS哈哈哈!”

    同事里有人认出了这个男人,不由惊呼道:“是莫朗!咱们总公司的董事长来了啊!”

    “好羡慕顾老板啊,我要是也能找这么厉害的老公就好了。”

    “啊啊啊我要拍照发到朋友圈里炫耀!”

    诗婳这才明白,原来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就是顾沁的丈夫莫朗,那个这些年在商圈一直叱咤风云的厉害人物,看来今天顾沁去机场接的就是他了。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顾沁的丈夫竟然会是这种冷峻的性格,她一直以为,顾沁性格这么活泼,她的丈夫肯定也跟她一样热情呢。

    就在诗婳思索的同时,顾沁拉着丈夫,开始给他介绍分公司的情况,还轮流跟每一个员工打招呼。莫朗面上看着虽然冷冷的,但为人非常礼貌,很快就收获了公司员工们的好感。

    很快顾沁跟丈夫来到了诗婳面前,开心地介绍道:“这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沈诗婳!我跟她关系可好啦!”

    诗婳连忙礼貌道:“莫先生你好。”

    “你好。”莫朗淡淡地回应了一句,话刚说完就被顾沁捶了一拳头,怒道:“喂,我都说了她跟我关系好了,你怎么还这么冷淡?热情一点跟人家打招呼啦!”

    莫朗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重新对诗婳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这就完了?!别以为现在人多我就不敢揍你了!”顾沁顿时气得鼓起了脸。

    莫朗面无表情地回了她一句,“你当然敢,公司开董事会你不是都当着十几个董事的面揍我了吗。”

    “噗……”诗婳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的性格虽然一个冰一个火,却反而能够相处得好,必须得是感情深厚到了一定的份儿上,才能像他们这样毫无顾忌地说话吧。

    她连忙说:“没事的顾沁,那个……你们刚见面,肯定想好好聊聊。我就先工作了,不打扰你们。”

    顾沁显然也有点想念丈夫,便说:“那好吧,诗婳,你下班以后等我一下哦,我有话跟你说。”

    她带着莫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诗婳和其他同事也在兴奋过后重新开始了工作。

    两个多小时后,下班时间到了。同事们陆续从公司离开,而顾沁则找到了诗婳,兴奋地对她说:“诗婳,今晚你没事吧?跟我和我老公一起去吃饭呀!”

    诗婳没想到她让自己留下为的是这件事,连忙摆摆手,说:“不不,你丈夫才刚刚来这边,你们肯定想单独聚一聚。把我叫上多尴尬啊,我还是不去了。”

    “这有什么尴尬的。”顾沁却不肯放弃,“你现在在B市没有家人,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有什么事我当然要想着你啊。至于我丈夫,你就当他不存在就好了。”

    诗婳还是拒绝,可是耐不住顾沁缠着她的胳膊苦苦哀求,最后她只好同意了。他们三个人一起下电梯走出大厦,正准备上车去餐厅,可顾沁忽然一拍脑袋,说道:“哎呀,我把策划案落在办公室了,今晚回家要看的。”

    莫朗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笨手笨脚的,在哪里放着?我去拿。”

    “不用啦,我去就好了,很快的。”顾沁对两个人说道,“我马上回来,你们稍等我一下哦。”

    说着,顾沁就飞也似的一溜烟跑了回去,剩下诗婳和莫朗站在大厦门口,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僵硬。莫朗性格冷淡,诗婳也没有跟他交流的打算,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沉默着。

    但没想到,片刻过后,莫朗忽然开口道:“沈小姐。”

    “嗯?”诗婳一惊,连忙扭头看向他,“莫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妻子她……为人很热情善良,还有点容易自来熟。最近她一直跟我讲,觉得你很像以前大学时候的她,所以才这么想帮你。”莫朗平淡地说,“但有时候她可能太过于热情了,做事有些冲动,如果有让你觉得不适应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但请相信,她没有什么坏心思。”

    听着莫朗为了妻子跟自己解释的话语,诗婳不由有些受感动,连忙点头道:“当然!我明白的!能够跟顾沁认识我觉得很开心,您不用担心我误会她。”

    “那就好。”莫朗点了点头,便转过视线不再说话了。

    可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冲出来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二话不说就把诗婳拉到了他身后,然后气势汹汹地瞪着莫朗问道:“你这家伙,想对我的诗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