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假妹妹 > 37.醉酒
    “蕴儿人呢?”船上, 美妇人扶着丫鬟的手, 左顾右望。

    永嘉郡君心虚地避过她。

    楚氏见到永嘉郡君, 忙道:“郡君, 你看到蕴儿了吗?”

    永嘉郡君立刻道:“没, 没有。”

    楚氏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永嘉郡君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她发现了。

    其实楚氏是这么想的。

    郡君怎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问她有没有见过蕴儿吗。

    她转身, 恰好见到一与秦蕴相识的小娘子。

    “哎,三娘,你见到蕴儿了吗?”

    三娘头也不抬, 指着永嘉郡君:“我们玩到一半, 郡君把她叫走了。”

    永嘉郡君:“……”

    楚氏:“???……”

    永嘉郡君深吸口气, 忍住想把那三娘掐死的欲望,歉然道:“瞧我这记性,刚才不知道净室在哪里, 所以问了问蕴娘, 转眼就给忘了。”

    楚氏呵呵道:“哎呀没关系, 没关系, 正常正常……”

    两人保持表面的客气, 实际尴尬的气氛已经四散。

    楚氏道:“对了郡君, 那你见到蕴儿了吗?”

    永嘉郡君想随便搪塞过去,正好这时候昌平郡主走了过来,她连忙拉着昌平郡主道:“你这是跑哪里去了, 一扭头就看不到你。”

    一边努力给昌平郡主使眼色。

    昌平郡主下意识道:“你眼睛怎么了?进沙子了?瘸了?”

    永嘉郡君:“……”

    昌平郡主一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有点尴尬地补救道:“我刚从净室出来啊, 你忘了,我跟你说过呀。”

    楚氏打哈哈道:“这宋国公府里的净室还真不好找,迷宫似的。”

    昌平郡主一脸奇怪道:“明明有很多净室啊,我和永嘉刚进府里就看到了好几个。”

    楚氏:“???”

    永嘉:“!!!”

    昌平郡主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她们之间的气氛好像突然古怪了起来。

    不过永嘉郡君的表情,怎么就像是像要吃人一样,谁惹她生气了……

    大人之间的气氛,秦蕴不知道。

    她很开心能把颜婳拐过来。

    颜婳见她蹦蹦跳跳的,奇怪道:“现在舟已经划走了,你也看不到花了,怎么还那么开心?”

    秦蕴道:“因为别人是来看花的,我是来看人的啊。”

    颜婳心中默默想,她该不会是听说晏师清来了,才过来看的吧。

    秦蕴道:“今天能见到婳婳,我可开心了。”

    正好这时候,船又从彼岸划了回来,秦蕴就像是只小鸟一样,拉着颜婳就要上去。

    于是就和昌平郡主她们完美地错开了。

    永嘉郡君这边正尴尬着,船靠岸了。

    她颇为僵硬地拉着郡主下船,还和楚氏干巴巴道:“你瞧我这记性,刚见了蕴娘就忘了,刚见到净室就忘了,呵呵呵呵呵……”

    楚氏:“呵呵呵呵呵……”

    永嘉郡君:“……”

    她是尴尬才呵呵,楚氏难道是为了讽刺她。

    讲真,楚氏丈夫秦铮虽然是吏部侍郎,但永嘉郡君丈夫还是太常寺卿来着,她还比楚氏多了个诰命,谁怕谁啊。

    当即永嘉郡君脸色差了起来。

    楚氏见永嘉郡君面如菜色,也奇怪这郡君脾气怎么那么古怪。

    她不就是莫名觉得尴尬,才学她呵呵的吗。

    别说,呵呵还是挺管用的,最起码她都觉得没有那么尴尬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秦蕴娇俏如黄鹂鸟的声音。

    “阿娘,阿娘……”

    楚氏见到秦蕴,当即松了一口气:“你这是跑去哪里了,我怎么没找到你。”

    秦蕴欢快道:“我去找婳婳玩了,我们在你们后面那条船上。”

    永嘉郡君心想,难怪她也没见到这两人,不过颜婳愿意来便好,省得她白费苦心。

    这么想着,她拉着昌平郡主,准备趁着颜婳没注意到她们,逃之夭夭。

    偏偏秦蕴是个眼尖的,见到永嘉郡君,大叫道:“郡君,你也在啊!”

    秦蕴嗓门还不小,永嘉郡君身形一下子顿住了。

    她僵硬地转身,打了个招呼。

    暗暗希望这小丫头别和她娘亲一样没眼色。

    秦蕴却比楚氏厉害多了,她拉高和颜婳牵在一起的手,大声道:“郡君,我把颜婳给你带回来了!”

    永嘉郡君:“……”

    这一刻,修心养性多年的郡君,脑海里飞速闪过无数骂人的脏话。

    永嘉郡君脸皮抽搐,勉强笑道:“你怕是记错了,我哪里让你去找她了。”

    为了避免颜婳怀疑,她还补充道:“我都不认识这个小娘子。”

    秦蕴惊奇道:“不是你说,这是晏世子的妹妹吗?你还说,和她在一起,说不定能见到晏世子啊!”

    颜婳:“???”

    颜婳觉得,自己真是小瞧这个丫头了。

    难怪她软磨硬泡,也要把自己拉上贼船。

    永嘉郡君只能拼命给秦蕴使眼色。

    秦蕴没有粗神经到和昌平郡主一样问她是不是眼睛瘸了。

    她只是欢快道:“呀!对不起,我忘了,郡君说不能说的!”

    永嘉郡君:“……”

    永嘉郡君想活撕了她!

    楚氏的眼神变得慢慢奇怪起来。

    甚至眼中,还带着丝怜悯。

    永嘉郡君没工夫在意楚氏的想法了。

    她气得头顶冒烟,转身就走!

    ……

    男客离女客其实并不远,隔着一片芭蕉,晏师清靠在树干上,手上拿着小巧的琉璃盏,时不时喝两口酒。

    身后传来草木拂动之音,赵濯见到这里已经有了人,不由笑道:“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知道,原来世子也在这里。”

    从芭蕉缝隙中,可以窥探到女眷的情况,这是赵濯无意中发现的。

    晏师清道:“我有点路痴。”

    赵濯:“?”

    晏师清一笑而过:“误打误撞跑到这里来。”

    赵濯好笑道:“难怪能在这里碰到世子。”

    心中却道,晏师清这人假仁假义可以的,窥探女眷,也要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他不客气,借了晏师清的酒喝,突然发现对面的人影有点眼熟。

    其中一个,仿佛是他见过的秦铮的夫人,另外一个碧色春衫,不出意料就是秦蕴了。

    他不由打趣道:“我还当什么美人能够吸引住世子,原来世子是在看未来的未婚妻啊。”

    晏师清不置可否,目光却落在秦蕴对面那个女孩上。

    她今天穿了雪青葵花纹半臂,襦裙是淡淡的藕色,上面用银线绣着细密的暗纹,走动间浮光闪烁。

    她穿的衣服也像她,总是想要保持低调,可还是很容易被人一眼见到。

    这时候赵濯也发现了颜婳。

    他之前没见过颜婳,还以为是其他不怎么露面的小姑娘,男人嘛,在一起总是忍不住评头论足的,当即玩味道:“这小娘子脸好看也就罢了,身段也是真的不错,要什么有什么,尤其是腰线那一块曲线,真的是……啧、世子,你知道这是谁吗?”

    晏师清道:“我妹妹。”

    赵濯差点一跤摔了下去。

    他颇有点狼狈地起身道:“原来是你妹妹啊呵呵呵……”

    顿时觉得自己刚才真是孟浪,居然在人家哥哥面前那个啥,也是因为这份尴尬,他颇为不好意思地跟晏师清道别。

    他走后,芭蕉林外,又只剩下晏师清一人。

    空气里除了那边的笑闹声外,静的能听到风过芭蕉,叶子扇动之音。

    身段?

    他眯着眼,仔细打量颜婳。

    之前他从未注意到这些。

    但见颜婳个子高挑不说,腰肢也纤细,双腿笔直,往上是挺翘的臀,宛如那起伏的山峦到了丘谷一样,曲线落下惊人的曲线,猛地束紧,在蹀躞带之上,又仿佛到了山顶,鼓囊囊,伴随着她行走,几不可见地……

    他咽下那口酒水,喉结滑动。

    凉风徐徐而过,驱散身体的燥热。

    他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有点喝多了。

    ……

    一道芭蕉林之隔。

    楚氏和一边的贵妇道:“永嘉郡君真是太可怜了,年纪轻轻记性就不好了。”

    一位贵妇反驳道:“不对啊,永嘉记忆力相当不错,她姑姑还夸过她管事管的好。”

    见别人不信,楚氏当即把之前的例子举出来。

    “你看永嘉,连半个时辰不到的事情都记不住,哪里像是记忆好的样子。”

    贵妇们一听,这才觉得惊慌:“那她也太惨了吧。”

    又有一贵妇压低声音道:“你们说,永嘉该不会是得了……我公公之前就是,他以前读书可好了,自从得了痴呆,就什么都忘了……”

    楚氏神秘兮兮道:“不瞒你们说,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贵妇们当即兴奋又隐秘地谈论起来永嘉郡君年纪轻轻得痴呆症的可能性。

    这边,秦蕴兴奋地向颜婳表功:“你看我好不好?要不要带着我去见你哥哥?”

    颜婳先是摇摇头,又试探道:“你刚才是故意的?”

    秦蕴道:“她一脸鬼祟地叫我去找你,还提到了晏世子,肯定居心不良。我要是想要讨好你,肯定不能这么干啊,现在多好,你也没上当,我也得了你的欢心。”

    颜婳深深看她一眼,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像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没有心机。

    秦蕴:“呵呵呵呵……”

    “你怎么了?”

    “跟我阿娘学的啊,她跟郡君学的,尴尬的时候就呵呵呵,就没那么尴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