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 店面已经签下了?”小花见林萌回来, 赶紧问道。

    这些天已经招到一个糕点学徒和两个营业员, 这两个营业员分别跟着她和小丽, 不难看出老板娘确实想要培养她们, 新店开张后,如果他们都能升为店长, 工资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

    “签下了,就在南门街,离这边也不是很远。”林萌先前以为找个店面很简单, 真去做了才发现, 店面是多, 但是想要好的店面就很难了,毕竟生意好的人又怎么会转掉。

    突然,林萌敲了下自己的脑袋, 把小花她们吓了一跳。

    “没事, 我就是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没办完。”林萌转身回到车上, 拿出笔记本, 这上面都是她最近从报纸还有网上抄下来的门面转让信息, 有几处位置一般, 人流量一般的地方,做蛋糕也会有生意,但是肯定不如这边, 问题是, 她不需要生意多红火, 只要有收入就行。

    也是最近忙懵了,林萌开车回到先前看过的一家店面,离银河广场有点路,开车得十几分钟,这边有好几家蛋糕店,所以这儿的老板觉得竞争太大,收入只能保本,这才想转掉的,但是林萌根本就不怕亏。

    这家店的隔壁是鞋店,也在转让,正好两家店的房东是一个人,林萌干脆两家店都租过来,到时候打通并成一家店。

    当天就签下了这家店,天色有些暗,林萌到汉之家吃过饭,回到家里,拿出本子在那勾勾选选。

    中小型的门面直接打叉,乱报价的打叉,租期不好谈的打叉,这么一来,就剩下两三家,林萌决定明天全都去看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林萌洗漱装扮好,直接驱车到昨晚定下的那三家看店面,第一家在汽车站附近,位置其实不错,还是新建的房子,就是这儿的房东要求整栋出租,所以很多人在犹豫,林萌从一楼看到五楼。

    “我这房子原来只有三层,想着房子有点旧了,干脆拆了重新建,去年刚建好,加地下室一共六层,地下室可以开超市,一楼饭店、面馆或者超市都好,二楼网吧,三楼到五楼可以开宾馆,绝对赚钱。”房东说的头头是道。

    林萌笑笑,什么房子旧了?根本就是觉得三层楼租出去太亏,所以拆了重新建成六层楼,她来看这房子之前,去周边打听过,原来这里两间三层楼只要四十万一年,现在整栋要一百五十万一年,一年房租就把造房子的钱给赚回来了,往后每年躺着数钱就行。

    “您说的是挺好,但是这电梯没有安,是您安还是等着租客安?还有,不论是网吧还是宾馆,这消防怎么说?”林萌最近在网上做了不少功课,可不像以前那么小白。

    房东笑道:“这些都可以谈,房租您能接受吗?”

    “租期最长多久?”林萌回身下楼,边问道。

    “可以一次性签十年,十年后你有优先续租权。”房东咬了咬牙,说道。

    林萌沉吟少许,“行,房子要简装,电梯也要安上,消防证您帮忙办理,另外,您得给我六个月装修期。”

    “别的我同意了,但是装修期六个月太久了,顶多三个月。”房东摇头。

    “楼上如果开宾馆,六个月恐怕都不够,我还觉得时间短了。”林萌据理力争。

    经过你来我往的协商,最终决定给五个月的装修期,先付五十万定金。

    搞定了这处,已经中午,房东非得请林萌吃午饭,盛情难却,林萌吃了一顿据说是这边很地道的饭。

    然后林萌直奔第二处,这里的房子不适合开蛋糕店,林萌暂时不想分心做别的,所以只好放弃。

    第三处是在步行街的正中心,位置比老店都好,唯一的劣势就是房租高,所以这边已经空了三个多月都没租出去,林萌见房东一副爱租不租的模样,倒是不在意房租,但是如果房东太麻烦也不好。

    “能签几年?”林萌还是决定先问问租期。

    “一年一签,第二年你有优先权。”房东得意的指着房子,“我这房子的位置在步行街里是最好的,不管开什么店都绝对赚钱。怎么样?你放心好啦,房租我不会乱涨的,别人多少我也多少。”

    林萌:信你个鬼。

    “签十年,每年按百分之五增长,行就今天签合同,不行就算了。”林萌直接说道。

    房东瞪大双眼,“你开什么玩笑,你去边上问问,步行街哪有一次签十年的,我们这都是一年一签,行你就租,不行就算了,我这么好的店面根本不愁租。”

    林萌挑眉,根本不废话,直接转身离开。

    “诶,你怎么说走就走?”房东追上来。

    “我已经说了,签十年,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有钱哪里租不到房子。”林萌学着房东的语气,抬着下巴说道。

    房东被她噎的不轻,他其实心里急死了,之前他一次性租出去五年,当时二十万一年租出去,结果边上的人蹭蹭蹭的涨房租,就他因为签了合同不能涨,去年年底合同一到期,他就直接涨到八十万一年,租客就搬走了,没想到连着三个月没租出去,这房子空一天就亏一天钱,三个月相当于损失了二十万,他心里都在滴血。

    “林小姐,十年真不行,不然,两年?”房东想到上次自己脑袋一热租出去五年,结果人家每年五万十万的涨房租,就他一分不能涨,急的他嘴角燎泡,现在真不敢一次性租出去这么久。

    林萌摇头,这个房东真是看不清形势,五年前人家都年租的时候偏要长租,现在人家都长租出去,他偏要年租。

    “我是个爽快人,如果八年同意我就租了,不同意就算了。”林萌其实不确定自己开蛋糕店多久,主要是想着租房合同签久一点,转让也好转让一些。

    “可是,但是你转让的话得经过我同意。”房东想到上个租客,就满肚子火。

    林萌挑了下眉毛,摇头,转身直接走人。

    就算这房东同意租给她二十年她都不要,这么麻烦的房东,房子租过来以后也麻烦,她已经四家店了,多了这家店锦上添花,没有也无所谓,再说她又不是找不到别的地方开店。

    回到老店,小花马上倒了一杯花茶送到她办公室。

    “谢谢,今天有人来应聘吗?你在网上的人才网也注意一下,我今天又找了两个店面,急需各个岗位的员工。”林萌喝了口茶,笑道。

    “两家?那我们不就有四家店了?”小花咋舌,她大概知道一家店的投入得多少钱,昨天那一家店就得十八万的转让费,后续装修和设备得五六十万,另外两家肯定也不少,那得多少钱?不敢想。

    林萌揉了揉胳膊,“你先去忙吧,别的人如果空闲了也一起帮忙在网上找人,招到一个给一百奖金。”

    听到还有奖金,小花欢欢喜喜的下楼,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几人。

    房子是租下来了,可都还空荡荡的在那呢,接下来还有的忙。

    林萌在汉城没什么熟人,只能在网上找家装公司,汉城是超一线大城市,大品牌的装修公司有不少,虽然设计师的费用高一些,不过林萌不缺这点钱,花钱买个放心。

    她找了三家老牌的大公司,直接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都是声音很甜美的姑娘。先告诉他们自己要装的是店面,而且不止一家,是连锁店,所以对于设计要求比较高,并且直接表明给三家公司发去了意向,谁的设计稿更出色就要谁家的。

    “请问您的预算是多少?”接电话的小姑娘问道。

    “这个还真没有算,如果设计稿我满意了,贵点也无所谓。”林萌真没想过这个,左右她的钱花不完,“我在银河广场已经有一家老店,以后将成为总店,我想你们直接让设计师过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改动的,然后别的店面设计的风格尽量靠近总店。”

    “没问题,那您都什么时候在店里呢?”客服小姑娘甜甜的问道。

    “我现在就在店里,你们设计师随时可以过来。”

    林萌给三家都打了同样的电话,等设计师过来看了老店,就带他们到南门街看那边的房子,先设计一家,如果满意,后续的店面都将交给这家装修公司。

    没有让她等很久,一个多小时之后,三家公司的设计师陆续到店。

    设计师们看了林萌这家店面,虽然不大,但是能在银河广场开这家店,投资也不算小了,而且客服告诉他们,这家店的老板已经租了三个门面,也就是说有三家店的装修等着他们,装修费用绝对不会少于百万,哪怕他们是大品牌的装修公司,也是一笔不小的单子。

    林萌听到小花说他们来了,直接下楼接待他们。

    来了五个人,佳苑装修公司和悦尚装修公司来的都是两个人,看了名片才知道两个年级大的是他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年轻的是他们带的学徒,另一家青藤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听前台说林萌只开一家小小的蛋糕店就找顶级设计师,还找了三家装修公司打擂台,对此不屑一顾,直接让自己的徒弟过来。

    “你们好,可以先看看我这老店的装修,然后我带你们去南门街那边的门面看场地。”林萌领着他们里里外外看清楚。

    青藤的徒弟见到另外两家的首席设计师在这里,有些心慌,找了个借口到洗手间,赶紧给师傅打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