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吸血鬼爱情故事 > 28.你喜欢他
    凡妮莎的心情很复杂。

    她意识到如果不是自己足够幸运, 恰好是凯厄斯的歌者, 那么现在被强压在地上, 受尽屈辱的对象可能就是自己了。

    但同时, 凯厄斯的维护又让她沦陷。

    在那几秒, 她甚至想过不管不顾地留在沃尔图里。

    ——不论今后他们是否会遇到更合心意的爱人,不论他们之间跨越千年的种种差距。

    最起码在这一刻, 凡妮莎心甘情愿成为他的笼中雀。

    即使现在眼前一片漆黑,她也依旧能感受到现场各个吸血鬼们紧绷肃然的气氛。

    她呆在座位上,僵直着的身体像是一个矗立在大教堂中央、受人景仰的神像, 迟迟没有动作。

    直到一切结束, 凯厄斯才掀开了凡妮莎头上罩着的黑色长袍, 四目相对,两人一时谁都没有开口。

    “……结束了?”凡妮莎的声音有些干涩。她看了一圈已经空了的场地,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么现在我——”

    “我来送你出去。”凯厄斯冲她点了点头, 神色平静地向凡妮莎伸出了手。

    出去?这代表她终于能离开了?!

    “谢谢。”凡妮莎心想自己一定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喜悦, 以至于凯厄斯的脸色一瞬间冷漠了下来。她牵住了凯厄斯的手, 忽然想起了一直被自己右手握着的东西, 开口道:“对了, 这是你的稿——”

    她的话顿住,因为她摸到了凯厄斯手上的一道极其、极其细小的伤口。

    如果不是因为凯厄斯的手太过光洁无暇,恐怕凡妮莎也会忽略这道伤口。

    “你刚才受伤了?”凡妮莎抬头惊讶地问道。

    她知道, 吸血鬼的皮肤超乎寻常的坚硬, 他们极少会受伤。但一旦他们受了伤, 那么伤口的愈合速度也缓慢到不可置信。

    凡妮莎之所以会那么惊讶,是因为她从卡伦一家的口中听说过凯厄斯的事迹。她深深得知道凯厄斯的战斗力是多么强大。

    如斯强大的凯厄斯,也会受伤吗?

    听到凡妮莎惊讶的语气,凯厄斯停下了脚步,余光瞄向了自己的手背。他看见,那里确实有一个小小的口子。

    甚至零星地有些液体凝固在伤口出。

    ——这不是血液,而是吸血鬼本身自带的毒液。

    这一瞬间,凯厄斯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计算起自己的战斗力是否又开始下降,而是瞬间抓起了凡妮莎的手,仔细检查她手上有没有伤口。

    对于抵抗能力极弱的人类,吸血鬼的毒液如果在不知名的情况下入侵他们的伤口,这很有可能会致命。

    ——她是那么的脆弱。

    不合时宜地,凡妮莎看着难得神色紧张的凯厄斯,竟有些想笑。

    她也真的笑了出声。

    “凡妮莎·兰开斯特!”头顶传来了凯厄斯咬牙切齿的声音。

    凡妮莎发现他一旦生气,就喜欢叫自己全名。虽然他的声音确实很悦耳,把自己的姓名念出了一股诗歌的味道,但是——

    “还是叫我小玫瑰吧,凯厄斯先生。”

    凡妮莎可以压低的声音绵软中带着一丝娇憨:“这个名字,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叫的。”

    凯厄斯成功被她转移了注意力,他放下了凡妮莎的手,再次带着她向前走去。

    “那平时,都是些什么人能叫?”

    “Emmmm……”凡妮莎故作迟疑了一刻,“我不记得了,先生。”

    此刻,他们已经走到了出口处,透过左侧的窗户,凡妮莎看到了那架带着独特标志的直升飞机。

    她马上就能离开了。

    或许,再也不用回来。

    凯厄斯显然觉得自己被戏弄了,连声音都染上了恼怒:“凡妮莎·兰——!”

    “只有您。”凡妮莎打断了她的话,忽然转到了他的面前,仰头望着他。

    在那双灰蓝色的眸子里,凯厄斯觉得自己又看到了曾经最爱的亚得里亚海。

    深邃,平静,神秘。

    百看不倦,恨不得化身一尾小鱼,永驻其中。

    “只有您。”凡妮莎弯起了眉眼,“我曾经很不喜欢‘玫瑰’这个名字,在过去十七年里,一度禁止身边所有人这么称呼。”

    “是您赋予了它崭新的意义,凯厄斯先生。”凡妮莎认真地阐述着自己的情感。

    从今天过后,他们或许就不会再见了。

    意识到这点的凡妮莎觉得口中泛着酸涩,她的心似乎不受控制地开始莽撞地跳动。

    这使她有些不适。

    “大家总喜欢在离别的时候说‘愿上帝保佑您’来作为结束。但我不信上帝,我想您也应该不信,毕竟他甚至可以说是您的小辈——”

    凡妮莎笑着说道,随后她踮起了脚尖,轻轻在凯厄斯脸上落下了一个吻。

    “那么再见,愿玫瑰保佑您。”

    做完这些之后,凡妮莎脸颊泛红。刚才的举动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大胆,但她不后悔。

    不留遗憾是她的人生准则之一。

    就在她推开门想走的时候,突然又被凯厄斯拉回了怀中,凡妮莎感受到她在自己头顶落下了一个吻。

    “应该是回见。”

    凯厄斯低沉的嗓音仿佛一首奏响在月夜的诗歌。

    让人流连忘返,让人沉溺其中。

    “我的小玫瑰。”

    *

    第二日,凡妮莎睁开眼时看到一片空白的天花板还愣了神。

    ……我现在已经回到了英国,她后知后觉的想起,打开了手机——上面显示10:03。

    凡妮莎拉了拉头发,决定在洗漱过后,去隔壁房间感谢一下夏洛克。

    是的,为了确保凡妮莎的安全,麦考夫将她安排进了贝克街221b和夏洛克同住。

    反正某种程度上,这两个人都是危险分子,将他们安排在一起简直不能更合适了。

    再说了,他们两个曾有过一起生活的经验,想来一定会相处的十分愉快。

    至于夏洛克那喋喋不休的抱怨,则直接被麦考夫忽略在脑后。

    在房间洗漱过后,凡妮莎推开房门打算去隔壁串个门。

    刚走到门口,她就听到了几声“砰砰砰”的木仓响,她吓得倒退了几步,随后夏洛克透着烦躁的声音传来:“Boring!Boring!约翰,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找到趣的案子!”

    “这可不怪我,夏洛克,是你把那些委托人气跑,并且还声称他们无聊至极的!”

    “哦,约翰,我可从没说他们无聊,他们只是愚蠢且白痴罢了。”说完,夏洛克忽然提高了声调,“门口那位女士,如果你不打算站在那里待到生根发芽,那么你可以进来——”

    “早安,夏洛克。”凡妮莎推开了房门,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和房中坐着的两人打了个招呼,“想必你就是华生医生吧?夏洛克和我提过你,他称赞你是一个忠诚勇敢的伙伴。”

    “我是凡妮莎·谢,你直接叫我凡妮莎好了,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兰开斯特小姐,你叫我约翰就好。”华生显然对凡妮莎的友好感到受宠若惊。习惯了夏洛克毒舌的他,没想到他的朋友会是一个这样……正常漂亮的女性。

    “我下楼去看看哈德森太太那边准备的怎么样。”华生体贴地把空间留给了两人,转身离开。

    临走时,他还忍不住看了一眼凡妮莎。

    这实在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她的长相虽然美艳却不庸俗,周身气度更是难得一见的优雅从容。她不笑时是那么傲慢又高高在上,但一旦她眉眼弯弯,又显得那么亲切动人。

    似鬼魅又似精灵。

    想来,作为夏洛克的朋友,她也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

    等华生关上门时,凡妮莎才含笑开口:“好久不见啊,夏洛克。”

    “很久?我记得我们在十五天之前才刚视频过。”夏洛克的目光在凡妮莎身上转了一圈,“你……”

    “我早上十点零三起得床,呆愣了不到一分钟,随后开始洗漱,当时我感到有些饥饿——毕竟我昨天没吃晚饭。最后花了三分钟时间从房间里找出了合适的搭配——”凡妮莎一口气说完,觉得有些喘。

    “不得不说,麦考夫的审美虽然比不得上凯……但还是不错的。”

    一开始,夏洛克显然被凡妮莎熟练的先发制人式自报家门给噎了一下,但显然她最后一句话突兀的停顿立刻被夏洛克抓住了把柄。

    “如我没猜错,你是想说凯厄斯?”夏洛克拖长了语调,“那天送你出来的金发吸血鬼吗?”

    其实一开始出于安全考量,麦考夫根本没打算让夏洛克一起跟着政府人员前去意大利。但如果夏洛克愿意这么被人乖乖安排,他就不是夏洛克了。

    所以,当晚麦考夫突然收到了情报人员的汇报时,他可真是一点都不惊讶呢:)

    但这一切,包括之前为了入侵系统和麦考夫的唇枪舌战,以及夏洛克在听到凡妮莎疑似被袭击时按下了特殊警报按钮的事情,他都不会告诉凡妮莎。

    他做这些,是为了让她挣脱泥沼重获新生,而不是为了让她内疚感激的。

    “那个老吸血鬼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夏洛克双手合十,紧紧地盯着凡妮莎,“给你个忠告,凡妮莎,凭你的智商就不要去招惹这样的危险人物了。”

    “你为什么会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凡妮莎企图狡辩,她拿起了对方推到她手边温度适宜的咖啡,“夏洛克,你这个想法可真是太好笑了。”

    “Well,那么你是否能解释一下——”夏洛克抽出了手边的一本册子,“这是什么?”

    凡妮莎原本淡定优雅的神态在见到册子的瞬间崩裂,她放下了杯子,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把它给我,夏洛克。”

    “如果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不考虑一切安全情况,固执己见地将它带上了飞机,并且在睡梦都将它放在怀里。”夏洛克用上了他平时分析案件时的专用语速,“我以为关于窃听装置方面,你的了解应该比我想象的更深一些。以及只要不是一个完全脑袋空空的白痴,在逃离了一个危险环境后,都会知道远离与那里有关的一切物品。”

    “所以,凡妮莎,为什么?”

    “你不必问我,你不是什么都能用演绎法得出结论吗?”凡妮莎有些负气。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伴随着哈德森太太和蔼可亲的敲门声:“先生女士们,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

    就在哈德森太太开门的这一秒,夏洛克飞速把手上的设计稿纸册转给了凡妮莎,凡妮莎无缝接过,并将之藏匿于沙发靠垫与扶手交界处。

    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时光仿佛到退回了三年前的盛夏。

    当时福尔摩斯太太突查夏洛克是否吸烟时,凡妮莎也总是这么帮他掩盖的。

    送走了送来的三明治和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的哈德森太太,这件小客厅再次只剩下了凡妮莎和夏洛克。

    气氛有些安静。

    凡妮莎反思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语气,又想起昨天夏洛克在飞机上递过来的鲜橙汁,她决定率先道歉:“抱歉,夏洛克,我……”

    没想到,他们竟是如此默契,夏洛克在这一瞬间同时开口。

    “排除一切不可能因素,剩下的,不管多么难以置信,那都是事实。”

    “承认吧,凡妮莎。”夏洛克突然觉得演绎出来的这一切索然无味,他有些烦躁地说。

    “你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