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神奇妖怪在这里 > 35.采取主动
    斯塔克听到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时就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 他等到声音停在自己的身后, 才从工作室的机械台回头, 朝着无论何时, 她的妆容都无懈可击的助理佩普.波兹小姐打了声招呼。

    “嗨, 佩普,我本来准备去找你的, 但是现在有点走不开。”斯塔克的面前是一堆铺散开来的图纸,上面绘制着像是人形的机械图案,他拨弄了几下悬空显示屏上的按键, 将液晶电脑的主页面跳转到透明的模式。

    “托尼。”佩普的口吻带着明显的无奈, 斯塔克熟悉这样的语气, 那通常表示佩普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他还看到她怀里揣着的文件袋,“你是认真的吗?”

    “你是指哪一件事?”斯塔克明知故问地说, “关闭武器部门, 还是卖掉股份, 或者还有别的什么, 我暂时没想起来。”

    佩普一时间也抓不住重点, 她本来是打算谈论“股份”问题的。

    “我猜应该是股份这件事。”斯塔克帮她解了围, “毕竟关闭武器部门已经是上周的话题了。”他耸了一下肩,佩普看得出来,斯塔克还在犹豫, “除了卖掉股份, 我想不出别的办法筹集这么大的资金。”

    他尽可能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很轻松, 就好像破产跟扔掉一辆撞坏的超跑一样无关紧要:“放心吧,你保证不会失业,斯塔克公司的高层对你饱受好评。”

    佩普疲惫地靠在一张凌乱地工作台前:“我不是想要指责你,我只是你的秘书,但你的决定正在摧毁你自己。”

    “放轻松,我不可能让我自己再死一次,更何况,我有赚钱的手艺,我不是很介意从头开始。”斯塔克试图安慰佩普,可惜没有效果,因为就连他的底气也不是很足,从头开始意味着他即将做的事难以实现,斯塔克的最新计划需要用到大量的钱。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钱是好东西。

    “好吧,先不说这个,我的股份能卖多少?”斯塔克决定先解决实际问题,他可不想被唐佩苓告上法庭,那样他会失去更多机会。

    佩普摇了摇头,说明评估价值进行得不顺利:“董事会正在考虑你关闭武器部门的想法,他们对你的态度持反对意见。”斯塔克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佩普多次参与了高层的会议,几乎每一个人都认定斯塔克的脑子坏掉了,事实上,就连佩普也觉得他在绑架期间肯定受到某种刺激。

    “那群老家伙应该很愿意接受我的股份才对,那样的话,他们就掌握公司的主动权了。”斯塔克道,他想把自己的股份卖给公司的高层,这样既能保证公司正常运作,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拿到钱,“我只有三天时间准备手续,我希望他们别把价格压得太低,至少能让我偿还三分之二的违约金。”

    “你还不明白吗,托尼,一旦你的股份被董事会的人拿走,斯塔克工业就跟你无关了,他们随时可以重启武器部门,到那时,你根本没有发言权。”佩普并不担心自己未来的工作,她是一个能干精明的行政管理者,很多大公司都朝她伸出过橄榄枝,斯塔克工业不要斯塔克也不会放弃佩普的。

    “这正是我的计划。”斯塔克自负地说,“我的股份不够赔偿违约金,唐氏集团想要拿走全部赔款就只能和斯塔克工业谈判,就像你说的,斯塔克工业也将破产,结果是一样的。”

    “我想你还不知道。”佩普说,“在你失踪期间,奥比.斯坦以个人名义和唐小姐见过,确切地说,是和她的秘书见过,但我想,区别并不大。”

    “奥比?”斯塔克道,“他想干什么,难道他想跨过我的权限做私人勾当?”

    “托尼,斯坦背着你做的不仅仅只有这一件事。”佩普提醒他,“虽然表面上,他似乎很为你,或者说公司着想,但真实情况,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上帝啊,你就不能以一个老板的身份在自己的公司一周多待上几天吗。”

    “我知道。”斯塔克说,他的肩膀塌了下去,有些沮丧,“他做的那些事,每件事,我都知道。他在我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偷偷在做,但他是个很好的公关形象,总的来说,奥比依然在为斯塔克工业谋福利。”

    “我想,佩妮还没有答应。”斯塔克不肯定地下着结论,他希望那些蓝玫瑰能起点作用。

    “那可不一定,奥比给唐氏集团开出的价格很诱人,没有正常商人有理由选择说‘不’。在你的股份被卖出前,最好做点什么确保你的想法不会在没付出行动前就失败了。”佩普语重心长地道,“以及,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的股份可能很难原价收购,评估报告的价码还不到你偿还的三分之一。”

    斯塔克没有认真在听佩普的分析,他陷入了沉思中。

    如果唐佩苓真的答应奥比的话,他的计策就行不通了,交货日期早就过了,按照商业法律来看,斯塔克工业已经单方面违背了合同,唐佩苓随时可以取消他们之前订下的交易。

    真是这样,斯塔克不但要失去他的股份,武器部门重新运作也不是不可能,奥比.斯坦不会在意未来是不是有新式武器的产出,他用以前的旧技术也够赚一辈子的了。

    斯塔克没有翻看文件夹里的东西也猜到它们是什么,股份买卖的手续繁琐,袋子里的纸片估计还只是一部分:“听上去真是糟糕透了不是吗,更糟糕的是,我大概连这间别墅都快住不了了。”

    不能这样,斯塔克想,他必须采取主动。

    “托尼,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佩普不止一次问过他这个问题,但斯塔克从不回应,这让佩普感到无比担忧。

    斯塔克耸了耸肩,假装若无其事地回到刚才的工作岗位上翻阅着图纸:“总之,我的脑袋肯定没有坏掉,我现在非常清醒,我知道我正在做什么,并且想要做什么,这将是前所未有的发明。”他盯着那堆图纸发了一会儿呆。

    佩普从始至终都无法理解斯塔克的想法,尽管她无条件的支持他的所作所为,但不表示她不会抱怨或是别的负面情绪。佩普屡次产生辞职的念头,甚至都快要付诸行动,可她同时又无法放心斯塔克一个人,花花公子连个像样的朋友都没有。

    在佩普即将走出门外的时候,斯塔克叫住了她:“佩普,最坏的结果已经在眼前,我会想办法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如果最终没能成功,我会将我的大部分存款放进你的银行卡,这是我仅能做的,对你的补偿。”

    佩普瞪着他说:“我一点儿也不期待。”

    斯塔克花了几分钟时间查到了唐佩苓的住址,他惊讶的发现他们离得比想象中的近很多,斯塔克驱车前往唐佩苓的豪宅,他穿着西装,戴上了唐佩苓送给他的领带。

    几小时后,一栋硕大的古堡式建筑出现在断崖绝壁之上,斯塔克透过挡风玻璃,对建筑发出一声感叹,那是一栋外观酷似12世纪的哥特式城堡,非常壮观。他踩下油门,很快将车开到了古堡的正门口,那里安装着高耸的金属雕花铁门,四面都是砖头砌成的围墙。

    斯塔克走下车,围着铁门转了一圈,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进去,铁门外面没有门铃,也没有监控设备之类的装置,至少他没看到,只有门口两侧的白玉狐狸雕像栩栩如生(斯塔克以为是狗)。

    斯塔克承认自己来得有点急,他没有事先预约,也没有唐佩苓的私人号码,他连齐航的电话都没有记下来就驾车直奔合伙人的住所,这实在很不明智,因为唐佩苓很有可能根本不在家。

    “你是谁?”

    就在斯塔克对着白玉狐狸雕像研究起来时,一个声音出现于铁门内。

    那是一个眼睛细长的东方男人,不算太高,也不矮,穿着一件白色的中式长袍,头发扎在脑袋后面,他的表情很温和,声音也是,乍看之下像个身材瘦弱的女人。

    古堡里有很多像白衣男人这样装扮的侍者,他们负责安保和接待的工作,这些人都是狐狸变的。

    “谢天谢地,我以为这里没有人。”斯塔克靠近铁门的时候,发现对方吞咽了一口唾液,然后退了两步,“我是斯塔克,托尼.斯塔克,真希望你知道我是谁,这样我就用不着自我介绍了。事实上,我是来找这个房子的主人的,我和她是合伙人,至少现在还是,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想单独跟她谈一谈。”

    白衣男人当然知道他是谁,现在整个美利坚的妖怪没有谁不认识眼前这位香喷喷的斯塔克先生。

    好在他戴着唐佩苓送的领带,味道不像之前那样浓了。

    “稍等一下。”白衣男人说,他拿出一串钥匙,将铁门上的锁打开。

    斯塔克知道自己不该取笑对方的举动,但他实在觉得太好笑了:“这不是电影片场对吧?”

    白衣男人微微笑了笑说:“当然不是。”

    门开了,白衣男人对斯塔克说:“直走,50米之后,你会看到一座桥,过了桥左转,会有其他人在那里接应你,他会带你去见唐小姐。”

    “谢谢。”斯塔克忍着笑意道,“事实上,我不介意你告诉我停车库在哪里,我可以直接把车开进去吗,听上去有点远?”

    “不能。”白衣男人说,“车轮会压坏花草。”

    斯塔克将车钥匙扔给了对方,不客气地说:“那就帮我看会儿车。”

    进入铁门不久,他就走到一个巨大的花园里,斯塔克开始觉得院内的气氛有些诡异,尽管四周并没有特别不对劲的地方。也许是周围的环境太过古老的关系,斯塔克觉得浑身不自在,这里除了花草连个人影都没有。

    院子非常安静,斯塔克听不到任何声音,他把手机拿出来,发现没有信号。

    暗处,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斯塔克,他们吞咽着唾液,随时都有扑上来吃掉他的可能。

    “托尼?”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来。

    斯塔克吓了一跳,飞快地转过身。

    他看到一个金发的小男孩儿对着路边的花草喊着自己的名字。

    “托尼。”

    “嘿。”斯塔克道,“如果你是在喊我,而不是别的,也叫托尼的人,我想我在你的正面。”

    杰瑞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把头对准斯塔克的方向:“你是托尼?”

    斯塔克茫然地看着杰瑞道:“如果你要找的托尼姓斯塔克,那我就是托尼。”

    杰瑞很可爱,但斯塔克显然没有心情对一个男孩儿表现出兴趣,他蹲下来,问对方说:“你是来,接我见你老板的?”

    杰瑞似乎没有在意斯塔克的提问,他顺手揪了一朵红色的花,送到斯塔克的手上。

    斯塔克没有立刻接过那朵花,他环顾四周,斯塔克觉得自己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很难相信唐佩苓居然住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她看起来可不像电影里演的东方人,唐佩苓从没有穿过旗袍。

    “送给你。”杰瑞见斯塔克没反应,把花硬塞给了他。

    “不,孩子。”斯塔克抗拒地说,“我不喜欢这东西。”

    “那你喜欢什么?”杰瑞认真地问。

    斯塔克舔了舔嘴唇,他有些无所适从:“你认识佩妮吗?”

    杰瑞点了点头。

    “很好。”斯塔克拍了拍杰瑞的肩,他明显感觉到男孩儿好像突然间非常兴奋,“带我去找她。”

    “不。”杰瑞说。

    斯塔克没好气地说:“我迷路了,需要有人给我带路,我不是偷偷溜进来的好吗。”

    杰瑞抬起胳膊,指着斯塔克道:“她就在你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