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四月一日游戏开始 > 4.第四章
    常年爆肝的手机成瘾者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快乐。

    郭航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天人两忘的无我境界,定了个闹钟,定时看看自己的室友身体状况。

    不过我的戏份会不会太多了,感觉有点危险。

    换毛巾的时候就会希望他们能快点醒过来。

    孤岛鲁冰孙的剧情也太老土了,说起来某个特务机关还用星期五做过暗号啊[1]。

    脑海里的想法不知不觉就说了出来。

    “滴答”

    听到了游戏的提示音。

    游戏界面出现了新的消息。

    [游戏结束

    玩家:郭航

    积分:50

    下一场游戏:清明节的祭祀

    开始时间:四月五日七点整]

    周五是清明节,小长假还约了室友一起出去浪。怎么觉得这游戏像那种在节日搞活动的骗氪手游了。

    “滴答”

    “本游戏仅支持积分交易。游戏商场暂未开启。”

    还可以交流啊,超爱社交的话痨顿时来了精神。可惜不论郭航说什么,游戏也没有任何反应。

    在郭航锲而不舍地和游戏搭讪的同时,张桉正在做着笔录。

    “消失人数已经达到五十二人了。”主任烦躁地揉着眉头,他的手机里自然也出现了那个游戏,来的警察也束手无策。

    更准确的说,机关都已经陷入人手不足的困境了。

    张桉一直在自己害死了朋友的绝望里惶恐不安。

    为什么我要开那个玩笑?

    直接告诉他今天没点名就好了。

    全都是我的错。

    我害死了他。

    有人因为伤害朋友而悔恨,但也有人已经开始沉迷这个不可思议的游戏了。

    积分制完全就是在鼓励玩家积极骗人。

    要趁着别人还没有防备的时候先下手为强。

    也有聪明人发现没有必须面对面交流的限制,毕竟都做成手游了,规则也是要与时俱进的。

    假新闻的狂欢开始了。

    中午十二点。

    郭航给自己煮了碗红烧牛肉面。

    游戏来了消息。

    消息是推送给全体玩家的。

    [游戏进度报告

    游戏失败人数:1.085千万

    结束游戏人数:3.23万]

    [游戏过程中,请玩家保持怀疑,坚持自我。一旦玩家相信任何谎言,则游戏失败。]

    [距游戏结束还有十二小时,祝游戏愉快。]

    已经有几千万的人被骗了,这样的写法体现不出数字的庞大。

    顾欢要是醒着是不是会怀疑这个报告也是假的。

    所以明明很聪明,解密游戏还没我厉害。总是会突然在细枝末节斤斤计较。

    解密游戏这种东西,给的物品一定会触发线索的。

    只要记住这点,就无往不利了。

    不如再玩次方块吧。

    顾欢一醒过来就看到满脸狰狞的郭航,愤恨地说:“艾贝特真是太糟糕了。”

    非常入戏。

    对面床上的郁宁也醒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达成协议。

    顾欢先用厕所。

    郭航在发现这个宿舍清醒的人大于一以后,就退出了游戏。

    “感觉怎么样?”郭航问,“有没有觉醒了什么特殊能力。”

    顾欢感受了一下,然后闭上眼又感受了一下,对着郭航期待的脸,无情地回答:“没有。”

    “不可能,”郭航不信,转头看向正在擦脸的郁宁。

    郁宁慢吞吞地把脸擦干,也肯定地回答:“没有。”

    郭航不得不接受自己抱大腿的梦想破灭了,“这走向不对啊。”

    顾欢正在查阅手机的消息,“已经有很多人通关了。”

    “很容易吧,”郁宁接着说,“很多话是难以界定是谎言的。虽然很智能的样子,但也会理不清这种灰色地带。”

    顾欢从郁宁的话里了解了他的通关方式,“通关的方式有很多种啊。”

    “阿顾用了其它办法?”郁宁显得不像之前那么自信。

    “是,我质疑了游戏。”顾欢回答,“本身就是以谎言为乐的节日,最恶趣味的做法不就是这样嘛。”

    “你是怎么想到的?像你说的这样,为什么相信了游戏的我没有失败。”

    “我也想知道。”

    “玩笑和谎言的区别。看游戏的名字,愚人节的玩笑。还有游戏内容里提到的保持怀疑,坚持自我,就是通关条件了。”

    其实通关的都是自我主义者吧,顾欢想,怀疑一切的疑心病,逻辑至上的理性狂,或者别的,通关的人都一定是非常自我的人。

    郭航忍不住插话,“这字眼扣的,天秀的阅读理解,不怕被原作者打脸的。”

    顾欢毫不负责地说,“阅卷老师说了才算,原作者照样也要拿零分。”

    “太快结束游戏也不好,”顾欢说,“有点无聊。”

    郁宁认真地想了想,“斗地主吗?”

    你们,有点奇怪。

    郭航在心里想。

    是不是太兴奋了。

    顾欢没有把心里所有想法都说出来。比如也许他们才是失败的那方,因为质疑游戏的权威被提早驱逐。又或者,他们现在正陷入另一个玩笑中。

    不过可能不大没有讲得必要,只是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郭航从抽屉里拿了副扑克,一边洗牌一边问,“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下一个欢乐斗地主?”

    “占内存。”

    “游戏里默认的回复现实里讲简直就是羞耻play。”

    郁宁面无表情地接了句,“快点吧,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然后郭航洗牌的手一抖,原本酷炫的洗牌操作瞬间跨掉,他重新把牌叠好,维持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碎碎念,“这就是人气角色都爱搞反差的理由吗?”

    顾欢抽到了黑桃三,成为了地主。

    “最后一张。”

    郭航及时地抛出一副炸弹,“哈哈哈,你输定了。接下来就是我的主场了。”

    他出了一对五,同样还剩一张牌。冲着郁宁挤眉弄眼,暗示对方“别出牌放我走放我走放我走。”

    郁宁看了看手里的牌,出了一对十。

    郭航维持冷静,说了声“过”,等着郁宁的出牌。

    他出了一个四。

    然后顾欢打出了最后一张牌。

    郭航把手里的牌一扔就扑倒郁宁身边,看着对方剩下的牌,“你这个投靠地主的叛徒。”

    “这才是真实的人生。”顾欢露出了反派的冷笑,“你们的命脉握在我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