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四月一日游戏开始 > 5.第五章
    郭航拒绝和这两个家伙继续斗地主。

    三人商量要不要出门看看。

    疑心病很重的郁宁不想出门探险。他希望选择一种更稳妥的方式。

    愚人节只有一天,很快就能过去了。

    “愚人节只要开开心心地过就好了,那之后的清明节呢?”顾欢认真地和他解释,尽管他放任自己陷在椅子里的样子享受的模样看起来一点也不可靠。

    “虽然现在出去也不会发现什么,试了总比不试好。”

    这时候就希望这是场解密游戏了,一定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漫无目的。

    郁宁是宿舍里唯一一个端正坐着的人了,“最大的收获也只是发现其他通关者。我认为其他人的可信度难以保证,所以没有必要。”

    宿舍的协议是,遇事难以抉择的时候就投票表决。

    尽管这协议平常只在去哪里吃,吃什么这个问题上派上用场。

    一人同意,一人反对,一人弃权。

    三个人果然很稳定。

    顾欢移了移下背和臀部,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些,还是妥协了。

    “换种方式也可以,航子,你看看你那几百个群里还有谁是联系的上的。”

    对哦,在同一个空间才能互相联络。郭航和顾欢打开群,发起了消息。

    郁宁这种疑心病超重的社交障碍就算了。他不但没朋友可以发消息,而且想阻止。万一消息发给了不可信的人怎么办,通关不是件小事。

    顾欢看到郁宁皱着眉,不认同但没吭声的样子,猜到了他想讲什么,“没通过的那些,消息是发不出去的。而且我也会挑选之后在发。”

    郁宁把椅子拖到顾欢身边,看着他打字。

    “航子不问问叔叔阿姨怎么样吗?”

    郁宁看了会,有点无聊,想到了这件事。

    三人的家庭情况不一样。郁宁是孤儿,顾欢的父母是高级研究员,平常就不怎么联系。所以两人都没想到这个问题,但郭航是那种平常而温馨的家庭。

    三人经常能吃到郭母做的点心,非常美味。

    郭航抬起头笑,他是典型的阳光大男孩。开心的时候会露出牙齿肆无忌惮地笑,积极又乐观,“一定没事的。再说现在也联系不上。游戏结束就能知道了。 ”

    “虽然确实想到就会担心,但怎么说呢,看到你们都这么冷静,我就觉得紧张不起来了。”

    “我看到张桉说谎成功后,增加了100积分。”顾欢放下手机,打断了这个话题。

    “那我们岂不是很亏?”

    “不会的,”顾欢回答郭航,“因为那种积分是无效的。”

    郁宁因为顾欢的肯定而惊讶,“为什么?”

    “因为在报告里出现结束游戏人数这一条,而我结束游戏只拿到了100积分。这不符合积分设置的公平性。所以我倾向于认为这是陷阱。”顾欢解释,“又或者是鼓励玩家先骗足够多的人,然后在游戏结束前一秒通关,那挺无聊的。”

    “如果他们就这么无聊呢?”郭航杠了句,“三流小说智障剧情。就是这么无聊霸道不讲道理。”

    “真是令人拍案叫绝的智障桥段,”顾欢想了想要是自己正处在这样一部小说里,“那我会想和这个造物主谈谈的。”

    “造物主的话,一定要说recreator了吧,”郭航自然地接着往下说了, “如果有小真鉴的能力就好了,简直是为了愚人节而生的啊。”

    “小真鉴的能力?”郁宁好奇地问,他时常听不懂顾欢和郭航的梗。

    “言叶无限欺,一种超能力,只要别人否定了她的谎言,那么,那个谎言就能成真。”顾欢解释,他突然像个愉悦犯一样地笑了起来,“谎言的谎言,这便可瞬间颠倒正反。”

    “滴答”

    把话题拉回正轨的是顾欢的手机提示音。

    三人都把脑袋凑到顾欢手机屏幕前。

    [玩家最早结束‘愚人节的玩笑’,玩家觉醒能力——言叶无限欺。]

    [觉醒成功。]

    [游戏结束

    玩家:顾欢

    积分:100

    能力:言叶无限欺]

    三人:“……”

    郭航也不知道怎么吐槽了。片刻后,他小心翼翼地对自己的手机说:“我能要个大贤者[1]吗?”

    “滴答”

    郭航兴高采烈地点开消息。

    [玩家结束‘愚人节的玩笑’,玩家觉醒能力——大贤]

    “滋——”

    [觉醒失败。]

    [觉醒条件二处不符合。]

    [一,玩家身体条件未达标。]

    [二,三十岁的单身狗是贤者,四十岁的单身狗是大贤者。]

    “不要啊,”郭航喊,“你怎么知道我四十岁就能脱单了,我可是潜力股啊。”

    “太拼了,”顾欢笑瘫在椅子上。

    郁宁也笑了起来,但还是正经地分析,“身体条件是因为航子没有发烧吧。”

    郭航无奈地接受事实,开了瓶可乐让自己快乐,“那宁妹可以觉醒能力了吧。”

    “不急。”顾欢阻止了,如果不是太过突然,他现在也不会觉醒能力,“我们对这个游戏还是一无所知,既然能力是自己选的,更要仔细分析。想要的能力是必须已经有概念的,像是言叶无限欺这种,还是可以自己编造的也还是未知的。”

    郁宁点头,“下一个游戏和清明节有关,最好是和玄学有关的能力。”

    “这简单,”郭航说,“我想要玄学的能力,可以看见鬼,还能够超度鬼。”

    [能力检索中——]

    郭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反正我现在觉醒不了,不如好好试验一下。”

    [匹配到道家术法——]

    [请玩家抽取其一,抽取池生成中——]

    [抽取池生成失败,抽取条件不符合。]

    [玩家身体条件未达标。]

    “所以是从现有概念里进行匹配吗?”顾欢看完消息,想了想,“索性把所有可能都试试吧。”

    于是郭航开始骚扰系统。他有恃无恐地把自己脑洞里的能力都试了遍。

    [玩家,这里建议您闭嘴呢。]

    郭航没反应过来,自然地接了句,“我给你五星好评哦。”

    “可以了,”顾欢拍了拍郭航的肩,他摆出了严肃的表情,“航子,你没法觉醒能力了,因为你的身体条件不会达标了。”

    “不可能,”郭航反驳,“阿顾你别说这种话。”

    有点委屈。

    “谎言的谎言,这便可瞬间颠倒正反。”

    “阿顾,”郭航明白了,眼泪汪汪地扑过去,“爸爸没有白疼你。”

    在顾欢的眼神里立刻改口,“爸爸,你真疼我。”

    “去躺着吧,”顾欢知道改造的过程很难受,也不和郭航皮了。

    郭航去睡了。

    郁宁和顾欢之间的气氛少了点轻松。和正经人就要讲正经事了。

    “马上就结束了。”

    “除了航子那里,我们都没收到下一场游戏的通知。”

    郁宁皱起眉,“你是说之后我们可能会进入不同的游戏?”

    “你看过刀剑吗?”顾欢问完,自己就给出了答案,“你没有。”

    “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看这些?”

    “少年的浪漫?”顾欢不想讨论这个,“我对现状有几个猜测。一,当游戏开始时,被选中的玩家的意识就进入了游戏中,类似全息网游那种,不过这就要考虑现实世界的肉体会怎么样,时间是流逝的吗,失败了是会到现实世界了,还是直接脑死亡了,等等问题。”

    “二,游戏开始,我们直接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正在游戏中的玩家,游戏失败的,游戏胜利的,我们各自占用一个空间。在游戏结束后,我们才会回到原世界,或者失败就会不去了。我目前比较倾向这个猜测。”

    “三,平行世界论,奥,这个是我为了逼格硬掰的。”

    “四,我在做梦,但是我为什么做梦没有梦到奥黛丽·赫本,我其实挺想做乔·布莱德里[2]。”

    “五,……”

    顾欢的猜测被郁宁打断了,“我觉得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了。不过,原来阿顾是这类的吗?”

    “嗯?”

    郁宁难得开了个玩笑,“我以为你是会做《黑镜》的那种。”

    顾欢心里否认,我会直接拍岛国片才对,好友太纯情了都不敢乱讲,“你有什么想法?”

    “我也比较倾向第二种猜测。”郁宁的坐姿仍旧非常端正,他用笔做着记录,“我也有几个想法。”

    “洗耳恭听,”舒服的葛优瘫让他放松。

    “如果结束时间永远不出现呢, ”郁宁深吸了口气,然后他问顾欢,“你知道《一日囚》吗?”

    “你害怕我们被困在今天吗?”

    “很害怕。”郁宁说,“永远的愚人节。”

    “怕到想要发抖。”

    “不会的,”顾欢说,他走到郁宁身边,撸了把头,“航子证明了有下一个游戏。”

    郁宁没被安慰到,他一直在介意一件事,“我和你们通过的方式不一样,也许我失败了,然后……”

    真麻烦,顾欢心里叹气,早知道不让郭航那么早睡了。

    但想想郁宁的经历,他和郭航费了很大功夫才和郁宁成为了朋友,疑心病加悲观主义者是真的难搞。

    他打断了郁宁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我也没有收到消息啊。别乱想,那我还可以猜没准在拍《迷雾》呢。”

    他弯腰虚抱住郁宁,瘦弱的青年在轻轻地颤抖。

    怎么会突然扯到《一日囚》,就算《黑客帝国》也行。

    也许我们只是终于摆脱虚假的平和,我们一直活在这个游戏里。

    最可怕的就是自己吓自己。所以糟糕的事不要说出来扰乱军心。

    但顾欢仍旧在心里盘算,所有猜测在脑海里被清楚地列成表格,然后旁边出现一个个应对策略。

    郁宁终于冷静下来了,不好意思地挣脱了出来。

    太丢脸了。

    “滴答。”

    顾欢的手机响了。

    新消息是下一场游戏的通知,一天后,游戏名称,“不可预料的老虎 ”。

    左腕传来疼痛。

    打脸了,现在真的只有郁宁被“丢下”了。

    顾欢任由郁宁捏着自己的左腕。

    “还有一个小时,”顾欢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零点如期而至。

    郭航还在呼呼大睡。

    “滴答”

    [游戏结束

    通关标准:保持怀疑,坚持自我

    通关人数:1.66百万

    通关奖励:20—100积分

    失败惩罚:本次无惩罚]

    [祝各位玩家愚人节快乐]

    [下一场游戏即将开始,请玩家做好准备。]

    “安心了吧。”

    郁宁点头,看到顾欢发青的左腕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顾欢随意扭了扭左腕。看了手机上的其他消息。之前发的消息都发送失败了,也不会收到回复。他看的是网络上各种各样的猜测,以及官方的报道。

    “确定了,”顾欢按掉所有消息,“我们现在又回到了同一个世界。”

    猜的全中,顾欢在心里夸了自己几句彩虹屁。

    “睡吧,”已经凌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