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四月一日游戏开始 > 10.第十章
    顾欢不肯谈为什么这场游戏让他郁闷,把自己的过失坦然地讲给无关的人听,在他看来是件难以想象的事,又不是奇文共赏,喜闻乐见。

    郁宁问不出来,只好作罢。

    “你呢,”顾欢岔开话题,“玩游戏了没?”

    “狼人杀。”郁宁说,“十人局,三狼三神四村民,半小时不到就结束了。”

    “这么快。”

    “你一定想不到,”郁宁的语气带着难以置信,“一只狼在第一轮发言就自爆了,然后全票投死了他。”

    “什么操作。玩得这么刺激。”

    “第二轮猎人被刀,带走了一只狼,女巫毒死了一匹狼,”郁宁说,“我作为村民直接躺赢。”

    “太准了吧。”顾欢说,这种神一样的队友请给他来一打,“狼输了以后呢,那些人怎么样了?”

    “消失了,和愚人节那次一样,”郁宁描述时十分冷静,“系统宣布他们失败,失去游戏资格。”

    “你遇到的玩家,是不是都通关愚人节了?”

    “有一个是,其他的不确定,大家都有意识地在隐瞒自己的信息。”

    “噢,对了,”郁宁说,他像是刚刚想起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通信网络已经不能用了。”

    这个消息比“玩游戏真的会死人”还让顾欢震惊,毕竟后者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前者显然让他的正常生活受到了影响。

    “什么!那我还怎么追进击!”

    郁宁难以理解顾欢这种“少年的信仰”,所以他选择不理睬,讲正事。

    “看你的手机,上面应该出现聊天系统了,我们先加个好友。”

    顾欢打开手机,app的界面依旧简陋。界面中间是白色的四行字,但右上角出现了三条横线。

    [游戏结束

    玩家:顾欢

    积分:200

    能力:言叶无限欺]

    顾欢点了横线,那是菜单,分别是道具,通关游戏,信息和商城。

    再依次点进查看,道具栏是空的,通关游戏有两个,信息栏里包括陌生人,好友,附近,以及世界。

    典型的网游设定。

    “我们的世界变成了一场大型网游?”

    “我觉得是我们进入了异空间。”郁宁否认了顾欢的猜测,“首先郭叔和郭姨不见了,这个游戏的载体是智能手机,没有载体的人应该无法进入游戏。”

    “最重要的一点,”郁宁打开手机,那是商城的界面,“‘回归时间’,描述是可以回到现实世界的时间。一积分对应一分钟。”

    顾欢看着回归时间的描述,“我们在这里的时间怎么计算。”

    “回去一次就知道了,我现在积分180,等郭航回来了,我们回去验证一下。”

    “还有一点,”郁宁补充,“玩家已经开始报团了。游戏里管这个叫‘公会’。”

    顾欢点开世界消息,玩家姓名前面已经出现了公会名称的前缀,不过这些姓名,都太千奇百怪了吧。

    “竟然有人叫孙权御天下吗?”

    “自己取的,”郁宁把手机递给顾欢,上面是二维码,“加个好友。”

    扫完后,先出现的信息提示顾欢取个昵称。

    [您正在进行添加好友操作,请先确定昵称。请注意,除非开启授权,否则对方无法查看您的信息。]

    顾欢没多想,直接填了杰克,刚从上场游戏出来,他开始习惯这个名字了。

    [添加成功。]

    [你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你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郁宁的昵称是宜宁。很符合宁妹了。

    看到顾欢的表情,郁宁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郁宁长得好看,为了赚钱他还做过coser,扮了女装大佬,他觉得没什么,谁知道碰到了来逛展的郭航。自此之后,他就撕不掉宁妹这个称呼了。“你别想太多,蒸郁宁所宜,我只是想保持统一。”

    “嗯嗯,宁妹,我明白的。”

    郁宁放弃挣扎,“开个信息权限。”

    顾欢点头,同时也查看了郁宁的信息。

    [游戏结束

    玩家:郁宁

    积分:180

    能力:他人即地狱]

    “这什么能力?”顾欢一时想不出这个能力的作用,但不妨碍他觉得实在是太适合郁宁了。

    郁宁说,“无聊的时候读萨特突然出现的,和你当时的情况一样。用幻觉入侵精神,实现精神操纵。”

    “发动条件呢?”

    “精神比我弱。”

    顾欢立刻想到了脑髓地狱,确实是非常棘手的能力。但在己方身上就很安心了。

    顾欢理了一遍已知信息,觉得没什么好聊了,问郁宁:“出去逛逛?”

    意料之中,郁宁拒绝了。

    “要不要给你带什么?”

    郁宁想了想,“带点吃的吧,我们在游戏里还是会有饥饿和疲劳的感觉。”

    商城里是不是会有恢复精力的药,蓝瓶的,更好喝。

    ……

    外面的风景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顾欢走出郭航家的时候,有种自己擅闯民居的感觉,这屋子的主人都不在这个世界。

    顾欢的目的地是离这里最近的广场,没有广场舞大妈存在的世界,这个广场也显得有点冷清。

    顾欢边走边在这个游戏,他在最好的年纪被卷入一场神秘的游戏,他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可能丧命于此;想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可惜信息太少,可能太多,无法筛选,反而是徒增烦恼。

    这个世界,广场傍晚的风依然很舒服,喷泉的水偶尔溅在他的身上,带着四月特有的凉意,以及真实感。

    顾欢想到他第一次接触到游戏,在外婆家,用老旧的电视和游戏手柄玩着马里奥。

    马里奥的大陆充满着想象,水下,地下等等;一个复杂的马里奥关卡中,通常同时会有好几个巧妙的设计叠加在一起。

    顾欢永远忘不掉第一次玩到这个游戏时的幸福感。他所有对于游戏的欲望都来自于此。无关金钱,无关过往,无关现实,期待一个好故事。

    所有的游戏都在告诉玩家一个故事,有的精彩,有的无趣。

    现在,他失去了复活金币,变成了故事里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