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她真的好甜好甜呀 > 33.孩子
    此为防盗章  “好酸好酸!”

    林林连连吐舌, 她的反应带偏了江余钦的思绪, 使得本该教育她不许上嘴舔的他忘记了这么做, 反倒被她逗乐, 眼中划过浅淡的笑意。

    尽管觉得逗趣, 但只从外表来看,江余钦周身的气质依然疏离, 连淡漠的语气也不曾改变一丝一毫,他道:“我喜欢吃酸。”

    林林停下吐舌的动作,惊道:“有宝宝了?”

    ——她的知识库意外的丰富呢!

    江余钦:“……”

    他没有接她的话, 因为感觉没有接的必要, 他怎么可能会有宝宝呢?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 因为他一时偷巧没有直接否认,以至于给某些人留下了错误的幻想。

    现在的江余钦还不知道,他只是重新拿起了筷子, 把注入了某个人的辛劳的丸子全都解决了, 吃完后虽然不给赞扬, 却也没说难吃。旁边的林林则频繁偷瞧他, 眼中时不时带上一丝沉思。

    饭后江余钦进书房处理文件, 林林则在自己的房间做家庭作业, 过了一阵她从房间里出来,抱着作业本敲书房的门。

    “有作业不会做?”江余钦谙熟她的想法,在她探头探脑的时候便提前问出来。

    林林撅了撅嘴, 有些委屈道:“是呀, 好难的呀。”

    “过来。”江余钦打算先帮她解决一下她的难题。

    往常这种情况下她早就颠颠地跑过去了, 甚至从一开始就赖在书房里不走,但今天不一样,她最初没有选择在书房做作业,现在虽然来了书房但江余钦唤她过去时她也没过去。

    她左脚踩着右脚,别别扭扭道:“我不用你教。”

    江余钦顿住,而后缓缓抬起头看她。

    林林哼哼唧唧,说:“我想找宣宣。”

    江余钦:“……”

    梁宣是江余钦的特别助理,兼顾江余钦的生活和工作,是江家主宅的常客,林林常常看到他出入江余钦的书房,因此误认为叫对方来江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要宣宣帮我。”林林说道,拒绝了江余钦的帮助,把依赖转移到了梁宣身上。

    江余钦默了默,最后还是拿起了手机,见此,林林终于跑了过去。

    江余钦点开了拨号页面,准备呼唤自己的助理,林林却手疾眼快地探出爪爪——

    “不要这个!”她一边说着一边拨通了视讯通话。

    江余钦:“……”

    只一秒,另一端的梁宣就点了接受。

    “江总?”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梁宣也有些疑惑,不明白自己上司为什么选择了这样黏糊的通话方式,“您有什么事吗?”

    江总没事,林林有。

    林林抢先占据摄像头前面,扬起笑脸喊:“宣宣!”

    “……林林。”

    “宣宣来这里嘛,我想你了!”林林这么说道。

    她听李姐姐和朋友谈心的时候说到,想要找人帮忙的时候需要甜言蜜语,她不能理解这种做法,但这不妨碍她学习这技能。

    这就是她为什么在并没有特别想念梁宣的时候昧着良心说了想念,学以致用嘛!

    她有点学坏了呢。

    林林不断地朝电话里的梁宣施展自己的阳光笑容,意图把梁宣骗过来教她做作业,梁宣不知道她的小心思,被她的热情微微吓到,目光触及林林背后的江总,沉默片刻。

    “……”

    “宣宣什么时候过来呀?”

    “……我尽量赶过来。”

    “好呀,我等着你!”

    “……”

    通话结束,林林心满意足。

    她把手机还给江余钦,抱着自己的作业就要走,但没走成,被江余钦拉住了手,阻止了她的离开。

    她有些茫然,问他:“钦钦?”

    江余钦滞了一下,仿佛刚刚才从走神中回过神。

    他收回手,垂下眼眸,说道:“你和梁宣的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林林闻言笑道:“宣宣很好!他今天还来接我放学呢!”

    江余钦说:“……我有些忙。”所以才没有去接她。

    林林一副“我理解你,我还心疼你”的表情,郑重地拍拍江余钦的肩膀,说:“别担心我,以后我有宣宣就可以了。”

    江余钦:“……”

    林林笑了笑,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她回房等梁宣去了。

    江余钦:“……”

    这一天,梁宣被叫来教林林做作业,事后太晚就直接睡在了江家。

    这一天,江余钦待在书房里的时间比往常更久,最后洗漱睡觉还失眠了。

    这一天,林林睡着之后做了个噩梦醒来却不记得梦里内容了,她变得有些胆小,于是摸索下床,光着脚丫偷偷溜进了江余钦的房间。

    江余钦没有睡着,发现了她想要偷溜上床的举动,出声阻止了她。

    床头灯亮起,灯光下林林站在床边有些委屈。

    她说:“我想和钦钦睡嘛。”

    江余钦起身倚靠着床头,揉了揉额头,似乎有些头疼,他说:“不许。”

    “为什么嘛?”林林不解。

    江余钦心说因为你23岁了。

    因为23岁了,而不是3岁,所以尽管她什么都不懂,他却不能趁着她不懂的时候忽视男女之防。

    江余钦看她一眼,最后下了床,一边往房间外走一边用因为熬夜而有些黯哑的声音说:“我去叫李姐陪你。”

    林林拉住他的手,两人对视几秒,林林退让了,她瘪了瘪嘴:“好吧,我一个人睡。”

    然后气鼓鼓地走出了房间。

    江余钦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虚空久久不动。

    凌晨两点半,林林又跑来了,以更轻的脚步,更小心的动作,她来到床边,没有爬上床,就地坐着,趴伏在床边,就打算这么睡了。

    凌晨两点四十五,林林的呼吸完全趋于平稳,她睡着了。

    床上的江余钦忽然睁开眼,扭头看了她一小会儿,起身下床将她抱起,而后送她回房间。

    她靠在他怀里,双手紧紧抓住他胸前的睡衣,十分依恋的模样。

    江余钦的眸色变得暗沉,将她放回床上的时候没忍住拂了拂她的额发。她发出猫一样的呓语,嘴角微扬,露出脸上的小酒窝。

    他坐在她床边许久,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三个小时……她没有再醒来,江余钦放心地走出了房间。

    早起的李姐看到他从林林的房间走出来有些惊讶,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过久,被他看过去后立即转移了视线。

    “少爷……”

    江余钦朝她点点头,一声不发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早上七点,梁宣起来了,因为一些事先一步离开了江宅。

    早上七点半,林林起来了,穿着粉色兔耳睡衣,边走边瞌睡,差点还撞上了走廊上的等身花瓶,十足的小迷糊。

    早上八点……早上九点……上午十点……江余钦没有起床。

    林林等不了了,跑进江余钦的房间,扑在江余钦身上,喊:“钦钦,钦钦,该起床了!”

    江余钦睁开酸涩的眼,把她推开一点,哑着嗓子说:“林林,去叫李姐来。”

    林林眨着眼问:“为什么要叫李姐姐?”

    江余钦只是说:“去吧。”

    林林应了,一头雾水地去喊李姐,等李姐进去后,她便被赶出了房间。

    她趴在门上挠门,十分好奇他们在屋里做什么。

    不久,李姐出来了,看到林林,想牵她走,并解释说:“少爷生病了,你身上的免疫大不如前,别凑到少爷面前去,少爷也是这么嘱咐的。”

    林林震惊:“钦钦生病了吗?”震惊且担忧,“明明我还想照顾他……”

    她不懂得收声,说的话全被房间里的江余钦听到了。

    为什么不让江余钦教她作业了,为什么看到他上下楼还想牵着他走,这都是因为她想照顾他……

    江余钦用手捂着脸,手掌之下的表情从未有过的放松,甚至显现出了几分柔和。

    江余钦这一生病就没有再去公司,林林不允许。

    他被迫一直待在房间里休息,林林就守在他的房门外看着他休息,如果他忍不住拿起文件批阅,一定会遭到林林的目光谴责,一次两次他都没能得逞,最后便放弃了,乖乖休息。

    林林还想到跑他身边去,但江余钦会生气,她不想看到他生气,所以最后选择呆在门口。

    江余钦的病很快好了,林林因此解了足禁,她迫不及待跑到他面前,抱着他的腰仰头问他:

    “钦钦,你还难受吗?”

    江余钦本想推开她,但在看到她担忧的表情之后改变了主意,改成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不难受了。”

    林林长长舒了一口气:“我好担心哦。”

    江余钦又摸了摸她的头,之后问她:“你为什么想要照顾我?”

    先前听到她的话之后他就一直很好奇,现在终于有机会问了。

    林林闻言退开一点,目光下垂,直直地落在江余钦的肚子,那视线之灼热,仿佛他的肚子承受了她的所有期待和希望。

    江余钦预感有点不对,下一秒,听见她响亮回道:“自然是因为钦钦怀了宝宝了啊!”

    李姐捧着从花园里剪下的玫瑰花从旁走过,看见林林和江余钦,正想和他们打招呼,下一秒听见林林的惊人发言,吓得花颜失色。

    江余钦:“……”

    李姐:“……”

    过了一会儿,他中止了叫她起来这一任务,直接将她往自己的怀里提了提,然后像抱着孩子一样,两只手臂托着她的屁股,将她抱下了车。

    这个动作他做得并不吃力,因为林织的身量并不十分高挑,她在他修长的身形面前显得有些单薄娇小。

    他抱着她乘上住院部的电梯,来到他事先了解到的病房。

    夜已经深了,住院部中的吵闹程度对比白日有所减少,但并不十分安静,但走廊里惨白的灯光会给人一种冷寂的错觉。

    江余钦不由收紧了手臂,侧头看了一眼埋在他肩头睡觉的人。

    走到目标病房门前,他静静走了进去。

    病房里的陈若言还没睡下,穿着病人服,眉眼温柔地低头画着画。江余钦的到来明显让她吃了一惊,她抬起头看到人时,画笔差点脱手而出。

    “你……江总?”

    显然,陈若言也是认识江余钦的,不知是因为在宴会中得知,还是因为追寻父亲的脚步时了解到了江余钦这个江家人。

    江余钦神色淡淡,那模样看起来不像是来探病的,而是来巡查工作的。

    陈若言不介意地笑笑,目光触及他怀中睡着的人,表情变了。她脸上的笑真诚了许多,对比江余钦,她似乎更在意林林。

    她说:“她是今晚宴会上江总的女伴吧?我能知道她的名字吗?”

    江余钦看她一眼,说:“不能。”

    陈若言苦笑:“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在宴会上看到她,给我留下了十分奇妙的感觉,很想邀请她当我的模特。”

    林林是不一样的,她拥有大人的面孔,但气质缺如天真的孩童,恰恰是这一点吸引了陈若言。

    她说:“虽然我的水平很一般,但我想画她。”

    江余钦没答应也没拒绝,在陈若言的病房里沉默地呆了一阵就打算离开了。

    前来探望陈若言,他替林林做到了,所以并不打算久留。

    他转身离开,陈若言张了张嘴,犹豫着是否继续劝说,这一犹豫,江余钦已经走了出去。

    陈若言放弃了,淡淡地笑了,重新拿起了画笔,在素描本上留下了极为温柔的笔触。

    她是个温柔的人,画也是温柔的。

    她知道自己的能力,也知道自己的极限,但为什么还觍着脸继续画下去呢?她想大概是因为画画的人里面除了天赋者以外,还有热爱者吧。

    陈若言这次在宴会上被人掴了一巴掌,脸肿了,耳膜轻微穿孔,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她本不需要住院,只是见时间不早了,为避免折腾,这才在医院留了一晚。

    林林说要去探望她,可被江余钦哄着“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江家的床上。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脑子还不甚清醒,呆滞着脸望着虚空。旁边的布偶维持着与她同款的姿势,一人一猫发着呆,上演现实版“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江余钦敲门进去,猫和人以同一步调扭头看他,再看他……

    “该起床了。”江余钦道。

    “……哦。”林林推开堆叠在自己腰间处的被子爬起来,爬到一半骤然停住,表情渐渐凶狠。

    奶凶。

    “钦钦!”林林气鼓鼓地瞪江余钦,“我怎么会在这里?!”

    记忆回笼,她对自己醒来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江家表示严重不满。

    江余钦道:“探病结束了。”

    林林道:“我没有见到人!”

    江余钦说:“你睡着了,叫不醒,我替你探了。”

    林林脸颊突然憋红,别扭地拧了拧手指,期期艾艾道:“我睡得有那么沉吗……”

    江余钦点头:“像头小猪。”

    林林脸颊绯红,忘记了生气,一头栽进被子里,拿被子盖住自己的连你。

    江余钦走出去戳戳床上小包,说:“再晚一点,你爱吃的虾饺就要被拿去喂猫了。”

    林林一听,慌慌忙忙地钻出来,露出两只眼睛,拿眼神传递着“骗人,糯米才不喜欢吃虾饺”这一复杂信息。

    糯米便是那只布偶小精灵的名字。

    猫是某个江家人喂养的,但已然从主人那儿失宠,林林来了之后,成了它的第二任主人。

    林林自信自己了解糯米的一切喜好!

    江余钦没说话,直接把她从被单里剥出来,抱着放到地面,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可以去吃饭了。林林没有再躲回被子里,跟着江余钦走出了房间,一边走一边歪着头仰望江余钦。

    “那个姐姐没事了吗?”她忧心忡忡。

    “嗯,没事了。”江余钦道,“只是耳膜轻微穿孔。”

    林林感觉自己耳朵疼了一下,下意识屋主自己的双耳,惊恐地睁大眼:“穿、穿孔?”

    江余钦说:“不是多么严重的伤。”

    “……哦。”

    林林知道江余钦是个比自己厉害得多的人,身上贴着“权威二字”,于是被他说服,放宽了心。

    下楼后,林林便被桌上的食物吸引去了注意力。

    照顾林林时间最多的女佣李姐看到她,招她过去,笑着说:“林林,今天有你最喜欢的虾饺哦。”

    林林早被江余钦剧透了一脸,但依然十分高兴,欢呼一声,坐到餐桌旁,急急忙忙地开吃。江余钦则不急不忙地落座在她旁边的位置上,伸手拿起瓷匙舀粥,整个人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优雅,但优雅的他下一秒就被林林戳了只虾饺在嘴里。

    “……”

    林林用自己并不温柔的喂食方式喂了只自己喜欢的虾饺给喜欢的钦钦,紧接着她仰着脸观看其反应,一脸“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见此,江余钦顿了顿,吃下了那只虾饺,并给出回馈:“好吃。”

    “嘿!”

    江余钦的表情依然冷淡,林林却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起来。

    她扭头去边上的李姐说:“李姐姐,明天我们还吃这个好吗?”

    李姐一脸纵容,连连道“好”。

    吃完饭,林林窝在沙发里拿着逗猫棒逗糯米玩儿,江余钦则去楼上换了一身衣服,打算去公司了。林林看着西装革履的他,眼珠子转了转,在江余钦走出门的时候,她也一声不吭地跟在了他后面。

    江余钦自然知道自己身后跟了条尾巴,起初没理她,当他发现她一路跟着自己跟到了院子里的停车位处,顿了顿,转了过身。

    林林在他转身的那刻乖巧站好,朝他露出八颗牙齿,笑:“我也想跟钦钦出门。”

    梁宣从旁边的车上下来,看到两人面对面站着,一眼看出了这是什么情况,对林林说道:“林林,我们是去工作,不是去玩。”

    林林极想出门,听了微微皱眉:“那钦钦让李姐姐带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