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的胡子我的围巾 > 14.第十四章
    陆一心骑车回家的时候,觉得自己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云里。

    她突然就明白了这几年方永年性情大变的原因——原来那场车祸并不是意外。

    她不相信自己的爸爸会做出那样的事,甚至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人在现实世界里做出那样的事。

    她在车祸之后去过医院,她甚至偷偷的看过当时交通事故上的照片,那些让她在深夜里会做噩梦吓醒的画面,居然是人为。

    她的心跳很快。

    她认识方永年八年,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话的内容趋向成人。

    这是那场车祸后,她第一次把他和她爸爸之间的矛盾,提到台面上来说。

    直接撕开,毫无隐瞒。

    她和他之间的对话,第一次,和年龄辈分无关。

    她心跳的越来越快,十八岁的年纪很难形容这种复杂的感情,有心痛有震惊甚至还有一些复杂微妙的激动。

    她在夜色中飞快的踩着自行车踏脚,江南三月的潮湿冷意浸透她的红色围巾,脸上冰凉凉的一片。

    可是,却很热。

    她捏了一把刹车,掏出手机给刘米青发了一条微信,然后调转车头。

    益民药房离方永年住的小区很近,而方永年小区后门那条巷子里,有很好吃的桂花糖藕。

    清明节前的糖藕酥中带糯,和其他季节的藕不同。

    以往这个季节,方永年都会带着陆一心去吃几次,今年,陆一心想给他买一次。

    ***

    陆一心离开后,方永年坐在凳子上缓了很久。

    上次拿葛文耀录音的时候,在冷风里吹了太久,身体底子差了,感冒一直反反复复。

    他以前其实很娇惯,家里是老幺,从小学习成绩拔尖,和他那个莽大汉一样的大哥比,他父母更疼他。

    他爱吃嘴巴刁睡觉的床单必须每两周换一次,别人在项目里熬夜通宵的时候,他总是会给自己想办法抽出时间盖好毯子每天定时睡觉。

    他以为他这一辈子应该就是这样了,泡在实验室里,拿几个看起来应该不难拿到的奖,白发苍苍的时候,儿孙满堂有社会地位,死掉发讣告的时候,他后面的头衔可能是某某院士。

    前半辈子,他的人生一帆风顺,所以他也有一些天真的抱负,想要让中国的原研药在国际上有一席之地,想要通过药品研发,治疗那些神经退化性疾病。

    直到那场车祸。

    车祸后项目投资人宣布撤资,谣言四起,项目组的每个人一夕之间都被蒙上了奇怪的阴影。

    那场车祸毁掉的不仅仅是他的一条腿,还有他的人生,他的信念。

    那场车祸让他这样娇惯的人可以面无表情的住在这样简装的毛坯房里,厕所里的马桶嘎吱直响,卧室里的床只是用两块木板拼出来的,睡在上面会让他恍惚觉得自己躺在棺材里。

    在禾城开药房是郑飞的意思,他在这方面有点门路,益民药房的租金也比其他地方便宜很多,他当时答应,是因为他觉得他以后的余生,可能需要依靠这个药房糊口。

    他死了以后不再会有讣告,他的头衔也不再可能是某某院士。

    他就是那个性格奇怪的,少了一条腿的药房老板。

    人生无常。

    方永年笑了笑,终于起身,像个老年人一样慢慢的活动自己还能动的关节,咳嗽了两声,把之前用过的几个杯子放到厨房的水槽里。

    外面又在下雨了,雨声快要盖过他洗杯子的水声。

    他的每个动作都带着方永年式的慢吞吞,听到敲门声,连回头的动作都慢了半拍。

    晚上八点钟。

    门外站着去而复返的陆一心。

    红色围巾被她脱下来裹在双肩包上面,外套脱下来当成了雨伞,耷拉在头上,湿嗒嗒的。

    她一边跳一边进门,一进门就把空调打开,瑟瑟发抖。

    “我妈妈没说今天会下雨啊!”她跺着脚抱怨。

    新鞋子算是彻底报销了,她脱了鞋子顺便脱了袜子,赤着脚踩在地上,走一步一个湿脚印。

    “穿鞋子。”方永年看不下去了,把她之前穿过的那双家居拖鞋踢给她,自己去卫生间给她拿了毛巾,又拐进房间拿了件棉外套丢给她。

    “我脚湿了。”陆一心不想拿方永年的毛巾擦脚,只是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脸。

    方永年直接从沙发上丢了个抱枕给她:“擦脚。”

    陆一心看着那个抱枕留恋了半秒钟,有点心疼的赤着脚踩上去。

    这好像是她送的,为了什么送的忘记了……

    方永年的棉外套很大,也很暖,干燥的有一股烟草味。

    陆一心稍微暖和一点,就擦着头发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方永年。

    方永年正在从水槽里拿出她的杯子,冲了下打算给她泡第二杯热可可。

    “你不觉得我讨厌么?”刚才冻得够呛,现在暖和了,方永年看起来又很安静,她忍不住问出了刚才想问没敢问的话。

    他那么不相信她爸爸,为什么偏偏对她一直是这个样子,一边嫌弃一边照顾的样子。

    方永年把热可可递给她。

    问得没头没脑的,难为他居然还听懂了。

    “我变态。”这句话他说的十分真心,真心的陆一心一口热可可直接呛到了鼻子里。

    “怎么又回来了?”方永年嫌弃到直接把纸巾盒丢给陆一心,让她自己处理那一滩飞溅的巧克力。

    “我给你去买喷雾了。”陆一心擦完嘴,献宝一样的拆开她用围巾包着的双肩包。

    两瓶缓解肌肉拉伤的冷冻喷剂,他左腿痛的时候经常用的牌子,她在益民药房买的。

    “买一送一,郑叔叔听说是你用的直接又送了一瓶。”陆一心又掏出一瓶,皱着眉很忧郁,“你们药房真的能赚钱么?”

    她妈妈平时在药房买药也经常这样,很随性的买一送一。

    “还有这个!”她掏出了放在最下面的塑料袋,摸了下还是热的,“桂花糖藕,陈叔叔那里买的,最后一块了。”

    要不是为了这东西,她就不会淋到雨了。

    路上还接了她妈妈的电话,被骂了一顿。

    “我要回去了。”她把东西都掏完,拍拍扁扁的双肩包,把身上披的棉外套还给方永年,自己重新披上了那件湿嗒嗒的外套,还有那条已经从正红色湿成暗红色的毛线围巾。

    袜子湿了,她索性揉成一团塞到自己的校服口袋里,拎着那双看不出颜色的新鞋子,很快乐的冲他一边挥手一边笑:“还有没有垃圾要带下去?”

    方永年很难解释堵在他心里的感情是什么。

    他刚才只是坐在凳子上揉了下脚,她就发现他常用的冷冻喷雾没有了。

    他投喂了她几年,车祸后没那么多闲情逸致,也忽略了她很多。

    到了禾城后,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丫头带着家里的吃的过来找他,他冰箱里常年放着他们家的保鲜盒。

    而他,却在调查她爸爸。

    发病的时候,会幻想她爸爸终于罪有应得,幻想的画面里,并没有这个冲他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女。

    半个小时前,他还在她面前和其他人说,他不相信她爸爸是干净的。

    她生气了,但是也只是告诉他一声,就继续笑呵呵的,嘴唇都冻紫了,却只是为了给他买一小袋子桂花糖藕。

    他走近,把她身上那件已经能滴出水的外套丢了,把自己的衣服套在她身上。

    “你等我一下。”他压下了心里面堵着的陌生情感,语气平和,“我送你回去。”

    “你直接穿着这双鞋吧。”他拿车钥匙的时候看陆一心还想换上自己那双湿鞋子,“我开车送你回去。”

    陆一心眨巴眨巴眼睛,咧嘴:“哦。”

    笑得像个得逞的狐狸。

    她真的担心被她发现他和她爸爸之间的事情后,方永年会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因为方永年和郑飞说完回头看到她的时候,她看到了他当时脸上的表情。

    那一瞬间,她知道方永年是打算疏离她的。

    所以,对待男神,需要死皮赖脸。

    反正她爸爸光明正大的不怕他查。

    少女快速又坚定的把自己拉回到粉红轨道上,穿着方永年的家居鞋,在原地蹦蹦跳跳。

    “你要是把我送回家,那顺便也上去喝杯茶吧。”她腆着脸得寸进尺。

    方永年穿外套的手一顿。

    “我本来是送完紫薯馒头就得回家的,但是现在晚了一个小时,我妈会骂死我。”

    “你上去帮我说说吧,吃了我的桂花糖藕,做人就得要有义气。”

    方永年穿好外套。

    “骂不死的。”他看了陆一心一眼,帮她拿走那条湿嗒嗒的围巾。

    他还没吃那包桂花藕呢,得寸进尺。

    陆一心噘着嘴跟在他后面。

    “不喝茶么?”她还不死心,“我爸爸也在呢,你直接问他不是比你现在这样调查简单很多。”

    方永年被她气得想把她从楼上丢下去。

    “你自己回去吧,我不送了。”他转身往回走。

    “噫!”陆一心没脸没皮的在楼道里嚎,“没良心!”

    方永年:“……”

    他当然不可能真的下雨天让她一个人回家,只能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快步走下楼。

    外面的春雨仍然淅淅沥沥,他的车位上长出了几颗黄色的野花。

    陆一心坐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看着方永年用手操作辅助装置把车子开出停车位的时候,突然拍着大腿哎呀一声。

    方永年下意识就一个急刹车。

    “忘记把糖藕放盒子里了,捂在塑料袋里等你回去都不好吃了。”她大惊小怪。

    方永年后槽牙咬合了一下,再一次咒骂自己的没事找事。

    偏偏边上那位叽叽喳喳。

    “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的。”

    “不过陈叔叔家今年的藕和去年的不太一样了,胖了好多。”

    “方叔叔!”他一直不说话,她就开始嚎。

    “闭嘴。”方永年面无表情。

    这下,什么情绪都没了。

    刚才一个人洗杯子的惆怅,还有被陆一心感动到的满胀情绪,都没了。

    就只是想找块抹布把这丫头的嘴塞好。

    真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