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剁椒鱼头要不要 > 46.比武宫宴
    连夜的清场让大殿前的广场上一根头发皆无, 偌大的地方只摆放了几张桌子, 负责送酒水膳食的宫女们全部被堵住耳朵蒙上眼睛, 只能凭着多年的感觉行事, 没有扬国威的仪仗队甚至连守卫的御林军都被清退了, 这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早早落座的是方圣哲与叶世安,再晚了些是风伟与风澈, 最后小鱼与云行同一时间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故作镇定的池玉。

    真为难这姑娘了,这场面她真的没见过, 不然也不会直接跑错了位置, 坐在了风澈身边……

    等待不久后, 天空传来一阵环佩叮当之声,海马香车缓缓落下,御风立在一旁, 鱼尾化成人腿。

    云行领着众人起身, 朝着那珍珠幕帘后的人恭敬道:“拓跋云行恭迎任泽殿下大驾。”

    “客气了。”任泽的声音依旧是那般完美从容, 众目睽睽间, 他竟然撩开幕帘, 在御风的搀扶下缓缓踏出马车, 毫无保留地站在了众人面前。

    气宇轩昂,紫衣飘飘,乌黑如缎的头发高束着, 露出浑然天成的面容, 久居高位让他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高贵典雅, 杏仁状的眼眸将纯与杂完美糅合,隐藏了心中所有情绪。

    明明是同一张脸,却浑然是两个人。

    除了知情者,在场其他人皆发出感叹之声,被任泽的尊贵深深折服。

    池玉在桌下紧紧拽着小鱼的衣摆,风澈撇着嘴不屑笑着,而苦主小鱼仿若看不见他般,安之若素。

    任泽礼貌微笑,目光掠过众人,落在正对云行的位置上。这个位置是云行精心安排的,意味着与皇平行,该是同等地位了,这云行对他算是做到了极致。

    想着任泽应该不太熟悉他人,云行便让他们自行介绍,首当其冲的是大皇子风伟,他性子憨直,斟了满满一杯酒举着自报大名,二话不说一饮而尽。

    任泽回敬。

    “拓跋风澈,与你见过面,不解释了。”风澈吊儿郎当,连正眼都不看他。

    “风澈!”云行怒喝,因他的态度。

    “无妨。”任泽圆场:“澈殿下该是如此。”

    “老臣乃是当朝丞相方圣哲,在此见过任泽殿下。”方圣哲站起,也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见过方丞相,本座闻您曾在雁绝岭上以十万军众大败北虏三十万大军,少年英雄,绝代风华,本座未亲眼所见丞相当年风貌,真乃一大憾事啊。”他由衷倾佩,满满一杯酒在方圣哲之前一饮而尽。

    “殿下谬赞,方某承受不起……”方圣哲似是被他夸昏了头,回酒的时候激动到颤抖。

    “叶世安,镇国大将军,从军三十年立得功比丞相多得多。”真是在哪都要比一比,叶世安这个毛病从年轻时就没改过,老了更是变本加厉,让众人忍俊不禁。

    “大将军。”任泽回敬。

    该是轮到小鱼了,池玉抢先一步:“草民池玉,是……是新月将军的……妻子。”她慌慌张张站起来,差点洒了杯中酒,正要饮下之时被小鱼劈手夺过。

    “在下新月将军,与任泽殿下多面之缘了。”狠狠把池玉拽回位子上,小鱼将酒洒到一边。

    任泽没有说话,只看着他点了点头。

    兄弟俩平安无事,池玉才松下一口气,悄悄用筷子夹了块牛肉送入口中。

    反正她就是来吃饭的,国家大事生死存亡和她没啥关系,也没地方轮到她说话。

    果然,男人们总是喜欢在酒后进入正题,任泽仔细解释了轩辕大阵裂缝一事,并道出修补之法,听得众人脸上只有一个表情——难。

    “唯有这一种方法吗?”方圣哲揉着眉头,几乎是叹息般:“我人族从古至今都未有灵力卓越之人。”

    “丞相,我这几日翻遍藏书阁,却未能找到一件关于轩辕大阵的记载。”风澈像是被霜打过那般颓废。

    御风觉得好笑,神色也倨傲起来,明明任泽说得很稀松平常,怎么到了人族这边堪比登天?不就是找到轩辕大阵入口然后用四象五仪阵镇压住其下魔物后,再派一灵法高阶之人修补之,真的很简单啊,任泽在梦里都能完成啊!

    “本座知人族不善灵法之事,故携宝物前来相助,毕竟两族大阵相连,失守了任何一方都是灭顶之灾,如今不似上古之时,这安定日子过得久了,谁还想流离失所呢。”任泽道完,在众多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祭出一颗宝蓝色的珍珠,转动着让每一个人都能看清它的珍贵。

    “此乃我鲛族凝了百年的梦泽珠,日夜吸收大海之灵,能迅速提升修炼者的灵力。”任泽手一托,那珠子轻飘飘地飞到了广场中央,光华浮动之景让众人啧啧称奇。

    忽地,那珠子猛然一震,无数灵力凶猛射出,直击向小鱼双目,众人大惊失色,池玉飞身便拦,可在那些灵力面前,她恍若透明……

    小鱼被蓝光击中,顷刻定了形,犹如石雕。

    任泽抬手示意众人冷静,约莫着半盏茶时间,那珠子耗尽所有灵力,跌落在地成了一颗普通的珍珠。

    “这珠子选了新月将军为主人。”任泽看向他,目光欣慰:“看来新月将军与我鲛族有缘啊。”

    他这番言辞在刚刚回过神来的小鱼眼中就是赤果果地挑衅,回忆涌出,怒火中烧,小鱼大喝一声拍案而起,鱼跃入空,祭出宝剑直直对着任泽而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池玉的手,风澈的剑远远不及小鱼的速度,而那任泽更是奇怪,不躲不避,依旧保持着那淡淡笑容看着小鱼呼啸而来,置生死于度外……

    电光火石间,御风忍无可忍宝剑出鞘,最后一刻挡住小鱼的进攻,“呛”地一声火花四溅。他腾空挪移,几招凌厉剑势将小鱼节节逼退,站定在任泽身前,因愤怒浑身散着蓝色的焰火。

    “新月将军您好大的胆子啊,得了我鲛族的灵力竟转手用它来杀我鲛族殿下,这不就是人族常说的白眼狼嘛。”御风气急,到最后竟笑了一声。

    “小鱼,你冷静。”风澈赶了上来,抱住小鱼的腰就要把他拖下去。他领略过任泽的厉害,小鱼此举无非是送鱼头,再者,这皇宫之内无论是小鱼伤了任泽还是任泽伤了小鱼,都是夏国承担不起的责任。

    “滚开!”小鱼灵力一震,风澈在空中划过完美弧度。云行他们立刻慌作一团,还是风伟年轻,反应力快,凌空接住风澈,未让他受一点伤害。

    “弟弟,你没事吧,没伤到哪里吧,快给大哥看看……”风伟忧心忡忡,不管风澈脸上挂着多少嫌弃,他都不依不饶,如同狗皮膏药。

    兄弟相亲的画面勾起了小鱼的心痛,为什么别人的哥哥这般地好而自己的哥哥是杀害自己的凶手?小鱼嫉妒怨恨地发狂,刚融入体内灵力激荡而出,如闪电般跗在剑上……

    风盘旋而起搅动着落叶尘埃,汇成一个巨大法阵,雷电之力游走在风中,发出令人胆寒地声响。小鱼双目血红,举起宝剑大喝一声插入地下,那雷电之力劈开层层地砖朝着任泽攻去。

    御风临危不乱,掌心瞬间聚合蓝色光球,挥出一道光壁,生生挡住雷电之力。巨响过后,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各自退了几步。

    紧张未消的气氛中,啪啪啪地击掌声传来,众人看去,是池玉堆着满脸尬笑,亦步亦趋地走到满是狼藉的战场中,隔开小鱼与御风。

    “精彩,厉害,漂亮!”她哆嗦着挤出这几个音,壮起胆子:“表演完了吗?”

    “哦!这原来是新月将军特地为大家准备的表演啊,好看好看,厉害厉害!”云行的带头下,大家全场尬笑。

    御风冷哼一声,收了剑回到任泽身后,池玉也把小鱼劝着回到座位,大家且当无事发生……

    “侍卫粗鲁,坏了云行的地方,任泽回去一定会好好管教,还望云行莫怪。”任泽歉意点头,挥手将广场复原,这下真的是“无事发生”了。

    赤果果地被实力吊打,云行表面淡定却头皮发麻,这有朝一日鲛族要是攻了上来,不需三天,振云城都能被他们连根拔了,那时候什么夏国华国北虏西狄南蛮东夷,全部完蛋。难怪祖先要对鲛族小心翼翼,宁愿退居十里,也不敢近海一步。

    云行心想,幸亏这任泽还是个讲道理的,幸亏这任宇受了人族不少恩惠,至少能安心一阵子了……

    “没事没事,任泽殿下太多虑了,东西坏了算什么,大家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来来来喝酒喝酒,为两族的和平友好干杯!!”云行带动下,众人皆捧起酒杯,在一片祥和中一饮而尽。

    当众人以为一切平息之时,一阵刺耳尖叫隐隐而来,听数量绝非一二人所致,貌似是那东市方向发生的事情。

    不好的预感像是灰色的藤蔓,在众人心上蔓延,任泽与小鱼对视一眼,两兄弟几乎同时飞上空中,御风紧随而上。

    “黑烟,鬼伶!”风伟风澈同时提剑,撒开腿就往宫外跑去。

    “我们也去。”云行褪去繁复衣袍,一撸袖子带着方圣哲与叶世安疾步跟上。

    偌大的广场顷刻间只剩池玉一人,可怜,弱小,又无助……

    她在老实坐在这里继续享用美食和跑过去给他们添乱中纠结了一阵,最后想了个两全之法——揪起一条鸡腿边啃着边往混乱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