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标记我一下 > 章节目录 第61章 喜欢
    清早四点半,天还没亮,房间黑黢黢的。

    闹钟响了。

    江淮没有赖床的毛病,抬手按住闹钟,掀开被子翻身下了床。他把闹钟丢回床上,趿拉着拖鞋去换了衣服。

    “啪嗒”,灯开了。

    江淮把窗帘随口拉开了一半,夜还静,路灯安宁。偶尔风振得玻璃门窗微微响动。

    江淮已经挺久没有这么规律的过过一天了,早上就起,晚上就睡,中午困了就躺躺,上午不睡,晚上也不睡。

    打c型抑制剂容易犯困,但白天睡多了,晚上又容易失眠。一天一天下去,浑浑噩噩。

    今天星期天,他比昨天早起了四个小时。

    今早江淮准备回他小学住的旧城区“锻炼身体”。江淮对那个破败且嘈杂的地方没有多少好感,所有有关旧城区的回忆,都掺杂着夜半中陌生的男人,喝醉的男人来敲门,门窗咣咣响,像随时要塌掉了似的声响。

    江俪那时候很害怕,但江淮或许是小,也可能是胆子大,并不害怕,他只觉得那些垃圾人很烦。

    这些事开头是坏的,过程是坏的,到了结尾,也是坏的,江淮还在那里捅了一个人,但江淮许多年都在那里,长大在那里,他习惯这里了江淮平常玩跑酷的地方不多,除了一些公共公园,就是四中旧校区和旧城区。

    以前没搬家,还住在四中附近的时候,江淮基本每周都会往旧城区跑,现在搬家了,住得远了,到昨天江淮才发现,他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回去过了。

    但不是因为搬得远了,是因为薄渐。

    直到昨天,江淮才突然发现,和薄渐相处他好像离过去的那个自己越来越远了,不用天天压着,自己一个人瞒着自己是oga的秘密,也不用天天相当中二地想自己要怎么变强,才能当一个合格的,足够承担责任的“aha”。

    和薄渐在一块儿,他好好学习就好了,别的都不用多想。

    他喜欢和薄渐在一起。

    江淮趿拉着拖鞋去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出来,还没到五点,江淮没忍住,跑去阳台点了支烟昨天他没和薄渐联系。

    薄渐找他了,但他随口找了个借口就推掉了。不是不想看见薄渐,是他在想,如果他向薄渐表白了,薄渐会有什么反应。

    喜欢人就是一件作废脑子的事。

    昨天江淮疑神疑鬼地想了一天,一会儿觉得薄渐就是一直在蓄意勾引他,一会儿有觉得他想太多,薄渐没这个意思。

    江淮叼着烟,在门边靠了半晌,拿出手机搜索了“怎么告白”。

    他随便点了个词条进去。

    头一条微信表白。

    第二条qq表白。

    第三条发邮箱。

    江淮“”

    去你妈的。

    江淮又按了“告白技巧”几个字。蹦出来不少搜索词条,江淮大致一扫解方程式表白,蛋糕藏表白条,寄送红玫瑰专家解答为您在线服务。

    没一个靠谱的。

    江淮往下一拉还有社会民生新闻,“楼下男子大声表白扰民被抓,拘留三日”,“男子表白点蜡烛引发失火,不幸身亡”。

    操。

    什么玩意儿。

    江淮关了页面,碾了烟星,转头出了阳台。

    东边天际线微微泛青,江淮一出楼门,一股将近初冬的皴烈的冷风凶猛地灌进来。他戴上黑棒球帽,拢了拢衣领,轻轻“哐”的一声,滑板落在地上。

    江淮滑了半路,又搭了最早班的公交车,到旧城区的时候,刚好六点钟。

    废旧楼里的夜猫子刚刚出来,玩跑酷的不多,一个地方基本都是固定的一帮人。这些吊儿郎当,身轻体健的青年哪怕刚刚通宵,也浑身带着种和破烂楼房不入的活力。

    几个青年远远朝江淮吹了声口哨,江淮抬了抬手。

    江淮记不大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跑酷的了。一开始他也不是跑酷,不过就是一个无处泄愤的小学生翻墙爬墙踢墙罢了。

    他不是喜欢极限运动,他是喜欢跑酷。

    喜欢翻过障碍,穿越障碍,一往无前,无所阻拦的感觉而已。

    他不喜欢绕来绕去,如果有障碍,就翻过去。

    强者就应该面对,然后翻过去。

    对暗恋对象也应该一样。

    七点半。天很冷,但江淮出了一身汗。江淮坐到楼顶的天台上,这栋楼是栋废楼,居民都乔迁走了,天台空空荡荡,积着厚灰,只有一串串新的旧的,跑酷的人来留下的杂乱的脚印。

    江淮靠在天台栏杆沿喘气。

    天已经大亮了,这栋楼不高,但站在这儿,窥得见旧城区的一角,人交织进窄窄的巷路,青绿桃红的棉被裤衩高高晾起,迎风乱晃,一根根旧楼间杵出来的晾衣杆像断壁中的天索。

    底下渐渐多了人气的喧哗。

    对喜欢的人也应该一样。

    江淮容易头脑发热。

    所以在上午7点34分28秒,江淮发出了一条微信。

    真正的强者我喜欢你。

    江淮盯着这四个字看了半天,然后在上午7点35分15秒,撤回了该条信息。

    天台风太冷了,他突然觉得此事还待商议。

    bj

    江淮手机差点掉到楼底下去。

    真正的强者对不起,发错人了。

    bj

    天台风很冷,但江淮突然血都发热起来,眼皮也发热。他装作没看见,把手机揣回兜里,先下楼了。

    江淮走的楼梯,从五楼到一楼,三分钟。

    到楼底,江淮还是没忍住,又掏了手机出来。

    只有一条两分钟前的未读消息。

    bj你撤回什么了么

    江淮说不出什么感觉谢天谢地,还好他妈的没看见。

    早上晨练,冲动表白,这种事事后怎么想怎么傻逼。

    他就是向薄渐表白,也不是在微信上表白。

    真正的强者没什么。

    江淮重新戴上帽子,拢紧衣领,跳到了滑板上。

    bj没什么那是什么

    江淮稍稍蹙了蹙眉。

    真正的强者广告招聘,发错人了。

    半天,薄渐回“哦。”

    后面还附了一个非常江淮数了数空格,是非常非常非常不开心的小表情,脸都大了好几圈。

    江淮眼皮跳了跳,觉得不太妙。

    幸好薄渐没继续问下去,又发“你起了”

    江淮回“嗯。”

    仓库门口堆着个红底黄字儿的旧牌子,印着“无名生煎”,天还早,仓库改的生煎铺子却早开张了。孙叔擦了擦皴裂的手,抬眼瞥见江淮,露出笑来“哟,又来啦离上回来有一个多月了吧”

    江淮点了下头,找了把露天的马扎坐下“一份鲜肉的一份虾仁的,再打包一份豆干的加一杯豆浆。”

    “好嘞。”

    bj那今天忙么

    真正的强者不忙。

    bj你准备待会儿学习

    真正的强者晚点,我现在在外面。

    孙叔先端了豆浆和一盘鲜肉生煎过来“虾仁的待会儿好。”

    江淮应“嗯,谢谢。”

    快八点了,老城区的人都起得很早,所以孙叔现在生意已经不太忙了。他一面往锅底刷油,一面和江淮闲聊“都快入冬了,你们学校离放假也不远了吧”

    “没,”江淮有点心不在焉,“还远,刚刚期中。”

    bj你去晨练了

    江淮摁了个“嗯”过去。

    不多会,孙叔又把新出锅的虾仁生煎端了过来,还窜着白气儿“刚出锅你赶紧趁热吃。”

    江淮抬头,捏紧了盛豆浆的杯子“孙叔,东边那家给人照相,印照片的店还在开吗”

    孙叔没想到江淮突然问这个,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问“你们那边没有给人照相的吗还在开,怎么了”

    “哦,”江淮点了下头,“没怎么,就是问问。”

    薄渐靠在沙发上,盯消息界面盯了半天。

    刚刚他只很短暂地看见了一眼,江淮很快就撤回去了,还说是发给别人的,说是广告招聘可那明明是一句,我喜欢你。

    “江淮淮小云朵我喜欢你。”

    江淮发了一句“我喜欢你”。

    他才不相信江淮的鬼话,说是什么广告招聘,说是给别人发的。

    可江淮会喜欢别人么

    江淮付了钱,拎着阿财的香干生煎往东边走了。他滑滑板,不太方便回消息但手机里的手机一直嗡嗡嗡的他妈没完没了的振。

    江淮被烦得不行,去照相馆半道上停下来准备把薄主席从好友列表里删了,但他刚刚拿出手机,一个语音通话打了过来。

    他原地站了半晌,又从裤兜里掏了无线耳机出来,接通了语音通话。

    “您一大早起来,挺闲的啊您又怎么了”江淮夹棒带刺儿地问。

    “江淮。”

    “嗯”

    薄渐手指动了动,轻声问“你有喜欢的人了么”

    江淮一个趔趄,差点连人带滑板撞到马路牙子上。

    心脏一下子像是一个被吹涨了的气球,好像随时都要炸开。江淮觉得他离炸开不远了。他没回,从滑板上跳了下来“你问这个干嘛”

    “我觉得”

    我觉得你要是喜欢别人就算了吧,你喜欢喜欢我。

    我觉得你要是喜欢上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不好。

    我觉得你不应该把消息撤回,就给我发,最好天天都发,再亲口和我天天说。

    我喜欢你,也想听你说你喜欢我。

    骗人是小狗的那种。

    薄渐喉结动了动,语气寡淡“我觉得早恋不好,有损期中考试。”

    江淮“”

    江淮觉得一大早起床就给同学打电话说早恋有损身心健康这种事,傻逼都干不出来,让薄主席屈居一名学生会主席真是委屈他了,他应该去街道办当节育妇女主任。

    江淮抬头,“鸿印快照”。

    他拧开门,轻嗤道“您操心操挺多。”

    江淮扫了眼房间内,拍证件照,一寸,二寸,三寸印照片。“你发张你的照片给我。”江淮说。

    “要照片做什么”

    把你贴到相册上。江淮从嗓子眼哼出一声笑音“给你上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