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战隼 > 章节目录 第434章 ? 神秘莫测的老营长
    年初已经有过一次撤侨行动,但这一次惊险万分,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为能够在是几个小时之内把六百多人撤离危地感到自豪和骄傲。

    李战走出部署在地下的作战指挥室,打量着湛蓝湛蓝的天空,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多少好转了一些。

    张威追上来,陪着李战走。

    “任务完成了可你看上去不是很高兴。”张威说道。

    李战严肃地说道,“世界不太平人类自相残杀我心情怎么好得起来。”

    “你比我们新政委还能扯。”张威笑道。

    李战问,“新政委政工很厉害”

    “对,新政委原来是军事监狱的,罪犯的思想工作都能搞更别说我们了,厉害着呢。”张威说。

    李战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们在那边用军事基地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想什么呢,我国的国防政策之下不会出现海外基地的。”张威说。

    李战道,“不一定。老张,你忙你的去,我回趟家。”

    “现在回家不合适吧这任务总结什么的都还没做。”张威皱眉说。

    李战说,“你跟郭北牧打个招呼就行,他知道。”

    “真没事”张威不太敢相信。

    李战说,“真没事,你没看见我和我老营长郭北牧有多吗,你们师长都不敢搭话。”

    “滚滚滚”

    张威要让人送李战拒绝了,信步走出营区南大门坐公交车进城。上了车之后才想起行装还在场站里,左右一想没回头,反正去桂北之前还要过来一趟。

    李战离开西县场站回家了,郭北牧留在那里做行动总结。

    到了下午晚饭前所有的手尾工作完成,齐宏在军官餐厅请郭北牧吃饭。齐宏对这位年纪比他大但级别比他低一级的都达场站参谋长的一些动作很费解,也有一些好奇,尤其是撇开他直接和空司联系,然后空司马上就给盘旋等待的机队下达了新指令。

    种种迹象表明空司把此人不远千里的从都达场站紧急调过来是有很深用意的。

    “老郭,行动中的情况,能说吗”吃完了饭喝茶聊天的时候齐宏给郭北牧倒了杯茶问。

    郭北牧笑着摇头,“不能。”

    理解地点了点头,齐宏叹着气说,“李战原来是我二师的兵,他下部队到二师的时候是我到二师的第三个月。当时真看不出这个兵有什么不一样。当然,他的飞行技术是公认的出色,连续几次一等险情都化险为夷,为保全部队财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一些险情处理经验填补了空白。”

    郭北牧笑着打量齐宏,区区正师职师长还真的给不了他任何压力。当年他虽然是小小的营长,但是顶头上级是少将,真正的往来无白丁。他当年那个部队非常的特别,一线的就那么百几十号人,除了大头兵就是一些尉官,校官极少,可是指挥机关里却是一大堆的高级人物,上校大校都只是参谋,做决策的你没颗金星扛着根本不够格。

    反而齐宏让郭北牧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了。

    郭北牧笑着说,“齐师长,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放不下啊。那个事我知道,但是不是李战跟我说的。我还知道你是从海航转过来空军的,当年海航搞了几期飞行舰长班,大部分人都上舰了,少数几位进入海航服役,你是其中之一。”

    提起陈年旧事齐宏的脸色有些尴尬,但是他对郭北牧能知道这么久远的且是跨军种的事情更有兴趣,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齐师长,我还知道你当初是因为个人原因没有上舰。在海航九师做到团长,然后跨军种调过来空军后直接担任二师的政治委员,几个月后接张四海的班担任师长。”郭北牧笑着说。

    齐宏的脸色有些变化,沉声问,“郭参谋长你不是都达场站参谋长这么简单吧”

    郭北牧反问,“那你觉得李战是什么人”

    一句话把齐宏给问住了。

    郭北牧说,“其实我和李战是同一类人,从某种角度看,我们是相对纯粹的军人,相对的。过往的一些事情也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当兵打仗天经地义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有些特别,也仅此而已。”

    他顿了顿,说,“我的意思是,齐师长,过去的事情既然已经既成事实那就不要再翻来覆去的说了,你也没有必要继续想办法把李战调过来。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告诉你,你调不了李战。”

    齐宏越发惊了,愣乎乎的看着郭北牧,好一阵子心头窝了一些火,更多的是不服气,声音有些阴沉了,“怎么,一个大队长我就调不了了,我能把他调去北库就能把他调回来。”

    “没错啊,您堂堂师长,他只不过是个飞行大队长,现在连大队长都不是了,您何必再跟他过不去呢。”郭北牧说。

    齐宏微微哼了一声,“我要想调他真不困难。”

    “两年当然没问题,他不就是你指示方成河亲自去训练基地接过来的吗,截了北空的糊。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这么跟你说,你还真调不了他。”

    “为什么”

    “因为您是师长,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正营级战斗飞行员。”

    齐宏再一次沉默了,良久他叹着气说,“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对李战我是心存愧疚的。再者,二师始终是王牌拳头部队,对他个人的发展也有好处。”

    “齐师长,你费了很大力气把他截下来给你们当教员的目的我是知道的,你也不必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这种人知道的事情比大多数人的多,也就这点特别了。你真的不需要费力气了,他可以帮你们五团培训一批飞行员,但最终他还是会去飞鲨集训。”

    顿了顿笑了笑,郭北牧说,“齐师长,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师长了,在空军部队里也没几年,其实不用太着急进步的。”

    齐宏的脸色有些许的尴尬,摇头说,“我不是出于个人想法。”

    郭北牧笑而不语。

    面对着郭北牧,齐宏没有很多底气,这个人的目光仿佛能把人看穿一样,实在是让人心惊得紧。细细想来他发现郭北牧说了这么多其实核心在于那一句“相对来说我们更纯粹一些”。他不得不认同这句话。

    他的确是存了把李战调回二师的心思,先让李战到桂北给五团当当教员,然后再徐徐图之。这个人很重要吗,非常非常非常重要。西部破烂王师在短短两年里面的变化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不就是李战吗他还不够重要吗

    所以郭北牧点破了他的心思后他没有否认。

    可是郭北牧却言之凿凿的说他调不动李战,听那意思似乎是空司不会同意,李战有这个能耐吗

    实际上他想岔了,李战没那个能耐,可是空司有那个能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