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07 臭美的郝楠
    郝楠回到木屋站在铜镜面前,换上刚买的衣服,披上披风。

    左肩跨上开山弓,右腰下方挂着箭筒。

    剑斜背在身后,剑身被披风遮挡着,只露出剑柄,随即对着铜镜做了个360度无死角的转圈。

    “还是很有型的吗?”

    “噗嗤,郝楠哥哥好自恋啊!”

    “不过真的好有型哦!果果喜欢”门口露出果果红扑扑的脸蛋。

    “嗯哼!果果,你怎么不敲门还偷看,”郝楠一本正经说道。

    “果果敲门了是你太投入没听见。”

    “好吧!我的错这次来有什么事”。

    果果鼓起嘴收紧眉心:“没事就不能找郝楠哥哥吗?”

    郝楠看着果果要哭的样子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果果露出小虎牙松缓眉心:“嘻嘻,我赢了,我就知道郝楠哥哥在乎我的。”

    “还真有事,三天后补给区暂时关闭。”

    “好像防止边疆城奸细混进来,你需回山上的寨子住一段时间。”

    “今天吗?”

    “不是还有三天时间”

    “嗯,就今天,这边小黑哥很快就会过来清理了。”

    “好吧,我收拾下。”

    郝楠很快收拾好东西,跟着果果一起往山上走去。

    途中撞见了带队的小黑,两人相继向对方点了点头。

    在果果带领下一路畅通无阻,两人很快到了山上,来到一处木屋前,望着眼前的木屋郝楠沉思不语。

    “郝楠哥哥,这是你刚上山时住的木屋,”

    “这个木屋果果一直帮你留着的,经常来打扫可以直接住。”

    “谢谢,果果”。

    “郝楠哥哥,你不要这么客气啊,果果会不习惯的。”

    果果低着头环绕着两只食指小声嘀咕:“说不定以后我会成为郝楠哥哥......”

    “你说什么啊!!!”

    “大声点我听不见啊!”

    果果被郝楠打岔一下子脸红到脖子,气嘟嘟的边跑边喊着:“郝楠是个大笨蛋。”

    “这个小丫头一直是慕名奇妙,”郝楠叹气说了一句向着熟悉的木屋走进去。

    ......

    三天后,三当家带上几名随从骑着火焰马,向着黑风寨飞奔而去。

    大当家望着远去的辛豹喃喃道:“希望能带回来好消息。”

    随即转身对着二当家说道:“我这几天总是心绪不宁,总感觉要出事,你加强巡逻防守。”

    二当家憨厚的回答:“好的,大哥,你不要过度担心我们的防御,就算黑袍神魂觉醒者也强攻不上来,”

    “再说了黑袍神魂觉醒者吃饱撑着慌来攻打一个山寨。”

    “可能是我多虑了,晚上让厨房帮我炖些安心养神汤。”

    “好的,大哥你先去休息这里交给我部署。”

    大当家应了一声,抬脚向山上走去。

    ........

    黑风寨围墙上站岗的守卫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辛豹举起请帖回应:“我乃是盛平寨三当家辛豹,”

    “受你们大当家张虎之邀来参加收义子仪式。”

    “辛当家,你稍等,小子这就去通报。”

    片刻后,大门往两边缓缓拉开,里面传来了豪放的声音:“辛当家,久仰大名,张某恭候多时。”

    辛豹望着这位不亚于唐卓身形的张虎拱手说道:“恭喜张当家喜得义子。。

    “哈哈!里面请”两人并排一起向着黑虎堂走去。

    进入黑虎堂,辛豹扫了下两边都已坐满人。

    张虎声音响起:“诸位,给你们介绍位有份量的人,盛平寨辛豹辛当家。”

    “想必各位都知道这几年吧!盛平寨已经不像我们这些传统的土匪寨子了,更像补给站,”

    “收入比我们又多又稳定,我们可是吃了上顿盼下顿,现在方圆百里有谁不知道盛平寨。”

    辛豹怒气说道:“张虎,你什么意思,”

    “我这么老远赶过来,可不是听你挖苦盛平寨。”

    张虎闻声当即抱住辛豹的双肩安慰说道:

    “辛当家,纯属开玩笑呀!不要往心里去,”

    “再说了,大家都是同行有比较才有长进吗!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齐声回答:

    “是啊!辛当家。”

    “等会有时间,你给我们讲讲,盛平寨怎么样在你的带领下一步一步有了今天的成就。”

    张虎眼角余光扫了下露出尴尬表情的辛豹,还没等辛豹回话拉起辛豹朝中央位置走去。

    “辛当家,委屈你先坐我左边,仪式马上要开始了。”

    一声吉时到,大堂外面响起牛角号声。

    随即在鼓和兵器交替声中,迈进一个身形偏瘦,走路轻浮的年轻人。

    进入大堂躬身拱手对着在座的诸位:“晚辈冯春煌,见过各位前辈。”

    堂中一名老者:“春煌,还不去给你义父斟茶。”

    冯春煌快步来到张虎面前当即跪下三叩首,随后举起侍女端过来的茶。

    “义父请用茶”

    张虎饮完茶扶起冯春煌:“好,从这刻起你就是我的义子,”

    “为父带你认识下长辈,左边这位是盛平寨的辛当家。”

    “辛叔好。”

    “好侄儿”

    “这是辛叔的见面礼,龙须虎的龙须两根”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稍长的锦盒”。

    周围顿时传来众人的一阵阵吸气声。

    张虎急忙说道:“春煌,还不快谢谢你辛叔。”

    冯春煌赶忙接过锦盒:“谢谢,辛叔。”

    辛豹摇头,继续说道:“可惜龙须虎还没有成年,做成的弓箭鞭子类的武器,威力只有成年龙须虎的三分之一。”

    大堂又响起各种议论声:“我就说吗?盛平寨怎么会这么大方一送就2根。”

    “就是就是,”

    “成年龙须虎龙须一根最少一千神币。”

    张虎尴尬地打断众人说道:“不管成年还是没有成年的龙须虎,辛当家的心意我们收到了。”

    随即带着冯春煌对着大堂前辈一一介绍。

    介绍完所有人后。

    张虎大声喊道:“开席,大家今天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用席期间,辛豹好几次问张虎:“张翠箐关在那,有没有关好。”

    张虎不厌其烦的说道:“辛当家,我知道她和你有杀子之仇,”

    “你放心在我们黑风寨,她是插翅难飞,”

    “先喝酒,酒足饭饱后再详谈。”

    直到下半夜,大堂里众人渐渐散去,只剩下辛豹和张虎两人。

    张虎看向辛豹关心的问道:“辛当家,没喝多吧!”

    “张当家,你看我在这期间,有心思喝酒吗?”

    “好了,我这就带你去看杀你儿的凶手”话音刚落,张虎起身往外走去辛豹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