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四人骑马来到暗道出口处,对着其中一名守卫吩咐:

    “他们还没有挖通暗道,你留下记号!”

    “是”

    守卫做好记号,张虎看着草地上的折痕,双手用力拉起马绳扭转马头:

    “往那边追!”

    片刻后,张虎发现了前面行走的郝楠,面露笑容加快速度追过去。

    此时的郝楠听到后面传来的马蹄声,望着前面不远处的石丘林。

    背紧果果,埋头加速冲向石丘林方向。

    张虎露出讥讽的笑容,一手拉着缰绳,一手举起狼牙棒低声:

    “千钧斩”

    刹那间!郝楠突然感觉脖颈处一热。

    转头看到趴在肩上的果果,正不停的在口吐鲜血。

    当即止步放下果果,发现果果的背后,已经血肉模糊深可见骨。

    郝楠一边摇着一边喊着果果,可是果果没有任何反应。

    当即转身把果果交给小黑,两眼血红地伸出右手:

    “把你的弓箭给我。”

    小黑递过弓箭接过果果,痛苦地蹲在草地上无声的哭着。

    郝楠接过弓箭瞬间拉满瞄着张虎。

    张虎则举起狼牙棒向着郝楠冲刺过来。

    “嗖”“当”“砰”

    箭在空中被打成两截,箭身力量很大,断的箭头还是射进张虎左臂。

    郝楠则被火焰马撞飞重重摔在地上。

    张虎无视肩膀处的箭头,扭转马头继续朝郝楠冲撞来。

    郝楠继续满弓拉出。

    “嗖”

    “千钧斩”

    光芒击碎弓箭继续前行,郝楠见状脚尖点地起跳。

    “撕”

    还是慢了半拍,整个左小腿被狼牙棒光芒撕的尽露白骨。

    郝楠咬紧牙关抱住左腿。

    张虎骑着马缓缓地走到郝楠面前轻蔑的讥讽着:

    “吴二会死在你这个常人手中真是笑掉大牙!”

    “你凶骨暗器怎么不用啊!

    “交出来吧!给你们留个全尸。”

    郝楠忍痛举起右手食指:

    “弹线”

    张虎哈哈大笑:“死到临头你还指我,不识抬举,去死吧!”

    说完举起狼牙棒砸向郝楠。

    狼牙棒没有预期地落下,而是定格在半空。

    “咚”一声响起。

    狼牙棒跌落在地,马背上的张虎歪身倒地,额头处多出一个血洞,白加红的碎物,往外咕咕冒出。

    这时又是一道隐秘的极其细小透明光线,从张虎的白色魂袍中飞出。

    被郝楠胸口的“9”号数字吸入。

    后面的守卫骑马冲过来:

    “大当家”

    郝楠忍着疼痛举起弓箭半满状态连续释放。

    “嗖”“嗖”“嗖”,

    三个守卫应声摔下马。

    放下残缺的弓箭,右肩撑地向着果果挪去。

    小黑望了一眼艰难挪动的郝楠,目光呆滞地抱起果果来到郝楠身边。

    郝楠抚摸着果果额头,走马灯似的闪烁着和果果在一起的时光,低声:

    “果果你知道吗?”

    “因为你一直不弃的陪伴,没有嫌弃我,无私的帮助,让我坚守住了初心。”

    “你记得吗?”

    “你为了不让大当家知道,你在帮助补给站有困难的人。”

    “每次都是把我推在前面,而我每次都是很不情愿地去给困难的人送食物,衣服。”

    “你快醒来啊!”

    “我保证以后都会心甘情愿和你一起去帮助有困难的人!!”

    看着一动不动的果果,郝楠双眼越来越红,低声的说道:

    “小黑队长扶我起来!”

    小黑闻声木讷地扶起郝楠。

    郝楠用尽全身力气,仰天大吼:“上苍不公啊!”

    “为什么拿走果果无辜善良的生命,我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换回果果。”

    “噗”一口鲜血朝天喷出。

    旧的伤口撕裂,新的伤口流血不止,加上情绪过激!

    郝楠直接气血攻心昏死过去。

    小黑则麻木地牵过火焰马,把昏死的郝楠绑在马背上,背起果果朝着石丘林方向走去。

    如果这时背后有人,肯定会发现果果脖子处正发出淡淡的绿光。

    绿光越来越大,笼罩着果果整个人。

    片刻后,持续一会的绿光连同果果背后伤一起消失。

    ......

    一个时辰后。

    挖开暗门的守卫跟着大当家留下的记号,一路追寻到战斗的地方。

    看到三头火焰马停在原地,不远处躺着4具尸体。

    众守卫惊恐地说道:“都死了,快!带上大当家尸体回去禀报。”

    ......

    “混沌中,一道尖锐声音响起:“我认为神之大陆只需留下父子情,剩余的全部抹杀。”

    随即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不对,我认为只需留下兄弟情。”

    两人声音还没有消散,又一道女声打断争吵的两人:

    “你们俩都错了,我认为只需留下爱情。”

    随即三人不满斗嘴,直接动手,瞬间天崩地裂,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啊!!”

    郝楠抱头迅速坐起,此时全身被汗湿透,低声自语:

    “原来是梦!”

    “这里是哪里啊?我怎会在床上,难道还是梦。”

    定了定神望着周围,破败的土墙,勉强可以遮风挡雨的房顶。

    加上自身躺在两块木板搭成的床,以及被处理好的伤口,确定已经梦醒。

    “你醒了!”

    一道沙哑而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郝楠痛苦的问道:“果果在哪?

    “难道你已经把她入土或火化了!”

    小黑露出笑容回答:“你这么想果果死啊!”

    郝楠看着露出笑容小黑:“你说的什么废话。”

    随即好似想到什么:“你哪什么表情?”

    “难道果果没死,不可能啊?”

    小黑丢给郝楠一张叠好的凶兽皮:

    “这是果果让我等你醒了交给你的。”

    郝楠接过叠好的凶兽皮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小黑转身往外走去:“七天,好了不打搅你休息。”

    郝楠没有挽留小黑,而是紧张地打开凶兽皮:

    “入眼第一句,郝楠哥哥,你放心没有嫁给你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看到这句话,郝楠的嘴角不由地抽动两下,眉头紧皱,呼出一口气继续往下看:

    “郝楠哥哥,你还记得我脖子上的吊坠吗?”

    “我这次活过来,全靠吊坠里封印的神魂力量!”

    “当我醒来的第二天,有一位老奶奶找到了我们。”

    “告诉我们再不救你,你就会永远醒不过来。”

    “我试着用吊坠救你,可是放在你身上没用。”

    “只好求救老奶奶,老奶奶说救你需要消耗神魂。”

    “作为弥补让我陪在她身边,直到我的神魂觉醒为止。”

    郝楠放下凶兽皮大喊:

    “小黑队长!”

    小黑应声走进来:“又怎么了?”

    “我问你,那位老奶奶什么面容,背后披着什么颜色的披风!”

    小黑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随口回答:

    “面容看不清楚,带着面纱,声音很老气加上身形有点佝偻,所以称她老奶奶。”

    “披风是什么啊?”

    郝楠叹气解释:“哎!上次不是你说过了吗?”

    “我的老家称为披风,你们这里称为袍。”

    “就是老奶奶觉醒神魂所化的袍,呈现出什么颜色。”

    小黑更糊涂了,什么老家吗?疑惑的回答:

    “没有看到,我猜最少黑袍以上!”

    郝楠挥了挥手:“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要休息了。”

    小黑挠了挠头不满地转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