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22 喝 喝 喝
    盛平寨大厅

    “箐儿,悬赏令到底有没有发?”

    “都已经快10天怎么还没有抓住那小土匪。”吴大伟望着张翠箐不耐烦的问道。

    吴大抢先说道:“大少爷,你眼睛刚康复没有多久不易动怒。”

    面容憔悴的张翠箐叹气道:“吴郎,我早派人通知父亲发出悬赏令。”

    “我估计小土匪之所以一直没有消息,很有可能与二叔战斗中深受重伤。”

    “我二叔不会白死的,小土匪肯定躲起来疗伤或者已经重伤死了。”

    吴大伟听完点头认同。

    “等我父亲派人来接管了黑风寨和盛平寨,我们就回边疆城。”

    “至于那小土匪......死了真是便宜他了,没有死的话......悬赏令已发,迟早会被发现的。”

    “好,那就这么定了。”

    ......

    郝楠和小黑已经分开三天了。

    此刻正走在路上低头想着事情,时不时地拍额头几下,时不时自言自语:

    “自己很富有了吗?张虎被杀了为什么当时不搜身!”

    “他一个大当家那身上的神币肯定是杠杠的!!”

    “哎!自己受伤昏死过去没法搜,是情有可原的。”

    “可那个该死的小黑火焰马都牵走了,都不顺带搜下张虎的身。”

    随即又抬手懊悔地拍了一下额头。

    郝楠停下脚步望着渐渐暗下来天空:

    “难道今晚又要睡在树上吗?”

    “该死的!这特么的什么世道啊!盛平寨真是世外桃源了。”

    “路上到处是人类的白骨,树林,石丘,草地。”

    “连残破的村落都没有发现,难道是我走错方向了?”

    “不应该啊!算了,都已经这样了,再往前面走走,遇到人问路吧!”

    大概又走了一个时辰的路程,天空完全被黑夜笼罩。

    郝楠忽悠看到前方有几处亮光,不假思索的加快脚步向着亮光处赶去。

    当郝楠抵达时入眼是一片残破的村落,亮光正是来自村落中几处勉强可以遮风避雨的破屋里。

    郝楠心想:“难道有村民没有离开或者是流民,不管了先去借宿一晚顺便问下路。”

    走到一处亮光比较大房屋门口喊道:“路人郝楠,因天黑不能赶路恳请借宿一休。”

    “嘎吱。”

    门应声而开里面走出三人。

    郝楠望着三人,中间是名身形矮小面带笑容的老者,左右两边各站着一名光头大汉。

    老者满脸笑容的回答:“当然可以,来,来,来,里面请。”热情地拉着郝楠的手向里面走去。

    四人走到临时搭建的石桌前相继坐下。

    老者尴尬的说道:“看到郝公子光顾着高兴,都忘了介绍。”

    “就由我先开始,鄙人是名商人,熟悉的人都叫我蛇老。”

    “郝公子你如果不嫌弃也可以叫我蛇老。”

    “旁边这两位是我请的雇佣军,你可以叫大光和小光。”

    郝楠相继的看向大光和小光的头:“好名字啊!一目了然啊!”

    “对了,不要称呼我为公子,听着怪难受的,叫我郝总吧!”

    郝楠说出这句话,心里慌的一逼。

    心想老家刚实习没能混成老总,到了异世总该可以过过老总瘾吧!

    再说了,什么少爷,公子的称号。

    对于21世纪中二不锻炼的宅男,也没有那体力精力撑得起啊!

    即便现在的身体各项指标远远超过那啥要求,但是还得低调,低调,再低调!

    蛇老思考片刻看着郝楠问道:“郝总是什么啊?”

    “郝总啊!就是一种称呼,听起来比少爷,公子舒服多了。”

    郝楠不想在老总这个话题深聊下去,随即转移话题:

    “蛇老你经常走这一带吗?还是今天刚经过这里!”

    蛇老听到只是一种称呼后也不多想,回答:

    “我们是从边疆城出发的,本来想去盛平寨添些补给。”

    “随便和其他商人换点物资,可是路上听说盛平寨被边疆城派兵剿灭了。”

    “只好想着找到一处比较近的村落歇息脚,可是找来找去只有这残破村落,我们已经停下来好多天了。”

    “哎!这趟亏死了,草药,凶兽等等都没有换到。”

    郝楠听完蛇老的回答,心里暗自吃惊,表面却不动声色:

    “是啊!可惜被边疆城灭掉了,你商队中有哪些货物吗?

    “有没有我需要的,我可以购买减少你们的损失啊!”

    蛇老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盯着面无表情的郝楠一会,这才安心地做出解释:

    “都是一些常人家用的,不足为奇,郝总肯定看不上的。”

    “你看我们只顾着聊天,这么晚了大家肚子都饿了。”

    “小光你去让隔壁的厨子多做几道菜,随便把我的好酒也拿过来,今晚我要和郝总一醉方休。”

    “是。”

    小光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郝楠若有所思望着小光的背影:“蛇老!小光对你的态度,蛮尊敬的哦。”

    大光抢先回答:“我们常年被蛇老雇佣有感情了,所以比较尊重蛇老。”

    郝楠收回目光,当即偷瞄了眼露出满意神情的蛇老:

    “不需要和我解释什么,我只是认为大家萍水相逢。”

    “蛇老突然对我这么好,有点不习惯而已。”

    蛇老不紧不慢地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解释:

    “不熟悉的人都这样说我,熟悉后就习惯了,热心人啊!”

    这时外面陆续走进端着菜的“商队成员。”

    郝楠打量着走进来的商员,个个步伐稳健落地无声,怎么看都不像一般的商员。

    蛇老看向思索的郝楠,轻咳一声:

    “来来来,郝公子,呸,郝总尝尝在荒郊野外做的菜,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众人很快地把每道菜都尝个遍,蛇老则抱怨着:

    “小光怎么还没有把酒拿来啊!大光你和我一起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蛇老起身看向郝楠:“郝总,你慢用,我们出去看看稍后便回。”

    郝楠夹着菜边吃边说:“请便。”

    蛇老和大光出去片刻后,便带着酒和小光回到桌前。

    打开酒先给郝楠斟满,随后陆续给自己和大光小光斟满,当即起身端起酒兴奋道:

    “郝总,来,为了能够在荒郊野外相识的缘分,我先干了。”

    没等郝楠发话仰头喝完,郝楠只是轻轻一笑同样地端起酒喝完。

    蛇老放下酒碗瞄了一下大光和小光大声说出:“爽快”声音刚落。

    大光和小光相继对着郝楠端起酒,说出一些恭维的话,敬之喝完。

    郝楠仍然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笑容越发加深,端起酒继续喝完。

    蛇老难以置信的问了句:“郝总,好酒量啊!以往这个时候正常人应该醉倒才是!”

    郝楠当即收起笑容,反问道:“哦!难道你们经常这样喝倒别人?”

    蛇老闻声心头一颤,夹起菜的手悬在空中,瞬间一本正经的解释:“绝对没有。”

    郝楠放声大笑:“哈哈哈!!!今晚很开心!我们家乡有这么一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蛇老我也敬你三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