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我时刻准备着领盒饭 > 023 赏金使者
    蛇老没能理解郝楠前半句话的意思。

    但当听到回敬三碗酒,脸色顿时铁青,不知怎么回答。

    幸亏大光发现了蛇老的尴尬,立马起身抢先回答:

    “蛇老年龄大了我来替他。”

    郝楠拿起酒坛斟满酒端起:“行吧!尊老爱幼,客随主便也是我老家的美德。”

    两人相继干完三碗。

    郝楠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而此时大光已经趴在石桌上一动不动。

    蛇老没能等到郝楠趴在桌上的样子,知道自己被耍,起身摔碎碗。

    门外立即挤进十几个手持武器的商员。

    郝楠不慌不忙的吃下一口菜,露出淡淡笑容:“终于露出尾巴了。”

    旁边的小光闻声低下光头向郝楠冲撞过来。

    望着冲过来的光头,郝楠暗骂一句:“我靠。”

    随即伸出左手迎向光头,接触的一刹那,郝楠双手用力旋转着光头。

    身随头动的小光,在半空连续旋转几圈,当即倒地狂吐,不省人事。

    蛇老愤怒的大喊:“你们一起上抓活的。”

    因空间较小郝楠则背靠墙壁而坐,商员们此时一拥而上,望着十几个一起扑上来的商员。

    郝楠笑眯眯的伸出左手:“蜘蛛之巢。”

    一道白色的能量网应声而出,瞬间十几个商员被网在一起。

    商员们惊恐万分,纷纷用手中武器划向白色的网。

    “吱吱”声连续响起,网丝毫无损,商员们的武器则陆续断开。

    郝楠看向众人冷冷的说出:“不想和断开的武器一样,你们最好老实一点。”

    商员们闻声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再也不敢乱动。

    蛇老看着眼前的景象,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瘫在地:

    “给我们个痛快!”

    郝楠好奇的问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在酒里下的是麻药吧!”

    “你们出去的时候吃了解药,但是解药的量只能解一碗酒的麻药。”

    “并且你们好像认识我,害怕我,所以大光拼了命喝三碗想和我一起被麻倒。”

    蛇老无奈的回答:“其实,我们不是商人而是赏金使者。”

    “在边疆城看到你的通缉令,上面写着你是名十恶不赦的土匪。”

    郝楠诧异的问道:“通缉令?还十恶不赦,怎么样的十恶不赦。”

    “说清楚......”

    蛇老瞄了一眼冷峻的郝楠说道:

    “上面写着,你看上了游玩中城主女儿的美色,想据为己有。”

    “而风度翩翩的吴大伟,看不过去上前制止被你伤了双眼,贴身护卫吴二被你用“凶骨”暗器所杀。”

    “城主女儿的哥哥,只因长的比你帅,多看了你一眼就被挖去双眼。”

    郝楠听到蛇老的话语,瞬间起身踢翻石桌怒声骂道:

    “放屁,好一个黑的说成白的!”

    “什么风度翩翩,什么比我帅,我靠,睁眼说瞎话啊!”

    蛇老紧张地看着发泄的郝楠,慢慢地退后几步,生怕波及到自己,低声解释:

    “是白的说成黑的吧!”

    郝楠尴尬地望向蛇老:“不要怕,你继续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蛇老重新看到了希望,仔细的回想着:

    “然后他们被吴大所救,当即回去调动边疆城兵卫功上盛平寨。”

    “原来消失多年的城主亲弟弟,一直在盛平寨做卧底,因偷放边疆城兵卫进山寨。”

    “从而被你发现,最终也丧生在你的“凶骨”暗器上。”

    蛇老越说越兴奋,好像在讲一个亲身参与的故事。

    还时不时地手脚比划着,声音也渐渐升高:

    “一百多名边疆城兵卫战损过半,最终在英勇的吴大伟带领下成功剿灭盛平寨,可惜还是被你逃脱。”

    “最下方还有注释:由于你不是神魂觉醒者,死的赏金只有一千神币,带活的回去赏金两千神币。”

    郝楠听完后就差七孔冒烟,气急败坏地说道:“敢情你不杀我,而选择麻醉我是想多领点神币啊!”

    蛇老面露紧张的解释:“郝总,我真的冤枉啊!”

    “本来我大可不说出赏金的,但是我相信郝总肯定不是十恶不赦的人才说出来的!”

    郝楠平复下心情“哼”了一声。

    蛇老看向冷静的郝楠,继续解释:“我们以前不叫赏金使者而是被称为惩恶使者。”

    “一直都是接的十恶不赦通缉令,可是突然一天,我们被改名赏金使者。”

    “后来才知道我们真正的东家被杀了,以至于现在大部分赏金使者已经彻底变味了。”

    “为了神币什么任务都接,但是我蛇老可以保证,我们这些人还是秉着惩恶使者宗旨在接任务。”

    郝楠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不想知道你们的过往,我只想知道还有多少赏金使者在找我。”

    蛇老露出自信的表情:“你可知道圈子里的人为什么都叫我蛇老?”

    “因为蛇是最有耐心猎手之一,为了捕一猎物可以等上很长时间。”

    郝楠打断蛇老的话语:“不要讲这些没用的过程,浪费时间,只要告诉我答案。”

    蛇老立即解释:“这附近除了我以外,其他的赏金使者搜寻好几天没发现,都已经回去了。”

    郝楠满意的眯着眼:“很好,现在开始打劫。”

    “交出你们身上所有的神币,灵石,蛮晶,墨玉,草药等等有价值的东西。”

    “记住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蛇老闻声两眼一黑直接晕过去。

    片刻后蛇老缓缓睁开眼,感觉自己被绑在冰墙上,一阵风吹过全身凉飕飕。

    低头一看全身只剩下一条丝滑的裹裆布,红着老脸大喊:

    “郝扒皮,我和你没完。”

    此时的郝楠正坐在火焰马的背上,两旁袋子里塞的鼓鼓囔囔,都是些食物和蛇老众人的衣服。

    望着这些战利品,郝楠开心地哼着小调,一曲结束后喃喃的自语:

    “在蛇老众人身上搜到了800神币,这些衣服出售的话最少也能得50神币。”

    “不错啊!850神币进账。”

    一路上郝楠是再也没有遇到其他的赏金使者,但是却遇到了很多流民。

    刚开始的时候,分了些食物给流民,可是一下子引来一大群哄抢踩踏,反而害了分到食物的流民。

    郝楠则被迫地持着长剑,分开哄抢的流民,等他们吃完才悲愤的离开。

    坐在马背上的郝楠深深地皱着眉思考。

    自己到底对于这些流民真正的态度是什么?难道单单的只是作为21世纪人的同情心吗?

    还是掺杂了些自己目前的年龄段,还不能够理解的情感领域?

    哎!想太多也没有用,量力而行吧!做到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火焰马突然受到惊吓,抬起前蹄就要向下踏去。

    郝楠顿时发现马蹄下站着一名分不清性别的小孩,不假思索一拳轰在马的头部。

    “轰”的一声,火焰马倒在路的侧旁,口吐鲜血眼见是活不了。”

    郝楠望着眼前面黄肌瘦,蓬头垢面的小孩,生气的说道:“你不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