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 > 章节目录 93、立断
    许涧第一次遇见这种事,说不紧张是假的。

    秦沉看着四周的车流,抽空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许涧

    “我开了实时定位,红点是我们,蓝点是潘姐他们,你注意我们的距离,等相距差不多一公里的时候跟我说。”

    接过手机后许涧忙不迭的点头,盯着两个红蓝点看了阵后,又忧心忡忡看秦沉

    “我们要不要报警”

    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有事找警察的观念早许涧心里根深蒂固。

    跟踪围堵这种事,情节严重到可以报警寻求帮助了,要是寻常遇到这种情况,许涧一定二话不说就拨打110。

    但秦沉毕竟是公众人物,要是报警事情闹大,许涧怕对他影响不好,所以才这么犹豫。

    秦沉往右边一拨方向盘,稳声开口

    “潘姐已经报警了。”

    许涧有些忧虑“报警对你会不会有影响”

    秦沉闻言看他“我又没做错事,有什么影响”

    秦沉“演戏是我们的工作,抛开工作我们就是普通人,遇事向警察求助,没有什么不对,我们遵纪守法,也不用怕报警。“

    唔了一声,许涧觉得秦沉说得很有道理,的确没必要顾及那么多。

    知道已经报警后,许涧安心了些,把面包车的车牌号和车型发给潘敏后,专心注意他们的动向。

    潘敏那边根据许涧的车牌号查了查,发现是个伪造的车牌,根本找不到车主,至于车型,因为太过普遍,一时半儿查不出来什么。

    秦沉不快不慢地开着车和面包车周旋,二十多分钟后,一直盯着面包车的许涧忽然开口

    “他们好像察觉到我们在带着他绕圈,在减速了。”

    秦沉朝后视镜看了一眼,脸上不见丝毫慌乱“潘姐离我们还有多远。”

    许涧摁亮手机屏幕看了一眼,道“还有二十几公里。”

    商场离公司本就有一段距离,吴岭和孙立宇蹲了他们这么久,肯定知道乐娱公司的位置,担心被他们察觉,秦沉没往公司的方向开,潘敏他们一时半儿也赶不过来。

    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秦沉也缓缓降低了车速。

    秦沉降低车速没过两秒,许涧着急扭头“他们打转弯灯了,是不是要跑”

    秦沉眸光一沉,出声提醒

    “坐稳了。”

    许涧闻言下意识抬手握住胸前的安全带向后靠,秦沉往前开了几米后突然变道向后转弯。

    许涧身体因惯性斜了斜,转弯后还有心情往后看了看双虚线可转弯,没违反交通规则。

    面包车也实时注意秦沉他们的情况,见他们跟着转弯后知道自己暴露了,便猛然提速,窜出去老远。

    秦沉见此冷冷一笑,脚下轻踩油门,车子加速滑了上去。

    局势突然对调,看着两车间不断拉近的距离,许涧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豪车果然不一样,贵有贵的道理,性能差距瞬间就暴露出来了。

    秦沉没跟得太紧,面包车快他就踩油门,面包车减速他就松油门,始终保持不远不近不会跟丢的距离。

    面包车内,几经转弯也没把秦沉他们甩掉,瘦高个孙立宇有些着急上火,咒骂一声后转眼望向吴岭

    “大哥,甩不掉怎么办”

    相比较躁郁的孙立宇,吴岭表现就淡定很多“继续加速。”

    司机闻言一言不发又换了一个档,孙立宇搞不懂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逃,我们跟踪秦沉不就是要绑他吗现在躲他做什么”

    吴岭轻飘飘看他“你要在大街上动手吗”

    孙立宇哑然,发泄似的锤了座椅一拳,大街上人来人往,来往车辆很多,的确不方便动手。

    不管心里憋火的孙立宇,吴岭看了他一眼后转头对司机道

    “往安康小区那片开,引他们去那儿,那里有我们的人,好动手。”

    安康小区在南枫市边缘,那一片全是以前拆迁时盖的安置房,因为房屋老旧房价低租金便宜,所以人员杂乱。

    司机听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倒是孙立宇双眼冒精光

    “原来大哥你都计划好了啊,怎么不早说”

    吴岭瞥他一眼“你做事毛毛躁躁不带脑子,提前告诉你我怕出岔子。”

    “上一次要不是你提前动手,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得手了,哪里还用这么费劲。”

    坏了事,孙立宇也理亏,讪笑一声后表情又变得不屑起来

    “也就是那女人事多,让我们绑人就算了,还要求秦沉毫发不伤,不然的话不付尾款。”

    “要不是她要求这么多,那天晚上我直接上去两闷棍把秦沉打晕拖走,事情早就解决了,果然女人家就是婆婆妈妈,畏首畏脑的。”

    一通发泄吐槽后,孙立宇好奇问吴岭

    “哥,你说那女的叫我们绑秦沉做什么秦沉这么有名,绑了他肯定后患无穷,要不是她给钱多,我是肯定不会干这一票的。”

    吴岭皱眉看他“雇主的事情你打探这么多做什么,知道有钱拿就是了,哪儿那么多话”

    被呵斥的孙立宇一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跟了面包车几分钟,许涧注意到不对劲“他们怎么不加速了”

    说话的同时许涧看了一下手机,发现经过刚才的加速转弯这么绕,潘敏他们离他们不近反远了。

    手指在车载导航上轻轻敲了敲,秦沉缓缓开口“他们应该是想引我们去这儿。”

    许涧定睛一看,就见上面写着安康小区。

    “故意的”许涧不了解周围的环境,听秦沉这么说后眉头一皱“那我们还跟吗会不会有埋伏”

    秦沉听后笑着看他“怕了要不要先飞一飞”

    见他还有心情打趣自己,许涧没好气看他“太胖了,飞不动,不飞。”

    秦沉目光在许涧腰间扫了一圈,眼含笑意“胖的是许牛奶,跟你许涧没关系。”

    许涧“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抢我的台词好吗”

    被秦沉这么一打岔,许涧心里那点紧张感奇迹般冲淡不少,狂跳了一路的心脏也渐渐恢复正常。

    也是,和秦沉在一起他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秦沉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抱着猫单手都能把瘦竹竿揍得跪地。

    而且前两天跟潘敏说起停车场的事时,许涧才知道秦沉身手之所以这么好,是因为他从小就练习跆拳道和散打。

    还得过奖的那种。

    想到这里,许涧更是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天色已经擦黑,安康小区内,秦沉远远看见面包车停下后便不再跟,转头问许涧

    “潘姐他们还有多远。”

    一直关注着定位的许涧立马答“还有十五分钟左右。”

    秦沉点点头,又把车往前面开了一些,同时面包车门打开,吴岭和孙立宇从车上走下来。

    见秦沉他们没有跟上来,发着微光的路灯下,孙立宇挑衅似的冲他们抬手竖了个中指。

    看着孙立宇嚣张的模样,许涧恨得牙痒痒,同时对秦沉道

    “沉哥别下去,他们肯定有后招。”

    秦沉不是冲动的人,本来就没打算过去,只是打开了远光灯,直直地照着他们。

    秦沉许涧不下车,孙立宇他们也不动,潘敏离他们越来越近。

    双方僵持了两分钟左右,一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梳着高马尾看起来高中生模样的女生从秦沉的车前缓缓经过,看见他们在小区内开远光灯还略疑惑地转头看了一眼。

    许涧转头见,看了一下时间后随口道“学校放学了高中不上晚自习”

    秦沉也注意到了那个女生,不甚在意回“应该通读生,不用上晚自习。”

    许涧听后点点头,微眯着眼继续盯着孙立宇和吴岭。

    许涧本来打定主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下车,然而变故就在瞬间发生,穿着校服的女生在经过吴岭和孙立宇时,两人突然从车旁边窜出来。

    两个大男人一人揽腰,一手捂嘴,把那女生往车内侧的阴影处拖,女生明显被吓了一跳,连打带踢的疯狂挣扎。

    但一个小姑娘,再怎么挣扎力气也有限,所以很快就被两人扯着头发拉去旁边。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许涧瞠目结舌,大脑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等看见孙立宇把女生压在车上开始扯她领口时,许涧才猛然回神,一拍车门,着急喊

    “秦沉”

    这两畜生,是想侵犯那女生

    秦沉脸色一沉,长按了一下喇叭后发动车子,直直冲了过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许涧见女生衣服都已经被扯掉一大半了,双腿双手被压制着,孙立宇脑袋就埋在她脖颈间。

    离得越近,许涧越能看清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女生脸上的泪水和眼里的绝望。

    看着不远处那一幕,许涧脑子空白了几秒,嗡嗡的响。

    他没想到吴岭和孙立宇胆子这样大。

    尽管心里知道他们这样做很可能是想引他们下车,他们应该待在原地等潘敏和警察他们过来,但他们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那女生在自己眼前受辱。

    等警察来一切都晚了,所以这个坑,他们不跳也得跳。

    秦沉停稳车后,许涧忙不迭打开车门,叫刚一落地就扬高了声音

    “住手”

    太过气愤,许涧开车门时手都在抖,一开口还破音了。

    秦沉下车后把车门摔得啪一声,低声迅速地冲许涧道

    “你站在这里别动。”

    许涧哪里肯让他一个人过去,神情紧张地跟在他身后。

    而见他们两人下车了,孙立宇停下的手中的动作,把满脸泪痕的女生像扔玩具一般往旁边一扔,转头冲吴岭笑,嗓音还有些哑

    “大哥,我就说这些人心软这个方法行得通吧”

    女生被他这么一推,尖叫一声后直接摔到了地上,顾不上摔疼的手,坐在地上一边哭着后退一边慌乱去拢自己被扯得不成样子的衣服。

    孙立宇力气太大,女生衣服的扣子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显得狼狈不堪。

    许涧见了心里一紧,赶紧朝她走了两步。

    见许涧过来,女生慌忙后退,不住摇头,眼泪跟掉线的珠子一般“你别过来,别过来呜呜”

    许涧脱下身上的外套,蹲下来披在她身上,柔声安慰道

    “别怕,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儿的,我们是好人。”

    扶着心有余悸的女生站起来,许涧对她道

    “你先去旁边躲一躲。”

    女生小心翼翼地看许涧一眼,死死揪着他的外套,飞快看了孙立宇他们的方向后,小声跟许涧说谢谢后小步跑远了。

    听着她还在发抖的声音,许涧心里愧疚

    要不是他们,她也不会受这个无妄之灾。

    而另一边,孙立宇看着冷着脸的秦沉,从喉咙里笑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会在那边看完好戏再出来呢。”

    秦沉活动了一下手腕,也不跟他废话,寒声道“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站在孙立宇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吴岭听了秦沉这话,笑着摇了摇头

    “秦先生的身手我们是见识过的,所以我们这次也是有备而来。”

    说完后吴岭一抬手,许涧就见面包车后面两侧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陆续从车上下来好几个人,迅速把秦沉围住。

    许涧一惊,仔细一数,就见加上孙立宇和吴岭,竟然足足有十个人

    没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许涧瞪吴岭

    “你们也太无耻恶心了。”

    吴岭听后呵呵一笑,转头对许涧道

    “我们找秦先生谈点事情,无关人士就先离开吧,免得到时候拳脚无眼伤着哪儿就不好了。”

    吴岭嘴上说得客气,话落后却对着旁边两个人使了一个眼神,两人会意,直接朝许涧靠近。

    就在许涧双目一敛撸着袖子准备干架的时,突然动了,一脚踹翻一个后,抬手一个后肩摔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另一个。

    踩着其中一人的手指,秦沉挡在许涧面前,扫了一眼跃跃欲试的众人,面无表情冷声开口

    “我看你们谁敢动他。”

    许涧还没反应过来秦沉就解决了两个,等他反应过来后,看了一眼被他踩着手指嗷嗷叫的一人,在看一旁被他踹翻,挣扎着准备爬起来的另一个,当机立断,立马快步走过去,抬脚冲他两腿之间踢了一下。

    “啊”

    一声惨叫后,刚颤颤巍巍站起来的男人表情扭曲着捂着裆又缓缓倒下,神色痛苦地满地打滚。

    “”

    “”

    看着满地打滚的男人,秦沉沉默两秒转头看许涧,眼神复杂

    “没想到你打架是这个款式的。”

    作者有话要说涧喵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男友力爆棚的秦铲屎官真棒。

    涧喵当机立断这一脚,是真断2333

    今天更新早,晚点可能会有短小的二更也可能没有

    提前说晚安、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爱吃鱼的喵呜、去看花花演唱会好不好、猫子萤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冉忆蝶52瓶;嘻嘻嘻10瓶;简宝8瓶;奈何已是末路、意平、木棉5瓶;萧兮4瓶;子熹3瓶;33856892、eizabeth2瓶;不爱吃鱼的喵呜、柒月、浮生多少年、阿凡oo、左岸的微笑、浮生、涼濑、咸鱼会上网、南川柿子谷、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