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第1章 第一天没踹
    民国,上海。

    南京路似乎永远繁华热闹,载满乘客的电车铃叮咚地响,黄包车夫用汗褡子抹了把汗,又继续不知疲累地奔跑起来,执勤的交警吹哨指挥路上一辆黑色的福特汽车暂时停下,接着车前走过一队手拉着手的幼稚园小孩。

    永安百货位于南京路的最中心,这里是全上海最大也是最高档的百货公司,里面售卖着琳琅满目的舶来品,通俗来讲叫做“洋货”,从钟表香烟到服饰珠宝应有尽有,吸引着整个上海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

    二层珠宝区,西装革履的售货员戴着白色绒布手套,将一条散发着莹润光泽的珍珠项链从橱柜里取出,然后小心翼翼地给面前的女客戴上。

    另一个售货员捧着镜子,顾栀戴着项链,对着镜子照了照。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烫成时下最流行的卷,樱桃嘴柳叶眉,一双杏眼眼波流转,脖颈上原本莹白的珍珠项链在她嫩白的肤色衬托下竟也黯淡了几分。她身上的一件淡紫色旗袍,光料子一看就价值不菲,并且裁剪的十分合宜,掐出旗袍下姣好的身体曲线。

    售货员双手并拢恭敬地放在身前,微笑给对面的女客做介绍“这是我们店里来的最新款,整条项链选用的都是产自澳大利亚的南洋珍珠,每颗之间的直径误差都小于01毫米,顾小姐您是全上海第一个试戴这条项链的”

    他话还没说完,对面的女客就已经收回落在镜中自己身上的视线,淡淡说了句“帮我包起来吧,还有刚才那几件。”

    “好的顾小姐,。”售货员脸上笑容更甚,朝她微微鞠了个躬,转身去包项链了。

    珠宝行经理也随即出场,冲她恭敬地笑着。

    顾栀轻轻摸了摸这条项链。澳大利亚在哪里她不知道,毫米是个什么东西她也不清楚,只是最后那句“全上海第一个试戴”极大地取悦了她,让她产生要把这条项链买下来的想法。

    她要的东西已经在打包了,顾栀被经理引导坐在店里的沙发上,店员给她端来了一杯美式咖啡。

    咖啡用镶金沿的精致瓷杯装着,顾栀端起杯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让她眉头忍不住轻轻皱起,不过她皱起的眉头很快便展了开来,脸上换上一副似乎对这东西很满意的笑意,对经理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放下手中咖啡杯,翘起一条纤细的小腿,继续等待自己刚买的首饰打包。

    顾栀望着杯子里黑漆漆的咖啡,实在想不通现在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喝这种东西,不过她从来没有对谁说过自己不喜欢喝咖啡,甚至在外人面前能像刚才那样举止得宜地喝着,装作一副喜欢的样子,毕竟这是现在上海上流社会的太太小姐们都爱喝的东西,自己不爱喝怎么行呢

    另一边,顾栀买下的首饰已经包好了。

    陈家明从满脸堆笑的经理手中接过顾栀要的珠宝首饰,付了钱,然后走到顾栀身边,微微躬身“顾小姐,东西都包好了。”

    顾栀看到陈家明手上的礼品盒“好。”

    她抓着手包优雅起身,在经理和店员的鞠躬恭送下出了珠宝行。

    陈家明拎着顾栀今天买的东西跟在她身后。

    顾栀看着陈家明手上自己今天的战利品十分满意,购物果然能够给女人带来好心情,她吐了一口气,又想到自己之前订做的旗袍应该已经做好了,今天刚好顺便取回去,说“去盛美服饰。”

    陈家明点头“好的。”

    陈家明是霍廷琛的秘书,每次顾栀出门购物陈家明都会跟着,一开始顾栀还不习惯身后老是跟个男人,但是当她发现霍廷琛让这个男人跟着她的作用是付钱和拎包的时候便坦然接受了,并且他对自己的态度还算得上十分恭敬。

    盛美服饰离永安百货不算远,走路几分钟能到,但顾栀还是选择了坐车。

    穿旗袍的美丽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向一辆阳光下车漆闪闪发亮的黑色奔驰汽车,穿西装的男人放下手里大包小包的礼品盒,抢上前为她恭敬拉开车门,等她坐进去之后,才走向驾驶座。

    这样的场景画面虽然每天每时都会在南京路上演,但还是引来一些路人悄悄的注目,顾栀坐在汽车里,感受到那些来自车窗外的艳羡的目光,心里受用的紧。

    车子启动,速度并不快,顾栀看着车窗外。

    南京路永远都热闹繁华,其中最属一家商行门前人头攒动,明明大门还紧闭着,门口已是被围得水泄不通。

    顾栀看了一眼上面的牌匾,四个字她只认得前面两个“汇丰”,后面两个字要复杂一点,她不认识。

    “汇丰。”顾栀在嘴里默念了一下这两个字,突然想起了之前顾杨跟她说过的最近风靡上海的一个东西,“汇丰彩票”。

    彩票这种东西从清末年就有了,只不过之前一直是一些小打小闹,直到最近政府开始插手彩票行业,大幅度提高中奖金额和发行量,一连开出了好几个上万的巨奖,彩票这种东西才彻底在上海风靡。

    人人都想做一夜暴富的梦,离今天的开奖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就已经有那么多人守在门口迫不及待地等了。

    顾杨当时跟她说这个“汇丰彩票”的时候一脸鄙夷,他说这都是政府设下的骗局,那些一夜暴富的例子都是彩票发行商编织的梦,用来吸引人那些真正想一夜暴富的人前赴后继掏出钞票,而我们当代的新青年应该脚踏实,不要沉迷于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美好的生活要用自己的双手来创造。

    顾栀听顾杨说的时候一直在点头,她在想顾杨是读书人,说的有话自然有他的道理,但她没好意思跟顾杨说自己觉得其实真的买一买也没什么,毕竟又不贵,万一中了呢

    顾栀出了会儿神,车子已经停在了盛美服饰的门口,陈家明为她拉开车门。

    盛美服饰专营高档女装,除了旗袍定做以为还卖各种成平西洋服饰,洋装礼服什么的。顾栀取了自己之前定做的旗袍,然后去二楼看了看售卖的成品西洋服饰。

    现在上海的大家小姐们大都分成两类,一类喜欢穿旗袍,一类穿洋装。

    顾栀是穿旗袍的那一类,即使她不是大家小姐。

    事实证明她对满是蕾丝的洋装的确没什么兴趣,顾栀逛了两圈觉得兴致缺缺,直到最后来到卖女士丝袜和内衣的地方才打起了点精神。

    顾栀摸了摸手底的黑色吊带尼龙丝袜,冰凉丝滑的触感摸在手里十分舒服,怪不得霍廷琛会喜欢她穿这个东西。

    上次的两条都被撕破了,顾栀让店员给她拿两条新的包起来。

    陈家明在跟顾栀进到卖女性用品地方的时候稍微显得有些不自在,不过顾栀倒是坦然,一边让店员去给她包丝袜,一边问霍廷琛有没有告诉他他什么时候会去楠静公馆。

    陈家明听后掩唇轻咳了一声“暂时还没有,霍先生有空的话自然会见您的。”

    顾栀两条秀眉不由地拧紧。

    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吗

    楠静公馆是她住的地方,霍廷琛一直把她安顿在那里。她跟了霍廷琛三年,也没能踏进霍家主宅。

    现在虽然倡导一夫一妻,但是大户人家纳姨太太这种事情在上海还是十分普遍,而霍家的规矩,男人娶了正妻后才可以纳姨太太,所以现在的顾栀,在所有人眼里,是霍廷琛的准姨太。

    大家都知道霍廷琛有个女人,还带这个女人出席过几次聚会,但碍于家里的规矩一直养在外面,只等将来找到个门当户对的名门闺秀结婚之后,便把这个外面的准姨太太纳进来。

    顾栀也一直期盼着霍廷琛结婚的那一天,然后她就可以正式以姨太太的身份进入霍家,不像现在,还只是养在外面的女伴,没名没分。

    以前的霍廷琛起码半个月去她那里一回,有时候甚至一个星期一回,带她出去上街参加聚会什么的还另算,可是最近,霍廷琛见她的次数明显少了,现在更是一个多月都没见上面了。

    陈家明口中的霍先生下次去楠静公馆的时间还不清楚,顿时让顾栀整个人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

    她不是没有想到霍廷琛会有厌倦她的那一天,可是再怎么说,也要等到她正式成为他的姨太太之后才行啊

    那个时候已经是正式姨太太了,即使霍廷琛厌倦了她她也是正儿八经霍家的人,衣食无缺零花钱管够,而不像现在这样,她还没当成姨太太霍廷琛就厌倦了她的话,要是现在一脚把她踹了,她怕是什么也捞不着。

    那到时候她该向谁说理去

    想到此,顾栀浑身打了个冷战。

    不行,不可以,霍廷琛不能在她还没成为他正式的姨太太之前就厌倦她。

    顾栀抬眼,看到眼前琳琅满目的外国内衣,赶紧又指了两件估摸着霍廷琛会喜欢的款式让店员给她包上。

    陈家明又拎着顾栀买下的大包小包跟她走出盛美服饰。

    顾栀这次没有心思再享受自己坐上大汽车时路人艳羡的目光了,陈家明开车驶离路边停车位,另一辆黑色的轿车随即停了进去,也是黑色的奔驰车,整个上海市都没有几辆的新款,这让顾栀忍住不望那辆车的方向看了眼。

    从车上下来两个女人。

    顾栀在看到其中一个女人的面容后顿时整个人一愣。

    从车上下来的是

    一个四十来岁,戴翡翠手镯和项链,一身优雅的旗袍,脖子上还系着一条时髦的丝巾,脸上丝毫没有岁月的风华,保养得十分得宜。

    这个女人顾栀认识,是霍廷琛的母亲。

    而另一个

    一身白色洋装,年纪看起来跟顾栀差不多,耳坠上的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跟那些即使穿上奢侈品也不像那回事的姨太太情人不同,即使隔的远远的,顾栀也能感受到这位小姐气质浑然天成,她举手投足都是上流社会正儿八经的大家小姐气派,正跟霍廷琛的母亲说说笑笑。

    顾栀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位年轻小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