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第5章 第五天没踹
    顾栀饭也都没吃完便扔下筷子,拖着一脸懵的顾杨跑出去,在弄堂口找了辆马车,飞奔至楠静公馆。

    她在公馆里翻箱倒柜,总算从一只手包里倒出那张已经被她揉成一团的旧巴巴的彩票。

    她跪坐在地,生怕再一个用力就把这已经摧枯拉朽的彩票给弄破了,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小心翼翼地把彩票展开。

    顾杨脑袋凑过来,比对着从家里带来的报纸,念了念彩票上的数字,确实是他俩的生日,然后又看到,彩票右上角,用汉字明明白白地写着

    壹佰注。

    恍惚间,顾栀抓住顾杨的一只手腕,呆愣愣地看他“那个顾杨,我们是不是真的发财了”

    顾杨再三比对着彩票和中奖数字,半晌,终于直起身,少年也没经历过这么大的事,头上甚至微微渗出了一层薄汗,他说“好像是。”

    “啊”

    楠静公寓里传出一声女人几乎要把人耳膜震破的尖叫。

    顾栀满尖叫过后头脑空空,剩下的只有一个想法。

    她

    发

    财

    了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上海滩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都是一桩震惊整个上海乃至震惊全国的新闻,全国各大报纸连续几天均用了整整一个版面来报道,甚至把上海霍家可能要和南京赵家联姻的头条给挤了下去。

    新闻就是最近的汇丰彩票开出了巨奖,有一神秘女子同一组号码买了一百注,中了整整一千万大洋。

    报纸上还有该神秘女子去领奖的照片,照片里那人浑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连眼睛都藏在一副圆圆的墨镜下,旁边是政府公证处的处长,由于此次中奖数额巨大,公证处长亲自来宣布此次中奖真实有效。

    这一千万大洋简直是所有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数字,甚至连整个上海上流社会的有钱人里估计也没有几个有一千万大洋的,而且人家那都是几辈人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业,而这个人,仅凭一张彩票,就轻松打败了人家几辈人的家业。

    原来一夜暴富,还是暴巨富,这种事情在这世上真的存在。

    至此,原本在就办的红火的汇丰彩票在上海乃至在全国都彻底风靡,大大小小的彩票摊都挤满了人,所有人都做着像报纸上那人一样一夜暴富的梦,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逢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中了吗”。

    霍氏,霍廷琛坐在办公室里美国进口的真皮沙发上,看今天的报纸。

    神秘人中一千万巨奖的新闻热度总算下了些,只占了报纸一半的版面,而另一半,则是接着追踪霍家和南京赵家的联姻进度。

    霍廷琛先看了眼神秘人中巨额彩票那一版,黑白照片里中奖人浑身包的严严实实,但他还是蓦地觉得,这人的身影有些熟悉。不过他对此也没太在意,目光扫到报纸另一版。

    新闻标题是好事将近霍夫人携准儿媳于威斯汀大酒店共饮下午茶。

    霍家虽然在上海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但对于这种报纸,尤其是一些地摊小报,还是感到十分头疼。

    这些报社的人大都自诩几分文人的风骨,却最好报道上海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家事来当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美曰其名追求事实真相,霍家今天因为报道的原因对一家动了手,那么明天所有的报纸头条估计都会变成霍家一手遮天,对追求新闻真相的同行赶尽杀绝。

    一般到了霍家这个地位,追求的都是个脸面,而这种新闻一出,无意会让霍家颜面扫地。

    霍廷琛看着报纸上记者偷拍到的赵含茜和他母亲一起逛街的照片,敛了敛眉。

    他撇下这份报纸,随手又抽了另一份报纸展开看。

    他办公会里每天都会被秘书摆上当天最新的报纸,除了申报进步日报中央日报这些大型报刊,时常还会混杂着一些不知名小报。

    他这次展开的这份应该是份什么不知名小报,隔得老远,霍廷琛就能看到头条上那醒目的标题。

    “神秘女子得千万巨奖,数万上海男迎娶富婆走上人生巅峰,该神秘女子真实身份究竟是谁且听本报主编为您一一辨析,为您的迎娶富婆之路助一臂之力。”

    霍廷琛一言难尽看着报纸上“迎娶富婆走上人生巅峰”的几个字“”

    好吧,这一千万大洋的确很诱惑人,对有钱如霍家来说也绝对是笔大数目,,可是为了钱就要卖身于富婆的做法,霍廷琛一想起来就十分牙酸。

    他又十分嫌弃地扔下这份关于迎娶富婆的报纸。

    这时,陈家明端了一杯咖啡进来,放在霍廷琛面前得茶几上“霍先生。”

    霍廷琛干脆放弃了看报纸,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陈家明恭敬站在他身边,问“霍先生,老宅刚才打电话过来要您晚上回去一趟,老爷和夫人要和您一起用晚饭。”

    霍廷琛淡淡“嗯”了一声。

    “那个,赵小姐也在。”陈家明适时补充。

    霍廷琛手里端着咖啡杯,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知道了,六点过去。”

    “好的我这就去回话。”陈家明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开时,霍廷琛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叫住他。

    “等等。”

    嗯陈家明疑惑回头,随机重新面向霍廷琛,微微躬身“请问霍先生还有什么安排吗”

    “没什么。”霍廷琛眼睛望着前方,似乎在想些什么,他问“最近有接到电话过来吗”

    陈家明被这个问题问的一头雾水,什么有没有接到电话过来,他霍总的办公室,一天当然要接到各种各样的电话过来啊

    于是陈家明硬起头皮只好干笑着问“最近接到的电话有很多,请问您指的是哪一通呢”

    霍廷琛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咖啡杯举到唇边,用平静的语气说“顾栀的。”

    陈家明“”

    在霍廷琛身边混的老奸巨猾的秘书头一回犯起了难,觉得这工作难做。

    不怪霍廷琛会问起,因为以前顾栀一般每个星期都会来一通电话,问她霍先生有没有说下一次什么时候去楠静公馆。

    陈家明把顾栀的电话也记在给霍廷琛的日常汇报当中,以体现这位准姨太争宠的小心思和对霍先生的关切,而这一次,霍廷琛之所以会问起,估计是因为好像有一阵子,没有听见陈家明来汇报顾栀的电话了。

    陈家明不知道这对大佬小姨太之间最近又在闹什么别扭,他也很纳闷最近顾栀为什么不打电话过来了,以他对顾栀的了解,这个已经对霍少爷姨太太之位流了三年口水,空有外表没有内涵的肤浅女人,现在终于等到霍廷琛要订婚了,她没有理由临门一脚突然放弃啊。

    这根本不像顾栀的作风,除非她天降横财不图霍少爷的钱了。

    可是这天降横财应该也不太可能,最近上海倒是有一个女人天降百万大洋横财,但陈家明觉得这种祖宗八代修来的运气,怎么着也轮不到肤浅的顾栀头上。

    可是要说准姨太的电话没打来,他有预感,霍少爷听到后下一秒就会让他从这个世界从此消失不见。

    于是陈家明做了一番心理挣扎,头一次选择了撒谎,他仔细观察着霍廷琛的反应,说“那个当然打来了,顾小姐问您什么时候去楠静公馆,她很想您。”

    然后他就看见霍廷琛举到唇边的咖啡杯上扬了一下。

    霍廷琛抬眼瞟了眼陈家明,然后显得十分镇定地把咖啡杯放回茶几上。

    他说“你先下去吧。”

    陈家明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忙点头“是。”

    他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安慰自己,说不定顾栀真的有打过电话来,只是自己没有接到而已。

    在陈家明带上办公室门的下一瞬,办公室里男人的唇角几乎是不受控制地上扬起来。

    霍廷琛背靠着椅背,心情十分舒畅,一口气将杯中的咖啡喝了个干净。

    他还以为顾栀这女人能有多么硬气,没想到这才过了没多久,就来向他打电话示好求和了。

    顾栀最怕的就是他不宠他了,怕得要死。

    这人心情一舒畅,看事情的眼光也都变得不一样了。

    霍廷琛又记起那天早上自己把主动索欢的顾栀扔下的场景,觉得最后顾栀被拒后一个人站在那里看他背影的样子可怜巴巴,像只可怜的小奶猫,十分能勾起一个男人内心的柔情和保护欲。

    既然她都那么懂事知道主动打电话来认错求和了,那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无情,霍廷琛换了条腿翘着,觉得自己冷顾栀也冷得够了,这几天找个日子就去见她。

    他在做下这个决定后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自己上次临走时说的那个“暂时不会见她”,原以为是多久,没想到其中的“暂时”,只有半个月。

    平常他工作忙一点,两人都有一个月不见面的时候呢。

    顾栀这女人,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么会拿捏男人的心思。

    霍廷琛摇头笑了笑。

    他遂又想到赵含茜。

    一个家世,容貌,学识,全都挑不出错的女人,符合霍家对儿媳妇,他对未来妻子的一切标准。

    霍廷琛以前一直以为当所有标准都完美的女人出现后,自己会十分顺理成章以及自然地跟她订婚,结婚,然而最近,他才发现,事实跟他以前所想,好像有点出入。

    相比于一想到即将要找个日子去见顾栀时内心的欣喜,他觉得自己想到今晚会见到赵含茜时内心的反应,实在是太平淡了些。

    霍廷琛望向窗外,电线杆上停着几只麻雀。

    他若有所思。

    楠静公馆。

    顾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再一次从梦中笑醒。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枕头底下摸出存折,数了数数字。

    数完了之后,她把存折捂在胸口在床上打滚。

    她发达了她富有了她现在是上海最有钱的人之一

    要不是怕招人嫉妒,以及顾杨去上学前的千叮咛万嘱咐,顾栀怕是要跑到上海所有的街上去大喊

    三声老娘中了千万大洋。

    顾栀去领奖钱心里还有些打鼓,毕竟她中的金额实在是太大了,怕彩票公司的人不给他兑奖。

    没想到彩票公司的看了她的彩票,立马打电话叫来了上级,几个人关在屋子里讨论了一阵,出来

    时全都笑着对她说恭喜这位小姐中了一千万大洋。

    后来经过顾杨的分析顾栀才明白,彩票公司之所以肯给她兑这么大的奖,无非就是想要拿她来做广告,刚好最近一直有人在质疑汇丰彩票的真实性,这次有人中了巨额彩票的新闻一放出去,领奖人公证人奖金俱在,不光是全上海,全国都震动,彩票公司全国都打出了名头,越来越多的人买他们的彩票,长久看来怎么算都不会亏。

    不过这些顾栀都不在意,她现在在意的是自己实打实的发了横财,天降巨奖。

    顾栀望着里面值钱物件之前已经被她卖的差不多了的楠静公馆,长舒了一口气。

    她原以为自己的奖金到账后会先去消费一番猛花点钱,没想到等真正看到那么多钱躺在自己的银行账户后,她突然什么也不想买,内心说不出的轻松。

    前半辈子伏低做小受人欺负,如今她终于也可以扬眉吐气一回了。

    她之所以为当不上霍廷琛的姨太太而愁得焦头烂额,转移资产的同时还要计划着继续向他求和,无非就是图霍廷琛的钱,图当上他的姨太后有用不完的钱,而现在,老娘自己就有八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你霍廷琛养姨太太的那些钱,老娘看不上

    顾栀真想仰天大笑三声,你霍廷琛有什么了不起,仗着自己有俩臭钱那个神气劲儿,一个姨太太的位置吊老娘这么久,说不定你现在还没有我有钱去他娘的姨太太,你就跟你的留洋未婚妻百年好合去吧,姑奶奶不伺候了

    顾栀扬眉吐气后又冷静了几天,开始慢慢盘算自己的以后,虽说顾杨说咱们中了奖也要低调,骄奢淫逸使人堕落,但是顾栀觉得她不乱花钱就是了,她中了那么多钱,现在是有钱人,要过有钱人的生活。

    她正在让拉房纤的房牙子给自己找一套漂亮的大宅,价格无所谓,反正越豪华越好,而且房子设计一定要西式的,现在最流行这种设计,在找房子的这些日子,顾栀还暂时住在楠静公馆。

    另一面,顾栀还在考虑要怎么跟霍廷琛那个狗逼男人提她要跟他一刀两断。是直接断呢,还是跟他支会一声再断。

    人一有钱之后似乎心胸也开阔不少,顾栀之前想到自己泡汤的姨太太还恨得牙痒痒,现在觉得不就那么回事儿,她现在是有钱人,要大度,念在之前三年自己全凭在霍廷琛那里搜刮来的钱才能把顾杨养得健健康康,还送他去了圣约翰中学念书,霍廷琛虽然没有功劳可是霍廷琛的钱还是有功劳的,于是顾栀决定跟霍廷琛来个友好的告别。

    她刚做好这个决定,就收到了电话。

    竟然是霍廷琛亲自打来的,说他明晚要到她这里来。

    正好明晚跟他说一刀两断的事,顾栀心里这么想着,口头答了一声“哦。”

    如果是以前,她保证已经开始昧着良心跟霍廷琛在电话里撒娇了,但是现在,她作为有钱人,才不愿意跟霍廷琛这种狗男人说那种恶心死人的甜言蜜语呢。

    他,不配。

    于是电话那头,霍廷琛等了半天,就等来了顾栀一个“哦”。

    男人又拉不下面子问她你听到我要来怎么就回我个“哦”,不是都跟陈家明打电话服软了吗,其余的甜言蜜语呢,只是他憋了半天,还是没问出口,挂了电话。

    然后这个小插曲很快便被他释怀,估计是顾栀直接面对他还不怎么好意思。

    霍廷琛想到明晚,低着头闷闷的笑。

    上次顾栀为了留他穿的那身内衣和丝袜不错,明晚再穿,他要好好“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