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第11章 第十一天踹了
    古裕凡自忖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见过了不少,做生意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但是像对面这样坦率,直白,甚至还带点劲儿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

    随着留声机越来越普及,上海唱片公司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各家都拼了命地在挖掘歌星发唱片赚钱扩大规模,而如果现在,胜利唱片能够推出一位全上海都期待的新歌星,能够拥有一笔资金注入周转,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只是自己原本打算签下的歌星,现在突然提出想变成公司的股东,等于是跨过职员直接想当老板,古裕凡一时仍是有些犹豫。

    胜利唱片可是上海排名前三的唱片公司,她说入股就入股,到底是真的钱多烧得慌,还是小女孩儿家根本不知道入股是个什么概念,当小孩儿过家家,以为随随便便几千大洋就能当股东,再说了,茉莉之夜虽然叫好,但是唱片还没正式发售,到时候能卖到什么程度,仍是个未知数。

    顾栀见一副古裕凡心事重重的样子,挑了挑眉“古经理,不可以吗”

    古裕凡抬头,看到顾栀的脸。

    他对着顾栀的眼睛。

    人和人的眼睛很不一样,商场上摸爬滚打的人眼睛里或多或少都写着精明和算计,而顾栀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眼神澄澈,像是发着光。

    古裕凡心里突然有一种预感,眼前的人,会给他,给胜利唱片带来好运。就好像那张阴差阳错被拿去在电台播放的唱片一样,谁也不知道,竟然会霸占今天所有的报纸头条。

    做生意的人一般都很讲究运势,也很将就天注定。

    古裕凡心里已经基本上已经有了答案,最后一次跟顾栀确定“顾小姐,入股这件事情可不是开玩笑,胜利唱片虽说不是什么大公司但在上海也还是有些名气,旗下的当星也不少,可不是随随便便几千块钱,就能入股的。”

    顾栀当然不会傻到以为几千块钱就能入股这么大一个唱片公司,冲古裕凡伸出手“没事,你开个价,我入股百分之三十。”

    古裕凡看着顾栀伸出的手,略微犹豫了一下,立即伸手跟她握住。

    顾栀没想到今天本来是来算账,结果又为自己多开辟了一份产业,还是她喜欢的唱片行业,心情十分美妙“以后我们就是合作关系啦。古经理。”

    古裕凡今天第一次畅快地笑出来“合作愉快,顾小姐。”

    入股一家唱片公司不像买下一个珠宝行那么简单,虽然一切事宜都没有什么分歧,但是杂七杂八的流程手续还是办了将近十天。

    这十天里顾栀签名签的手痛,对着那些写满了字的合同更是头大,好在顾杨中途学校放假回来了几天,把各种合同手续逐字逐字给顾栀念过,顾栀细细听了,发现古裕凡也没有坑她。

    十天之后,顾栀正式成为胜利唱片持股百分之三十的股东。

    已经成为股东了,不像签约拿工资的歌星,唱片的销量跟她入股的公司的效益息息相关,顾栀对自己的唱片还算上心,为了宣传,在唱片正式发售之前还特意去了两趟电台,在电台里又唱了两遍那首在电台上播了一次就吊得人心痒难耐,霸占所有报纸头条的茉莉之夜。

    好的歌并不是孤僻,而应该是雅俗共赏的,这首茉莉之夜是由外国歌改编,曲调轻快优美,顾杨随手翻译的歌词也跟调子相配,唱起来也并不难,朗朗上口,无形之中增加了这周歌的传唱度,基本上听两遍就能哼一哼,但是只有当你自己哼出来后,才能体会到歌星的歌声到底把这首歌唱的有多美妙。

    也有小歌星看着这首歌火了便在剧场里翻唱,可事实证明别人唱出来完全不是那个味道,能把这首歌的,只有唱片里那个人。

    事实证明古裕凡做了正确的选择,电台首播后就霸占报纸头条的歌也并不是吹,电台里空灵优美的女嗓无论出现多少次都会让人感到惊艳,等到茉莉之夜的唱片正式开售那天,唱片行里一上架,立马被抢购一空,一次一次补货一次次售空,刷新之前由陈美蝶创下国内的唱片的销售记录。

    一时间,茉莉之夜成为全上海最流行的歌曲,有钱人家用留声机唱片机放,没钱的人则挤在街头巷尾的唱片店,等着唱片店老板放,就连上海最火的那几家夜总会,也纷纷排练起了以茉莉之夜为伴奏的歌舞。

    至于顾栀,唱片上印的演唱者顾栀,甚至连脸都没露,仅凭一把嗓子一首歌,成为今年上海滩最炙手可热的新晋歌星。

    茉莉之夜的大卖和顾栀的横空出世,实在让其他唱片公司眼红的厉害,不知道胜利唱片到底从哪里挖到了这么好的苗子。

    与茉莉之夜的大买相对应的,是胜利唱片公司最近赚的盆满钵满,一个月的利润已经超过了去年同期的一个季度,用那些地摊小报说的话,就是钞票最近像水一样哗哗地往胜利唱片里淌。

    当然,有百分之三十都流进了股东顾栀的口袋。

    她之前买下的永美珠宝行一直经营的还算凑活,而这一次的唱片,则是狠狠赚了一笔。

    顾栀每天忙着数钱之余又去了一趟胜利唱片公司,发现公司门口总是等着些人,有的人手里还拿着花。

    顾栀本纳闷他们在等谁,结果看到其中一个人手里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顾栀。

    顾栀“”

    她低着头加快步伐走开。

    办公室里,古裕凡从窗户望了望楼下等着的那些人,转身对顾栀说“他们都是你的歌迷。”

    顾栀扶额“我知道。”再不识字自己的名字还是认识的。

    自从茉莉之夜火了后,这拥有空灵清澈嗓音的歌星到底长什么样子,实在是让人好奇,无数人幻想着唱片背后演唱者的长相,可惜别的歌星出唱片,唱片行都会贴歌星的照片,可这次,唱片火成这个样子,唱片行里却连一张歌星的画报都没有。

    有狂热一点的,甚至每天跑到胜利唱片的楼下等,就为了想要一睹顾栀芳泽,可惜胜利唱片把她藏得严严实实的,到现在,谁也不知道顾栀长什么样子。

    这无疑让大家对胜利唱片的这位新歌星产生了些许疑惑,按理说只要稍微漂亮点的,歌红了之后早就被推出来了,可这位,歌唱的这么好却不愿意露脸,难道真如一些人所说,长相和歌声成反比

    歌声有多美妙,现实就有多可怕。

    古裕凡也实在不知道顾栀为什么不愿意露脸,他是商人,自然一切以利益为先,最近有好几家戏院开大价钱请顾栀去唱歌,都一一被顾栀拒了。

    如果是胜利唱片的签约歌星,公司让你去拍画去演出的话你是不能拒绝的,但是顾栀身份不一样,她是股东,是胜利唱片老板之一,没有人能逼迫她。

    以前也有不愿意露脸的歌星,不过那都是因为长得太一般,相貌或身材有明显的缺陷,公司再包装也包装不出来,所以只做幕后歌手,大都也不怎么火,可是顾栀,古裕凡看着她那张脸,只恨不得明天就把她送到良友画报上。

    古裕凡给顾栀倒了杯茶,又忍不住劝道“你真的接一场演出吧,或者拍两张画报,我敢保证那之后唱片销量还会涨,你绝对会成为上海最红的歌星”她现在还卡着一口气,无非就是不露脸而已。

    顾栀接过茶喝了一口“我本来就没想当歌星。”她想当的是老板,发唱片只是附带而已。

    古裕凡对着顾栀再次语塞。

    好吧,她确实是没想当歌星,她想当的是老板,就连这张大红的唱片,还是他以入股百分之三十来跟她换的。

    古裕凡“那你打算一辈子都不露脸下一张唱片呢”

    顾栀放下茶杯,咂了一口“再说吧。”她本来想这张唱片发行过后就安心当老板的,现在觉得以后偶尔录录唱片赚一笔也不错。

    之所以不愿意露脸也没有什么不得了的理由,她并不觉得当歌星抛头露面有么多了不得,现在是新社会,她纯粹是觉得唱歌就是唱歌,她又不打算当正儿八经的歌星,所以没有必要。

    古裕凡知道自己劝不动了,摇头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抽出一沓报纸摆到顾栀面前“你知道你的歌迷听了你的歌后有多想见你吗”

    顾栀对于自己有歌迷这件事并不怎么稀罕“不识字,不知道。”

    古裕凡“”

    他展开手里的报纸,全都是上海演艺报,上海演艺报是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之一。

    不同于其他那些正经时报,演艺报刊登的内容主要是主要是与演艺圈有关的,说白了,就是爱刊登各种影星歌星乃至上海知名世家的花边新闻,老百姓们最喜欢买来看。报纸后面有一个读者来信版块,主编会节选读者这一阵读者来信提到最多的内容,刊登在报上。

    古裕凡开始给顾栀念后面的读者来信精选,这个板块几乎都是普通人写给自己喜欢的歌星影星。

    “夜夜听着茉莉之夜入梦,我仿佛爱上了那个名叫顾栀的女子,我夜夜都在梦中勾勒她的轮廓,每日醒来,她宛若就在我的枕边。”

    “主编你好,麻烦将我的来信刊登在报,在此特向顾栀小姐表达爱慕之意,即便我不知道你的模样,但我的心已深深属于你。”

    “顾栀吾爱,如你能看到,请问为何不肯让诸多歌迷一睹芳泽,是对相貌没有自信乎我们深爱你的歌声,更不在意你容貌是美是丑,衷心地请求你在剧院开嗓露颜,让喜爱你的人亲耳听到你的歌声。”

    “茉莉之夜宛若天籁,顾栀小姐实乃上帝赐予人间的安琪儿,如能在下地狱之前一见人间安琪儿的芳颜,不枉我入世一遭,活这一回。”

    “够了够了”

    古裕凡专挑肉麻嗯念,念得声情并茂,顾栀则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古裕凡,捂着耳朵,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这辈子就没听到过这么酸的酸话

    古裕凡掸了掸手里的一沓报纸“每期的读者来信一半以上都是写给你的话,我接着给你念。”

    “你的歌迷一天不见到你,就要一天接着给报社写信,一天天来咱们公司楼下等你。”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顾栀浑身别扭得就像在用指甲挠墙,这辈子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庆幸过自己不识字,她伸出手阻止古裕凡,生怕他继续念下去,“我拍,我拍行了吧”

    顾栀开始对歌迷这种生物有些无语了“拍两张照片你发出去拉倒我就长这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有什么好看的让他们不要再给报社写这种东西刊登出来了我,我想吐”

    古裕凡没想到自己苦口婆心地劝慰,条条利弊分析,结果还比不上几句恶心的酸话,不过好歹目的是达到了,满意地笑了笑“什么时候去拍”

    顾栀整理着自己被恶心到的胃部“随便。”

    古裕凡答得干脆“好的。”

    茉莉之夜很红,一直红到了霍氏。

    霍廷琛食指轻轻抬起留声机的唱针,歌声戛然而止。

    霍廷琛拿起那张唱片,上面印着“顾栀  唱”。

    他冷冷笑了一声。

    他还以为顾栀那么毅然决然那么硬气,离开他后会搞出个什么名堂,结果现在,不签他给她开的极尽一切姨太太优待的合同之后,就是去当卖唱的歌星。

    歌星都是拿工资的,唱片卖的再好,也是唱片公司赚钱,跟歌星没有一点关系。

    顾栀放着他霍廷琛的姨太太不当,跑去当抛头露面,一个月顶多两千块钱的歌星。

    一个月两千块,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天价,可是这个“天价”,连他之前随手送给她的一样首饰都比不上。

    陈家明说顾栀买下的那家珠宝行生意不温不火,赚不了多少钱,并且到现在,还没有房子,住在酒店里。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俭难,也不知道当习惯了穿金戴银的顾栀,发现自己唱一月赚的钱,还不如自己之前随手送她的一个首饰赚钱时,心里会是个什么感想。

    会回来求他原谅像三年前那样,抱着他的胳膊求他收了她

    霍廷琛优雅品着咖啡。

    他想自己应该并不会像三年前那样,干脆而大方,毕竟任性的女人,总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不过最后如果她认错的态度诚恳,他还是会勉为其难,再给她一次机会。

    霍廷琛心情愉悦。

    他随手从报架上拿了份报纸,放在膝头展开。

    瞟到的第一行字“茉莉之夜让我爱上了那个名叫顾栀的女子”

    第二行字“顾栀吾爱,自从听了你的歌声之后,吾心从今夜起已属于你”

    第三行“夜夜入我梦的人间安琪儿,顾栀”

    一连几行,全都是各种肉麻的酸话,然而他们酸话的对象,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顾栀。

    霍廷琛“”

    男人铁青着脸,愤怒地把报纸拍到沙发扶手上,想等过几天顾栀回来认错求原谅时,再好好跟她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