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第12章 第十二天踹了
    顾栀在古裕凡的各种奇招用尽之后总算答应去拍两张照片,古裕凡高兴得跟什么似的,摩拳擦掌要给顾栀设计造型。

    随着着这次茉莉之夜的大红,歌星顾栀万众期待的首次公开露面,当然是一点也马虎不得,只是古裕凡没想到顾栀的照片还没拍,突然一夜之间,仿佛串通好了一样,就又上了上海好几家娱乐报纸,包括上海演艺报的头条。

    只是这次几家报纸头条标题格外刺眼。

    “茉莉之夜红遍上海滩,顾栀形象扑朔迷离,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详解胜利唱片为何迟迟不肯揭下顾栀神秘面纱。”

    古裕凡瞟了几眼新闻内容,心里立马有了答案。

    这一阵子的胜利唱片赚的盆满钵满,几个对家都眼红的滴血,现在竟然被他们给联合阴了一手。

    无怪他们会来这一出,毕竟胜利这次的作风实在不能不让人猜议哪有歌星不露脸的。

    唱片界业内人士都知道,歌星的歌喉固然重要,但是相貌,尤其是女歌星的相貌同样重要,唱片公司但凡发掘到好苗子,只要长得平头正脸些都能给你包装成美人,画报随着唱片一起发售,毕竟谁不乐意见到唱歌的是美人呢

    而这次,茉莉之夜火成这个样子,胜利唱片却迟迟不发售顾栀的画报,甚至似乎有让她一直当幕后歌星的意向,举动实在是让人生疑。在唱片界,但凡是个长得有鼻子有眼的能看的过去的,哪有公司不让露脸的。

    所以胜利的一切遮遮掩掩的做法,甚至肯放弃卖歌星画报的钱,在对家眼里看来无疑只有一个可能

    胜利挖到的新人唱歌确实是天籁,名字也给她取得不错,扑朔迷离的宣传故意给公众引导顾栀是美人的错觉,但是实际上,声音有多好听,长得就有多难看难看到包装也包装不出来难看到赶客难看到唱片公司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露

    其余几家唱片公司怎么甘心让给胜利用这一招捞钱,望着报纸上那些读者表白顾栀的来信摘选,誓要戳破胜利唱片拙劣低劣的伎俩,于是联手买下多家报纸的头条,誓要扒下顾栀脸上被美化的面具。

    这些日子对于顾栀真实长相的猜测本来就开始多了起来,而如今报纸上洋洋洒洒几千字,全都是在给广大市民朋友分析,好看的歌星是不会不露脸的,胜利唱片不可能放着发行画报的钱不赚,所以新闻全篇文绉绉的语句提炼精简下来,大概也就是一句话

    唱茉莉之夜的顾栀是个根本见不得人的丑逼。

    公众最近本来对顾栀的好奇心就已经达到了极点,这个歌这么火却迟迟不见人的歌星,一见到都和顾栀外形有关的报纸,立马抢购一空,然后看了新闻的人一传十十传百,老百姓们对这种新闻喜闻乐见之极。

    古裕凡直接被这条新闻给气笑了。不过无怪同行会这样笃定顾栀长得见不得人,他作为业内,碰到这种情况,肯定也会这样想。

    只是他们这次肯定万没有想到,顾栀根本不是胜利签下的歌星,而是胜利唱片的股东,就连这张唱片,也是误打误撞发的。当歌星,原本根本不在这位股东的考虑范围之内。

    古裕凡把报纸上的内容言简意赅地专属给了顾栀。

    顾栀听了,脸色比古裕凡还难看。

    他娘的,顾栀在心里骂了句。

    她长这么大,唯一骄傲并且自信的就是自己的脸,如果有人在报纸上说她肤浅没文化她应该不会反驳,甚至还会拍巴掌说你说得对,毕竟她这个人比较有自知之明,她确实没念过什么书,但是说她长得难看见不得人,实在触及到了她自尊心的怒点。

    本来只是想随手发发照片,现在则是非得让你们看看不可了。

    她要是长的难看,霍廷琛那狗东西会收她当姨太会恨不得在她身上不下来

    虽然顾杨总说不能以貌取人,但顾栀并不觉得自己靠美色上位有什么不对,这明明是她的优点,为什么不利用。

    顾栀呸了一声“这狗屁新闻难道真的会有人相信”她声音那么好听,到底是那些蠢货会把她跟丑字联系在一起。

    古裕凡头疼不已“当然有。”

    他太明白这些新闻的发酵力度,正经辟谣的没人理,反倒是刺激狗血的谣言传的飞快。如果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所有人都相信了顾栀不露面是因为难看,一旦已经形成刻板认知,再想扭转他们的想法则会十分难办,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发售顾栀的画报。

    古裕凡没想到自己原本精心策划的顾栀露脸会在这种仓促的情况下,一遍拿起电话听筒用手拨号一边跟顾栀说“我现在给画报厂打电话,开始印你的画报。”

    顾栀皱着眉“你的画报发行量大还是报纸发行量大”

    古裕凡叹气“当然是报纸,”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停下手上电话拨号,“画报不够,我联系报社,明天印照片在报纸上。”

    他十分有信心,只要顾栀一露面,会把那些发新闻散播谣言的对家脸打到肿。

    不是以为太难看见不得人吗,那就让你们看看,究竟是谁踢到了铁板正中下怀。

    可是顾栀似乎还是不太满意。她想报纸上印的黑不溜秋的模糊照片能看出什么,再说了,证明自己长得真不可怕的方式是把自己的照片印在报纸上供大家品鉴,总觉得古怪。

    顾栀瞟到古裕凡办公桌上一本良友杂志,看到封面上彩色的画报,突然说“能不能发在良友上。”

    古裕凡猛地抬头“什么”

    他当然知道良友杂志,这不单是上海最红的生活娱乐杂志,还是上海最火的杂志,没有之一。比起今天那些报纸,良友发行量只会多不会少。

    良友是半月刊,内容以图画为主,所以是顾栀为数不多会买来翻翻的杂志,杂志内容时尚和社会相结合,大到世界各地的风格土人情政治商业,小到最近流行的衣服发型都有。

    而每期的良友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杂志封面上的封面女郎。良友发行量巨大,封面则以女性为主,丰满人物基本都是上海有名的影视明星和社会名媛,她们美丽又时髦的封面照片经常能在上海掀起一阵流行风潮,不少人甚至专门搜集每期的画报封面,然后再作为展品在展览馆展出。

    顾栀又重复了一遍“我想上良友。”在杂志封面,让大家用一张彩色的美丽的画报认识她,难道不比把自己的头像印在报纸上跟通缉犯一样的强。

    古裕凡因为顾栀在说笑“良友的封面不是那么好上的,每期都是当红的明星或者知名名媛,他们下期的封面人物应该早就已经订好了,怎么能改。”

    顾栀听着古裕凡的话,歪了歪头“我不是已经挺红的了吗,长得也不难看吧,算不算小红的明星,至于下期的封面人物已经订好了,只要还没开始印,不都说不准嘛。”

    “他们杂志再红肯定也想卖得更多喽,如果跟大家说下期是顾栀当封面,顾栀唱片大红又经历了外形谣言后的首次公开露面,肯定会有很多人等着,所以这对于良友,对于我们,应该是双赢”

    古裕凡听着顾栀的话,看向她的目光带着赞许,然后又问“即使这样,离下期发售还有好几天,你就不怕别人说你是被拉来紧急冒充顾栀的”

    “我自己冒充我自己”顾栀突然笑了声,“总不能冒充别人一辈子,你让他们再去找个跟我唱的一模一样的人过来。”

    “你那里应该有良友杂志社的电话,公司的陈美蝶之前不是就上过封面,咱们跟他们合作过,打一打试试。”

    古裕凡握着电话听筒,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毅然点了点头“好。”

    第二天,胜利唱片公司便买下当日绝大多数报纸的一块版面,发布声明称本公司歌星顾栀为了感谢歌迷朋友的喜爱,将在三日后的良友杂志上首次公开露面,对于昨日造谣顾栀小姐的人进行强烈谴责。

    这两天的报纸一个造谣一个辟谣,大家几乎已经被弄懵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相信谁,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三天后发售的良友杂志上。

    三天后。

    一清早,天还蒙蒙亮,上海的报亭纷纷开门上新,卖报的小孩儿拿到了今天新货,投递员骑着单车,把各家各户订的报纸杂志,一一投进门口信箱。

    半月一刊的良友被报亭老板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封面上的女人穿交叉斜纹的绿色旗袍,戴一对珍珠耳环,身旁是一面欧式书架。

    她身子轻轻靠在身后墙面上,双手放在后腰,姿势娴静优雅,然后歪了歪头,向对面浅浅一笑。

    有早起上班的人路过报亭,看到封面上的人后竟迟迟挪不开眼,结果没注意脚下,差点摔了一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