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15章 第十五天踹了
    顾栀听到动静, 跑过来, 看到门口撞了个正着的霍廷琛和陈昭。无限好文:尽在

    “………………”

    冤家路窄, 顾栀在心里骂了句。

    霍廷琛一直没有回答陈昭的话, 陈昭又看向顾栀, 被对面的男人盯得毛骨悚然的同时不忘冲顾栀挤出一抹笑:“顾姐。”

    顾栀却把眼神给了霍廷琛。刚才眼睛里的趾高气昂和坦率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全是尴尬。

    霍廷琛瞪瞪陈昭,又看看顾栀,琢磨着刚才陈昭问他的话, 是个傻子,也能嗅出点两人之间的猫腻。

    更何况霍廷琛还不是傻子。

    然后下一秒,陈昭面前的房门被“嘭”地一声关上,幸亏他往后躲了一步,才没撞倒鼻子。

    陈昭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

    房间里,顾栀听到关门声后吓了一跳, 然后又看到对面浑身上下冒着黑气的霍廷琛, 吞了口口水。

    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被发现了。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像什么也没被发现一样,冲霍廷琛说:“你为什么还不走。”

    霍廷琛直接气笑了, 不知道顾栀还会有这么大的“惊喜”给他,直接抓起顾栀的一只手腕:“顾栀, 你能耐啊。”

    顾栀手腕被他抓痛了, 拧动着:“你放开我。”

    男女力量悬殊, 霍廷琛抓着她手腕的大掌纹丝不动。

    顾栀拧了半天拧不动, 气了, 心一横,低头一口咬在霍廷琛的手背上。

    霍廷琛被咬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仍旧像不知道痛一般纹丝不动,沉着脸着看正咬他手背的顾栀:“他是谁。”

    顾栀见咬也没用,啐了一口,寻思着自己现在又不是霍廷琛的谁,花的又不是他的钱,干嘛在他面前矮了一截,气哼哼地抬起头:“你说是什么?”

    她抬着下巴跟霍廷琛对视,理直气壮的:“我养就养了,关你什么事,又没有花你的钱,你有钱能养姨太,我有钱为什么不能养小情夫。”

    顾栀亲口说完“小情夫”三个字之后,立马感受到霍廷琛抓着她手腕的手掌又收紧了,箍得她腕骨生疼。

    “你………”霍廷琛目眦欲裂。他逼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又开口质问:“没有花我的钱,那你哪来的钱,你从来有挣过钱吗。”

    “我那是……”顾栀差一点就把自己中千万大洋的事说了出去,她及时刹住车,手腕疼的龇牙咧嘴,又像只离水的鱼一样开始挣扎:“痛死了痛死了,你放开我,你管我!我跟你已经一刀两断了你还管我干什么,霍廷琛你有病啊!你走开!我又没有花你的钱,我哪来的钱关你屁事!”

    霍廷琛听到顾栀喊痛,放开她的手腕,然后又一把握住顾栀肩膀,把她抵到墙,后背靠着墙壁,盛怒之下呼吸声深重:“顾栀,我以前到底是有多小瞧你。”

    他之前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养了三年的姨太候选人只是图他的钱每天假意奉承,甚至一离了他,就找起了小情夫。

    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些桩桩件件,都挑战到一个男人的尊严。

    顾栀听着霍廷琛的呼吸声,突然有些心虚,她估摸着自己可能在不用断子绝孙腿偷袭的情况下应该打不过霍廷琛,僵硬着脖子:“我,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就去报警,让警察抓你,把你关起来。”

    霍廷琛冷笑一声:“你觉得报警对我有用?”

    顾栀:“………………”

    好吧,报警对霍廷琛来说,确实没用。

    她索性也不挣扎破罐子破摔了,觉得霍廷琛这人实在是很不讲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不是都跟你断了吗,这样又不算是给你戴绿帽子,你急个什么,我跟你发誓,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行了吧。”

    她像模像样地举起一只手掌作发誓状。

    霍廷琛看到顾栀认真跟他发誓的样子,吸了一口气。

    他产生了深切的想要把这颗歪脖子树掰直的想法,但是又想到以这颗歪脖子树歪斜的程度,他怕自己还没把树掰直,要么自己就先被气死,要么就是自己用力过猛直接给她掰断了。

    霍廷琛还是忍不住去想之前的三年,跟这颗歪脖子树的三年:“都是骗我的,没有真心过,是吗?”

    顾栀觉得霍廷琛反应似乎有点过了,谨慎地问:“难道你对我……是真的?”他不只是馋她身子,还馋她这个人?

    霍廷琛听到她的问题没有回答,而是立马别过头去,他看到门,又想到刚才被他关在门外那个小子,眉毛跳了跳,忍住暴走的冲动,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问:“有没有?”

    顾栀没听懂:“什么?”

    霍廷琛对着她的眼睛:“你说呢?”

    然后顾栀就懂了。

    她本想说没有,只是话到嘴边,却又被她咽了下去。

    她有没有跟小情夫那个关他什么事,先不说他们都一刀两断了他有什么资格管他,瞧他这样子,难不成以后他结婚了,也要管她这个上位失败的姨太不许寻找第二春?就因为跟他睡过,所以即使分了也不能别的男人好?要一辈子替他守活寡?

    顾栀顿时被这个想法气到了。

    混蛋混蛋混蛋,霍廷琛是什么绝世狗逼男人。

    她来了气,抬头瞪着霍廷琛,存心挑战他:“当然有,不仅有,而且他还比你能干!”

    顾栀吼完这几句,房间里安静了将近有半分钟。

    然后她就见识了一句顾杨曾经教过她,但是她之前一直不怎么理解的一句诗。

    什么叫“山雨欲来风满楼”,仿佛下一秒,自己就会从这个世界上不声不响地消失。

    顾栀感受到男人浑身散发的前所未有过的强大气场,这才开始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

    其实霍廷琛以前对她还不错,挺宠她的,跟那些把姨太太像下人一样动辄打骂的男人不同,霍廷琛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也没有吼过她,经常买礼物给她。

    顾栀咽了口口水,正准备改口说自己没有跟小情夫那个过,身子突然一轻,自己被霍廷琛扛到了肩上。

    顾栀小腹抵着霍廷琛肩膀,一阵头晕目眩,以手成拳捶他的背:“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霍廷琛没有理她,顾栀拍了男人后背半天,最后被扔到床上。

    顾栀身子在柔软的床垫上弹了两下,手忙脚乱地爬起来,然后看到霍廷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单手解皮带。

    他像一只优雅的豹子,微微俯身。

    顾栀咬唇,又使出自己的断子绝孙腿,这次却被已经上过一次当有防备的男人灵敏地格开。

    霍廷琛冷笑一声:“又想来”

    顾栀偷袭失败,哼了一声,别过头。

    她听到男人皮带解开的声音。

    顾栀知道自己跑不掉,干脆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霍廷琛见顾栀竟然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又咬了咬牙。

    即使以后再也不想看到这颗歪脖子树,他也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尊严不容挑衅。

    顾栀在想她跟霍廷琛反正也不差这一次半次,大不了她把他当成也是她养的小情夫好了。

    顾栀这么想着,放开了不少,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她现在满心想的不是自己被睡,而是她要睡她养的小情夫霍廷琛。

    只不过她没想到自己睡到一半失算了。

    顾栀听着床咯吱咯吱的响声,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后悔过,后悔说一个男人不能干。

    因为她绝对不会去想,有一天,自己会被小情夫,做,到,哭。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顾栀在满身酸痛中醒来。

    霍廷琛已经走了。

    顾栀从床上龇牙咧嘴地坐起来。

    她掀开了一点被子,看到自己身上触目惊心的痕迹,气得连骂了霍廷琛好几句狗东西。

    又恨自己昨晚不争气,哭个屁,有什么好哭的。

    肚子饿的咕咕叫,顾栀爬起来,好半天才适应过来这双腿是自己的,收拾完毕,出去吃饭。

    顾栀一打开自己房门,就被外面的人吓了一跳。

    陈家明带着几个黑衣保镖,恭敬地站在门外,似乎就等她起来。

    顾栀:“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陈家明的笑容在顾栀眼里十分淫荡与猥琐:“顾小姐,霍先生已经知道了您和那位服务生之间的误会,特地派我们来接您回去。”

    顾栀立马想到霍廷琛肯定把陈昭抓去盘问了:“接我?”

    陈家明用一副你快听好消息的语气说:“霍先生说了,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顾栀:“………………”

    她十分想来个‘滚’,但是遗憾的是霍廷琛不在这里,她有滚也说不出去,于是思来想去,最后打开提包,从包里拿了张十块大洋递给陈家明:“拿去。”

    陈家明握着钱:“这是……?”

    顾栀:“帮我转告给霍廷琛,这是昨晚给他的,他的服务费。”

    陈家明听到“服务费”这三个字,然后对着自己手里的十块钱,目瞪口呆。

    顾栀也看了看他手里的十块大洋,突然又觉得亏了,霍廷琛怎么着也值不了十块,于是又把那十块大洋从陈家明手中抽了回来,重新找了个一块的,递给他。

    顾栀把一块大洋塞到陈家明手中,点点头:“去吧,记得把我的话带到。”

    霍氏,霍廷琛回忆着陈昭的招供,心情不错。

    陈昭不敢撒谎,撒谎的是昨晚的顾栀。

    这件事,他就当是顾栀一失足,在还没酿成千古恨之前被他给拉了回来。

    原本昨晚打算的以后再也不去管那颗歪脖子树的死活,在得知昨晚的话是她撒谎后,主意又改变了。他现在也想的差不多了,顾栀是颗歪脖子树又如何?他有的是时间和信心,要把这棵歪脖子树给掰直。

    不一会儿,陈家明回来了。

    霍廷琛伸了个懒腰问:“带回来了吗?”

    陈家明捏了捏手中硬硬的东西:“带,带回来了。”

    “在哪儿呢?”霍廷琛把手枕在脑后,看向陈家明身后,他带回来的顾栀呢?

    “在这里。”陈家明伸出手,摊开手掌,手心是一块亮晶晶,他带回来的大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