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16章 第十六天踹了
    陈家明遵照顾栀的叮嘱, 一字不漏地,把她的话转述给了霍廷琛。(小说 )

    陈家明不愧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秘书, 他转述时的表情十分淡定以及正常, 就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个“服务费”,指的是他尊贵的霍总的哪种“服务”一样。

    当然,即使表现得再正常,他也还是不敢去看霍廷琛现在的表情。

    霍廷琛看着陈家明手中的那块大洋。

    一块大洋。

    他分明记得,那个被顾栀包下来的小子,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店服务生,跟他招供的时候, 说顾栀

    给他开的工资是每个月二百大洋。

    连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生,都有二百大洋。

    而他,一晚上……

    一块,对二百。

    “………………”

    霍廷琛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告诉自己不要再去跟那颗歪脖子树计较,忍住想要直接把顾栀绑过来拎着她的领子质问我为什么才值这点儿钱的冲动, 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拳头越收越紧,这才知道自己企图把那颗歪脖子掰直,是一个多么错误以及失败的决定。

    威斯汀酒店,陈昭今天没来上班, 酒店经理说他辞职了。

    顾栀追问:“亲自来辞职的吗?人还活着吗?有缺胳膊少腿吗?”

    经理听着这几个问题表情有些抽搐, 不过还是耐心地跟她解答:“亲自来的, 人还活着, 没有缺胳膊少腿, 精神……还不错。”

    “这样啊,谢谢。”顾栀听后点点头,一想到陈昭,若有所思。

    也是,她还没跟那小子真的发生什么呢,霍廷琛应该不至于对人家做出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顾栀又想她以后不能继续再住在酒店里了,万一再像昨天晚上那样,霍廷琛那种人一查就把她住的地方给找出来了,一点都没有,也不安全。

    顾栀不敢保证霍廷琛下次找来会对她做出些什么,她估计自己恐怕已经是把霍廷琛这男人连给得罪透了,原本以为算安全的上床她昨晚都被弄哭了,下次来他要是直接动个手什么的,她岂不是连个渣儿都不剩了?

    顾栀想到昨晚,突然脸微红。以前她哭了霍廷琛都会轻一点的,这次她越哭他越用力,她好几个瞬间都差点觉得自己要被这么不可描述死,被男人在床上不可描述死,那可丢人丢大发了,她还怎么好意思到地下去见她娘。

    顾栀龇牙咧嘴地动了动腿,到现在感觉腿心还是痛的,又骂了句狗东西王八蛋,不要再住酒店被那狗东西王八蛋想来就来。

    好在她上次看中的那套洋房房牙子说已经进入到收尾阶段,马上就要开售,只不过上海盯着这套洋房的有钱人很多,问她要不再看看别的。

    顾栀摇头,别的房子要么就是价格太便宜要么就是装修风格不够大气,好不容易碰上套和她心意又贵又豪华的,她哪有不买到手的道理。

    于是顾栀退了威斯汀酒店的房间,暂时住回了弄堂里她和顾杨以前住的小家。

    谢余在帮顾栀搬东西的时候,看到顾栀从豪华酒店搬回了位于弄堂的普普通通甚至还有些破旧的小屋,一瞬间还以为顾栀破产了。

    “顾,顾老板。”谢余十分操心如果顾栀破产了,还养不养得起大汽车,还请不请的起他这个司机。

    顾栀当然知道谢余在想什么,拿钥匙开门,面无表情状:“没有破产。”

    “哦好,嘿嘿。”谢余干笑了两声。

    顾栀在弄堂里住了几天,期间永美珠宝行她之前看中的那批货到了,由于款式不流行果然没什么买,顾栀倒不在意,这些款式是她喜欢的,自己先戴上了。

    顾栀又回忆着那天晚上的教训,为了提防霍廷琛,琢磨着要再去给自己请几个保镖,像陈家明那样的秘书不好找,但是找几个保镖不是难事,身强力壮就行。

    很快,静安区的那套由著名美国建筑师设计的洋房一切竣工,命名为欧雅丽光,正式在上海最大的保利地产交易中心挂出售卖信息。

    欧雅丽光的制胜点不在于面积,而在于出自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之手,在于精致小巧的整体风格,全欧式的设计,进门是花园和喷泉,整栋洋房分为三层,设计典雅布局精致,洋房里家具整体欧洲进口,地毯来自波斯,就连墙壁上挂的壁画,都出出自当代大师手笔,号称要给住进这栋洋房里的人最极致的生活享受。

    然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这栋洋房的价格。

    保利地产交易行采用拍卖的方式售出这套洋房,起拍价就是五十万大洋,而上海和它面积相近风格类似的洋房,曾经售出过的最高价也不过只十几万大洋,五十万大洋的起拍价已经接近天价。

    上海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了这套出自美国著名建筑设计师的天价洋房,五十万大洋的起拍价几乎就超出无数平民老百姓的想象,各家报社纷纷派出记者,蹲守在保利交易行,等待这套天价洋房究竟会被谁买走。

    各家报社主编们都给出了自己的猜测,有人猜测这套洋房最终会被霍家买走,作为霍家大少爷订婚的婚房,还有人猜测这套洋房可能根本就没人竞价卖不出去,毕竟五十万大洋实在不是小数目,为了一套洋房是否值得。

    不是所有人都有竞拍的资格,要参与竞拍这套欧雅丽光,还得提前叫五万大洋的保证金。

    顾栀再一次恨自己没有个得力的秘书,开拍前一天自己去交保证金,结果交易行的人对着她的脸看了半天,惊喜状:“你是,你是……”

    顾栀见状立马低下头:“我不是。”

    《茉莉之夜》大卖时顾栀忙着数钱没感觉,自从上次在杂志露脸后顾栀才有了些当明星的意思,《良友》卖得太好,她的画报全上海都是,偶尔买东西时有人认识她,只是没想到连地产交易行都有人认识她。

    顾栀交完保证金,拿着明天拍卖会的入场券,出拍卖行时看到已经有不少报社的记者蹲守在外面,各个手里拿着相机。

    顾栀回了自己弄堂里的小房子,想起今天差点被交易所的人认出来,觉得不太行。

    感觉现在全上海都对那栋洋房的去向很关注的样子,反正她对那套洋房是志在必得,只是她明天拍下了之后,作为竞拍成功者一出来,被那些记者拍到照片,登到报上去怎么办?

    歌星顾栀买下了那套天价洋房,这不是在向全上海的人宣布这个叫顾栀的女人很有钱吗,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有钱,是随随便便就能拍下一套天价洋房的有钱。

    顾杨去学校前叮嘱了她快一万遍中奖后要低调低调,有财也不能外露,她又不是霍廷琛走哪儿都有保镖跟着,有霍家雄厚的家底以及蜘蛛网般的人脉关系撑着,她这么一露,全上海的人都知道了,保不齐就被哪个坏人给惦记上了!

    现在提防着霍廷琛已经够累得了,如果还要提防被那些你甚至都不认识的坏人惦记,那日子还怎么过?

    顾栀思来想去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从衣柜里找了顶大礼帽戴在头上,然后又挑了副最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

    顾栀对着镜子照了照。虽然说不想被人认出来,但是她这个人对自己外表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即使不想被人认出来,别人也要觉得她是美的。

    于是顾栀涂了口红,又觉得手腕上太空,准备挑个手镯戴,

    上次她在店里挑的让进的新款到了,永美珠宝行的经理把店里进的新款每样一个都给她送过来了,虽然款式不流行店里卖不出去,但是顾栀还是很喜欢这些款式。

    她戴上店里的新款手镯,银色的,上面坠着蓝宝石和小叶片脉络。

    戴好了手镯,顾栀顺便也把耳环也换成了跟手镯配套的同款。

    穿戴整齐后,她压了压头顶的礼帽,出门。

    谢余开着车在外面等,顾栀一见面就问他:“怎么样,认得出我来吗?”

    谢余看到顾栀头顶的帽子,已经挡住大半张脸的墨镜,摇摇头。

    顾栀满意一笑:“走,出发。”

    保利地产交易行今日人头攒动,轰动上海的那套天价洋房今日要在此开拍,门口挤满了记者,以及跟来看热闹的老百姓。

    门口的黑衣保镖把他们都拦在外。

    顾栀一看这阵仗就知道自己选择低调是对的,交易所有后门,谢余开车从后门进入。

    顾栀拿着入场券和竞价牌,踩着高跟鞋,走进拍卖主场。

    台下已经坐了不少的人,大多都是男人,各个西装革履,有自己亲自来竞拍的,还有让秘书来竞拍的,顾栀扫视一圈,挑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早上九点,拍卖准时开始。

    拍卖官在掌声中走上台,按例先介绍了一下这套名为欧雅丽光的洋房,从它的设计师有多么知名一直介绍到装潢有多么豪华,最后才握着拍卖锤:“欧雅丽光起拍价,五十万大洋!”

    那些觉得这套洋房会因为太贵而没有人买的人失算了,很快,台下的竞价牌一个接一个举起,最低加价额一万,竞拍价不断上涨。

    拍卖官捕捉着台下不断举起的竞价牌,嘴里不停报着价格。

    “五十一万!”

    “五十二万!”

    “五十五万!”

    ……

    “六十万!”

    ……

    “七十万!”

    “七十一万!”

    “七十五万!”

    ……

    随着竞拍价的不断上涨,台下举牌竞价的人也越来越少,到七十万以上是,竞价的人已是寥寥无几。

    陈家明坐在台下,举起手中的竞价牌,直接喊了一个价:“八十万。”

    竞拍官立马眼睛一亮:“八十万好的,这位先生出价八十万,还有没有比八十万更高的?”

    台下很安静,一时间没有人再举牌。

    竞拍官还在追问:“这位先生出八十万,请问还有没有比八十万出价更高的,还有没有?八十万第一次!八十万第二次,八十万第三……”

    “九十万!”

    眼看着这套欧雅丽光就要被八十万拍下,就在这时,台下的角落里突然举起一张竞价牌,一个悦耳的女声,直接喊出价格。

    九十万,直接加了十万!

    现场均是一惊,所有人同时往喊出九十万的那个女声方向看去,只见到女子坐在角落里,头戴一顶大礼帽,脸上戴着墨镜,整张脸笼罩在礼帽遮挡的阴影里,看不见脸,只能看见鲜红的唇。

    价格又直接被喊到了九十万,看来成交额还能涨,竞拍官激动不已:“好的这位小姐出价九十万,还有没有比九十万更高的?!”

    陈家明在听到有人喊出九十万后眉头一皱,继续举牌加价。

    竞拍官:“九十一万好的!这位先生又加到了九十一万!”

    顾栀跟着举牌。

    竞拍官:“九十二万!那位女士加到了九十二万!”

    陈家明紧拧着眉,原以为八十万就能搞定,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记得霍廷琛的话,于是举牌继续加。

    顾栀只能看到前面男人的后脑勺,看到他还在举牌,索性立马跟着举,喊价:“一百万!”

    “一百万!”竞拍官拍到这时已经疯了,拍卖捶在手中不停挥舞,扯着嗓子喊,“这位小姐直接出到了一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还有没有更高的!”

    陈家明握紧了手中的竞价牌。

    他今天是替他的老板霍廷琛来参加拍卖会的。

    霍廷琛半年之前就看上了这套洋房,那时候他肤浅的准姨太顾栀还没有离开,霍廷琛觉得顾栀应该会喜欢这套房子,想买了送她,以后他结婚了就把这套当成他跟顾氏姨太除了霍宅以外的住所,顾氏姨太如果受了正太太的气还能有个地方去,霍廷琛对这套房子可以说是势在必得,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房子还没正式开拍,自己的准姨太就撂挑子不干了。

    昨天陈家明问霍廷琛那这套洋房他们还拍不拍,最高价多少,霍廷琛一想到这套洋房自己曾经势在必得,是为了买来送给那个歪脖子树的时候脸就黑了,现在歪脖子树准姨太不在了,两人一刀两断了,这套房子也不用志在必得,他的竞标价也从以前的无论多少也要拍下来,变成了最高价一百万,多于一百万就算了。

    刚好一百万,陈家明没有在举起竞价牌。

    “一百万第一次!一百万第二次!一百万第三次!成交!”

    拍卖捶最终落下,拍卖厅里响起拍卖官兴奋躁动的喊声:“恭喜那位小姐,已一百万的价格拍下这套欧雅丽光!恭喜!”

    现场响起噼里啪啦的掌声,顾栀嘴角扬起胜利的微笑。贵是贵了点,可是千金难买她喜欢。她不在乎那栋房子出自什么什么著名建筑设计师之手,她连那个建筑设计师的名字都不认识,纯粹就是喜欢,觉得适合她而已。

    于此同时,堵满了记者和看热闹的人的交易行门口,拍卖会主场的消息传出去:“一百万!不是霍家也不是别家,被一个神秘女子给拍下来了!”

    场外一片欢呼。

    在场外等候的记者震惊不已,立马嗅到了头条的气息。

    一百万就算了,不是他们主编猜测的任何一个买家,是个神秘买家,而且这个神秘买家,还是得女的!

    这个神秘女子是谁!

    大新闻!

    ……

    保利地产交易所内。

    拍卖结束,顾栀初步办好了手续,签名时特意叮嘱绝对不可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她的身份,只能是神秘买家,最多,也只能是某神秘女买家。

    经常会有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的人来拍卖东西,交易所的人对这种要求保密的行为司空见惯,当即签下保密合同。

    顾栀办好了手续准备离开,又想到大批记者依旧在交易所门口等,要拍到这位出手就是一百万震惊上海的女买家究竟是谁。

    顾栀叫来谢余,两人依旧从交易所后门离开。

    相比起拥堵的正门,交易所后门闲的十分清静,

    黑色的奔驰车缓缓驶出后门,顾栀惬意地坐在车里,总算拍到了自己想要的房子,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她正盘算着将来哪间给她住,哪间给顾杨住,哪间给她放衣服首饰,哪间给顾杨当书房,突然,车子紧急刹车,顾栀整个人都往前栽了一下。

    她立马问:“怎么回事?”

    谢余坐在驾驶座,看到那几个突然冒出来,脖子上挂着相机的男人,心中一惊:“这里也有记者,他们找到后门来了!”

    顾栀透过车窗玻璃往车窗外一看,果然,好几个记者模样的男人,看到车里的她,立马冲她举起相机。

    顾栀吓得立马举手捂住头上帽子,然后她清晰地听到一声快门声。

    顾栀一手把脑袋上的帽子往下拉遮住脸,一手飞快地拉上车窗帘子,谢余也立马拉上前座的车窗帘,然后握紧方向盘:“老板你坐稳一点,我替你甩掉他们。”

    顾栀一颗心在胸口扑通扑通地跳,抓了半天不知道抓什么,只能抓住车座坐垫:“好。”

    谢余放开油门。

    事实证明谢余工作经验丰富驾驶技术一流,他之前的老板包养了两个小电影明星,经常需要躲记者,谢余仿佛又找到了之前载着老板和情妇躲记者时的刺激场景,站在好几个急转弯漂移之后,终于甩掉了那几个摸到拍卖行后门来的记者。

    顾栀下车时腿肚子都在抖,不知道是因为谢余的车开的太刺激,还是因为刚才在后门碰到记者时太惊吓。

    顾栀回到小家,忧心忡忡地回忆那声快门声。

    到底拍到了吗?

    顾栀一拳砸在茶几上,咬牙。

    她知道这些记者,每天无孔不入地偷怕各种名人名媛们,登在报上给老百姓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强大如霍廷琛有时候都拿这些记者和报社没有办法,她除了有钱外论名望跟霍廷琛根本没法比,万一她真被拍到了,把她的脸登载在报纸上,怎么办?

    到时候全世界都知道歌星顾栀很有钱了,要招来多少人惦记。她一个女人,除了美貌和钱一无所有,甚至连字都不识几个,拿什么招架。

    恐怕到时候,她只能带着顾杨远走他乡了,国内说不定都不安全,得跑到国外去。

    顾栀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跑到国外的话不仅字不识,甚至连西洋话都不会说,比现在在上海不识字还惨得多,她不疯才怪。

    顾栀使劲回忆着快门声响起的那一瞬,她到底是已经拿帽子挡住脸了,还是没有来得及挡住,然后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上车就拉上车窗帘。

    她一整晚担心得连觉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就匆匆跑去买了份报纸。

    顾栀迫不及待地展开报纸,在看到报纸上的图片后,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太好了。

    没有拍到。

    报纸上,汽车里,她正用手压着帽檐,头趴的很低,没有露脸,只小小露了个下巴。

    太好了太好了。

    于此同时,晨起的上海市民们纷纷打开报纸看新闻。

    前几天的头条一直是那套出自著名建筑师之手的天价洋房拍卖了,谁谁谁最有可能买下来,而今天的头条,总算变成了——

    神秘富婆以一百万大洋成交价拍下欧雅丽光!

    一百万大洋啊,报纸前的人在读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咋舌。

    而这个花了一百万的人,竟然不是之前大家猜测的霍家,更不是什么张家李家王家,而是一个,神秘女子。

    准确的来说是神秘富婆。

    这位神秘富婆的身份实在是令人好奇极了,竟然打败霍家和上海其他有钱人家,拍下了那套房子。

    不会有人不想知道这位神秘富婆的来历,也不会有人不想知道这位神秘富婆的长相。

    报纸上那张唯一的照片据说还是记者冒死拍到的。

    黑白照片,照片里,富婆用手死死压着礼貌帽檐,只露出了一条纤细的胳膊和精致的下巴。

    那么有钱本以为会是肥头大耳,结果富婆胳膊竟然细的过分,下巴也尖尖的,形状好看的不行。

    众人实在是为不能一睹神秘富婆的真容而倍感遗憾,恨不得钻进照片里把富婆的帽子掀开瞧瞧到底是什么样子,只好把报纸上的一张仅有的照片看了又看。

    这张照片的最中心是富婆捂帽子的细胳膊,而最中心的中心,是富婆手腕上的手镯。

    报纸照片质量印刷的不错,虽然没有颜色,但手镯的样式拍的很清楚。

    报纸前的众人,尤其是女性读者,盯了照片半天,最后啧了一声。

    虽然有些遗憾看不到富婆的脸,不过看了半天,感觉富婆戴的手镯样式还挺别致,在哪儿买的?

    富婆同款有点心动诶。,,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