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32章
    顾栀走的算快,一直出了大厅走到外面走廊, 最后还是耐不住霍廷琛人高腿长, 追上了她。

    霍廷琛伸手拉住顾栀的手臂。

    顾栀只得停下脚步。

    她回身,语气不悦:“放开我。”

    霍廷琛不知道顾栀为什么突然像吃了炸.药桶一样:“他们惹你了?”他指的是刚才那些人。

    顾栀“哼”了一声, 看到霍廷琛抓住她手臂的手:“霍先生,请你自重。”

    霍廷琛听到“自重”两个字,看向顾栀。眼前的女人跟他什么没做过, 如今却对他用起了“自重”两个字。

    霍廷琛手指触到她胳膊上细腻的肌肤,低眸,还是放开来。

    晚宴还在继续,他放开她手臂, 说:“我陪你进去吧。”

    顾栀:“不用。”

    她恶狠狠瞪了霍廷琛一眼, 自己先回宴厅了。

    霍廷琛深深凝着顾栀的背影。他下班后满心想的都是之前顾栀说的那个没有男伴, 于是便过来了。

    只是好像, 自己过来的并不是那么受她欢迎。

    霍廷琛理了理西装前襟,再度踏进晚宴大厅时,现场骚动不小。

    谁都没想到霍廷琛今晚回来, 他的到来, 对于盛星晚宴来说, 足以称得上“大驾光临”四个字。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霍廷琛空荡荡的身侧。

    他竟然来了, 赵小姐呢?

    他不是陪赵小姐来的吗?赵小姐之前不是婉拒了盛星晚宴的邀请,霍廷琛又突然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一肚子狐疑。现场的记者倒是兴奋不已, 不停冲霍廷琛的方向按着快门。

    舞会结束, 到了今晚晚宴最主要的环节, 慈善拍卖。

    顾栀上次参加过一次拍卖会所以很有经验,用邀请函去换了竞标牌。

    虽说是慈善晚宴,但是盛星晚宴的拍品一直选的很用心,现场参加慈善晚宴的名媛们举牌竞价的也十分热闹。

    毕竟是慈善晚宴,即使在街上看到一个黄包车夫都要捂着鼻子走,但是拍起东西来大家都还是积极,即使没有那个做慈善的心,也要搏个乐善好施的名头。在场的小姐们大都带了家里的任务来,家里给个限额,让今晚在限额之内拍点东西回来,明天好在报纸上写谁家的小姐人美心善捐了多少钱。

    连拍好几件油画和乐器之后,竞拍官又拿出一件放在红色丝绒盒里的首饰。

    这件首饰一出,在场的人均是眼前一亮。

    红色的丝绒盒里是一条蓝宝石项链,蓝宝石颜色纯正厚重,即便是四周镶嵌的一圈闪闪发光的碎钻都没能夺走宝石的光彩。

    拍卖官戴着白手套,把东西放在手里向大家介绍,“这条项链的名字叫‘深海’,来自法国,中间的蓝宝石之前是法国国王王冠上所镶,这条项链的拍卖所得将会用于医院的修建,起拍价,一万大洋。”

    这世界上几乎没有女人不会对珠宝动心。又能买到项链,又能完成捐钱的任务,双赢。

    他话一落,在场就有小姐举起了牌,每次举牌最少加价是五百。

    “一万五百。”

    “一万一千。”

    ……

    顾栀握着手里的竞标牌。小姐们竞价如火如荼,在场的歌星影星们,在这个环节大都比较沉默。

    几年下来几乎都是如此,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即使是收入再高的明星,那也拿的是月工资,跟这些家底丰厚的名媛们比起来,大都不值一提。

    “三万!”这条名为“深海”的项链最后被喊到了这个价,一时间没有人再举牌竞价。

    顾栀看向那个喊出“三万”价格的,正是高响唱片的高盈小姐。

    见没人竞价,似乎胜券在握,她嘴角扬起胜利的微笑。

    这时,顾栀直接举牌:“三万五千。”

    于是全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然后都是一脸不可置信。

    在拍卖环节,很少有明星加入喊价,而歌星顾栀,喊到了三万五千?

    她竟然有那么多钱?!

    拍卖的喊价绝对不能乱喊,否则东西拍到了你手上,你却拿不出那么多钱,失掉保证金事小,被报到处去,被全上海人笑掉大牙才是大。

    今晚坐在这里的,没有哪个是不在乎面子的。

    “三万五千,”竞拍官,“还有没有加价的。”

    高盈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顾栀在加钱,看到她,想到刚才追她出去的霍廷琛,咬了咬牙,不肯服输:“三万六千!”

    顾栀紧随其后,也不磨磨蹭蹭,直接加:“四万。”

    别人都是尽量少加价,五百五百往上加,于是顾栀的四万一出,全场的人倒吸一口气。

    顾栀喊完四万,看向高盈,眼神挑衅。

    高盈说什么也不肯输给这个被自己奚落的歌星,咬着牙继续加:“四万一!”

    战争的硝烟已经集中在这两人身上。

    胜利唱片的当□□星顾栀,正和高响唱片的千金竞价一条项链,一时间你追我赶,似乎谁也不肯服输。

    高盈旁边的王子琪使劲扯她手,她喊的价格早已高过家里人给出的最高限额了,不能再加了,然而高盈已经拼红了眼,似乎誓死不肯输给顾栀,一个劲地往上加。

    一场激烈的竞价厮杀之后,高盈已经拼红了眼,举起竞拍牌,掷地有声地喊下:“八万!”

    全场雅雀无声。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顾栀身上,似乎再等她又要加到多少。

    可惜这一次,出人意料,她竟没有再举牌。

    她也看到了所有人对着她的视线,笑了笑,安安静静地坐着,拿竞标牌的胳膊却没有丝毫要抬起来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竞拍官精准数着手里的秒表,迟迟没有人再加价:“八万第一次,八万第二次,八万第三次,成交!”

    拍卖锤落下,响声清脆。

    “恭喜高小姐!”

    全场响起掌声。

    顾栀也冲高盈和她未婚夫鼓了鼓掌,表示恭喜。

    高盈举起的竞价牌缓缓落下,听到耳边的掌声。

    她身边的未婚夫王子琪已经急的跳脚,刚才拉了好几次都没把她拉住,现在碍于多人在场不好发作,只是在她耳边斥道:“你疯了!”

    家里给的最高限额是三万,而她赌着一口气,一直加到了八万。

    这种拍卖,都是公开的,所有人包括记者都看着,没有喊了高价,又说我不要的道理。

    如果拍了又嫌贵不要,那明天的新闻传出去,整个高响唱片高家都会被全上海人笑掉大牙。

    高盈看到顾栀恭喜的微笑,恍然大悟。

    她竟然花了八万拍了条起拍价只一万的项链!

    高响唱片最近在胜利唱片的竞争下生意本就不好,她今晚回去再跟父母说自己拍了八万块的东西……

    高盈打了个寒颤,两眼一白,要不是未婚夫撑着,差点晕倒。

    霍廷琛在后面,看到顾栀冲一脸得意地冲高盈挑着眉鼓掌恭喜时,笑了笑。

    拍卖进程已经过半了。

    下一件拍品又开始竞价。

    顾栀想到自己还放在角落花瓶后门的东西,悄悄地起身离座。

    她拿着袋子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没人,顾栀把袋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

    大礼帽,墨镜,还有……织阳成衣新做的那身旗袍。

    她原本打算今晚一开始就穿着亮相的。

    顾栀反锁了洗手间的门,换上新旗袍,然后把头发放下来,戴上大礼帽和墨镜,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出去。

    她用上海市神秘富婆的邀请函换了新的竞标牌。

    大厅里已经拍到最后一件拍品。

    然而相对于之前的拍品,这件拍品显得有些特殊。

    不是什么名画乐器,更不是什么珠宝首饰,而是一个书包。

    这个书包也并不精致,破破烂烂,上面还打着补丁。

    当竞拍官把这个书包拿上来时,下面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竞拍官说道:“这是本次慈善拍卖的最后一件拍品,书包。”

    “它可能并不名贵,但意义深远,孩子是我们未来的希望,而在上海有数不清的孩子从未踏进过学堂,所以本件拍品的所有拍卖所得,将会用于建立小学,帮助那些失学的孩子,尤其是女孩。下面开始拍卖,起拍价一块大洋。”

    一个用于助学并不值钱的书包,底下的人听着,还是纷纷举牌加起了价。

    只是竞价的激烈程度明显不能和之前相比,之前的拍到了还能落个值钱物件,而这个不值钱还打补丁的书包,拍了等于是白送。

    好半天之后,价格才被喊到了一万。

    这个一万是霍廷琛直接喊的,他喊过之后,一时间没有人再竞价。

    毕竟一万块买个破书包,似乎实在是不值。

    然而,就当拍卖官快要落槌时,一道清澈的声音响起:“三十万。”

    三十万一出,全场似乎都安静了一下,。

    然后纷纷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最后面,站着一个女人,精致的旗袍裹出她曲线迷人的身材,她戴着大礼帽,脸庞隐匿礼帽遮挡出的在光影下,露出来的手臂脖颈,皮肤莹白如玉。

    她手中的竞标牌举起,很显然,刚才的价格是她喊的。

    竞拍官也跟所有人一样,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位小姐,您的喊价是……”

    “三十万。”她继续又重复了一次。

    这次的三十万一出,全场哗然。

    不单是今晚,就这个盛星晚宴开办十几年来,从来没有拍出过如此高价。

    三十万,已经相当于一些人的全部身家。

    竞拍官似乎手都在抖:“三十万第一次,三十万第二次,三十万第三次,成,成交。”

    拍卖锤落下,事情似乎已经成了定局。

    所有人似乎都还没有回过神。

    那个女人,花了三十万,拍下一个连半块大洋都不值得的书包?

    这相当于是直接捐了。

    这三十万,会直接拿来建造学校。

    天。

    最先反应过来的似乎是记者,只不过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三十万拍下书包的神秘女子就已经转身离场。

    “小姐等一等!”记者们举着相机追了上去。

    神秘女子加快脚步,在几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黑衣保镖的护送下飞快地离开,然后在夜色里上了一辆黑色汽车。

    顾栀蹿上车,听到身后一阵疯狂的快门响。

    “快走。”她使劲往下拉着帽子,说。

    谢余躲记者经验十足:“好的。”

    黑色汽车消失在夜色里。

    第二天,新鲜报纸出炉。

    顾栀用自己所学不多的字看了个大概,然后又打电话给古裕凡,确定了一下头条内容。

    “神秘富婆再次现身,豪掷三十万帮助失学儿童!”

    头条照片里,黑衣保镖的簇拥中,富婆一身旗袍,在夜色下美到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