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天踹了
    男人听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直接被“争宠”两个字概括后, 脸上表情似乎略微有些抽搐。

    沉吟半天,还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谢谢。”

    顾栀答得慷慨“不客气。”

    霍廷琛“”

    明月赞歌的拍摄进度很快, 最近的拍摄已经进入到中后期。顾栀每天在戏里跟杨泽爱的要死要活,下来后甚至都有些精神恍惚。

    她饰演的女主角明月在戏里为了跟男主角在一起,反对父母安排的包办婚姻, 由此还受到了不少的磨难。

    顾栀在想她戏里为了反对包办婚姻退个婚那么艰难, 跟男主角不知道收了多少苦, 怎么感觉霍廷琛之前跟那个赵小姐退婚, 退得那么容易呢。

    好像一下子就退了一样, 都没有见父母的反对和逼婚,而且那个南京的赵家, 不是有权有势, 怎么感觉也很好说话的样子, 女儿的婚说退就退。

    顾栀习惯性地鼓腮。

    可能其中也有乱七八糟的波折吧, 只是都是霍廷琛在面对周旋,毕竟霍廷琛当时在南京待了好一阵, 只是她没管,所以不知道。

    顾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里。

    今天的戏份拍完,顾栀下了戏,收工。

    她今天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让谢余开车去了一家茶楼, 一同去的还有古裕凡。

    茶楼,顾名思义是喝茶,其实还有一个意思, 那就是是打牌的地方。

    上次那个在成衣店里认识的何太太果真没多久就给她打电话来了,约她去打麻将。

    顾栀心想自己最近空余时间都在跟霍廷琛学认字,自从学会后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打麻将了,确实有些技痒,于是答应下来。

    何太太说她会带上自己的儿子,让顾栀再带一个朋友。

    于是顾栀叫上了古裕凡,提前跟霍廷琛打电话,说自己今天有事不学认字了,霍廷琛也答应下来。

    上流社会的茶楼似乎都比普通的茶楼要高贵些,何太太已经到了,顾栀和古裕凡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包间。

    门一开,顾栀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打扮的花团锦簇的何太太就扑了过来“顾小姐”

    顾栀已经对这位何太太的热情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倒是后面的古裕凡吓了一大跳。

    “这位是”何太太跟顾栀打完招呼,又看向她身后的古裕凡。

    顾栀“我唱片公司的老板,姓古,一起来打麻将的。”

    “你好你好。”何太太跟古裕凡握了握手。

    都算打过招呼,顾栀进屋,看到了屋里的另一个人。

    何太太拉着顾栀过去“顾小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儿子,何承彦。”

    “顾小姐。”叫何承彦的男青年伸出手,跟顾栀握手。

    顾栀见到这位何公子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因为眼前的青年戴一副银丝边眼睛,长相清俊,样子斯文有礼,不知道得还以为出自上流社会书香门第,丝毫看不出是煤老板的儿子。

    她一直以为家里开煤矿,母亲又热情心宽体胖,儿子也应该跟母亲一样呢,没想到竟然差这么多。

    何承彦跟顾栀握了手后又跟古裕凡握了手,桌上麻将已经摆好了,四人落座。

    古裕凡瞅了一眼顾栀,然后又看了看对面的煤老板夫人和煤老板儿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

    包间里响起麻将哗啦啦清脆的碰撞声,顾栀全身心都投入到麻将当中,倒是何太太,嘴里一直说个不停。

    不到半个小时,就说出了他儿子今年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在剑桥大学学的是建筑,性格脾气都很好,无不良嗜好,最主要的是目前还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跟哪家的小姐订过婚。

    顾栀是新手,忙着砌牌算牌,没仔细听何太太在说什么,胡乱应着“嗯”,倒是古裕凡,瞧着顾栀认真打牌的样子,忍不住笑笑。

    “八筒。”何承彦打出一张。

    “八筒”顾栀嘴里默念着,然后看着自己手上的牌,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激动道,“八筒,八筒我胡了”

    对面的何承彦笑着点点头。

    “顾小姐是才学打牌吗又胡了,这么厉害。”何太太夸道。

    “哪有哪有。”顾栀嘴上谦虚着,心里也忍不住隐隐得意。

    四人打了两个多小时,最后清账的时候顾栀发现自己赢了不少。

    她之前纵然手气好,但是因为才学技术不行,所以顶多只能保持个不输不赢的水平,这还是她会打麻将以来第一次赢钱,还赢了不少。

    她胡了好几把大牌,还都是胡的何承彦的。

    顾栀看着自己鼓鼓的钱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下次请他们吃饭。

    “好的呀好的呀。”何太太立马答应下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众人散场,古裕凡先离开,何太太说是去洗手间,包间里,何承彦突然对顾栀说“外面很晚了,我送顾小姐回家吧。”

    “啊”顾栀忙摆手拒绝,“不用了何公子,我自己开的有车过来,谢谢。”

    “顾小姐会开车”何承彦问,似乎很惊讶。

    顾栀“噢,我有司机。”

    “这样啊。”何承彦点点头,“上次的事情家母都跟我说了,感谢顾小姐愿意分出自己预定的手包给家母。”

    顾栀笑了笑“没什么,一点小事。”

    何承彦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递到顾栀面前,打开“本来是打算送顾小姐回家后再送的,现在看来只有在这里送了。谢谢顾小姐上次对家母的照顾。”

    盒子里躺着一对钻石耳环,顾栀一眼就看出来这对钻石耳环放在永美珠宝,绝对算精品。

    “不,不用了。”她被吓了一跳,忙摆手拒绝,“一点小事而已,怎么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何承彦“顾小姐收下吧,无论贵重,这是我们家人的一点心意而已,我们家人都很喜欢你的唱片。”

    他笑了笑说“我也很欣赏顾小姐。”

    顾栀头皮一阵发麻。

    她隐约感觉出有些不对劲了。

    何太太的目的,好像不只是让她来打牌这么简单。

    她要怎么告诉他们,自己虽然单身,正值妙龄,但是,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呢。

    况且她还有六个情夫呢。

    顾栀又忍不住瞅了瞅对面的何承彦,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对面的女人虽然单身但是有六个情夫的话,会是什么反应。

    何承彦如果是个普通人,她就直接问问你想不想努力,不想努力的话直接纳入情夫团算了,可是人家是煤老板的儿子,家里有钱,又不是霍廷琛,怎么可能当情夫。

    顾栀忍不住说“这么跟你说吧何公子,我这个人可能跟你看到的,呃,不太一样。”

    “哦”何承彦挑了挑眉,“那顾小姐实际是什么样子呢”

    顾栀“”说不出口。

    她鼓了鼓腮,决定换个方向劝退,于是说“何公子,我只是个歌星,在以前就叫歌女,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上海有很多跟你们何家门当户对的小姐,她们都很美丽,我想她们肯定会比我喜欢你的耳环的。”

    何承彦笑“顾小姐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歌星不过是一份普通的职业与工作,顾小姐靠自己的劳动正大光明的赚钱,还买了汽车请了司机,难道不比坐在家里无所事事只等着嫁人的小姐们好吗”

    “唔”顾栀万没想到他会这样说。虽说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话从别人的口中对她说出来,又有另外一份意义。

    何承彦“顾小姐应该也看到了,我们何家也不是上海人,没那么多讲究,人与人之间交往就讲究个投缘,家母更是喜欢顾小姐。”

    顾栀突然觉得这个何家的家风很对她胃口,没想到上海除了霍家以外,还有这种人家。

    顾栀点了下头“这样吧何公子,礼物我不收,我们以后当个朋友吧,下回我开歌唱会,给你父母还有你留个好位置。”

    何承彦也不再勉强“那就多谢顾小姐了。”

    顾栀回到欧雅丽光,洗漱后躺在床上,关了灯,望着头顶的蕾丝床帐,忧愁叹气。

    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之所以会赢钱,肯定是那个何什么承彦在他妈的示意下给她故意放水了。凭她那么烂的麻将技术,怎么可能赢钱呢。

    她这种从来都自信满满的上海市神秘富婆,有一天竟然也会产生自己配不上人家家里的感觉。

    以前没钱就给人当小情人,现在有钱就自己养小情夫,实在不是什么清白的好女人。

    顾栀翻了个身。

    都怪狗逼霍廷琛。

    作者有话要说  霍狗是的都怪我追妻就是要能屈屈屈屈屈能伸

    今天再来个问题吧,还是前文有答案,答对了有红包。

    q富婆当年是认识之后多久被霍狗不可描述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