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天踹了
    何承彦明显感受到霍廷琛跟他握着的手似乎僵了一下。

    “霍先生”

    霍廷琛随即松开何承彦的手,脸上的表情在何承彦看来突然变得十分微妙。

    两人之间的气氛诡异。

    何老板忙拉开椅子“霍先生这边请。”

    霍廷琛看了看何承彦,收回目光,然后坐到位置上。

    这餐饭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谈生意,何家在山西固然是有煤矿,但是最近想到上海来发展,千方百计联系上了霍廷琛要谈合作。

    何老板之前一直听说过霍廷琛的手段,说霍廷琛是上海最没有人性的资本家,他之前跟他的几次接触觉得这人其实还算随和,外面的传言不必当真,没想到今天晚上,才发现外面的流言当真是所言不虚。男人姿势优雅地翘着腿,气场强大得令人窒息,只三言两语间,已经将他们开的底价压了又压。

    “霍先生。”何老板忍不住从餐巾抹了把头上的汗,“这实在已经是最低价,不能再低了啊。”

    “哦”霍廷琛微微挑眉,“看来何先生此次的诚意与我之前所想还有一定的差距,既然这样,那不如作罢。”

    他说着,似乎起身准备走。

    “霍先生”何老板忙叫住霍廷琛,垂头丧气,然后一咬牙,“那便依霍先生的价吧,唉。”

    霍廷琛这是目光却瞟了一眼旁边的何承彦,然后勾起一丝笑“何先生爽快。”

    饭局结束后的汽车上,陈家明忍不住从后视镜看了看他今晚明明压到超低价却似乎心情还是不是很好的霍总。

    明明之前有算过最低价的,结果霍总今晚在之前他自己设定的最低价上压了又压,黑心商人的本质充分发挥,把那姓何的俩父子弄得是焦头烂额。

    这何家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这位上海市最没有人性的资本家。

    实在是太惨了。陈家明忍不住感叹。

    第二天,霍廷琛果真又接到了电话,顾栀打来的,说她今晚弟弟在家,让他不用来上课。

    霍廷琛想到昨晚的那个臭小子,脸黑了黑“为什么你弟弟在家我就不能来。”

    顾栀在电话那头默默翻了个白眼,心想为什么不能来你心里还没点数吗,然后说“因为我怕你吓着他。”

    顾杨知道她给自己请了个家教老师在教她认字,但是跟古裕凡一样,一直以为她的家教老师只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霍廷琛却似乎跟没听到她的话一样“我四点半过来,你已经落了好几次课,不能再落了。”

    “霍廷琛”顾栀抱着电话十分生气,“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小情夫竟然敢这样跟她说话

    霍廷琛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脸又黑了一层。

    他吸了一口气,说“没忘。”

    “但是我今天下午还是要过来”霍廷琛又说。

    顾栀气炸了“你你你你敢”

    “你想让我跟我弟弟怎么说你是情夫又不是姐夫”

    霍廷琛听到姐夫两个字,觉得顾栀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卖了,冷笑一声“我是情夫,那何承彦就是姐夫吗”

    顾栀懵了一下。

    何承彦霍廷琛为什么知道何承彦

    “你,你什么意思”她略有些磕巴,不知道为什么,霍廷琛知道何承彦,竟然让她有一种自己被自己的情夫捉奸了的错觉。

    顾栀想到霍廷琛上次争宠时的样子,现在又知道了何承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霍廷琛酸不溜秋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跟何承彦什么关系”

    “我跟他”顾栀觉得霍廷琛这种阴阳怪气的情夫真不好哄,“我跟他一共才见了两次面,能有什么关系”

    霍廷琛听到一共只见过两次面后脸上表情缓和了不少,然后又说“你弟弟叫何承彦姐夫呢,鼓励何承彦来追你呢。”

    顾栀不肯相信“真,真的”

    霍廷琛“昨晚,锦江饭店。”

    顾栀“”

    她没想到就那么一会儿顾杨就跟何承彦聊上了,这臭小子。

    顾栀清了清嗓子“别多想,你是情夫,何承彦什么也不是。”

    霍廷琛听到后满意地哼了一声。

    顾栀在想该怎么跟顾杨这臭小子说你姐配不上何承彦,让他死了这条心。

    霍廷琛“我下午四点半过来,你必须上课。”

    “不要”顾栀立马叫道,她是绝对不会让顾杨知道自己养了情夫的,见霍廷琛那么关心她的功课,又跟他透露了顾杨叛变的事,于是让了一步,“可以换个地方上课。”

    霍廷琛想了想,然后说“威斯汀酒店。”

    顾栀正想反驳你说酒店是什么意思,去个咖啡厅不行吗,后来又想到咖啡厅那种公共场合人多眼杂,她跟霍廷琛都是公众人物,确实是酒店比较保险。

    顾栀答应下来,为了保险,还特意在电话里让霍廷琛不要大张旗鼓,低调一点,不要被人认出来。

    霍廷琛答了好。

    顾栀下午四点从欧雅丽光出门。

    今天天上有太阳,顾栀为了防晒出门前还特意戴上了自己的大礼帽和墨镜,是上海市神秘富婆的风格。

    顾杨“姐你去哪儿啊”

    顾栀心想下回在跟这小子说不能乱认姐夫,答“电影公司开会。”

    “哦。”顾杨点点头。

    威斯汀酒店,霍廷琛先到,定了最顶级的套房。

    顾栀发现霍廷琛定的套房竟然是之前自己在这里住的那间。

    套间的格局还是跟之前一模一样,只是顾栀在看到卧室里的那张床,想到那个自己弄哭了的夜晚,颇有些不自在,脸微红。

    套间里有一张向阳的欧式大书桌。

    霍廷琛把四年级课本摆到书桌上“过来吧。”

    顾栀摘下头顶的帽子挂在门口挂衣钩上“嗯。”

    顾栀坐下,霍廷琛开始给他念新课文了,男人嗓音低沉,念起课文十分好听。

    只是顾栀今天一直在走神。

    以前她肯定打死也想不到,自己跟霍廷琛某一天孤男寡女的跑到酒店来开房间,是为了学习。

    “顾栀。”霍廷琛见顾栀一直在走神,放下手中课本。

    “唔”顾栀回过神。

    霍廷琛“在想什么”

    顾栀不好意思说自己觉得这个地方怪异,瘪了瘪嘴“没什么。”

    她突然又问“刚才你来订房间的时候暴露身份了吗,有人认出你吗”

    霍廷琛“没有。”

    他重新拿起课本“好好听课。”

    顾栀“哦”了一声,撅了噘嘴。

    亏她之前还有些担心霍廷琛会不会在酒店房间里趁机对她做些什么,没想到现在这男人刚正不阿,只想督促她学习。

    霍廷琛看着重新听课的顾栀。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直接把这颗歪脖子树扔到里面那张床上去。

    然后任她叫,任她闹,一直弄到哭。

    霍廷琛深深吸了口气,去想上次课本上那个“霍廷琛,xx”。

    顾栀在跟他说谢谢,感谢他的教导,他不能对懂得感恩的学生做出那种事情。

    霍廷琛“继续。”

    两人的课一共上了两个小时,六点半的时候结束。

    顾栀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做贼一样的心虚,戴上礼帽和墨镜出门,还让霍廷琛等她出去了再出去。

    霍廷琛样子十分无语。

    顾栀回到欧雅丽光,李嫂已经做好了晚饭。

    顾杨“姐你会开完了”

    顾栀点头“嗯。”

    吃完晚饭,顾栀觉得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顾杨。

    “顾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顾杨“啊”

    顾栀皱了皱眉“不许在外面乱认姐夫。”

    顾杨没想到被顾栀知道了,立马有些尴尬,低头“对不起姐姐。”

    顾栀“何公子那么好的人你姐是配不上的,不要再东想西想的,知道了吗”

    “为什么配不上”顾杨抬头问。

    顾栀“”总不能说自己养了六个情夫,而且还早就不是什么清清白白黄花大闺女了吧。

    “反正就是配不上。”顾栀鼓腮,“你以后要是在这样给我乱拉红线,我就生气了。”

    顾杨一脸沮丧“对不起。”

    顾栀觉得自己话可能说重了,又拍了拍顾杨的肩“我有事都不瞒着你,你有事也不许瞒着我,不许背着我去乱认姐夫,会被人看笑话。”

    顾杨抬头看了看顾栀的眼睛,然后点头“好。”

    顾栀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第二天,顾栀起床后神清气爽,一边下楼一边冲楼下沙发上正看报纸的顾杨笑“早。”

    顾杨脸从报纸中抬起来,看顾栀的眼神奇奇怪怪。

    顾栀隐约觉得不对劲“怎么了”

    “姐。”顾杨慢吞吞道,“你不是说你昨天去电影公司开会了吗”

    “是,是啊。”顾栀笑容立马变得有些僵硬,“怎么了”

    顾杨把手里的报纸递给顾栀。

    题目

    威斯汀酒店两小时,上海市神秘富婆的独宠。

    作者有话要说我想当霍狗知道xx两个字实际含义其实是狗逼的话,今天的结果恐怕又不一样了,嘻嘻。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菜花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2个;专找歌手李健代餐文学、苏梨不是酥梨、喻文波的右手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达硕42瓶;下山鹿30瓶;德语让我头荼22瓶;超瘦的薯片、小菜花20瓶;。17瓶;dashaju15瓶;沈长鎏。、世界那么大10瓶;天啦噜是辣酱耶8瓶;荏苒、你吃可爱多吗、豆浆浆浆、楚梓菁、孩儿、普京特派调查员5瓶;温卿卿4瓶;jaden3瓶;仙贝米饼小馒头、松畅、南柯一梦2瓶;赤木晴子、花花花花花椒鸡、一颗栗栗子、画画的猴子、南路、云绯、喜欢太难、17752947、御染、玥影之婳、被窝里的浆糊君、是泡菜坛子呀、张张张张娉、jueze10124、思慕、35564076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