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民国大佬姨娘暴富后 > 章节目录 第58章 第五十八天踹了
    百乐汇里, 谢余看到飞速赶来的霍廷琛, 微微松了口气。

    他是个负责任的员工,觉得顾老板这样又哭又醉下去不行,不知道心里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 应该有个朋友开解,于是跑到吧台那里借了个电话。他记得几个电话号码,先打给了古裕凡办公室,结果古裕凡这个时候应该是下班了没有接,于是又打给了霍廷琛, 霍廷琛接了, 说他马上过来。

    霍廷琛看着眼前已经醉得不行的顾栀。

    他用手帕给她擦着眼泪,才说完一句不哭了,结果顾栀的泪就像水龙头一样涌出来,越哭越厉害。

    霍廷琛几乎很少见顾栀哭, 上一次见她哭还是在威斯汀酒店的床上, 更没见她哭得这么凶过,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也顾不得一开始知道顾栀跑到百乐汇里的微愠, 全身心地投入到哄人大业中“到底怎么了,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

    他正想再凑近一点, 一只细白的手突然怼到他脸上。

    顾栀伸手推开那人的脸, 泪眼朦胧中看着他“狗逼走开”

    霍廷琛“”

    他把顾栀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 沉着脸“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顾栀打着泪嗝“狗逼。”

    霍廷琛“”

    他吸了一口气, 告诉自己先冷静,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于是伸手,打横抱起软趴趴的顾栀。

    他抱起顾栀以后,又扫了一眼那排站着等待顾栀挑选的男人,然后在看看怀里顾栀酡红的脸,磨了磨后槽牙。

    那排男人均吓得往后一退。

    霍廷琛把顾栀抱上车,让司机开车去欧雅丽光。

    顾栀似乎是累了,一上车就歪在他身上睡着了,等到到了欧雅丽光他抱她下车时才转醒。

    她这次醒来后异常的安静,睁着眼睛,不哭也不闹。

    李嫂看到霍廷琛抱着浑身酒气的顾栀回来,吓了一跳,忙问要不要帮忙。

    霍廷琛让李嫂去煮碗醒酒汤,然后抱着顾栀上楼去她的卧室。

    霍廷琛把顾栀放到她床上,脱了她鞋,见顾栀正睁着眼睛在看他,眼圈刚刚哭得微红。

    霍廷琛有些搞不懂顾栀这个样子到底是醉没醉,于是问“醒了吗,我是谁”

    顾栀吸了吸鼻子,答得委委屈屈“狗逼。”

    霍廷琛“”果然没醒。

    他还从来不知道顾栀心里竟然一直是这样叫他的,咬牙切齿“不许再那样说别人。”

    顾栀听后直接别过脑袋,似乎在做无声的抗议。

    霍廷琛突然觉得现在的顾栀状态也不错,还醒着,会回答问题,并且从刚才的问题来看,回答的应该都是实话。

    他去洗手间淘了个湿毛巾,回来一边给顾栀擦脸一边问“为什么会去百乐汇,你去那里想干什么,想做什么。”

    顾栀打了个哈欠“消遣,找乐子,睡男人。”

    霍廷琛给顾栀擦脸的动作僵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最近涨了又涨,点点头“很好。”

    然后又问“为什么不跟霍不跟狗逼在一起,他不够你消遣,不够你睡”

    顾栀听后似乎想了一想,说“他逼我学东西。”她谈到这个话题似乎又委屈了起来,又有哭腔了,“我为什么要学,我不会,我不想学嘤嘤嘤”

    霍廷琛垂眸,沉思良久,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知道顾栀说的不是学写字,而是之前他跟她说过的那句慢慢学,他教她。

    他这个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的人,竟然想反过来去教歪脖子树长端,却不知道这会给歪脖子带来苦恼,困惑。

    霍廷琛突然放下手中的帕子,把顾栀揽在怀里。

    “不难过了。”他说,“不学了,以后都不学了,没关系。”

    顾栀抬了抬头,打了个泪嗝“真,真的吗。”

    霍廷琛笑容微苦,点了点头“嗯。”

    他才知道自己很自私,因为是他无法自拔,却自私地要求她要跟他付出同样的感情。

    就好像是两个人中间有一百步,他先走完了他的五十步,剩下的五十步,他站在中点线,对对面的顾栀说,走过来,我教你,你学。

    可是他并没有理由这么做,感情的事情,永远都是不公平的。

    霍廷琛苦笑着想,那一百步,他可以走九十九步半,顾栀只需要迈出半步就好,如果她迟迟不肯迈,也没有关系,他会替她把她的那半步也走完,而不是强迫她走,强迫她学。

    “没关系了。”霍廷琛抱着顾栀,把脸上的碎发给她别到耳后。

    顾栀趴在霍廷琛怀里,看了看周围。

    不对,她不是在百乐汇吗,怎么回家了,男人呢,她的男人呢

    霍廷琛看顾栀样子似乎在找些什么“在找什么。”

    顾栀从霍廷琛怀里直起身,用胳膊在面前比划着“我点的男人呢”她比了一个很宽的距离,“我这么大一排的男人呢你看到了吗我要睡的。”

    霍廷琛只觉得自己刚才那满腔深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把正到处找男人的顾栀掰着肩膀,面向他“我”

    顾栀立马吓得往后缩了一下。

    霍廷琛意识到自己似乎太大声了,又放低了声音说“我。”

    顾栀却立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不要狗男人。”

    霍廷琛咬着牙“为什么”他男人的尊严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受到挑战。

    顾栀一说起这个似乎就很有话讲,醉醺醺的脸颊十分可爱,控诉道“他把我弄哭了。”

    霍廷琛脸上表情一疑。这,这是什么理由。

    顾栀“我说不要他还要,我一开始还挺舒服的,后面太舒服就不舒服了,我就哭,哭了他就更欺负我,我又没有办法,我还哭,他就一直弄我,我就忍住不哭,可是我又忍不住,他还老是把那个弄到我那里,我”

    霍廷琛听得脸上表情无比尴尬,看顾栀似乎有越说越起劲的样子,干咳一声“别说了。”

    顾栀“唔”

    男人脸上罕见地微红“已经知道了。”

    顾栀样子似乎还有些遗憾“好吧。”

    霍廷琛眼神复杂地看着顾栀。

    他现在一度怀疑顾栀到底醉没醉,他还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人喝醉后可以是这个样子,从她说话的口齿来讲似乎没醉,但是从她说的话的内容上来看,确实是只有喝醉的人才说得出来。

    李嫂煮好了醒酒汤,敲了敲门。

    “霍先生。”李嫂把醒酒汤交给霍廷琛时,欲言又止,看着里面的顾栀,似乎有什么话要讲。

    霍廷琛知道她在想什么,怕他趁机对喝醉的顾栀做坏事,于是说“放心,我待会儿会走。”

    李嫂立马笑了笑“好的霍先生,我先下去了。”

    霍廷琛把醒酒汤端到顾栀床头,让顾栀靠坐起来,用勺子舀了一口,吹了吹,喂到顾栀唇边“喝吧,喝了就不难受了,就可以睡觉了。”

    顾栀喝了一口,似乎觉得味道还可以,咂了咂嘴,主动去喝下一勺。

    一碗醒酒汤很快被她喝得见底。

    霍廷琛放下碗,给顾栀掖了掖被子。

    顾栀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他,等他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时突然问“你会对我好吗”

    霍廷琛愣了一下“嗯”

    顾栀“如果我没有中奖,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吗”

    霍廷琛似乎没有想到顾栀会问这个,顾栀一直看他,似乎很期待他的回答。

    霍廷琛缓缓坐下来,想着顾栀的问题,最后笑了笑,低头认真地看她。

    他说“会。”

    他那时候一直不知道自己对顾栀到底是什么感情,他只知道他认定了顾栀会当他的姨太太,谁当霍夫人都不要紧,他不在乎,他只在乎顾栀会一直跟在他身边,跟他一辈子。

    他也一直很奇怪,当年,面对突然冲上来抱住他胳膊的顾栀,他看着她,然后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收下她。

    这在他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却偏偏发生了。

    现在他才突然明白,那时候他心里的感觉,其实是对顾栀一见钟情。

    对着浑身劣质香水味,浓妆艳抹,目光却依旧清澈的顾栀,一见钟情。

    后来的顾栀很听话,她乖乖待在他身边,对他小情小意地哄着,甜言蜜语地说着,让他不知不觉陷入了在跟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喜欢的女人恋爱的错觉里,所以他享受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把所有名贵的珠宝首饰往她手里送,只为了听她收到后,跟他的几句甜言蜜语。

    顾栀那时甚至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知道只要自己说甜言蜜语,说自己想霍先生,喜欢霍先生,爱霍先生,霍廷琛就会高兴,就会送她礼物,给她钱。

    以致后来顾栀突然中奖离开,他才慌了,懂了。

    顾栀用这种方式逼他懂了,不知道如果没有中奖,她又会用什么方式逼他认清自己。

    但是霍廷琛明白,即使没有中奖,他也迟早会认清,然后后面的发展,其实还是会跟现在一样。

    霍廷琛自嘲似的笑了笑。原来无论怎么样,他都逃不出歪脖子树的手掌心。

    顾栀眼巴巴地看霍廷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什么,只知道他那个“会”字,让她十分高兴。

    霍廷琛微微叹了一口气,也看着顾栀,实在是不想走。

    “再让我抱一会儿。”他说。

    顾栀心里高兴,所以点了点头。

    霍廷琛把顾栀连着被子捞起来,抱到他怀里。

    他说“以后不用学了,高不高兴。”

    顾栀点点头“高兴。”

    霍廷琛“那既然已经不用学了,以后就不去百乐汇找男人了,好不好。”

    顾栀想了一下,觉得这似乎是个公平的交易“好。”

    霍廷琛又想起什么,抓着顾栀的手,然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问“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他补充道“没有让你学的意思,是问你现在,即使不学,在心里有没有一点喜欢,呃,那个狗逼。”

    他说完,立马紧张不已,紧张到似乎能感受到血液在血管中的流动,他想顾栀可能不会回答,又或者说是这个答案给出的过程十分纠结,但是没想到他一问完,怀里的人就十分自然地说“应该有。”

    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霍廷琛是那么不可置信,他整个人似乎都微微颤抖起来,他扶起顾栀,对着她的眼睛“你,你再说一遍。”

    顾栀于是又再说了一遍“应该有。”

    霍廷琛感觉此时自己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在叫嚣着,他动了动喉结,认真观察着顾栀的眼睛,怀疑是不是刚才的醒酒汤起了效果,再一次确认道“你,你现在是醉了,还是醒着的。”

    顾栀对这个问题似乎很茫然。

    霍廷琛深吸了几口气“那你要记得今天晚上跟我说的话,不许忘,听到没有。”

    顾栀点了点头“好。”

    霍廷琛忍了好久才忍住直接把这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有了她刚才的回答,他再待下去,保不证会做出什么事情。

    “我走了,你要记得你说的话,不许忘,我明天再来。”

    “不许忘知道吗。”

    “一定不许忘。”

    顾栀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似乎在催他快走。

    霍廷琛浑身上下都叫嚣着激动,一遍一遍地确认,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他恨不得立马就到明天。

    翌日。

    顾栀醒来时头疼的厉害,眼睛貌似还肿了。

    她躺在床上,揉着脑袋回忆了一下。

    昨晚她跑去了百乐汇,喝了很多酒,哭了,看到了好多狗逼霍廷琛,然后最后又看到了一个狗逼霍廷琛。

    她被打横抱起,回家了,放到床上。

    昨晚的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顾栀想起自己被放到床上时立马一惊,然后掀开被子看了看,又动了动腿,确定没有什么事后的痕迹和酸胀感,才松下一口气。

    后面的事情她再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还越想越头疼。

    算了。

    顾栀坐起身,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然后对霍廷琛昨晚突然出现的组做法十分生气,她去百乐汇享受富婆的生活,他来干什么关他什么事

    顾栀在心里连骂了几句狗逼,才慢悠悠地洗漱,下楼吃早餐。

    她扶着栏杆一级一级地下楼梯,转了个弯,看到霍廷琛坐在楼下沙发上。

    霍廷琛一见到她下楼,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

    顾栀愣了一下,站在楼梯上,不悦地皱起眉“你这么早来做什么”

    “你不上班吗”

    霍廷琛一直盯着她,最后直接上楼,站到顾栀面前。

    他站在她下面的楼梯上,两个人的视线约等于平视。

    顾栀正想质问霍廷琛昨晚把她弄回来干什么,又突然觉得他这个样子让她感觉怪怪的,忍不住想往后退“你”

    霍廷琛“你记得吗”

    顾栀“嗯”

    霍廷琛迫不及待地问“记得昨晚你跟我说过的话。”

    顾栀“”

    她说了什么

    无比茫然。

    顾栀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我从你把我送回来之后就不记得了。”

    她似乎很好奇,不知道什么事情让霍廷琛如此激动,这么一大早不上班就来了,于是问“我说了什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霍廷琛听到顾栀说不记得之后,嘴唇立马变得煞白。

    然后往后踉跄了一步,若不是手扶着栏杆,怕是要直接摔下去。

    他无比沉重地,对着顾栀写满问号的脸。

    忽然感觉自己被渣得明明白白。,,